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1:49:45    跟帖回复:
361
  
    三

    我睡得很沉,很死。

    第二天上午醒来,身上被蚊子咬起许多大疙瘩,奇痒难耐,腿上鼓起一个鸽蛋大小的包。

    我知道这不是打手打的,是大马蚊子叮的。这种大马蚊子是北大荒的“土特产”,个头有小蜻蜓大,大白天都出来吸人血。我必须消灭它,沿着四壁搜索一圈也没发现它的踪影。我翻下床,蹭了蹭蚊虫叮咬的痒处,转过目光,想看看我睡着的时候是否送过饭。没有人进来过,除了床板、条凳和塑料水桶,就是头顶上那盏布满灰尘的电灯泡,还是我昨天观察过许多遍的情景。

    我将目光转向窗外,窗前仍旧是那面高大的墙壁,那个垃圾堆。所不同的是垃圾堆边上有人倒些西瓜皮,我数了数一共有六块,一半白里带红的瓜瓤朝上翘翘着,残留着几粒黑色的瓜子,一半绿中带黑道的瓜皮扣在炉灰中,上面爬满绿头苍蝇,时起时落。脑浆晃得更厉害了,周身都在发胀,手指难以弯曲,脸颊尤其肿得厉害,要爆炸一样难受。我趴在水桶边,将嘴、鼻子浸进水中,冰凉的水镇住疼痛十分舒适,琢磨着是否也将面孔探进桶里,可满脸血迹和尘土一洗水不就脏了吗?迟疑了一下,还是减轻痛楚为妙。我吸足一口气,将整个脸浸在水里憋了一分钟。再抬起头来,脸部轻松多了,肚子却叫起来……它在提醒我两天没吃东西了。

    我折回窗前坐在床沿上,搭拉着双腿不知所措。我的所有判断都失误了,他们的心狠手毒超出一个孩子的想象,连口饭都不给吃,连个面都不照。是不是造反派忙着批斗别人把我忘了?马上又否定了这个想法,昨天有人两次扒着窗子窥视,这证明他们并没有忘记我。我觉得孤独、寂寞比饥饿和疼痛还可怕,我希望有人来,恨不能立刻有人来,哪怕挨打挨骂也比现在的滋味好受。

    右小腿肚子一阵奇痒,我低头一看,那只大马蚊子正叮在小腿肚子上吸血,原来它躲在床下,现在却飞出来进早餐了。老头鱼曾告诉过我不用打咬人的蚊子,它吸够血会撑死的。我盯着大马蚊子,它非但没被撑死,反倒叮过右腿又飞落在左腿上,真是欺人太甚!我猛然绷紧肌肉夹住大马蚊子吸血的“针”,掉过小腿肚子向床腿碰去,一家伙撞它个稀巴烂,鲜血顿时流下腿脚。

    我总算出了一口恶气,想了一想,又一次登上窗台用牙齿去拽窗子上端的铁插销。我知道插销为什么锈住了,窗前常年有那个垃圾堆,以前的房客嫌有味轻易不打开窗户。我叼住插销把往外拉,活动一点儿就拉不动了。我又加把劲,铁插销硌得牙齿嘎嘣一声豁开一块,牙花子流出鲜血,我连连吐着硌碎的牙齿和血水败下阵来。铁插销锈得太死,就是我的双手没被绑住,也得用螺丝刀子才可能撬开它。

    我觉得饿,脑门上沁出一层虚汗。

    我的火气消退了,肚子里仿佛有无数个小虫在啃啮、撕扯肠胃,抠心挖胆。我把下巴抵在气窗框上,目光转向那几块西瓜皮。刚一醒来我并没在意,只觉得它们摆在那里有些新奇,这会儿却强烈吸引着我。我瞅着西瓜皮,看苍蝇悠然地围着它飞上飞下,口水流出肿歪的嘴角,肠胃里一揪一揪疼痛。我知道自己渴望得到那些西瓜皮,非常想吃东西,哪怕吃上几口西瓜皮也好,但不能够这样做。虽说望梅可以止渴,但我此时怀疑这句成语的准确性,根据切身的体验,我看到吃的东西非但无法止饥,反倒饥饿感更加强烈了!

    我知道,再怎么一厢情愿也无法够到西瓜皮,只好跳下条凳,侧躺在光板床上歇息。去年母亲领我去北京看病时,我在那家小旅馆里学会如何抵御饥饿,一是多喝水,二是躺着不动,尽量少消耗体内的热量才可能坚持下去。我静静地躺着,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怎么也睡不着觉。我想起母亲,想起姐姐妹妹,她们一定都难过得无以复加,时刻盼我回去。母亲是否已经把我回来的消息告诉姐姐妹妹?不可能,她肯定隐瞒着我被骗回来的情况,以免她们焦灼忧虑。

    可是母亲你在哪里,我被关起来了,死去活来,多么想见一见你,扑进你的怀里啊。此刻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来救儿子?哪怕送一口吃的东西也能帮我挺住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3:38:59    跟帖回复:
362
我是文革全程的经历者,见证了摧毁,批斗,囚禁,自杀,残酷,痛苦,血腥,死亡,破坏,------不堪回首!
这是一场国家的灾难,民众的浩劫!错误应该纠正,罪恶不能宽恕!深刻反思历史悲剧才不会重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3:42:08    跟帖回复:
363
我是文革全程的经历者,见证了摧毁,批斗,囚禁,武斗,自杀,残酷,痛苦,血腥,死亡,破坏,------罄竹难书,不堪回首!
这是一场国家的灾难,民众的浩劫!错误应该纠正,罪恶不能宽恕!深刻反思历史悲剧才不会重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5:53:09    跟帖回复:
364
“损着别人的牙眼却主张宽容反对报复的人,万勿和他靠近!”
歌词:
  二月里来,好风光,家家户户种田忙。种瓜的得瓜呀,种豆的得豆,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5:53:32   
365
我拥护《决议》对文革的定性。
那是一场浩劫!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9/21 23:36:36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9:48:40    跟帖回复:
366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9:13:47    跟帖回复:
367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9:54:49    跟帖回复:
368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10:15:37    跟帖回复:
369
  从来就没有离开,因此不存在忘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12:24:51    跟帖回复:
370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15:06:40    跟帖回复:
371
  
    四

    母亲一刻也没停止救我的努力。

    母亲被迟司令他们打回家,一头倒在炕上昏迷过去,下午醒来后,头一件事就是去找军代表质问他为啥说话不算话,扣押孩子?信誉何在,良心何在?军代表面红耳赤,支支吾吾,推说自己不了解情况,待弄明白情况一定想办法劝造反派放孩子回家,并信誓旦旦请母亲放心,他们不会对一个孩子怎么样的。

    母亲再次轻信了军代表的谎言,老早做好蛤蜊面等待我回家过生日。直到那时,母亲还以为儿子只是个顽皮的孩子,犯点儿小错学校教育教育也就算了,造反派不会拿我怎么样。

    母亲等到傍晚,等来的是迟司令和几个打手。他们欺骗母亲说,有革命小将揭发于艾平写反标打倒毛主席,已被校革委会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送进市公安局拘留所收审,他们要母亲给我拿两件衣服,好在监狱里换着穿。母亲登时五雷轰顶,万箭穿心,她说:“我不相信,不相信,不能相信,我怎么不知道有这种事!”作为母亲,她坚信于艾平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从小受党和新社会的教育,决不会反对毛主席的。“啊,不,不是这样,一定是弄错了,于艾平是无辜的。如果真有谁揭发我儿子写反标,拿出证据来,你们没有确凿的证据,在问题没有水落石出前不能随便抓人,赶快还我孩子!”

    “我们没工夫和你啰嗦,”迟司令说,“你要不揭发狗丈夫,顽固不化,你狗崽子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你找军管会要人去吧。”

    他们不再理睬母亲,管我妹妹要了两件衣服,匆匆离去。谭老西子和小不点临走前威胁母亲:“你要是再敢去纠缠军代表,红卫兵就叫你不得好死!”

    我的母亲并没被恐吓住,她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境地,也不会丢下儿子不管。母亲还抱有一线希望,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不是那么回事!她跑到军代表的驻地要求他接见,相信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地方误会了,搞错了。传达室的人说军代表回部队学习去了,得一段时间才能返回糖厂。那一夜她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失去儿子的生活简直不能想象,而且连一天也活不下去。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找到学校革委会主任家要人。白脸狼的老婆也是个造反派,她把母亲拒之门外说:“主任去市里开会了,不在家。”母亲返回家中,找了几件儿子常换的衣服,直奔造纸厂乘2路无轨电车去市公安局寻找我的下落。

    在市公安局接待室里,母亲等了一个小时,才出来一个戴红袖章的长着一脸横肉的办事人员。对她说:“我们查过,昨天根本没收审过一个叫于艾平的男孩儿,你到别的地方查查吧。”齐齐哈尔专政机构各区县都有,查一个孩子不啻大海捞针,母亲犯难了,她想再打听一下到底上哪儿去查询,那人拂袖而去。母亲又是愤怒,又是悲痛,走出大门口,正碰上市公安局长在院子里打扫卫生,他也是山东人,当年和父亲一列火车来东北支援建设的老干部。

    “孙志刚同志,你怎么来了?”局长诧异地停下扫帚问。

    “我来找儿子。”母亲收住脚步。

    “孩子怎么啦?”

    “被军管会抓起来了。”

    “为什么?”

    “造反派硬说他是现行反革命,政治犯。”

    “荒唐,他才多大!”

    “他是无辜的,这怎么可能……满十四岁啊。”

    局长听过母亲的诉述,一拳头打在另一只手掌上,愤怒得直抖。他怎么也想不通,一个淘气的毛孩子,怎么也会被打成反党分子,反革命分子……猛然,他想起自己靠边站劳动改造扫院子了,头脑清醒下来,从衣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香烟,怎么也划不着火柴。  

    “运动搞到这份儿上,连个孩子都不放过,艾平在这儿么?”

    母亲摇摇头。

    “孙志刚同志,别着急,既然没在这里,你去龙沙分局找找看。”

    “老同志都被打倒了,”母亲的泪水溢出眼角,两手抓住胸口,“我去求谁!”

    两人一阵沉默。

    “有办法,你去预审科找一个姓王的副科长。”局长终于点燃香烟,吸了一大口,烟圈从他嘴里吐出来,渐渐上升,在乱蓬蓬的头发里缭绕。他考虑了一会儿,安慰母亲。“他是我的老部下,还没靠边站,你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母亲马不停蹄赶到龙沙公安分局,满怀希望找到预审科。王科长倒很热心,富有正义感。他让母亲坐下来喝杯水冷静冷静,待他查一下于艾平被关进什么地方,再想办法解救孩子。但是王科长到处拨打过电话,一通白忙活,公安局内部也在造反夺权,信息系统十分混乱,他查过许多部门也没打听到我的下落。一时间,母亲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击了一下,站立不稳。她流着泪告诉王科长:自己的丈夫被造反派关进牛棚整死了,一个寡妇家就剩下这么一个命根子,现在她的全部生命都集中在一个目标上,带着孩子活下去,找不到儿子她就不活了。母亲求他看在老局长、老同志的面上千万帮帮忙,尽快打听到下落救我出来。

    王科长很同情我们的境遇,他分析说,除刑事犯罪公安局一般不收审十六岁以下的孩子。现在是运动时期,很可能造反派抓人不通过他们直接送往市“群众专政队”,那就说不准了。王科长请母亲先回家休息,只要力所能及的他一定帮忙,并答应要是我真的关在公安系统内,他会千方百计想办法放孩子回家的。

    万般无奈,母亲只得拖着沉重的步履走回糖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15:33:59    跟帖回复:
372
书还可以,要价太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15:54:30    android
37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16:15:56    跟帖回复:
374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21:42:31    跟帖回复:
375
  
!
61803 次点击,447 个回复  上一页 1 ... 22 23 24 25 26 ... 30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季羡林题名,张炜推荐,《原谅,但不能忘记》再版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