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铁骑银瓶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唐太宗后宫“宫斗”疑云:“贤后”长孙没那么简单
1898 次点击
3 个回复
铁骑银瓶 于 2018/5/16 17:00:0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文/细雨丝竹 墓志铭系列第五篇

    说到唐太宗李世民之妻、文德皇后长孙氏,其正史形象无一例外是“千古贤后”、“皇后楷模”。例如,李世民钦定的《文德皇后哀册文》中给予她 “匹宋逾子,比齐越姜”的评价,意为长孙氏是超越先秦时代几位著名贤女的理想妻子;编撰唐书的史官更是毫不吝惜地向她献上“贤哉长孙,母仪何炜”的至高赞美。

    论公,长孙皇后善于规谏她那位脾气“慷暴”的皇帝丈夫(注:“慷暴”为北宋苏轼对唐太宗性情的评价),有力地保护忠臣谏士,众多事例见于各种史料,笔者对此不存疑议。

    而在家庭生活中,据《新唐书》等史书记载,长孙氏待下宽仁。唐太宗有一位下等嫔御,姓名、品秩均失传,此人难产而死,留下一个新生的女婴。长孙氏亲自收养这个可怜的女儿,视同亲生。女婴后来封为豫章公主。太宗的媵妾嫔妃患病,需要某种药汤,估计是珍稀药材,数量不够,长孙氏把自己的药膳赐给病人服用。在史书中也的确找不到关于唐太宗时期后宫“宫斗”的任何记载。【《新唐书》原文:下嫔生豫章公主而死,后视如所生;媵侍疾病,辍所御饮药资之。下怀其仁……】

    那么,长孙氏对待丈夫的后宫、庶出子女是否真的只有史书中大度、仁慈的一面呢?出土墓志铭为后人提供了质疑的依据和空间。

    

    豫剧《长孙皇后》选段

    依照初唐制度,后宫设贵、淑、德、贤四妃,并列为正一品内命妇,称为“四夫人”。其中又以“贵妃”居首。唐太宗的贵妃名为“韦珪”。

    韦贵妃在史书中仅仅留下婚姻、生育情况的记载,后人对她生平的了解主要源于有关墓志铭。

    韦珪出身名门——京兆韦氏,二婚,大约比李世民年长3岁,比长孙氏年长5岁。

    韦珪的曾祖父韦孝宽(名“宽”,字“孝宽”,以字行),是南北朝时期历北魏、西魏、北周三朝的优秀军事家,官拜大司空、上柱国,封“郧国公”。韦珪的父亲、第三代郧国公韦圆成不幸英年早逝,又没有儿子,就由韦珪的叔父韦匡伯继承爵位,改号“舒国公”。

    尽管童年不幸,韦珪依然长成一位美丽的少女,嫁入门当户对的渤海李氏,丈夫是隋朝大将军、民部尚书李子雄的儿子李珉。这段短促的婚姻留给她一个女儿,以及一场不堪回首的遭遇。

    【注:1.墓志铭关于韦珪相貌的描述为“春椒(缺)咏,艳夺巫岫之莲;秋(缺)腾文,丽掩蜀江之锦。”2.李珉有一个儿子,大名“李椅”,不确定是否为韦珪亲生。】

    隋朝末年,韦珪的公公李子雄参与杨玄感叛乱,失败身死,李珉也受株连而死。韦珪母女及其他家口均被隋朝籍没为宫婢,一夜之间从上层贵妇跌落社会底层。【《隋书》原文:子雄杀使者,亡归玄感。玄感每请计于子雄,语在《玄感传》。及玄感败,伏诛,籍没其家。】

    

    《贞观长歌》韦贵妃

    煎熬到唐朝武德四年(公元621年),韦珪时来运转,赦免为良民,并来到时为秦王、天策上将的李世民身边,成为他的一名媵妾。史书和墓志铭都没有记录韦珪进入天策上将府的机缘,封号也不明确。所以,她有可能是唐高祖李渊赐给儿子的奖赏之一,用于褒奖李世民平定洛阳的大功;也有可能缘于一次绮丽的偶遇,李世民悦其姿容而纳入后院。

    无论如何,年轻的天策上将对韦珪的好感和兴趣似乎并不稳定,呈现断断续续、忽冷忽热的状态。韦珪在进府三年后的武德七年(公元624年)才生下一个女儿,极可能也没有获得显赫的封号。

    但或许是这个女儿带来了幸运,在此后的几年里,韦珪再次迎来了人生的上升期。

    公元626年八月,李世民即位,13天后册立长孙氏为皇后,当年十月册封嫡长子李承乾为皇太子,次年改元“贞观”。新天子于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四月一日册拜自己的媵妾为各等级嫔妃,韦珪一跃而为“贵妃”,时年三十二岁。

    虽然是一次水涨船高的晋升,但四妃之首的位置没有授予生有儿子的其他媵妾,而是给了尚未生子、年过三旬的韦珪,看来,她在这个时期应该得到了李世民较高程度的青睐。

    实际上,早在正式册封之前,贞观元年三月,韦珪就已扈从长孙皇后参加了亲蚕礼。【《唐会要》原文:贞观元年三月癸巳,皇后亲蚕。韦珪墓志铭原文:泊乎鸠鸣戒节,陪五采於西郊……】

    如果古代女子有所谓“事业”的话,出席亲蚕礼、获封贵妃可以说是韦珪毕生事业的第一个高峰。

    大概是由于早年经历坎坷,把韦珪磨砺得世事洞明。在地位飞跃的情况下,她仍然保持着谦虚恭顺的处世风格。【墓志铭原文:及乎毓德兰室,曜彩天闱,宠冠後庭,誉高同列,恒以满盈为诫,谦揖居心。】

    而她接下来的经历,则更加生动地诠释了“祸福相倚”的含义。

    达到人生第一个高峰不久,韦珪的生母去世了。韦珪悲痛欲绝,身体一度病弱。这算是乐极生悲,因福致祸。然而,紧接着,韦珪就再度因祸得福。

    她的孝心感动了李世民。此前对韦珪娘家没什么表示的李世民下诏,对韦珪予以嘉勉,并追赠韦珪生父韦圆成“徐州都督”衔。【墓志铭原文:及母氏□夫人薨於里第,恩韶爰发,特□□言。太妃至性率由,哀号荼毒。毁瘠弗已,有感皇情,乃追赠□君徐州都督。】

    同时,李世民也亲自安慰韦珪。估计双方感情又一次进入蜜月期,并很快结出硕果——韦珪在为亡母服丧期间怀孕,于贞观二年(公元628年)生下李世民的第十子李慎。

    这是韦珪平生事业的第二个高峰。到目前为止,她在后宫的行情看好,虽然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但貌似很有希望成为一支长期绩优股,或者蓝筹股。然而,出乎意料,她的境遇自此转向下坡路。

    非常诡异,极其微妙。

    我们来梳理一条线索。比李慎出生稍早,皇后长孙氏于贞观二年六月生下第九子——唐高宗李治。李世民欣喜之余,大宴五品以上官员,给予不同金额的赏赐,并援引古时旧例,向天下同一天出生的人赏赐一份粮食——粟。同年,李世民首次册封公主,包括长孙氏所生的第五女李丽质、生母不明的第十一女李敬等帝女都在这一年得到册封。例如李丽质封为“长乐公主”,李敬封为“清河公主”。上一期的主角唐太宗异母妹李澄霞也在此时晋封为“淮南长公主”。

    【史料原文《册府元龟》:1.六月庚寅,皇太子治生,宴五品以上,赐帛有差,仍赐天下是月生者粟帛。长乐公主墓志铭原文:贞观二年,诏封长乐郡公主,食邑三千户。清河公主墓志铭原文:贞观二年,诏封清河郡公主,食邑三千户。】

    可是,韦珪为李世民生育的第十二女,明明和李敬同龄,却没有在同年落实“公主”编制。

    对于不久前还深受李世民宠幸、刚刚生育皇子(或怀孕中)的正一品贵妃韦珪而言,这样的人事安排绝对不正常。

    问题来了:是谁,有能量、有动机从中作梗,在李世民面前成功地打压了韦珪春风得意的运势?

    

    据说是最美的:童爱玲版本长孙

    第十二女的墓志铭给了我们一个备选答案。

    贞观四年,李世民游幸骊山温泉。有幸跟他一起去泡温泉放松的人当中,包括他的大舅子、长孙皇后之兄长孙无忌。而韦珪母女竟然无份随行。

    非但如此,第十二女依旧没有得到“公主”封号,已经比李敬等年龄相近的姐妹落后两年。韦珪想必有些着急,思考出了一个帮女儿争取应有待遇的办法。

    这是一个具备相当知识技术含量的办法,也展现了韦珪母女的高情商。

    李世民和长孙氏的书法水平都较高,前者更是书圣王羲之的超级脑残粉。

    他们自然比较重视子女的书法教育。先不说皇子,在太宗的女儿们之中,工于书法者不乏其人。例如长乐公主李丽质工书善画;兰陵公主李淑写得一笔好字,深具钟繇、张芝等名家的风骨。【长乐公主墓志铭原文:散玉轴于缥帙,悬镜惭明;耀银书于彩笺,春葩掩丽;兰陵公主墓志铭:七岁学书,尽锺张之妙迹。】

    聪慧的韦珪投李世民所好,教导第十二女苦练书法。在李世民游骊山、泡温泉期间,韦珪指导女儿给父亲写了一封请安信。

    李世民读了这封信,非常高兴,拿给长孙无忌看,赞赏地说:“朕的女儿年纪还小,学习不多,写成这样,足以令人欣慰。朕听说王羲之的女儿字‘孟姜’,擅长书法。就用她的表字为朕的女儿命名,但愿朕的女儿能取得与王孟姜比肩的书法造诣。”

    李世民赐给第十二女“李孟姜”的美名,大加恩赏,并按照帝女教育的有关惯例和制度,敕令宫内善于书法的宦官为孟姜侍读,也为她配置了侍读女师。【李孟姜墓志铭原文:贞观初,圣皇避暑甘泉,公主随传京邑。载怀温清,有切晨昏,乃自(缺)表起居,兼手缮写。(圣皇览制,欣然以示元舅长孙无忌曰:朕女年小,未多习学,词迹如此,足以(缺)人。朕闻王羲之女字孟姜,颇工书艺,慕之为字,庶可齐踪。因字曰孟姜,大加恩赏。仍令宫官善书者侍读,兼遣女师侍读。】

    但是,册封公主的事呢?仍旧不见动静。

    李世民纵然日理万机,对李孟姜的表扬和奖赏到了这个份上,难道还想不起来给这个争气的女儿下一纸册封公主的敕旨吗?

    何况他当时一点也不忙,有时间泡温泉、和大舅子闲扯家事,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关心一下孟姜的工作问题?莫非一触及实质问题,李世民就选择性健忘了?简直不可思议。

    问题,恐怕就出在他口头发布《李孟姜表嘉奖令》的那个对象——大舅子长孙无忌身上。

    按照封建礼法,皇后长孙氏是李世民所有庶出子女的母亲,长孙无忌也是这些孩子的舅舅。李世民迫不及待、坦诚直率地对无忌倾吐对庶女的赞赏,从这种行为来看,至少李世民是真心把无忌当作庶女孟姜的舅舅,由此推知,他也认真将妻子长孙氏视为孟姜的母亲。

    然而,长孙兄妹是否也这样认为呢?结论是否定的。

    我们可以想象,长孙无忌在眉开眼笑地附和了李世民的《李孟姜表嘉奖令》之后,悄然将上述情况告知妹妹长孙氏。长孙氏不露声色,立即展开“打压韦珪母女二号”行动……

    于是,孟姜继续与公主编制失之交臂。

    至于她的异母姐姐、韦珪与前夫李珉所生的大女儿,却在这一年被封为“定襄县主”,嫁给突厥贵族阿史那忠,远赴塞外,承受大漠风沙的磨炼。【阿史那忠墓志铭原文:夫人渤海李氏,隋户部尚书雄之孙,齐王友珉之女,母京兆韦氏,郧国公孝宽之孙,陈州刺史圆成之女,夫人又纪王慎之同母姊也,椒庭藉宠,(缺)封定襄县主。】

    不要以为“定襄县主”的封号意味着李世民承认继女为皇室成员。继女的墓志铭盖棺论定,照旧把她归为渤海李氏的女儿,而不是皇室自称的陇西李或赵郡李。比照李世民一贯只以宗室女冒充公主和亲、其亲生女儿无一和亲塞外的史实,也足可判断,“定襄县主”的封号,与其说是李世民赋予继女的荣誉,不如说是天可汗忽悠、笼络胡人阿史那忠的一种手段。

    久居中原的阿史那忠并不适应塞外的苦寒。他真诚地视长安为故里,人在塞北,心怀帝都,每次见到李世民派来的使者都要哭泣,请求回长安侍奉陛下。久而久之,李世民被打动了,满足了他的心愿。定襄县主才得以回归中原。【《新唐书》原文:及出塞,不乐,见使者必泣,请入侍,许焉。】

    塞北,一个连阿史那忠也无法忍受的地方;一个李世民舍不得让皇室女子嫁过去的地方,定襄县主能忍受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把继女封为“定襄县主”,嫁给胡人、和亲荒凉塞外的主意,是谁出的?尤其令后人难以理解的是,在之后长达十三年的漫长岁月里,李孟姜的一些异母妹妹陆续受封公主,孟姜却一直没有得到公主册封。

    她和母亲韦珪也不再有邀宠的机会。不管当年长孙氏针对韦珪及其两个女儿采取了怎样的措施,随着时光的流逝,李世民本人也逐渐淡忘了韦珪和孟姜,却是一个确凿的事实。

    贞观七年,长乐公主李丽质下嫁长孙无忌的嫡长子长孙冲。在准备嫁妆时,李世民出于对女儿的厚爱,打算破格给她一笔极为可观的嫁妆。但还是没有想到为李孟姜落实公主封号。【《魏郑公谏录》原文:长乐公主将出降,太宗谓房玄龄等曰:“长乐公主,皇后所生,朕及皇后并所钟爱。今将出降,礼数欲有所加。”】

    贞观十年,长孙皇后驾崩,韦珪并没有如某些电视剧、网文臆想的那样获得代行皇后职权的资格。

    

    长孙死后也被葬在昭陵

    在皇后驾崩前后,虚岁年仅九岁的李慎过早地被父亲送往封地就藩,从此与母亲韦珪分离。李世民的做法不近人情,也不符合初唐皇子“之藩”的惯例。这样的安置,明显是为了预先扑灭韦珪可能燃起的希望之火——贵妃自然接班为皇后;等于昭告天下:“韦贵妃不可能扶正,储位不会随着皇后离世而动摇。绝不允许朝野人士滋生投机取巧的野心。”

    之后的五年间,在家事上,李世民忙于亲自抚养长孙氏遗下的一双幼子幼女——晋王李治、晋阳公主李明达(小字“兕子”),纵容长孙氏所生的大儿子李承乾,溺爱李承乾的同母弟李泰。李孟姜依然未能获封公主。【《唐会要 公主杂录》原文:晋王及晋阳公主,幼而偏孤,上亲加鞠养。】

    直至贞观十五年,因册封宗室女为“文成公主”,和亲吐蕃,李世民打包册封一批公主,李孟姜终于得到了迟来十三年的待遇,受封“临川公主”。【临川公主墓出土的册封诏书石刻原文:门下,第十二女幼挺幽闲,地惟懿戚。锡以汤沐,抑有旧章。可封临川郡公主,食邑三千户。主者施行。贞观十五年正月十九日。】

    这是李孟姜应得的。公正来得太晚。到了贞观十七年,李世民好像也如梦初醒,略感内疚,又适逢改立李治为太子,所以趁着大肆封赏的喜庆氛围,多给孟姜批了五十户食邑,作为补偿。

    回顾李孟姜的过往,长孙皇后具体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以达到其目的,一概无从查考。本文终究不是小说,不能过度揣测。

    但可以推论,唐太宗李世民的后宫绝不是想像的那样完全风平浪静;长孙皇后不是无原则、无底线、无差别地对待媵妾和庶出子女。她在内心划定一个界限,对于安分于界限之内的人和事,予以优容;如果有人试图突破这个界限,她就要按自己的标准,予以必要的打击,警示众人:“不得越雷池一步。”长孙氏根本没有把李孟姜视如亲生。如果有,孟姜贞观二年就该册封为公主了,怎么会蹉跎十三年之久?

    我们可以理解长孙皇后的做法。用现代价值观来看,她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维护自己在婚姻和家庭生活中的权益,把潜在隐患扼杀在萌芽状态。况且,与隋文帝文献皇后独孤氏、后来的唐高宗皇后武则天相比,长孙皇后的手段还算宽厚。同样,韦珪为女儿争取应有待遇,也没有过错。

    照此说来,错的究竟是什么呢?

    (参考资料:文中提及的各种墓志铭、《新唐书》、《唐会要》、《隋书》、《册府元龟》等。)

    上一期:减负?不!课外补习学琵琶,父皇更爱你喔!

    【作者介绍:细雨丝竹(又名浅樽酌海、井飞鸟),法学毕业,金融从业者,文史控、推理迷、言情痴、考据癖。三观正、兴趣多。】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6 17:12:14    跟帖回复:
       沙发
    我勒个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10:33:29    跟帖回复:
       第 3
        “照此说来,错的究竟是什么呢?”,这里的“错”指的是什么?自古以来的权力争夺、朝代更迭能用“对”与“错”来衡量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10:34:50    跟帖回复:
       第 4

    大部分王朝是少数民族建立的。
    真正的汉族王朝只有东西汉,,
    短命的王朝不说,
    年久的唐朝是突厥和鲜卑匈奴混血,。
    大宋是沙陀族,
    大明是回族,
    大清是满族,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唐太宗后宫“宫斗”疑云:“贤后”长孙没那么简单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