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南下大别山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请为“被遗忘的老红军”说句公道话吧
626703 次点击
2135 个回复
南下大别山 于 2015/11/24 14:05:1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以案说法

    我是湖北省委休干办管理的离休红军干部刘用光之女刘兰英。我父刘用光早年受进步思想影响参加了反对军阀劣绅的学潮活动。在红军时期受党派遣在山西国民兵军官教导团接受军事和基层政权工作的训练后投奔抗日前线。1947年随军南渡黄河到大别山区和江汉地区建立地方政权并担任江汉区党委(湖北省委前身)秘书直到武汉解放。湖北省委成立后任秘书、省直机关党群战线党委第二书记、组织部长。由于我父亲废寝忘食的工作,尤其是在组建湖北省委期间忘我工作、积劳成疾于1957年做了胃切除手术,从此离开了工作岗位。后长期在湖北省委疗养院疗养。

    解放后湖北省委给刘用光分得一套小二楼住所被他谢绝,他认为带家影响革命工作。我父亲作为党的高级干部(行政十一级)一生中没有带家眷,没有为妻子、儿女解决过户口、住房、工作等问题,没有报销过探亲差旅费(自费),没有享受过节假日福利待遇(导致被遗忘)。他两次主动让出进升行政级别的机遇。文革十年间住省委集体宿舍(水果湖18号)约18平米左右,用自己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家庭困难的省委干部。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1988年湖北省休干办夏主任来山西看望我父亲,看到81岁高龄的我父母上厕所要步行近100余米(公共厕所)很不方便,于是提出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休干所。90年9月逝世。1997年11月我母亲石生荣(家庭妇女)逝世,之后我们按规定搬出晋中市休干所。

    2014年初,我得知湖北省休干办解决离休干部、遗孀生前因居住在三层楼以下,因规定不让出售给个人所有,在房改期间没有享受房改政策待遇的遗留问题。我父亲刘用光在房改期间没有享受房改政策待遇符合湖北省委文件特批要求。为此,我向湖北省休干办提交了书面申请。之后,休干办电话答复:“没有这个人,谁也不认识刘用光……又说档案丢失等等”。之后我向国家信访局求助通过信访解决问题。2015-8-14日湖北休干办书面答复意见书说:“按照统一腾退旧房需要,对已故住在小八栋、何家垅“两院”内的2000年2月前“双故”老干部子女,在腾退旧房的前提下,可以给与相应的新房。……对于你所反映问题按照目前中央、省相关政策规定你家不符合配售条件。”显然该答复是针对刘用光一生中不带家眷“说事”。否则刘用光带家眷必然是在该“两院”居住。刘用光人事、组织、户口关系全在湖北省委休干办,所面临的遗留问题与在武汉该“两院”居住的老同志所面临的遗留问题是一样的。

    请求党组织善待为革命冲锋在前、享受在后无私奉献的人,当时不带家眷是国家经济条件困难不愿给党组织添麻烦,是历史客观事实,

    

    

    

    

    不意味着我没有享受应该享受的权利。人人享有房改福利房政策范围内,我们没有要求组织照顾,只是要求同等条件同等对待,快两年了一直被拒之门外!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4 14:17:19    跟帖回复:
       沙发
    灌,是一种美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4 14:51:20    引用回复:
       第 3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密封舱 2015/11/24 14:17:19  的原帖:灌,是一种美德~谢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4 15:11:11    跟帖回复:
       第 4
        请求党组织善待为革命冲锋在前、享受在后无私奉献的人,当时不带家眷是国家经济条件困难不愿给党组织添麻烦,是历史客观事实,不意味着我没有享受应该享受的权利。人人享有房改福利房政策范围内,我们没有要求组织照顾,只是要求同等条件同等对待,快两年了一直被拒之门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4 15:33:27    跟帖回复:
       第 5
        湖北省人民政府息休干部管理办公室新建住房19224.26平方米,是为老红军、老八路特批的房改福利房,只因老红军刘用光(人事、组织、户口关系全在湖北省委休干办)一生为了革命无私奉献不带家眷,就被剥夺享受党的政策的待遇,不公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4 21:47:54    跟帖回复:
    6
        2014年初,我得知湖北省休干办解决离休干部、遗孀生前因居住在三层楼以下,因规定不让出售给个人所有,在房改期间没有享受房改政策待遇的遗留问题。我父亲刘用光在房改期间没有享受房改政策待遇符合湖北省委文件特批要求。为此,我向湖北省休干办提交了书面申请。之后,休干办电话答复:“没有这个人,谁也不认识刘用光……又说档案丢失等等”。

        湖北省人民政府息休干部管理办公室新建住房19224.26平方米,是为老红军、老八路特批的房改福利房,老红军刘用光人事、组织、户口关系全在湖北省委休干办管理。

        解放后湖北省委给刘用光分得一套小二楼住所被他谢绝,他认为带家影响革命工作。我父亲作为党的高级干部(行政十一级)一生中没有带家眷,没有为妻子、儿女解决过户口、住房、工作等问题,没有报销过探亲差旅费(自费),没有享受过节假日福利待遇(导致被遗忘)。他两次主动让出进升行政级别的机遇。文革十年间住省委集体宿舍(水果湖18号)约18平米左右,用自己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家庭困难的省委干部。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1988年湖北省休干办夏主任来山西看望我父亲,看到81岁高龄的我父母上厕所要步行近100余米(公共厕所)很不方便,于是提出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休干所。

        请求党组织善待为革命冲锋在前、享受在后无私奉献的人,当时不带家眷是国家经济条件困难不愿给党组织添麻烦,是历史客观事实,不意味着我没有享受应该享受的权利。人人享有房改福利房政策范围内,我们没有要求组织照顾,只是要求同等条件同等对待,快两年了一直被拒之门外!

        我父亲作为党的高级干部(行政十一级)一生中没有带家眷,没有为妻子、儿女解决过户口、住房、工作等问题,没有报销过探亲差旅费(自费),没有享受过节假日福利待遇(导致被遗忘)。他两次主动让出进升行政级别的机遇。文革十年间住省委集体宿舍(水果湖18号)约18平米左右,用自己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家庭困难的省委干部。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

        这样的结局令人伤感,革命一辈子对党忠心耿耿,只有奉献没有索取。对于家人的户口、房子、子女工作全部个人利益不给党组织添一点麻烦,难道党组织你看不见吗?为老红军特批的19224.26平方米老干部住宅楼刘用光却连一个平方米都得不到,刘用光在房改期间没有享受房改政策是党的政策不允许,现在党的政策允许了却又被排斥在政策大门之外,公平公正哪里去了?难道这就是党心?

       只能说明当年革命的“傻子”、为革命无私奉献的精神、高风亮节的品格过时了……时过境迁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5 10:52:38    跟帖回复:
    7
        请求党组织善待为革命冲锋在前、享受在后无私奉献的人,他们是党的光荣传统的传承人,他们看淡个人的名利、得失,他们看重的是党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当时不带家眷是国家经济条件困难不愿给党组织添麻烦,是历史客观事实,不意味着我没有享受应该享受的权利。人人享有房改福利房政策范围内,我们没有要求组织照顾,只是要求同等条件同等对待,快两年了一直被拒之门外!

        我父亲作为党的高级干部(行政十一级)一生中没有带家眷,没有为妻子、儿女解决过户口、住房、工作等问题,没有报销过探亲差旅费(自费),没有享受过节假日福利待遇(导致被遗忘)。他两次主动让出进升行政级别的机遇。文革十年间住省委集体宿舍(水果湖18号)约18平米左右,用自己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家庭困难的省委干部。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

        这样的结局令人伤感,革命一辈子对党忠心耿耿,只有奉献没有索取。为老红军特批的19224.26平方米老干部住宅楼刘用光却连一个平方米都得不到,刘用光在房改期间没有享受房改政策是党的政策不允许,现在党的政策允许了却又被排斥在政策大门之外,公平公正哪里去了?难道这就是党心?

        只能说明当年革命的“傻子”、为革命无私奉献的精神、高风亮节的品格过时了……时过境迁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5 14:20:47    跟帖回复:
    8
        2015-8-14日湖北休干办书面答复意见书说:“按照统一腾退旧房需要,对已故住在小八栋、何家垅“两院”内的2000年2月前“双故”老干部子女,在腾退旧房的前提下,可以给与相应的新房。……对于你所反映问题按照目前中央、省相关政策规定你家不符合配售条件。”显然该答复是针对刘用光一生中不带家眷“说事”。否则刘用光带家眷必然是在该“两院”居住。刘用光人事、组织、户口关系全在湖北省委休干办,所面临的遗留问题与在武汉该“两院”居住的老同志所面临的遗留问题是一样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5 15:55:22    跟帖回复:
    9
        [原创]请为“被遗忘的老红军”说句公道话吧

        我是湖北省委休干办管理的离休红军干部刘用光之女刘兰英。我父刘用光早年受进步思想影响参加了反对军阀劣绅的学潮活动。在红军时期受党派遣在山西国民兵军官教导团接受军事和基层政权工作的训练后投奔抗日前线。1947年随军南渡黄河到大别山区和江汉地区建立地方政权并担任江汉区党委(湖北省委前身)秘书直到武汉解放。湖北省委成立后任秘书、省直机关党群战线党委第二书记、组织部长。

        湖北省人民政府息休干部管理办公室新建住房19224.26平方米,是为老红军、老八路特批的房改福利房,老红军刘用光人事、组织、户口关系全在湖北省委休干办管理。

        解放后湖北省委给刘用光分得一套小二楼住所被他谢绝,他认为带家影响革命工作。我父亲作为党的高级干部(行政十一级)一生中没有带家眷,没有为妻子、儿女解决过户口、住房、工作等问题,没有报销过探亲差旅费(自费),没有享受过节假日福利待遇(导致被遗忘)。他两次主动让出进升行政级别的机遇。文革十年间住省委集体宿舍(水果湖洪山路18号)约18平米左右,用自己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家庭困难的省委干部。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1988年湖北省休干办夏主任来山西看望我父亲,看到81岁高龄的我父母上厕所要步行近100余米(公共厕所)很不方便,于是提出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休干所。

        刘用光革命一辈子对党忠心耿耿,只有奉献没有索取。为老红军特批的19224.26平方米老干部住宅楼刘用光却连一个平方米都得不到,刘用光在房改期间没有享受房改政策是党的政策不允许,现在党的政策允许了却又被排斥在政策大门之外,公平公正哪里去了?难道这就是党心?

        难道当年革命的“傻子”、为革命无私奉献的精神、高风亮节的品格过时了……时过境迁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5 17:44:47   
    10
       这是2014-9-22写给湖北省委休干办的信

        我是刘兰英,是湖北省委休干办管理的离休红军干部刘用光之女。刘用光1947年南下任江汉区党委(湖北省委前身)秘书,湖北省委成立后任湖北省委秘书、省直属机关党群战线党委第二书记,由于多年艰苦环境忘我工作积劳成疾,1957年住院治疗,后转省委疗养院疗养。1982年离休,1983年湖北省委组织部批准享受厅级待遇。1988年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委休干所,90年9月逝世。刘用光一生中没有向党组织提过任何个人要求,严于律己。为了忘我的工作,一生不带家眷,两次主动让出提升行政级别的机遇。文革十年间住省委集体宿舍约18平米左右,用自己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家庭困难的省委干部。1997年11月我母亲石生荣(家庭妇女)逝世,之后我们按规定搬出晋中市委休干所的住房。

        2014年初,我们得知湖北省委休干办解决所管理的离休干部或遗孀在房改期间没有享受房改政策待遇的遗留问题,我父亲人事关系、档案都在湖北省委休干办管理,与山西省晋中市委没有关系。我们通过电话与湖北省委休干办联系并递交了申请,但直至现在八个多月过去我们还被拒之门外……答复事由两点:“1 刘用光在1988年已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委休干所,房改问题应找山西省晋中市委。2 没有武汉市户口不能参与房改。”我们认为:刘用光易地安置是在1988年,房改政策的出台与执行是在1993年,两个政策不是一个概念,所以不能作为依据,唯一的依据是是否享受过房改福利房待遇,且刘用光人事关系、工资关系、档案全在湖北省委休干办管理,我们没有享受过房改政策待遇这是符合湖北省委文件特批要求,这才是唯一的依据。1997年11月我母亲石生荣(家庭妇女)逝世,之后我们按规定搬出晋中市委休干所的住房。这意味着湖北省委休干办与晋中市委休干所易地安置协议终止。这种情况下我们找晋中市委要求与湖北省目前正在解决的房改政策遗留问题一样给我们落实解决遗留问题的政策可能吗?除非中组部发文变更老干部易地安置所包含的内容有房改政策。关于户口问题,我父亲刘用光是工作狂,他不愿意给组织找麻烦,他认为革命不带家,带家影响革命。所以刘用光一生中没有带家眷。我们的户口也就没有迁到武汉。如果因为我父亲不带家眷所致户口问题而剥夺享受党的政策待遇是否更加不公平?作为子女,对父亲严于律己高风亮节的一生而骄傲,我们不违背党的政策和湖北省委休干办的规定,在同样属湖北省委休干办管理的离休干部范围内,条件与解决房改遗留问题其他老同志相同下,不要把我们拒之门外。

        此致

        敬礼

        刘兰英                         2014-9-22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5/11/25 17:45:56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5 17:56:15    跟帖回复:
    11
        解放后湖北省委给刘用光分得一套小二楼住所被他谢绝,他认为带家影响革命工作。我父亲作为党的高级干部(行政十一级)一生中没有带家眷,没有为妻子、儿女解决过户口、住房、工作等问题,没有报销过探亲差旅费(自费),没有享受过节假日福利待遇(导致被遗忘)。他两次主动让出进升行政级别的机遇。文革十年间住省委集体宿舍(水果湖洪山路18号)约18平米左右,用自己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家庭困难的省委干部。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1988年湖北省休干办夏主任来山西看望我父亲,看到81岁高龄的我父母上厕所要步行近100余米(公共厕所)很不方便,于是提出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休干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5 17:57:05    跟帖回复:
    12
       解放后湖北省委给刘用光分得一套小二楼住所被他谢绝,他认为带家影响革命工作。我父亲作为党的高级干部(行政十一级)一生中没有带家眷,没有为妻子、儿女解决过户口、住房、工作等问题,没有报销过探亲差旅费(自费),没有享受过节假日福利待遇(导致被遗忘)。他两次主动让出进升行政级别的机遇。文革十年间住省委集体宿舍(水果湖洪山路18号)约18平米左右,用自己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家庭困难的省委干部。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1988年湖北省休干办夏主任来山西看望我父亲,看到81岁高龄的我父母上厕所要步行近100余米(公共厕所)很不方便,于是提出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休干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5 22:40:49    跟帖回复:
    13



        国家信访局领导:

        您好,感谢您的支持,感谢您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的帮助,谢谢!

        我是湖北省委休干办管理的离休红军干部刘用光之女刘兰英。我父刘用光早年受进步思想影响参加了反对军阀劣绅的学潮活动。在红军时期受党派遣在山西国民兵军官教导团接受军事和基层政权工作的训练后投奔抗日前线。1947年随军南渡黄河到大别山区和江汉地区建立地方政权并担任江汉区党委(湖北省委前身)秘书直到武汉解放。湖北省委成立后任秘书、省直机关党群战线党委第二书记、组织部长。

        解放后湖北省委给刘用光分得一套小二楼住所被他谢绝,他认为带家影响革命工作。我父亲作为党的高级干部(行政十一级)一生没有带家眷,没有为妻子、儿女解决过户口、住房、工作等问题,没有报销过探亲差旅费(自费),没有享受过节假日(含春节)福利待遇(导致被遗忘)。他两次主动让出进升行政职务级别的机遇。文革十年间住省委集体宿舍约18平米左右,用自己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家庭困难的省委干部。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1988年湖北省休干办夏主任来山西看望我父亲,看到81岁高龄的我父母上厕所要步行近100余米(公共厕所)很不方便,于是提出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休干所。没想到当年休干办的关怀居然成为今日被休干办剥夺我享受房改福利房待遇的唯一的理由(见附件)。易地安置依据是中组部文件,当时并没有房改政策待遇的任何内容,房改政策制定与实施是1993年,一个是98年,一个是93年,既不在同一时间又不属同一事件,岂能张冠李戴?

        刘用光革命一辈子对党忠心耿耿,只有奉献没有索取。湖北省委为老红军特批的19224.26平方米老干部住宅楼刘用光却连一个平方米都得不到,刘用光在房改期间没有享受房改政策是当时党的政策不允许,这是客观事实,现在党的政策体现公平公正允许了却以:“1988年选择了易地安置晋中市休养不在分房范围”为由剥夺我正常享受房改福利房待遇的权利!这不公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6 9:44:34    跟帖回复:
    14
       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1988年湖北省休干办夏主任来山西看望我父亲,看到81岁高龄的我父母上厕所要步行近100余米(公共厕所)很不方便,于是提出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休干所。没想到当年休干办的关怀居然成为今日被休干办剥夺我享受房改福利房待遇的唯一的理由(见附件)。易地安置依据是中组部文件,当时并没有房改政策待遇的任何内容,房改政策制定与实施是1993年,一个是98年,一个是93年,既不在同一时间又不属同一事件,岂能张冠李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1/26 10:03:33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南下大别山 2015/11/25 22:40:49  的原帖:


        国家信访局领导:

        您好,感谢您的支持,感谢您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的帮助,谢谢!

        我是湖北省委休干办管理的离休红军干部刘用光之女刘兰英。我父刘用光早年受进步思想影响参加了反对军阀劣绅的学潮活动。在红军时期受党派遣在山西国民兵军官教导团接受军事和基层政权工作的训练后投奔抗日前线。1947年随军南渡黄河到大别山区和江汉地区建立地方政权并担任江汉区党委(湖北省委前身)秘书直到武汉解放。湖北省委成立后任秘书、省直机关党群战线党委第二书记、组织部长。

        解放后湖北省委给刘用光分得一套小二楼住所被他谢绝,他认为带家影响革命工作。我父亲作为党的高级干部(行政十一级)一生没有带家眷,没有为妻子、儿女解决过户口、住房、工作等问题,没有报销过探亲差旅费(自费),没有享受过节假日(含春节)福利待遇(导致被遗忘)。他两次主动让出进升行政职务级别的机遇。文革十年间住省委集体宿舍约18平米左右,用自己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家庭困难的省委干部。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1988年湖北省休干办夏主任来山西看望我父亲,看到81岁高龄的我父母上厕所要步行近100余米(公共厕所)很不方便,于是提出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休干所。没想到当年休干办的关怀居然成为今日被休干办剥夺我享受房改福利房待遇的唯一的理由(见附件)。易地安置依据是中组部文件,当时并没有房改政策待遇的任何内容,房改政策制定与实施是1993年,一个是98年,一个是93年,既不在同一时间又不属同一事件,岂能张冠李戴?

        刘用光革命一辈子对党忠心耿耿,只有奉献没有索取。湖北省委为老红军特批的19224.26平方米老干部住宅楼刘用光却连一个平方米都得不到,刘用光在房改期间没有享受房改政策是当时党的政策不允许,这是客观事实,现在党的政策体现公平公正允许了却以:“1988年选择了易地安置晋中市休养不在分房范围”为由剥夺我正常享受房改福利房待遇的权利!这不公平!




       1978年回乡。在山西榆次与我住在一起长达十年。1988年湖北省休干办夏主任来山西看望我父亲,看到81岁高龄的我父母上厕所要步行近100余米(公共厕所)很不方便,于是提出易地安置山西省晋中市休干所。没想到当年休干办的关怀居然成为今日被休干办剥夺我享受房改福利房待遇的唯一的理由(见附件)。易地安置依据是中组部文件,当时并没有房改政策待遇的任何内容,房改政策制定与实施是1993年,一个是98年,一个是93年,既不在同一时间又不属同一事件,岂能张冠李戴?
    626703 次点击,2135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143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请为“被遗忘的老红军”说句公道话吧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