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鱼制造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那年,徐志摩去见老哈代,连个签名没要来
2345 次点击
5 个回复
老鱼制造 于 2018/5/17 20:36:1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

    浪漫多情的新月派诗人徐志摩,其实还是位追星族。

    山,专爱“踹”高的,人,专爱见大的,“半道上力乏是意中事,草间的刺也许拉破你的皮肤,但是你想想登临危峰时的愉快!”——这都是他自己说的。

    尖叫吧。

    那么徐哥追星具体会追到什么程度呢?这只要看看他1924、25两年都干了啥就知道了。

    24年印度大胡子诗人泰戈尔来华,曾使中国文化、文艺界整个变成了趵突泉,但是这其中,最沸腾的却到底还属徐志摩。

    首先,光做老泰翻译,始终追随左右,这怎么能够?所以当老泰再去日本的时候,徐志摩就毫不犹豫地,一路跟着,又去做了跨国粉。

    两个人一路走来,自然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于是这后面,当泰戈尔回去招招手,说咱老哥俩再去欧洲玩玩时,徐志摩就立马北大教授都不做,再次撒了脚丫子。

    那一路上,徐志摩可真算撒尽了欢,他就连墓,都是拣大的拜的。

    像契诃夫、克鲁泡特金、蔓殊菲儿、波特莱尔、伏尔泰、卢梭、雨果、雪莱、但丁等等,他可是一个都没放过。

    克鲁泡特金干啥的啊,地理学家、无政府主义运动的最高精神领袖,可见人家徐哥的追星,那绝对是大跨界的,这就跟他早先参加的那些政治活动,和散文里表现出的思想一样复杂。

    他可真不只是一位诗人,像“人是万恶之淫”这样惊世骇俗的结论,他都能说得头头是道呢。

    既如此,那他所追星群之内,会有罗素这类,当然就更应该了。






    2

    “山是有高的,人是有不凡的!”徐哥说这话的时候,竟还要再加上一个“真怪”,那真如孩童般烂漫。

    徐哥之前是曾见过蔓殊菲儿一面的,他既然自称交谈虽只20分钟,却全身都受到“震荡”,那他只怕论疯狂劲,也当不逊于追刘德华还弄得老爹跳水那女孩。

    “我与你仅一度相见——但那二十分不死的时间!”

    徐哥这诗却正为悼念蔓殊菲儿而来,他们偶遇后仅6个月,蔓殊菲儿就离世而去,这一直让他深以为憾。

    他这名句,后来当然也曾催生出60分、180分等等无数“不死”的时间,但是那都是啥玩意儿啊,怎可以与他这不死时间相比?

    他那追星,追的可是文化、艺术、思想,他那追星的情感,可是远超小儿女的痴怨,他那痴迷、震荡,可是心灵级别,通通接天连地,既高且远的,此即是,谓之为“英雄情结”的东西。

    他是为文化英雄、艺术英雄、心灵英雄、思想英雄而发,你怎好意思拿去套用、滥用?反正九鸦是不敢。

    徐哥却也正是因为蔓殊菲儿的去世,才“益发坚持我英雄崇拜的势利”,要在有能力爬的时候,打算不放过任何一个“登高”的机会的,于是那场欧洲之旅,后面就被他称作了“感情作用的旅行。”

    作古的那类都要一一凭吊,在世的那类当然更要亲见,只不过,他那时候最最想见的活星,却只有三个:法国的罗曼·罗兰,意大利的邓南遮,和英国的托马斯·哈代。

    可惜的是,他最终却只见到了老哈代,就这样,他当时也费了不少事。

    哈代其人,你如果听到《德伯家的苔丝》、《无名的裘德》、《还乡》、《卡斯特桥市长》,还不知道他是谁,以及他在英国和世界文学史上占据什么地位的话,那你就只好去追薛子谦、王宝强了。

    哈代最初以小说著名,但是他后面因为思想太超前,反宗教,“有伤风化”,又特别同情下里巴,受到激烈抨击、攻击,就果断不玩了。

    哈代后期只写诗,写诗更了不得,这弄得英国皇家文学协会得赶紧给他颁发金质奖章,剑桥大学得赶紧给他送去荣誉文学博士学位,于是他最后,就终于弄到了以诗歌开拓英国20世纪文学的地步。

    徐志摩想见哈代的时候,哈代已经70多岁了,在这之前,他早就曾翻译过哈代几首诗。

    同为诗人,徐志摩对哈代的崇拜那当然尤其特别,大有依据,他前面所写的那篇《汤麦士哈代》,就是证明。

    他在那里面把个老哈代夸得啊,就像花儿一样,他还称他为圣人。

    长话短说,老哈代那时候已基本不再见客,徐志摩那次能见到他,靠的却是他老朋友,在剑桥大学做教授的英国学者狄更生。

    人家却是能够跟老哈代一起遛弯的人。

    那是1925年7月,徐志摩从伦敦出发到达老哈代所在的多切斯特时,已是下午三点。他到站之后,没有坐车,而选择步行,想必很想把这个有老哈代的地方,细细品味一下。

    已经很老的哈代,个子矮,相貌怪,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徐志摩的情感,他甚至居然还能因为自己比哈代高,要俯视,觉得很对不起人。

    在这天神面前,我们凡人就是在身材上,也不应分占先!

    一个面对哈代这类人,能有这种局促,这种谦卑,说出这种话的人,他无疑也有神灵般高贵的心灵。

    我们却是最善于黑,最善于贬的,我们从来没有英雄,所以此话一旦入目,徐志摩陡然间,就在我心中成了巨无霸。






    3

    两个诗人、文学家谈诗,谈韵,谈语言,谈人物这些事就不必说了,这里最有意思的,却是老哈代的狗,和他待人接物的怪癖。

    徐志摩进屋的时候,他所惧怕的那只狗,立刻消失了,而当他们交谈约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那狗却又突然出现,竟在徐志摩身上跟亲人似的乱抓乱爬。

    那狗名叫“梅雪”,很诗意,很性感,绝对应该是诗王家的狗,但是很显然,它无论如何都勾不起徐志摩对陆小曼的那种情感。

    徐志摩正窘着时,哈代起身了,呼开他的狗,跟着就说了一句,咱们到园子里去吧,于是徐志摩立刻明白,人家这是要端茶送客了。

    天知道哈代那狗,是不是专门就是来做这事的。

    一般不见客的老哈代,其实也并没有待客茶,他大概根本就没有意思让客人久留,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这事确切点说,自然就应该叫放狗送客了,诗人的脑洞果然大不同。

    徐志摩没奈何,只好跟到外面,但是他哪里甘心?于是他就说了,先生,我不远千里来到英国,你可否给我点纪念品呢?

    哪知道,哈代一见徐志摩手里竟还拿着照相机,立刻加快脚步,逃跑似的,练起竞走。

    别别别,我是不照相的,有一次一个美国人给我带来很多麻烦,我从此不叫照相。

    他大约料到徐志摩还会有别的要求,忙提前截住。

    我也不给我的笔迹,不签名,你知道不?

    他说着更加跑,就像徐志摩是强盗,要抢劫他似的。

    然而他跑着跑着,却忽然又道,到这来,到这来,我采两朵花给你留念可好?

    他说着就在自家花坛里,这一下,那一下,采了一红一白两朵花,很慷慨地递给徐志摩了。

    你暂时别在衣襟上吧,现在6点钟的车刚好,恕我不陪你了,再会,再会——梅雪,梅雪,来来来……

    然后这老头就扬扬手,跑回家去,没影了。

    就两朵花,这还是感觉不好意思才给的。它们很快就会焉,会枯,会烂掉,这算是什么纪念品?老哈代那天,却就是这么打发徐志摩的。

    如此对待粉丝,该怎么办来着?媒体注意了,一二三,刮风下雨开始。






    4

    徐志摩曾经说,老哈代就是表情,也是一种不胜压迫的佝偻,但他是不抵抗,忍受的。

    他虽然如一块苍老岩石,“雷电的猛烈,风霜的侵凌,雨雷的剥蚀,苔藓的沾染,虫鸟的斑斓,什么时间与空间的变幻都在这上面遗留着痕迹”,但你却只能从下颊,去联想“他的怨毒,他的厌倦,他的报复性的沉默”。

    一个横跨两个世纪的老人,他什么没看过、听过、经历过?何况他还那么高卓?

    这世界我早已看过了!那还有什么值得他去看重,去在乎,去留恋,去挽留?

    世人如此偏狭、短视、低级,更不值得他去计较,去斗!

    所以他这样的人,肯定是宁愿置身于斗室,只沉浸在艺术殿堂,做心灵的逍遥游的。

    什么都将过去,声名更是多余,我只留下文字足够,就连照片、签名这样的玩意儿,我都觉得累赘,这却就是哈代要拒绝徐志摩的原因所在。

    他越逃,就越说明他对这些东西畏之如虎,他越显得不近人情,就越说明他不胜其烦。

    一个人到了这种地步,是一定再也无人能奈他何的,他当然也不会想去奈何他人,这真正是已到了空灵级别的大师。

    只不过心中有诗的大师,却又决然不会是枯木那种,他只是已窥透一切,趣味、追求已远离了一般俗世而已。

    徐志摩对此显然是理解的,他对这场没有茶水,没有可靠的纪念品,主人还绝尘而去的远访,不但丝毫没有怨言,而且还说了这样一些话:

    “吝刻的老头,茶也不请客人喝一杯!但谁还不满足,得着了这样难得的机会?往古的达芬奇、莎士比亚、歌德、拜伦,是回不来的——哈代,多远多高的一个名字!方才那头秃秃的背弯弯的腿屈屈的,是哈代吗?太奇怪了!那晚有月亮,离开哈代家五个钟头以后,我站在埃克塞特,教堂的门前玩弄自身的影子,心里充满了神奇。”

    徐志摩,却并非只有那些艳情故事、逸闻趣事的,要了解他的思想,只能靠他这样的坦露:

    “我是一个不可教训的个人主义者。这并不高深,这只是说,我只知道个人,只认得清个人,只信得过个人。……我要求每一朵花实现它可能的色香,我也要求各个人实现他可能的色香。”

    个人高于一切,个人就是一切,每个人都应该活在个人“自觉的意识和自觉的努力中”,这才是徐志摩的人生信条、指导法则。

    所以徐志摩理解哈代的色香,我们也该理解他的色香。

    他是因为重个人,才有了那么多彩多情的人生,你在为他的逝去责怪陆小曼的时候,他却会觉得非常值得。

    别人的生命是以长度来计算的,而他是以色香的浓度来计算,所以他的文字和人,就都能在历史浩瀚的星空中,留下绝不能混同的味道与色彩。

    他可是精彩过了的人呢,虽轻轻地来,却并没有轻轻地走,挥一挥衣袖,带走的是一大片云彩——人生能得如此畅意,夫复何求?

    END

    文 | 九鸦

    图 | 网络

首发于公众号:九鸦人物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20:48:09    跟帖回复:
       沙发
    以我的理解能力,即使我回复了你也不见得懂,所以,就让我继续渺茫吧,不要管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20:57:13    跟帖回复:
       第 3
    徐志摩,绝对是模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20:59:27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dfsxs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7 22:42:28    跟帖回复:
       第 5
    数学家哈代出名的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8 1:25:43    跟帖回复:
    6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故事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那年,徐志摩去见老哈代,连个签名没要来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