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2010湖南凤凰9,4案“意外事件”引发的冤案!!!
767428 次点击
978 个回复
苗山人 于 2017-04-01 00:14: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以案说法
    2010湖南凤凰9,4案“意外事件”引发的冤案!!!

    2011年4月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十次会议闭幕会上有关深入开展法制宣传教育的讲话中指出:“并不是无法可依,也不能说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完全不知法,关健是在实际工作中不按法律办事,另搞一套,使得本来可以预防和化解的矛盾酿成了大问题”。对照吴邦国的讲话,回顾2010凤凰9,4案件,当地执法部门是否按照法律条文办事?是否以事实为依据?是否以法律为准绳?笔者认为,办案人员背离了事实依据,偏离了法律轨迹,把原本邱某某醉酒自己失足坠楼死亡的“意外事件”,强行推论,人为地加重处罚,重判离奇,错定为刑事大案要案,使五被告人身负重刑蒙冤入狱。

    在尊重事实的前提下冤在何处?理由是什么?

    一、  冤在定性错误:

    2010凤凰9,4案件,涉及五男两女相聚一起喝酒、唱歌原本是一起很普通的民事案件,林某开始对隆某等男人们进行了交待,“哄得到就上,哄不到就不要强行”,意思是要他们,不要强行发生性关系,事实也是这样发展的。当地执法机关不知是何缘由故意把事态扩大化?在当事人没有犯罪动机和犯罪事实的情况下,且强行认定为刑事犯罪,这种做法实属侵犯公民人权,认定强奸罪没有事实依据不能成立。我国确定构成刑事犯罪“四要件”规定,犯罪;主观方面要有动机存在,客观方面要有事实确认,“四要件”缺少一项都不能构成犯罪,孤证不能定罪,证据链必须形成,不能搞有罪推定。本案开始认定为“偎亵妇女罪”定性尚欠证据,但经被害人亲属多次折腾,公诉机关违心、牵强的更加偏离法律条文定为强奸罪,使之动摇了公正执法的天平向不公正、不公平方向倾斜,加重迫害当事人。难道被害人亲属还能左右案件的定性?强奸罪是个空架子没有事实依据支撑,当事人能够信服?当事人亲属能够信服?难道子虚乌有的罪名能够站得住脚?中国的法律能够随意扭曲?凤凰9、4案件29条证据,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有强奸的故意,没有证据证明已经发生了强奸事实,他们没有违背妇女意愿的强迫行为,而按强奸罪加重论处,且属定性错误,曲解中国的法律,从侦查、起诉、判决如此加害被告人且属寻私枉法,于法于理不容。

    二、  冤在不良法官错判:

    回顾9。4案件,其核心就是死了一个人,邱某失足坠楼死亡是本案的重点。实际在本案开始两女孩喝了不少白酒、啤酒,不劝自醉,在吸食了小剂量k粉和戏闹玩笑女孩皆油后,并没有进行实质性发生性关系,且属于男女玩笑的范畴,法院适用刑法236条以强奸罪定性,且属于严重的罪刑不相适应,过余推论强加罪责。判决书显现;“在明知被害人邱某某意识与反抗能力受k粉削弱的情况下,在林义暴力威逼被害人邱某某后,仍企图与邱某某发生性关系,直接导致被害人邱某某跳楼身亡”。认定与事实不符,虚构情节,违背常理,自相矛盾!

    1、“在明知被害人邱某某意识与反抗能力受k粉削弱的情况下”;是执法者的虚构,两女孩吸食k粉后出现暂时的呕吐、眩晕,但马上恢复正常状态,思维清晰、反映敏捷,意志没有被削弱并具有自控能力。K粉是一种兴奋剂药物,人吃了以后产生精神亢奋,如两女孩真是意志被削弱,产生了性要求自愿将身体奉送他人,那被告人不是发生性关系成功了吗?明明被害人意识清醒,具有自控能力,法官还要编瞎话!执法人员有意这样定论,显然是为了达到构成定罪的目的。

    2、“在林义暴力威逼被害人邱某某后”;办案人员措辞只注意事物的一面而不注重事物的另一面,不是一分为二、公正、客观地看待案情,此间有暴力行为但也有反暴力正义行为,如果都是狂枉之徒,那不是大家都拳打脚踢打邱某达到强奸的目的更好?事情显然不是这样,当时在现场有四个人,林某是打了邱某耳光,但另外两个人龚某和徐某马上进行了制止,阻止林某的殴打行为,因此在现场既有林某殴打邱某的暴力行为,又有龚某和徐某制止的正义反暴力行为,因而龚某、徐某克制了暴力行为,因此,暴力就不存在。办案人员为什么不尊重事实?为什么不照实走笔;在龚某、徐某反暴力制止后呢?只顾一面之词,也许是案情加重罪责、伪造罪名的需要,强加不实之词这正是被告人的冤屈所在!

    3、“仍企图与邱某某发生性关系,直接导致被害人邱某某跳楼身亡”。其实被告人韩某、龚某根本就没有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的想法,只有男女间一般的戏闹玩笑行为,被告人没有强奸的故意和行为,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邱某失足坠楼身亡是在离开房间后发生的,是自己错误选择造成的,应该与被告人没有关系。邱某坠楼死亡事件发生后,在房间里的龚某和徐某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平常男女玩笑行为还能直接导致邱某死亡?完全不可能!法官一派胡言!没有人故意害死邱某,戏闹玩笑妇女和女孩自己坠楼应该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为什么办案人员要硬性把邱某死亡的后果强加在被告人身上?为什么办案人员不尊重当事人的人权?为什么办案人员不依事实为依据?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相关人员想整倒这些人,不把你搞进监狱不罢休,人为的加重迫害当事人,也许有一只黑手在暗暗操纵。由此,量刑畸重的判决落在这五个人脑壳上,两个死缓,一个无期,一个十五年,一个十三年。

    三、冤在刑法上的“意外事件”不认定:

    1、我国《刑法》第16条规定;“行为在客观上虽然造成了损害结果,但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由于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不是犯罪”。笔者认为;五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属于刑法上的意外事件。我国刑法关于犯罪构成的理论是建立在主客观辨证统一关系的基础上,既反对主观归罪,也反对客观归罪,所以不能以结果定罪。从客观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