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智者说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白鹿原:真实与想象
738 次点击
1 个回复
智者说 于 2017/6/8 21:47:4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近段时间,一直坚持在晚上收看安徽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白鹿原》。除了开始的几集和中间有两集错过外,其余的基本全看了。陈忠实的小说《白鹿原》刚问世时,我曾经看过一遍。当时觉得,对于那个时代的中国农村的描述,与以往的一些文艺作品,诸如《红旗谱》等相比有些异样。虽然小说毕竟是小说,戏剧毕竟是戏剧,但是,此次再看电视剧《白鹿原》,内心还是想借个由头,努力去揣摩和体验哪个时候的农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革命是否已成历史发展之必然?那种种旧制度与秩序是否需要打破?农村究竟应该建立起什么样的理想制度及其秩序?

    一、《白鹿原》中有两个主要人物——白嘉轩和鹿子霖,从其家庭的富裕程度和在村里所处的地位看,应该属于过去一般意义上的地主、富农。就作者的表现意图看,白嘉轩是个形象上比较好的地主,而鹿子霖则是个形象不佳的地主。作品中较多地表现鹿子霖与白嘉轩之间的矛盾,而且这种矛盾大多起自于鹿子霖想在名声与地位上盖过白嘉轩的原始动机。作品中还通过人性之美展示了白嘉轩与佃户鹿三之间的良好关系,一直到鹿三的儿子黑娃一代才有一种感受到屈辱后的不服。近来有种质疑农村革命正当性的意识倾向,典型的事例表现为:刘文彩的收租院是假的,刘文彩这个大地主并不那么坏。以我之揣度,过去的地主没有那么坏,当然也不会如何地好。一切富裕的结果都不是简单向自然索取的,必然伴随着一种同类间的倾轧与相残。那时候的地主与农民之间的矛盾没有那么激烈,也不会是完全意义上和谐美好。如果所谓的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之间的矛盾果真到了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地步,首先是社会的秩序本身是不可持续的,并且在矛盾冲突爆发时,也不会看到任何外在力量的积极而且是决定性的表现。当然,具体到《白鹿原》,干脆没有一点富人如何剥削穷人,如何欺压穷人的影子,也是不够真实的。

    二、《白鹿原》中充分展示了宗族意识的强大、宗族治理在整个农村社会治理中的作用。但是其中的表现也有不尽合理之处。全村共有一个祠堂,便是属于作者自己的臆断了。作品中有个赵柱,既然是赵姓人,怎么可能进白家的祠堂呢?就全国而言,哪个村子都有异姓。所有的村中大事都到一姓祠堂中议定,是不可能的。所谓的白姓与鹿姓是一家,共有一个祠堂想必也是作者“创作”的结果。不论祖上如何,既然已经分属于不同的姓氏,共有一个祠堂也是不可能的。既然白、鹿是一家,作品中表现的白灵先对鹿兆海,后对鹿兆鹏的爱情便是不可思议的了。也许是作者为了读者与观众着想,有意展现的那个“不变主题”吧?!

    三、《白鹿原》中小娥是个抢眼的角色。就艺术创作而言,展现了“把美好的东西毁灭了给人看”的悲剧效果。“秀才”家的姑娘,知书达理,模样俊俏……终究无法得到“(白鹿)原上”的正面接纳。她的悲剧命运是所谓封建礼教制造的结果,是愚昧的传统观念制造的结果。先是轰轰烈烈爱黑娃,继则委身鹿子霖,后与白孝文苟且、在苦难中抱团取暖,作品中为小娥的淫乱都给出了自然与必然的理由,映衬出了背景中封建礼教的阴森与强大。无形中呼唤出了一个最强音,那就是“妇女解放”。事实上那种封建礼教并非绝对地一无是处,古罗马的淫乱毁掉了整个社会,“改开”以来性开放毁灭了多少家庭。妇女解放至今,那些争名于朝、争利于市的妇女有几个家庭幸福?夫妻本是互助体,夫唱妻随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如此想来,中庸是也。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星期四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8 21:59:05    跟帖回复:
       沙发
    火钳留名~~~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白鹿原:真实与想象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