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士非士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平庸的邪恶——闯荡北京的日子
290383 次点击
834 个回复
士非士 于 2017/6/5 15:30:1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导语

    大家好!

    2016年10月上旬,因老板被骗(我存疑),我又一次失业。

    为了打发闲暇时间,又与自己的懒惰作斗争,决定以在线写作方式,将自己北漂几年的所见所闻所想贴在天涯,通过我的遭遇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北京社会生态。

    吐槽的目的,一是给过去几年的工作和生活做个总结,以便“轻装上阵”迎接未知的明天的新挑战;二是给即将闯荡北京或正在北京闯荡的网友提供一些参考意见,希望能帮他们少走弯路、少犯错误。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困扰,文中涉及到的人名、地名和公司名都隐去真名。文章所述情节亦真亦假,信则有,不信则无。如果有人对号入座,则纯属庸人自扰、自寻烦恼。

    其中本人的分析和看法属于“一孔之见”,请网友独立思考判断。

    1.树挪死人挪活

    本人北漂前,属体制内人员,先是公务员,后沦为事业编制。

    我对自己的评价:具有一般男人的大多数缺点,也具备一般人鲜有的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同情弱者和忧国忧民的优良品德。

    就是这“一般人鲜有的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同情弱者和忧国忧民的优良品德”,使我成为官场异类——《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位说出皇帝没穿衣服真相的天真小孩。

    是同流合污,还是洁身自好?

    我选择了后者。

    选择后者的结局是我被排挤。

    于是我不得不背井离乡,到帝都闯荡。

    到帝都闯荡的机缘,是我离开官场后写了一部官场另类反腐长篇小说《黑色正义》,本世纪初,在搜狐读书原创连载,曾一度点击率进入前10名。

    书的出版颇费周折,通过网络找到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再由他们运作出版。完事之后,老总热情邀请我赴京帮他。

    我犹豫了一段时间之后,还是决定奔赴北京,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官复原职的解决途径。

    我相信正义一定会到来,哪怕是迟到,但一定会来。

    我更相信,960万平方公里上一定有我活命的地方。

    “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就是讥讽我这种人。

    这一趟前往北京结果如何?我不得而知。

    我的座右铭是:

    不问前程如何,但求落幕无悔,更愿心安理得。

    公元2010年7月10日,我踏上北上火车,正式成为千万北漂中的一员。老家离北京不算远,坐Z字头火车,可以夕发朝至;如果坐D车,几个小时可到达。

    出发前,给高中同届混得最好的发小打电话,告知我要去北京谋生。他当时已是亿万富翁,在北京设有办事处。他在电话里说:“好,去了住我的房间。稍后会有人告知地址、联系人手机。”一刻钟后,我收到短信,告知我办事处地址、联系人姓名、职务、手机号。

    出得北京西站,我首先联系S文化公司CEO,打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打他手机,手机关机。我不禁产生疑问:难道他骗我?

    转瞬,我自我解嘲:我无钱无色,他骗我什么?

    我接着给发小的北京员工打电话,找今晚过夜的处所。朋友说他在郊外,得很晚回办事处,让我到达后在小区门口等着。我于是搭车前往发小办事处所在的夕照寺街。

    公交车刚到前门,我收到S文化公司CEO的短信,说他在地铁魏公村站等候,并详细说明换乘路线。我喜出望外,下了公交车,立马换乘地铁2号线,再换乘4号线直奔魏公村。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5 15:35:38    跟帖回复:
       沙发
        出了地铁魏公村站,我掏出手机拨号,没电,老天捉弄人啊!

        刚巧站旁有家房产中介,我上前请求给手机充电,该店一位员工看着拉着拖箱、淋得如落汤鸡的我,热情地牵出一根电线,电线的终端有个插线板。

        我赶紧找出充电器给手机充电,并向外张望,希望看到未曾谋面的S文化公司CEO。

        手机终于能开机了,我拨号,接通,刚说“我到了——”,信号断开,原来S文化公司CEO的手机也没电了。

        沮丧、无奈,袭上心头……

        时间已到傍晚,雨继续下着。我茫然地看着店外。

        突然,门外出现一个小个子男士,向我问道:“你是士非士吧?”

        我疑惑地问道:“您是?”

        “我姓余,是S文化公司的。”

        “哦,余总,你好!我是士非士。”我的心情犹如与组织失掉联系多年的地下工作者突然找到党组织。

        当时已是晚上八九点,余总满含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公司正在海淀图书城装修一个图书中心,我在那忙,手机没电。先去吃饭吧。”

        我拉着拖箱,跟着余总来到一家小餐馆,坐定。余总让我点菜。我点了一道素炒苦瓜后,将菜谱推向余总。余总点了两道菜,利用等菜的工夫,做起了自我介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5 16:37:10    跟帖回复:
       第 3
    未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5 17:22:11    跟帖回复:
       第 4
    下班后回家更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5 21:24:33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6 9:25:12   
    6
        2.事必躬亲的老总

        余总曾经是位热血青年,中师毕业后去边远地区任教,他毅然全身投入,后被捕入狱,虽最后无罪释放,但已失去公职。他怀揣300元钱和一张“免予起诉书”,投奔在深圳开公司的老乡,开始了他脱离体制、打工创业的旅程。在深圳一干就是五、六年,后来追随那位老乡转战北京,一干又是5年。最穷的时候,与女朋友一餐共吃一份盖饭!

        2009年,一日傍晚,与女朋友逛街,遇见一个报亭,他抄起一本《炎黄春秋》杂志翻看。余总特喜欢买报、买书、买杂志,哪怕快没吃饭的钱了,一旦看到感觉有用的报刊杂志书,也要倾囊购买。

        女朋友知道他这秉性,又怕他花钱,拽着他胳膊往回走。可已经来不及了,余总被一则“自费出书”的广告所吸引,立即买下杂志,回家仔细研究那则广告。经过通宵达旦研究,一个“自费出书”公司的策划案出笼。

        当时,他那位老乡手头有几个空壳公司,很慷慨地给了一个空壳给余总,以示对追随自己10年的小老乡的支持。女朋友拿出全部积蓄5000元,给他做启动资金。余总在国家行政学院附近找到一栋写字楼,租下一间办公室,开始了夫妻店——S文化公司,刚好一年,员工发展到50人,办公室扩展到10间,公司从空壳变成股份公司,股东多是拿现金入股,只有一位廊坊的印刷厂老板用债权入股。余总华丽转身,成为一位“百万富翁”。

        眼前的余总,眼睛炯炯有神,神采奕奕,嘴角无意间露着微笑。他买单后,又掏出500元钱放到我面前,说是给我的路费。

        余总向我发出邀请时曾表示汇寄路费给我,我当时没要,如今面对500元,拿还是不拿,犹豫不决。

        余总起身:“拿着吧,给我一个信守承诺的机会。”

        出了餐馆,余总说:“公司给你预定3天酒店住宿,然后,自己租房住。”

        “住一宿够了,我已有住处。”我不想给公司添麻烦。

        当夜,我被安排到一个地下室“宾馆”住下,两人相约次日在公司见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6 9:27:08    跟帖回复:
    7
    昨晚更新了,今晨一看,被删了。没有敏感词啊,所以今天又贴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6 12:36:36    跟帖回复:
    8
        次日,我早起,按图索骥,不到8点钟便到了公司门口。等到9点钟,余总才蹬着一辆破脚踏车姗姗来迟。我随着余总参观公司市场部、接待室、编辑部、网络部,最后参观总经理室。这是一栋5层大楼,楼前是一片宽阔的操场,操场周围呈7字形建有数栋这样的大楼,属军产,原来是营房,现承包给个人对外出租。开始租给北漂居住,每间月租200~300元;后经承包人略加改造,租给如雨后春笋增加的公司办公,每间月租3000~4000元。

        朋友们,知道北京人为什么有钱了吧。

        由于公司是由一间办公室发展起来的,所以,公司的办公室分布在大楼的各层。

        午饭安排在公司附近的一家湘菜馆,除余总和我外,高董、一位兼职编剧、一位兼职编辑也参加了。席间谈笑风生、觥筹交错,按下不表。

        饭后,高董开着他的“道奇”越野车载着余总和我参观海淀图书城中正在装修的公司图书中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6 12:38:44    跟帖回复:
    9
        公司图书中心的装修已经告一段落,隔断和书架已做完毕,只剩下墙面、地面和家俱、办公设施。我认真听着余总与高董的对话,从中获取董事会的意图,以便工作中贯彻执行。

        参观完毕,余总提议,陪同高董,开车送我去东城区的夕照寺街发小的办事处。

        经过一天的了解,得知S文化公司专门为自费出书服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6 15:22:47    跟帖回复:
    10
    期待更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6 15:36:06    跟帖回复:
    11
    沉得真快,眨眼功夫就看不到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7 10:22:19    跟帖回复:
    12
        3. 自费出书,既是无奈也是自由

        自费出书,顾名思义,就是自费出版书籍。自费出版是指从书号、编辑、排版、印刷等一系列出版环节所产生的费用都由作者或者投资人(单位)来出资。图书的发行也由作者自己负责,销售利润归作者(投资人)所有。一般50册起印,出版出来的书除了交10本出版社备案外,其余全归作者(投资人),销售和发行的利润也全归作者(投资人)所有。

        很多作家和学者都是通过自费出版书籍获得社会认可和欣赏的。著名作家莫泊桑的《羊脂球》最初自费出版了400册,而且卖了三年多才卖完,后来被人认可而成为世界名著。

        伟大数学家高斯的《算术研究》也是1801年自费出版之后遭到冷落,后来却成为世界数学史上为数不多的经典。

        自费出书一直是众多作家、学者成名之前,展示其创作成就和独特思想的一个有效途径。

        一般而言,一些暂时没有市场前景的、学术类的、专业性强的、书画类的、印量少的或者观点与主流相左的作品,出版社不愿冒风险,不愿投资出版,而作者希望正式出版从而展示自己文学、艺术或学术成果的图书,另外,自己有发行渠道的,不想让出版社赚发行利润的图书,均适宜自费出书。

        现在文艺类的图书市场低迷,很多普通不知名的作者写的小说,出版社大多不愿冒市场风险投资出版。如果作者想展示自己文学、艺术或学术成果,对自己的作品有信心,或者有现成的发行渠道(如有书商看中,愿代理发行,或者有单位如学校等定购的),也可以自费出版。

        自费出书虽然出于无奈,但是,却使我们获得了渴望已久的出版自由。

        早前,出书是名人或官员的特权,普通人出书难于上青天。随着改革不断深入,文化图书市场放开,出版机构改制,普通人出书已不是天方夜谭,而是活生生的现实,从而真正实现了宪法赋予我们每个人的出版自由权。正所谓:我的书,我做主。现在,立德、立功的人可写他们的辉煌历史;我们立德、立功不成的普通人可写我们自己所见所闻所想——立言,然后出版,宣传自己的思想、主张、观点,流传后世,实现“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自我价值。

        我的《黑色正义》也是自费出版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7 12:42:33    跟帖回复:
    13
        4.小试一把

        我到S文化公司的第一个职务是创作部主任。

        但是,暂时没活做。

        我自告奋勇,去公司图书中心接着往下装修、布置。余总很高兴,配给我2名助手。

        我带着2名助手参观 “东来顺”装修风格,寻找墙纸、地毯信息,货比三家,与商家谈判,测量、预算、砍价,最大限度地维护公司利益,仅用一周时间贴完墙纸,铺完地毯。余总看后十分满意。

        接着,在布网线、电话线、装电脑的同时,奔赴菜户营、高碑店购置仿古家具、选购假古董、购买二手办公用品,并布置妥当。前后半个月,双休日不休,把公司图书中心装修、布置得典雅大方、古色古香。余总在公司图书中心召开中层以上人员大会,并在附近的“东来顺”会餐,会上宣布升我为业务总监。

        这期间,我一直住发小的北京办事处。但没住在发小房间。发小的房间是次卧。主卧住着办事处主任——一位美艳少妇。她安排我与一位小伙子共住一屋。反正早出晚归,就这么凑合着住呗。

        我上班从东到西,下班从西到东,每天耽误在路上的时间有4个小时,中途还要换乘几次。这个让我很纠结。

        更让我纠结的是不知道如何给租金。发小肯定不会收我租金。但我不想欠任何人。

        所以,我打算在公司附近租住。

        终究在人民大学西门附近的紫金庄园租到了房子。是一位毕业于西安交大的西安小伙子转租的。他来北京两个月,一直未找到满意工作,决定打道回府,于是将租期尚有一个月的房子低价转租给了我。7月31日,我搬进紫金庄园6号楼1818室。这是一套四居室,被二房东(非业主)用纸面石膏板隔成若干间出租,最低一间400元/月,主卧、次卧1400~1600元/月。我的一间750元/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7 15:21:33    跟帖回复:
    14
        5.夜半歌声

        没过几天,我出差东北,签了一个单,收了50%定金。

        回到公司,余总很高兴,表示要小范围庆祝一下。一日下班,我、余总的亲信、余总的女朋友一群6人,在魏公村一餐馆吃鲍鱼、喝啤酒,好生热闹了一番。

        我回到家,冲凉,上网,然后昏昏沉沉睡去……

        忽然,遥远处传来女人的惊叫声,似惊乍,似呻吟,一浪高过一浪。

        我被惊醒,一个鲤鱼打挺,准备英雄救美。为弄清救助方向,侧耳静听,哦,声音来自隔壁。

        隔壁与他的窝仅一板之隔,木质地板连成一片。夜深人静,隔壁动静让他听得一清二楚。我才入住不久,不敢贸然行事,便静观其变。

        随着女人一声似乎“痛不欲生”凄厉惨叫戛然而止,一切归于寂静。

        我正忐忑不安,猜想:难道花落流水命归西天?忽然,传来吱呀声,像老农推车,像母亲摇篮……节奏舒缓;突然,像暴风雨即将来临,节奏由慢而快,由疏到密,并伴随着噼啪声——好像两个弹性物体相互撞击,像屠户将半边猪屁股扔到另半边猪屁上发出的声音,一阵紧一阵……最后,忽然听到一个男人一声长啸。

        哦,原来隔壁刚才上演性爱之歌!

        可对我是煎熬呀!

        好不容易睡着,半小时后又被隔壁一对男女的叫床声惊醒,一小时内,他们竟做了三次爱!乖乖,他们安然入睡,鼾声绕梁,而我睡意全无、浮想联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7 16:19:31    跟帖回复:
    15
    呵呵,今天有料
    290383 次点击,834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5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平庸的邪恶——闯荡北京的日子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