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今夜无人失眠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梁文道:在香港坚持读书,你是真读书人
2424 次点击
6 个回复
今夜无人失眠 于 2018/5/17 19:41: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奇怪的一点,香港从来就不是一个以阅读风气好闻名的城市。最近香港一些机构做的调查显示,有六成的香港人或许一年没有读过一本书,也就是说香港的阅读率比起很多发达地区算是非常低的,甚至低过离我们最近的深圳。但偏偏在这样的地方,有一个创世界入场人数之最的书展。这真是一个谜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李嘉诚说“小说没有用”  香港是一个比较急躁和功利的社会。首先必须承认香港普遍上阅读气氛并不是很好,但我并不觉得香港是“文化沙漠”,因为有非常多优秀的文化人、作家,也有声势不是很浩大但一直在坚持的高质量的文化活动。香港书展参加人数之所以大,我看原因是香港书展已经变成了香港夏天的一件大事,香港人已经习惯把书展当成了一个春节花市一样的东西,反正到时候七月份大家都去,那我也得去赶集一下。

    香港人有一个说法很奇怪,就是把“读书”和“看书”分得很清楚。对他们而言,读书就是在学校里念与功课有关的书,而看书是在闲暇中的兴趣。看书被认为是特别高深、闲暇时的兴趣,于是慢慢地,看书和日常生活分离开了。好像是特别高雅有心有空有神的人才会有兴趣去看书,结果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从这个现象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对香港人来讲,看书并不是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有的一种休闲的、生活上的习惯。

    其次,香港人太过喜欢迅速地、功利地做任何事情。如果他觉得能通过聊天知道的事情他绝对不会看报纸;如果看报纸杂志能知道的事情他就绝对不要看书,能够在网上一句话说完的东西他就更不要看长篇大论,因为他会觉得这很不实用,浪费时间。所以这样一来,看书就变成是一种投入非常大,获益却不一定有保证、甚至非常少的一件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文学在香港尤其冷门的原因。除非是引人入胜的武侠小说、爱情小说。香港这个城市常有一些人出来号召要大家多读书,也有一些年轻时读书比较多而又有名望、有地位的人物,比如李嘉诚,他以前说年轻要多看书,但他也说得很清楚,他从来不看小说,为什么呢?因为他说小说没有用。那我觉得李嘉诚这句“小说没有用”相当好地代表了香港人对阅读的态度,那就是看书要不是一种很高雅闲适的兴趣。从有用的角度看,很多人就会觉得看书投入太大了

    香港人阅读趣味的“本土化”  以我所知,现在大学生的阅读情况也是越来越糟了。不过这也不只在香港,应该是一个国际趋势。英国也是这样,现在越来越多的学科不再要求学生读完几本完整的书,常常只要求他们读完某些章节。至于学生,功课压力那么大,又要参加一些社团活动,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时间读书。

    我的感觉是香港现在的大学生对读书的态度和中学生差不多,都是一种应付课业要求的态度。很多学生甚至对读书的义务感都没有了。

    以前在大学还比较精英的年代,大学生就该在校读书,就算读书兴趣不大,但多多少少会觉得自己身为大学生,不管是读社会学还是历史学,好像总该读点书,不然会不好意思。以前我念书的年代,很多学生还会有这种义务感,这种义务感严格来说算不上什么兴趣,但是它起码会逼迫学生想要读点什么。现在的学生连这种义务感都没有了,完完全全只能讲兴趣了。但问题是,当只能讲兴趣时,他们是不是那么有兴趣呢?这就很难讲,他们很有可能也没什么阅读兴趣。

    正因为这样,香港少数对读书有兴趣或对文化有看法的人,他们的坚持就很可贵。我常常引用北岛说的一句话,因为北岛住在香港,他最有体会。他说:“你在香港还坚持写诗,那你就是真正的诗人。”我觉得这话很有意思。

    在香港,你做艺术,写作,别人会觉得你是个怪胎。因为你根本没法靠这个挣钱,书也卖不出去,不像大陆,写本小说也能卖几千本,在香港,小说印个几百本,可能还卖不完。你不会有大报纸来采访什么新书发布,公众不知道你是谁,没有人给你掌声,你也没有物质的报酬。相反,你可能还要牺牲你本来可以拿来玩的时间,牺牲掉你本来可能有的好的工作,牺牲掉你本来可以跟别人社交的时间,牺牲掉太多太多东西,但是你仍然愿意写书、看书、做这些艺术文化的创作,那你一定就是毫不功利地只爱这个东西。

    现在香港人的阅读兴趣上越来越注重本土口味。越来越多的人关心香港本土社会的面貌,香港的历史,香港的文化,香港的掌故,这种书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去看。

    但就我个人来说,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我们以前那种读书环境培养下的阅读能力正在慢慢流失。造成流失的原因主要还是现在人上网太多,习惯跳跃式阅读,每个人都希望在很短很快的时间内攫取自己想要的信息。最后变成,稍微长篇一点的东西,大家就失去阅读它的耐心了,然后连专注的能力都失去了。

    这种趋势带来的另外一个恶果就是,由于你在阅读时要求短平快,必然会影响你的书写,书写也会变得越来越单一。本来写东西旧有的方式就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但是慢慢地大家对于凡是自己觉得不够清晰不够直接不够简单明了三两句话不能讲完的东西,都不想看。稍微曲折一点的表现,大家的兴趣就都失去了。

    为节目xisheng了哲学阅读  虽然我现在主持几档读书节目,但我的阅读还和之前差不多。不过,我发现,做了这些电视节目后,很多我原来特别感兴趣的领域的书不得已只能被“xisheng”掉了。因为有些领域的书不适合在电视上介绍,要介绍也不能总是持续介绍那几个领域的书,比如说哲学、政治理论这方面,我分配给这些书的时间减少了许多。

    我平常一年大概要看两三百本书。平时我几乎是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有空就读书,花在阅读上的时间平均一天有六个小时。我现在很少出门应酬,习惯也越来越坏,我可以一个月不开电邮,电邮不用,手机也长关,我一般喜欢在家里面,即使外出时也呆在房间里看书。

    平时出门的话,我包里随时都会带两本书。有时也会有电子书,但无论如何我都会多带一本纸质书,不然我总觉得没有安全感,觉得一本书在路上看完了没有第二本书看了。所以我也很难讲有什么阅读习惯,反正就是随时随地都在读书。

    我平时找书主要是通过一些书评期刊。比如说像《泰晤士文学增刊》,《金融时报》的周末版,还有大陆的《读书》和《书城》杂志。还通过一些有名的书店网站,找一些最近出版的学术书籍。另外,我还会看一本美国的文学书评杂志叫《BookForum》,它办得比《纽约书评》还好,以前我会订《纽约书评》,但现在我都看《BookForum》。

    除了自己买书之外,还经常会有大陆出版社给我寄书,大概一个月能有二三十本。这个真是太多了,我也巴不得叫他们不要这么做,我还是喜欢看我自己买的书。

    在如何选书上,我也有自己一些方法。一种是我对这个作者很早就有所认识了,通过以前的阅读,人家的介绍,书评,或者是透过它的目录,我在书店看书,经常会翻它的目录,翻一翻它大概的内容。其实你买书买得多,看书看得多,你这种基本的鉴赏书的能力,日积月累慢慢就会有的,这不算太难的一件事。

    有的学术书籍,你看它题目非常大,《论中国文化……》这种九成都是不好看的。如果是学术书籍,我认为是最容易选的。你看他的一些基本的东西,比如你看他的参考书目。比如说有一本书,它说要研究英国史,你翻它参考书目,一本英文书都没有,全都在用二手的翻译的东西,那你就知道不用看了。再或者说有一本书,它要谈比较重要的学术问题,那你看它的注释就能大概看出这个学者的功力怎么样。非学术书籍,反而比较难,但是随着你经验增加也会有鉴别能力。

    Q & A:(记者提问,梁先生回答)  1、你经常逛书店吗?喜欢去的香港书店是哪些?

    我买书主要还是通过逛书店,有的书不好找,可能就要订购。我经常逛的书店,一是离我家较近的一个比较大型的商务印书馆书店,基本一个星期去两回。另外有一些小书店,在旺角等处的,一个星期去一回。

    北京的书店我几乎个个都去过。每回到北京。只要有时间。我一定去万圣书园,以内地出的中文书来讲,万圣大概是买书最方便的地方。我要看的书它基本都有,选书选得好。

    2、你经常去香港的图书馆看书吗?

    香港图书馆其实还不错,我可以免费借我母校香港中文大学的图书馆的藏书。我只要办张校友卡,就可以在家里直接上它的网站看很多电子期刊。香港中文大学的图书馆除了本馆外还有四个分馆,分散在校园几个位置。尤其绝版的书我真要用起来,就要去图书馆借。

    偶尔会去我家附近的一个小规模的公共图书馆,叫做香港沙田图书馆,虽小,但也至少有二三十万藏书。

    3、你经常在香港网购图书吗?

    我常常网购,说起来也很怪,跟别人习惯还不大一样。我平常的做法是,在网上看到我想要的书之后,把单子抄下来,交给香港一些小书店,请他们替我购买。这样其实会比较贵,可我觉得好处在于,让他们小书店有生意做。

    如果偶尔时间赶的话,我也会直接在网上订购电子书,像亚马逊是我常常光顾的网站,我直接向它订购我要的电子书。

    4、你平均每个月花在买书上的钱有多少港币?哪一类书买得比较多?

    大概每个月得接近七八千元。有的精装英文书会很贵。人文社科的书籍我买的非常多。

    5、你通常用哪种电子书阅读方式?(Kindle,iPad,手机,PC,其他方式,喜不喜欢电子书)

    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kindle看书,主要是用来阅读亚马逊网站上购买的电子书。我包里随时都有两本书,有时候也会有电子书,但是我基本上是带着一本电子书还带着一本纸质书,因为我总是没安全感,觉得一本书在路上看完了没有第二本书看了。

    6、家里藏书大概有多少册?

    可能有一万册吧。

    7、最近买的一本书是什么?

    很难讲,因为我一下子会买几十本,我一下说不出来。

    8、香港书展会不会去?对书展感觉如何?

    今年我会帮资中筠老师的讲座做主持。另外就是延续去年我帮香港书展策划的一个读书会,叫“经典读书会”。主要是包括我在内的五个人,每人选一本自己心目中的经典著作,做一个读书会。读书会的人数有上限,最多不超过三十人。香港书展入场人多,每年六七十万人,一些讲座现场都是过百人,但是我觉得我们也许需要一些比较面向小众的、细致一点的活动,所以就想到做读书会,今年干脆就叫做“少数人读书会”。今年我会做第一场读书会的导读人,我带大家读的书是柏拉图的《申辩》。

    说到对香港书展的建议,我希望承办机构能用一些更专门的,更有文化导向,更清晰的主题去做好这个书展。它每年都会有一个主题,但在我看来,那些主题都太普通,太平常了。另外,场馆布置非常专业和高效,但是仍然缺乏一些文艺特征,可以在设计上更多一点心思。

    来源:南都

    作者:梁文道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19:43:03    跟帖回复:
       沙发
    摘要:一间又一间倒闭的书店,是一面镜子,它照见的是香港人平日买书心态的狭隘。

    因为工作关系,有机会在上海生活了五个星期。

    抵达上海的第一天,笔者就到了有“全上海最大书店”之称的上海书城总店逛逛。在城市里居然能出现动辄八千到一万平方米的大型书城,令人赞叹不已。置身书店,望着挤拥的人潮,我不禁会想:要在香港看到买书者人山人海的买书画面,应该只有在书展的时候吧。

    今年,香港一年一度的书展于7月25号圆满落幕,每年看着人头涌涌的会展,入场人士一个一个地用行李箱把书“搬运”出来,都叫人惊叹香港的书展客真多。根据主办单位贸发局提供的数字,早在2015年,参观人次已突破百万,若然这百万人次,有7%是香港居民,也有70万人愿意购买纸质书。如果,他们平日都会光顾独立书店,香港书业应该也不会陷入当下的生存困境了。

    近年,香港卷起了一阵书店倒闭潮:洪叶书店、青文书店、曙光书店、东岸书店、博学轩书店、文星书店、紫罗兰书店、Page One等独立书店以至大型连锁书店都频频倒闭,可见香港书店生存空间越见狭窄。就以Page One为例,才没几年的事,香港诚品和Page One相继华丽风光开业,一度造成香港台湾二地的热话题,可是,不消几年,大型书店 Page One被迫倒闭,于是平时不去书店买书的人,却在冲着Page One买书了呢,真让人黯然神伤。

    最大的敌人是时代

    面对正在席卷全球的书业变革,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电商、电子阅读等新技术革命带来的冲击,图书业面临的未来前景十分悲观。可以看到的一个事实是,随着龙头诚品的成功,香港余下的大型书店,如天地、三联、商务,因为昂贵的地价、电子书的抬头、物流格局的变化等等的原因,纷纷转型走向Lifestyle复合式的形象书店,无一不将经营重点从单纯的图书售卖转向兼顾餐饮、音像、文具、创意、数码等产品的多元化经营。除了卖书,只有结合餐厅、家具百货、咖啡烘焙店,才可以杀出自己的一条生路。包括二楼书店在内的小型书店,也纷纷藉助社交媒体、参与网络营销、细化定位的方式勉力经营。尽管如此,近年香港书店经营状况不断下滑,书店纷纷倒闭的消息始终不时传出。就好像位于香港湾仔的二手书店——书式生活。五年来,书店一直收集转售二手书,鼓励“不浪费,循环再用,理性消费”。可就在去年,书式生活在其网站公布,“2016-08-20为免费取书日,亦是本店最后经营日”,邀请“书友”争取机会来取书,店内书架和摆设亦作出售。Dennis 也在感叹“书店是夕阳行业,更何况是二手书店。”店主曾言,书店生意难做,入不敷出。租金、人工、灯油火蜡的成本,每月亏损 6 万。他直言:“基本上在香港的实体书店已经名存实亡”。

    今天,任何一个小小的U盘都可以轻松储存一个人一生都读不完的书。可以想象,未来读纸质书,或许就如同我们今日看一个人在阅读竹简一样奇幻。换句话说,在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之下,Page One倒闭只是或早或晚的事情,图书的最终消失,恐怕距离我们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遥远。显然,书店倒闭,最大的敌人就是时代。

    如何看待书店和买书?

    有人说要反思,有人说是卖书空间消失,但不论哪一种观点都简化了香港书店行业的最大困境。书店的倒闭告诉我们,书店不能只卖书;诚品告诉我们,卖书空间只是商业买卖的包装配套。我们要思考的是,在这个消费文化商品越来越受情绪主导的社会,一个“等运气到”的书店空间,还需要吗?书店老板赚它每本一二十元,赚完都不够交租的生意,还有必要干下去吗?一间又一间倒闭的书店,是一面镜子,它照见的是香港人平日买书心态的狭隘。

    书店的结束,可能隐示“书店店员”这行业的没落,但店员消失、书籍空间消失,都是次要的。笔者只希望读者可调节买书的心态,香港人值得拥有像 Page One 的阅读空间,这是外国人看得起香港、看好香港阅读需求的结果,关乎外国人如何看我们的文化素养。

    消失的不只是书店,更是阅读和思考

    香港面对的,不是单纯香港人买书的问题,而是香港人不喜欢阅读,越来越不愿思考。其中的原因归咎于功利的读书文化,让香港人的思考严重退化。试想想,在街上看见有人认真阅读,而这个人不是为了急于应付考试的学生,他看的亦不是教科书,是一个十分难得的现象。有阅读也并不代表有思考,亦不等于读书质量高──很多人都以命理书、教科书、考试书等在市场上泛滥作为香港人阅读“滥竽充数”的例证;在未有 Google Map 及网上字典的时代,长期占据香港人热门畅销书榜的,永远也是地图及字典,相信很少人会认为参考这些工具书便是阅读。

    令人更感忧虑的是,即使在大学,阅读风气也愈趋淡薄。学生往往宁愿花六、七千元买一部手提电话,也未必愿意花数百元在书上。而且愈来愈多学生依赖 PowerPoint,而非书本来学习和温习,这是一个严重退化,因为PowerPoint 经常无power 也无point,是一些经过别人过滤,以便易于吸收的即食“鸡精”内容,长期使用,只会减少用脑,降低发掘及整合知识的能力。

    而每年书展往往就像是书的展销会,最后更是沦为散货场,知识被“以斤论价”地买走。可见,香港阅读的人少,懂得享受阅读的人更少之又少。

    没有思考的城市只会“阅读愈蠢”

    在一个不重视书店及反思的社会,阅读只是为了功利,每个人都在社会固有的框架下自我打转,营营役役,不断强化既有信念与偏见,最终真的只会“阅读愈蠢”。如欲见到的一个有思想、有生命、有活力、有创意的城市,只会永远成为空谈。不要说什么知识型社会,就是了解生活,认识自己,参透人生的基本能力也逐渐失去。 一个没有思考的城市,也是一个寂寞、孤单、沉闷、枯燥的城市。

    书展客一年一度,惜书人却是年终无休地阅书。希望今年去书展作客的人,在七天过后,还会用持续的行动,实践对书业的支持。独立书店推介的作品,可会纳入你未来的书单? 我们的城市,需要更多惜书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20:09:32    跟帖回复:
       第 3
    顶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21:53:42    跟帖回复:
       第 4
    香港人不喜欢阅读,越来越不愿思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22:00:38    跟帖回复:
       第 5
    香港阅读的人少,懂得享受阅读的人更少之又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22:02:54    跟帖回复:
    6
    梁文道 与梁漱溟 有几分相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22:10:50    跟帖回复:
    7
    我听上海的大学生和大学毕业生的谈话,永远只围绕“个人”问题,出国啦,读学位啦,学英语啦,学电脑啦,工作啦……。在美国和台湾,大部分社会变革和进步,都是由学校和民间知识分子推动的;在上海,知识分子除了幸福享受之外,一切事情都等市政府做。知识分子读书,只为赚钱、结婚、传宗接代。我说,这也不奇怪,丛林里的猩猩猴子也这样。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梁文道:在香港坚持读书,你是真读书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