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曾颖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黑”韩国的《寄生虫》获奖,怎么没跳出来抵制?
57890 次点击
109 个回复
曾颖 于 2020-02-11 11:02:5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中新网2月11日电 据韩媒报道,韩国影片《寄生虫》在第92届奥斯卡颁奖礼上斩获最佳影片、最佳国际电影、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等四项大奖。韩国青瓦台10日表示,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得知此消息后,第一时间向该影片导演奉俊昊发去贺电,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表达了祝贺。

    这条新闻,恐怕让很多人都很多人感到惊奇。按照某些人的观影标准,这可是不折不扣的一部“黑”韩国人的电影,整个电影,从主题到表现形式到人设,可谓是一路黑到底——在经济低迷的韩国,一群住在半地下室的穷人与一群住在别墅区里的富人的矛盾与纠结,最终演化出一场血腥的惨剧。这部电影里,几乎没有一个好人,从头到尾没有一丝正能量,甚至没有像惯常的“要给悲剧留一个光明的尾巴”之类的小小希望。一黑到底,决不光亮。以至于让习惯正能量的某些中国观众有点吃不消,我国有关部门也因为害怕引起大家对“贫富差异”之类敏感话题做过度联想,而将这部原订在西宁某电影节上放映的电影,以“技术原因”而拿下了。





    这种连某些中国人都帮忙感觉受辱了的辱韩电影,居然在韩国获得那么高的票房,而且不多见的在获得戛纳金棕榈奖后,再获奥斯卡四项大奖。一向容易激动的韩国民众,不仅没有觉得奉俊昊在拿韩国人的丑在讨好歪果仁,也没有觉得金棕榈和奥斯卡别有用心,更没有跳出来哭着闹着要喊抵制喊疯杀,真是奇了怪了。





    因为正常渠道没法看到,我是通过比较丢人的方式看到这部电影的。在此我向奉俊昊表示歉意,并且保证,如果电影未来有可能在国内上映,我一定带上全家去补回电影票,就像此前对宫崎峻和新海诚所做的那样。电影给我的第一感受,第一是过瘾,无论是摄影,剪辑,舞美,灯光,道具还是表演,都非常到位。电影的节奏感和带入感非常强,中途的各种逆转,更是有令人头皮发麻全身震颤的触电感。这部电影的主题是严肃而高端的,但表现形式,却是通俗而有生动的。不像某些艺术片,看得人想睡觉想打人。





    看这部电影的第二个感受,就是:这种拍法,我们会吗?我们能吗?我们敢吗?我们的观众能接受吗?

    就技术而言,国内电影这些年的进步,也是显而易见的,《寄生虫》能达到的视觉效果,我们的电影人大致是能够达到的。

    第二个问题,我们能吗?这句话是问制片人的。估计多数投资人看完剧本大纲,就会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怀疑是有人有害自己才推荐这样一个剧本来。

    第三个问题,我们敢吗?为了这个帖子的安全,就不回答了。

    总之,我们有太多的“技术原因”,有太多的不可控元素,使电影成为一个风险过高的行业,我们有太多的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的为什么,足以让每一个电影人有这个觉悟——不能拍这样的电影。

    在闻知《寄生虫》获奖的消息,文在寅 说:《寄生虫》以最韩国的故事打动全世界观众,其充满个性而细腻的表演、一针见血的台词、剧本、剪辑、音乐、美术,以及演员们的演技都向世界证明了韩国电影的力量。

    要知道,在几十年前,韩国电影不要说在世界,就是在亚洲,都是排不上号的。韩国青年们当年的电影目标,可是中国的港台和日本的电影。《请回答1988》可以证明,那个时代,韩国观众对港片的喜爱程度,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但现在,二者的地位已大相径庭,个中原因,只有靠大家去猜想了。





    也许文在寅的这句话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寄生虫》继2019年斩获戛纳金棕榈奖后,再获奥斯卡四项大奖,这是过去一百年里,所有韩国电影人不断努力的结果。今后,政府将进一步为广大电影人提供能够尽情发挥想象力,能够放心大胆制作电影的环境。

    主题词是“大胆”“发挥想象”的“环境”,跟我们久已不说的解放思想大致同义。

    这话说起来容易了,做起来太难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