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随笔】 敌我之间的灵魂拷问
2634 次点击
14 个回复
塞外布衣人 于 2020-01-14 10:13:5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随笔】 敌我之间的灵魂拷问


    


    

    近日,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名为《特兰济特集中营》。

    影片很短,故事非常简单,乍一看近似于记录片。但是,里面的人物形象却很有立体感和真实感。演员们们毫无矫饰造作的表演,让简单的故事具有了深层次的审美意蕴,尤其从人性的角度或灵魂的角度审视,感觉有一种逼真的拷问和撕扯。

    故事的轮廓如下——

    二战刚结束,一群德国战俘被送到列宁格勒近郊的战俘营,看守都是俄国女人,直接受巴甫洛夫将军指挥。女军医娜塔丽娅,为了保住由于受战争惊吓而精神不稳定的丈夫雅可夫,而与巴甫洛夫妥协,试图找出战俘中隐藏的前党卫军战犯。经受战争围困和折磨的列宁格勒女人一开始痛恨与仇视德国人,但在这个极度缺乏男性的严酷环境下,他们的关系渐渐变得不再像看守与俘虏。本片的众多细节都取材于历史真实事件。 影片的开始就像你倾诉这是一部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这是一部很简单的故事,但却真真实实的在历史记载过,这个故事讲述的只是简单的战俘营里面发生的形形色色,一个只关押苏联战犯的女集中营,突然一天迎来了40多位从德国带来的战俘,刚开始一名女军,发泄自己对德国老的痛恨,用棍抽打他们,也因此死去一人,两位主人公真正认识算是在出列点名的时候,当女军点到,死者的名字时,马科斯站出来说了死者的详细信息,也因此遭到了抽打,这一切被女医师看到眼里,随着时间的推磨,她们发现这些人,并不是那么的可怕,其实马科斯在德国只是一位老师,在一次聚会后的晚上,马科斯找到女医师,并发生了所谓那里都需要的感情,终于解放迎来,马科斯也随着回德国的班车启程,并把一封信给了女医师......

    故事就是这第么既简单又复杂,其核心的意思就是在展现人性的复杂性和殊异性,也唯其人性的复杂性和殊异性,才形成一种无法回避的矛盾纠结,才在这层意义上让人“剪不断,理还乱”。此外,它同时还试图表明,不是国家坏,人就一定坏,或者说非正义战争中的一方具体到每一个人似乎都应该是战争魔鬼。等等。也试图表明,作为战争所形成的特殊异质的人,如果抛开各种外在政治的、战争的、甚至敌我的纠结,应该说都有相应的情感,而这种情感也同样需要某种爱情的交融。影片中,女军医娜塔丽娅与战犯马科斯的情感交织或者说性行为的交织,在世人的理念中,尤其在国人的理念中,是根本无法接受和包容的,或者说根本就不存在的,其完全破坏了人们根深蒂固的情感认知,虽然不完全是伪道学一句话那么简单,但传统理念造成的认知差别,也远非“对”与“错”的二值判断就能梳理清楚。这种灵魂的拷问和撕扯,不属于世人的对错理解,只属于人性或者说美学意义上的辩析或探索。

    萨特说过,“人是不可确证的”。

    即是说,人是多重矛盾的统一体,抑或也是多重性格的组合体。在文学形象上,我们不妨用两个大家熟知的人物来作一阐明:一是《艳阳天》中的高大泉。他身上就不存在任何矛盾,绝对没有七情六欲,除了革命,一无所有;另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保尔.柯察金。他也革命,但同时也给“资产阶级”的小姐恋爱过,彷徨过,绝望过,在生与死面前也反复挣扎过,但最终还是成为了战胜各种困难的革命者。拿以上两人相比较,谁更接近“人”的本体或者说本真呢?

    如果是高大泉,那么“人”的世界就只有“好人”与“坏人”之分,以此类推,社会、企业、单位、甚至家庭里也只有“坏人”与“好人”之分,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彻底单一的世界;如果是保尔.柯察金,“人”的综合成份以及复杂情愫就显现出来,驳杂丰富的内心世界就得到了深刻地揭示和反映。两者谁更接近我们的现实生活,谁更为我们所认可,是可以立马判定的。

    事实上,人世间除了“好人”与“坏人”,还无疑存在着众多的“中间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庶民百姓。而这样众多的人,就绝不可能用简单的“好”与“坏”来加以判定,他们只是性格的不同类型,而非好坏相加的类型,性于此亦好亦坏,无法得到确证。就像自然界中的七种原色,是组成自然界的基本要素,也是矛盾对立统一的运动规律;与此相应,人的复杂性、丰富性以及多样性,也是人的内心世界的矛盾对立统一的运动规律。这类例子,在文学作品中比比皆是。

    ——《静静的顿河》中的主人公葛利高里,当他第一次用军刀劈死一个年轻的奧地利士兵时,瞬间被那一张美丽而年轻的脸所触动,之后就反复拷问自己的灵魂,为什么要砍杀这样的士兵?

    ——《战争与和平》中的主人公安德烈公爵,一直在寻找一个名叫库拉根的情敌,因为库拉根抢走了自己的恋人拉塔莎。但是,当他在战时的临时医疗蓬里,见到了库拉根被锯断了右腿而痛苦呻吟的时候,他又立即恳求上帝与他一起原谅“敌人”,原谅“恨我们”以及“我们所恨”的人。

    ——维克多.雨果的《九三年》,更是将“人”的内心矛盾运动发挥到了极致。该书中的主人公西穆尔登和郭文,是师生关系,同是法国大革命中共和国军的正副将领。当时,共和国军把朗德纳克的叛军围困在一座古堡之中,敌人退逃时放火烧了古堡,但里面有却有三个个被掳来作人质的小孩。于是,朗德纳克又返回去救那三小孩,也就在这时被共和国军所逮捕。但是,郭文在审判朗德纳克的前夕,为其“侠义”行为所感动,便放走了这个叛军将领,而把自己关在了牢房里。第二天,由西穆尔登组成的军事法庭天始审判郭文,西穆尔登投了决定性的一票,判处郭文死刑。然而,当郭文的头颅从断头台上滚下来的时候,西穆尔登也开枪自杀了。该书的最后一段这样写道:“于是,这两个灵魂,这两个悲惨的姐妹,一同飞去了,一个的暗影和另一个的光辉混合起来了......”

    ——中国革命的早期领导人瞿秋白,曾被誉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但是他在《多余的话》中,依然真诚地剖露自已的心迹,他坦然地说:“因为我始终不能够克服自已的绅士意识,所以我终究不能成为无产阶级战士。”

    凡此种种,就是在形象而生动地诠释着人的无限复杂性和丰富性,以及种种矛盾纠结的人性。矛盾是一种运动,并非因了统一就略了对立,因了好就忽略了不好。只是说,在认识事物时,一定要秉持一个客观公正的标准,正反两方面都要兼及。是的,人群中无疑存在着英雄和奸人、善人和恶人,甚至大英雄和大奸人、大善人和大恶人,以及形形色色的各类人等,这是无须质疑的事实。我们所说的矛盾转化,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好坏相加或善恶相加,而是指矛盾对立统一的运动,也即人的多重性格的组合运动,以及人的丰富性与复杂性。上面几例,就是很好的明证。正是因了人的种种内在的纠结与纷繁,种种组合与逆反,也即种种内因与外因的正反作用与辩极,才在更深层次上映证着人性构成的无限复杂性、丰富性以及多样性。

    以上,或许对我们解开《特兰济特集中营》的矛盾纠缠之谜,解开娜塔丽娅与马科斯的情感之谜,解开敌我界线与深层人性之谜,都是一把关键性的钥匙,也完全形同于《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中的“芝麻开门”......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0:36:34    跟帖回复:
   沙发
    影片很短,故事非常简单,乍一看近似于记录片。但是,里面的人物形象却很有立体感和真实感。演员们们毫无矫饰造作的表演,让简单的故事具有了深层次的审美意蕴,尤其从人性的角度或灵魂的角度审视,感觉有一种逼真的拷问和撕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0:37:10    跟帖回复:
3
    故事就是这第么既简单又复杂,其核心的意思就是在展现人性的复杂性和殊异性,也唯其人性的复杂性和殊异性,才形成一种无法回避的矛盾纠结,才在这层意义上让人“剪不断,理还乱”。此外,它同时还试图表明,不是国家坏,人就一定坏,或者说非正义战争中的一方具体到每一个人似乎都应该是战争魔鬼。等等。也试图表明,作为战争所形成的特殊异质的人,如果抛开各种外在政治的、战争的、甚至敌我的纠结,应该说都有相应的情感,而这种情感也同样需要某种爱情的交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0:38:25    跟帖回复:
4
    影片中,女军医娜塔丽娅与战犯马科斯的情感交织或者说性行为的交织,在世人的理念中,尤其在国人的理念中,是根本无法接受和包容的,或者说根本就不存在的,其完全破坏了人们根深蒂固的情感认知,虽然不完全是伪道学一句话那么简单,但传统理念造成的认知差别,也远非“对”与“错”的二值判断就能梳理清楚。这种灵魂的拷问和撕扯,不属于世人的对错理解,只属于人性或者说美学意义上的辩析或探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0:40:19    跟帖回复:
5
    萨特说过,“人是不可确证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1:47:54    跟帖回复:
6
    事实上,人世间除了“好人”与“坏人”,还无疑存在着众多的“中间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庶民百姓。而这样众多的人,就绝不可能用简单的“好”与“坏”来加以判定,他们只是性格的不同类型,而非好坏相加的类型,性于此亦好亦坏,无法得到确证。就像自然界中的七种原色,是组成自然界的基本要素,也是矛盾对立统一的运动规律;与此相应,人的复杂性、丰富性以及多样性,也是人的内心世界的矛盾对立统一的运动规律。这类例子,在文学作品中比比皆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1:49:53    跟帖回复:
7
    《静静的顿河》中的主人公葛利高里,当他第一次用军刀劈死一个年轻的奧地利士兵时,瞬间被那一张美丽而年轻的脸所触动,之后就反复拷问自己的灵魂,为什么要砍杀这样的士兵?
    《战争与和平》中的主人公安德烈公爵,一直在寻找一个名叫库拉根的情敌,因为库拉根抢走了自己的恋人拉塔莎。但是,当他在战时的临时医疗蓬里,见到了库拉根被锯断了右腿而痛苦呻吟的时候,他又立即恳求上帝与他一起原谅“敌人”,原谅“恨我们”以及“我们所恨”的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2:14:26    跟帖回复:
8
    维克多.雨果的《九三年》,更是将“人”的内心矛盾运动发挥到了极致。该书中的主人公西穆尔登和郭文,是师生关系,同是法国大革命中共和国军的正副将领。当时,共和国军把朗德纳克的叛军围困在一座古堡之中,敌人退逃时放火烧了古堡,但里面有却有三个个被掳来作人质的小孩。于是,朗德纳克又返回去救那三小孩,也就在这时被共和国军所逮捕。但是,郭文在审判朗德纳克的前夕,为其“侠义”行为所感动,便放走了这个叛军将领,而把自己关在了牢房里。第二天,由西穆尔登组成的军事法庭天始审判郭文,西穆尔登投了决定性的一票,判处郭文死刑。然而,当郭文的头颅从断头台上滚下来的时候,西穆尔登也开枪自杀了。该书的最后一段这样写道:“于是,这两个灵魂,这两个悲惨的姐妹,一同飞去了,一个的暗影和另一个的光辉混合起来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2:25:39    跟帖回复:
9
    托尔斯泰——

    现在,人们对作为政治家的列宁的评价,比较地泛善可陈。但是,列宁在对文学艺术的审美上却是非常独到和深刻的,尤其对托尔斯泰的评价,就非常有见地,虽然免不了带有一点作为政治领袖的特有色彩。他说:“托尔斯泰的作品、观点、学说、学派中的矛盾的确是非常显著的。一方面,是一个天才的艺术家,不仅创作了无与伦比的俄国生活的图画,而且创作了世界文学中第一流的作品;但另一方面,却是一个发狂地笃信基督的地主。一方面,他对社会上的撒谎和虚伪作了非常有力的揭露,另一方面则是一个‘托尔斯泰主义者’,即是一个颓唐的、歇斯底里的说教者和可憐虫。一方面,无情地批判了资本主义的剥削,揭露了政府的暴虐以及法庭和国家管理机关的滑稽可笑,暴露了财富的增加和文明的成就同工人群众的贫因、野蛮和痛苦的加剧之间极其深刻的矛盾;另一方面,又狂信地鼓吹‘不用暴力抵抗邪恶’……”仅此,我们可以看出,托尔斯泰这种性格的矛盾和人性纠结,是既特别又不特别的。所谓的特别,是其性格中有其独特的组成状态,并不是每个人的性格矛盾都会这样的尖锐;所谓不特别,是这种互相矛盾的二重结构,是人的性格的普遍性结构,只是这种结构的正反两种因素的比重和组合方式,有着极大的差别而已。事实上,托尔斯泰这种巨大的性格矛盾和人性纠结,都真实而深刻地反映在了他的作品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2:26:30    跟帖回复:
10
    歌德——

    歌德的性格,是比较典型的二重组合性格。思格斯曾生动地描绘过歌德:“在歌德的心中,经常进行着天才诗人和法兰克福市议员的谨慎的儿子、可敬的魏玛枢密顾问之间的斗争;前者厌恶周围环境的鄙俗气,而后者却不得不对这种鄙俗气妥协、迁就。因此,歌德有时非常伟大,有时极为渺小;有时是叛逆的、爱嘲笑的、鄙视世界的天才,有时则是谨小慎微、事事知足、胸襟狭隘的庸人。”德国学者比学斯基也具体描摹过歌德的性格:“歌德像一棵植物,常感受风雨气候的影响,但有时又对之毫不关心。他心爱他的生命如一个美丽友爱的习惯,但又有跑进枪林弹雨中去尝试炮火的热病。……他,这个如赫尔德所说,在每一步生活进程中是一个男子,一个英雄,但有时又不能制止心的要求与欲望,随波逐流,自失其舵,软得如同席勒所称的‘女性情感’;他,有如一个仙灵解脱了一切尘土的重浊,高蹈于超越的境界,但同时又脚踏实地地站在地球上欣赏任何细微的感官的快乐,哪怕是他女友玛丽亚娜从家乡寄来的梅子。”通过以上的两则描述,我们就可以看出,歌德是一个极具矛盾心理的人物,但也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物。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伟大的作家都是本真的人,他们对人的认识,或许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从自我认识开始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4:40:51    跟帖回复:
11
    巴尔札克——

    我们读巴尔扎克的作品,总有一种感觉,不管是人物、情节、事件等方面,都交织着美与丑、真与伪、善与恶等诸多正反两极的矛盾。为了一笔财富,看门人可以使出将军指挥战争那样的智慧,美女可以与“丑人”结合。事实上,巴尔扎克无需别人解剖,自已就承认自身性格系统中那种互相矛盾的两大脉络。他在致阿伯朗台斯公爵夫人的们中,就真实地描绘了自已。他说:“就我所知,我的性格最最特别。我这五尺二寸的身躯,包含一切可能有的分歧和矛盾。有些人认为我高傲、浪漫、顽固、轻浮、思考散漫、狂妄、懒惰、冒失、无礼貌、乖戾,有些人却认为我节俭、谦虚、勇敢、顽强、用功、心细、有礼貌,其实都有道理。说我胆小如鼠的人,不见得就比说我勇敢过人的人更没有道理,再如说我博学或者无知,能干或者愚蠢,也是如此,这种矛盾一点都 不使我大惊小怪。”巴尔扎克在这一番话里,剖析了性格的正反两大系列,每一系列中又有多种性格元素,这种种性格元素,例如高傲与谦虚,懒惰与用功,无礼貌与有礼貌等,又分别为一组一组的对立统一体,从而形成复杂的性格系统。巴尔扎克的性格就存在于这种二重组合或者说多重矛盾组合之中。由于性格元素具有无数种组合的可能性,因此,性格的二重组合,外观上又表现为性格的多重组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4:44:42    跟帖回复:
12
    被称为“无产阶级文学之父”的高尔基,革命前曾渴望“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但是当革命真正到来的时候,他又觉得革命似乎太残酷了,以至斯大林不得不劝他“走出彼得堡”。高尔基的一生,也是集矛盾于一体的一生,甚至其死都是一个解不开的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4:52:29    跟帖回复:
13
    我们知道,一个时代的思想是统治阶级的思想。由于我国长期处于封建专制之下,人们的思维空间不够广阔,相对狹隘,与此相应,人们的审美观念就自然与封建的伦理观念结合在了一起;那种潜在的、界限森严的善恶道德规范和政治规范就必然在人们的审美意识中起支配作用。这样长期潜移默化,人们无形中就形成了看人看事的黑白分明,忠奸分明,非此即彼,非好即坏的极端脸谱化的倾向,硬是把丰富多彩的人生和真实深刻的人性套进了一个绝对化的模式里。由统治阶级虚悬的“极境”,硬是把人们的审美意识引向了“绝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5:03:23    跟帖回复:
14
    看待事物最好的办法,还得借助一点辩证法。尽管辩证法这个仅属于认识事物的方法论,其并无任何阶级属性,也因长久以来政治形态的吊诡而屡遭诟病,但其用发展的或者说变化的观点来观照事物的方法或手段,还是行之有效的。比如对曹操这个历史人物的认识,甚至再认识,也无疑包括对充斥于传统戏曲中那些为统治者鼓呼的忠、孝、节、义的扬弃与再认识。借助于曹操,其评判,似乎也不能简单以“忠”或“奸”,“好”或“坏”,“黑”或“白”来作为标尺。曹操作为一个历史人物,他必然会受制于历史,而历史的复杂性也必然决定了他性格的复杂性。他是一个由复杂性格组合起来的“人”,而不是黑白分明的“物”,就像哈姆雷特、高老头、约翰.克利斯朵夫、贾宝玉、林黛玉、阿Q、唐吉.珂德等等形神心性悖反的文学形像一样,只有用多元论的观点或方法来加以剖析评判,才能解其骸骨,入木三分。以此类推,所有意义上的看人议事,尤其是在特别复杂殊异的大环境下看人议事,均是如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5 10:38:17    跟帖回复:
15
    鲁迅说陀思妥也夫斯基“要拷打人的灵魂,要从洁白中拷问出罪恶,再从罪恶中拷问出洁白来”。《特兰济特集中营》就是在对灵魂进行拷问和撕扯!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随笔】 敌我之间的灵魂拷问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