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屏山石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在他眼中,两万百姓,不过是数字
32130 次点击
38 个回复
屏山石 于 2019-08-13 11:17:1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长安十二时辰》放完了,张小敬和檀棋,没有在一起。

    弹幕里很多朋友因此挺失望的。

    他们失望的还有,元载和王韫秀竟然没死。

    王韫秀还一箭把大BOSS徐宾射死了。

    其实这剧,摊子太大,有一些坑并没有填上,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神作。

    最神的,就是塑造了徐宾和元载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物。

    而在我眼中,徐宾坏,元载好。

    或许这跟很多朋友的观点不一样,但我只能说,看电视,我们不能被带了节奏,把坏人当成了好人,把正常人当成了缺陷者。

    (居然没有在一起)

    且听我分析。

    一、徐宾是好人吗?

    徐宾跟张小敬,很早就认识,他们是好朋友。张小敬被判了死刑,徐宾用大案牍术将他选了出来,破狼卫袭长安的案子。

    因为他觉得,像张小敬这样的人,该是一呼万应的将军,而非专做脏活的不良帅。就那样死了,太可惜了。

    当然,其实徐宾救张小敬,不过是他整个计划的副产品。

    相比救朋友,他要做的事,更大。

    他想用惊天一爆,消灭已经老眼昏花、信任奸臣、耽于享受,不再能励精图治的圣人。

    他希望,消灭圣人之后,继任者能被震醒,能够体察民情,能够知道,大唐已经不堪重负,连记载各类事情的纸都买不起了——害我的大数据都快做不下去了——基层小吏们,都没有工作激情了……

    他还觉得,他有才能,能做宰相,如果能做下一任右相,就最好不过了,肯定能让我唐中兴……

    怎样,很有理想,很有抱负吧?

    可这一切,都是以人命为代价的。

    首先是皇帝的,太子的,右相的、颜太真的。

    好吧,他们吸民脂血,死不足惜。

    但花萼楼里,也还有郭利士啊,有那么多宫女啊,有很多跟右相不对付的大员啊,他们没罪,他们不该死。

    尤其是,他竟然以观灯的几万百姓的性命相搏,就为了自己的才能能够施展。

    几万啊……

    烽燧堡第八团死了两百多人,龙波就要死要活地来讨说法,这几万人,找谁讨说法去?

    说起来,龙波和徐宾,他们真不止大将之才,宰相之才,他们是混世魔王、开国之君类型的呀……

    (徐宾剧照)

    第八团的阵亡者,好歹有名有姓,而这里的两万,却不过是数字而已。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徐滨不仁,以百姓为赌注。

    他,是个好人吗?

    还有被他蛊惑的毛顺,将自己一家老小全部毒死,他,是好人吗?

    他们的理想看似很伟大,实际,十分无耻。

    死了这几万,能让另外几万万过上好日子?

    这会成真吗?

    假如继任者,又是个渣渣呢?

    你们有什么资格,决定那么多人的命运?还说是为他们好?

    你徐宾真做了右相,会不会变成你讨厌的样子?

    林九郎也就是历史上的李林甫,天生就是个坏胚吗?

    二、元载是坏人吗?

    历史上,当了十几年宰相的元载被抄家,获“钟乳五百两……胡椒至八百石,它物称是”。

    似乎,是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

    但后来,他被唐德宗复官改葬,赐谥号成纵。至唐文宗时,恶谥变好,改赐为忠。

    可见,哪怕是在唐朝,对他的评价,随着时间的推移,都是越来越平和的。

    我们回到剧中。

    《长安十二时辰》里,他就是个见风使舵、贪生怕死的家伙。

    当他确知被封大伦抓住的妹子,乃是与太子关系极好、最受宠幸的将军王宗汜之女时,计上心来,一意奉迎,希望借王家上位。

    却也没有放弃依附右相的机会。

    而右相与太子,是势不两立的。

    说白了,他就是墙头草,两边下注,哪边胜利,他都不亏——当听到箭声,马上趴地上,保命要紧,因此被人嘲笑。

    他骗过张小敬,害死了闻染;

    被射成刺猬的季姜阿爷身上的箭,很多就是从他那边来的。

    ……

    然而,当手下小兵嫌季姜哭得烦,欲一箭将她射死时,元载斥道——

    稚童何罪?

    (人性光辉)

    此时,弹幕里出现了几行字——

    元载还有点良心。

    元载本性还是善良的。

    元载还是有点人性的。

    总算说了句人话。

    人物形象都好丰满……

    论杀人,元载没有张小敬杀得多;

    虽然暗桩有暗桩的规矩,但张小敬杀掉小乙,还是太过无情。

    论想杀的人,元载更没有徐宾萧规那么多;

    在徐宾和龙波的眼里,哪管你观点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就这一句,元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