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sixiang8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美国偷偷采集中国基因意欲何为 ?
6694 次点击
4 个回复
sixiang81 于 2016-07-16 21:47: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2003年10月,一场抗击肆虐一时的非典的战役暂停之后,北京大学法律系硕士——童增撰写了一本名为《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的书,在书中,他向全体中国人发出这样一个警示: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

    一时间,舆论哗然。大部分专家对此表示:“这样的怀疑是非常不好的,必须要有科学的基础才行。”而更多的社会学家则把童增以及类似言论,看作无稽之谈。

    非典是专门针对华人的基因武器?

    10月11日下午,周末报记者拨通了童增的电话。对方的声音显得有点疲惫:“今天下午接了好几个媒体的电话,都是关于这本书的,刚才还跟一个美联社的记者聊过。到现在,我已是口干舌燥了。 “1998年,我参加过一个‘中国西部老人长寿监测服务’的国际合作项目,发现美国、德国等一些机构偷偷地在中国采集老人的血样,从事基因研究。”

    亲眼看见血样采集的童增,重述当时的情景时,仍然十分气愤:“美国人给中国老人采样时,一张滤纸,上面有5个圈,每个圈有1分钱硬币那么大,每个老人的血要将这样5个圈滴满才行,因此每个人至少滴11滴血。采样的要求十分严格,例如第一滴血不能要、不用碘酒等等。 “那些老人都已85岁以上高龄,最大的100多岁,已经瘦骨嶙峋。”说到这里,童增有些动情,“我的祖父穿的衣服很多,看起来很重,但我背着他,却感到很轻很瘦。那些受采血老人就是这样。当时,从保护老人权益方面出发,我提出反对意见。”

    也就是从那时起,童增开始关注人类基因问题,他请教了许多遗传学专家、查阅了大量基因资料。“中国的基因流失让我感到中华民族受到的潜在威胁。这是把双刃剑,通过它控制人种是件可怕的事情”。

    2003年春季,横行中国的非典型肺炎让童增切实感受到基因病毒的巨大杀伤力。 “4月27日,我从北京赶回重庆。北京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的,到了首都机场,却看到人山人海,都是回家的人,个个戴着厚厚的口罩。我的口罩不小心掉在地上,怕染上非典,就没戴,人群中只有我一个人没戴口罩。”

    回到重庆参加公司的董事会时,童增的同事都不肯与他坐在一起。童增伸手过去握手,大家都缩了回去。午饭时,同事们也对他采取回避的态度,“于是,我找了一间房子,把自己隔离起来”。 隔离期间,重庆发现了3例确诊非典病人。这段封闭的日子里,童增头脑中对于非典疫情报告产生了疑问:为什么每天发布的死亡率中,中国大陆、台湾省和新加坡最高,而美国虽然也发现疫情,但数量很快从200多例降至75例?

    “为什么别的国家很少得或不得SARS呢?仅仅是因为卫生饮食习惯吗?”童增说,“为什么SARS仿佛只针对华人呢”?“在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时候,我的一个在加拿大的朋友告诉我,当地的新闻第一条是SARS,第二条才是伊拉克战争。可见非典对全球的影响。”

    在《最后一道防线》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看,截至20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累计确诊病人为8437人,而非典累积病人集中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澳门和台湾等地,加上华人比较集中的新加坡,合计7960例,再加上加拿大华人非典确诊病人,共占全球非典确诊病例的96%以上。世界上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余地区,合计不足400例。全球非典累积死亡人数为813人,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台湾以及新加坡为762人,如果再加上加拿大华人死亡病例,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

    结合自己5年来对基因问题的关注,童增认为怀疑非典是专门针对华人的基因武器,以上事实、数据就是最充分的理由。

    5月18日,童增返京,随即着手准备《最后一道防线》的构思与写作。“写作的资料来自两部分:一方面是1998年参加老年人采血计划期间获得的资料数据;另一方面是学术著作,涉及生物学、基因武器、国际政治、历史、遗传学等等,时间跨度从19世纪到2003年。

    “从目前来看,我国的专家一直都从动物身上找SARS病毒的来源,我出这本书的目的只是提供一个警示。我们的科学家除了从动物身上找原因外,还可以从人种、基因等角度拓宽领域,从中国人对非典的易感性和致命性研究这个问题,对症下药。”

    中国人的基因在大量流失  在采访过程中,童增的话语间经常流露出一种忧患意识,身边的手机也总是响个不停。童增总在短时间内礼貌地回电,随后继续与记者严谨地谈论“基因武器”问题。

    中国的基因流失的事并非空穴来风。

    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陆续有许多美中合作的人体实验项目在中国内地展开,常见的手段是美国的研究机构出钱,通过中国留学生回国做项目,在中国人中进行人体试验,然后把试验获得的血清或DNA样本送回美国本土进行研究。

    90年代初期,美国在北京、河北等地获取了中国百岁以上老人的血样带回美国进行研究。1995年,美国一个机构在中国北京、成都和杭州3个城市一共采集了300个老人的血样,然后送到美国。美国某机构大为惊喜,随后,由美国联邦政府出资,通过美国健康研究院进行资助,由美国杜克大学具体实施,策划在1998年至2003年期间,在中国22个省市进行1万个中国高龄老人的血样采集,进行中国老人的遗传基因研究。

    这就是激发童增关注基因问题的那次活动。为了这次活动,美方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广东的深圳、东莞等地,有一些日本人办的企业,日方老板要求中国打工者定期进行体检,进行抽血。但打工者不是到当地的医院去抽血进行体检,而是在工厂里抽血。每年要抽几次血体检,最后也不告诉你究竟有什么问题,日本工厂让中国打工者在自己厂里一年抽几次血究竟干什么?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也没有答案。

    20世纪,中国出土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