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dazixiang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姚吉文短篇小说《表哥》
22071 次点击
125 个回复
dazixiang 于 2017/6/12 13:20: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一列满载旅客的火车通过松嫩平原,驶入大兴安岭林区。正值隆冬季节,大兴安岭冰天雪地,一片银色的世界。在这寒冷的季节里,行驶中的火车也显得特别吃力,就象一个得了气管炎的老人行驶在雪地上一样。
    入夜,银色的雪地在月光的映照下,发出一种青色的瘆人的光。远处被冰雪覆盖的奇形怪状的山峦象鬼蜮一样由远及近,使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车厢里,尽管旅客很多,但仍然冻得人浑身发抖。经过长途的旅行,旅客们都已经非常困乏,但他们都不敢睡觉。假如在这个时候睡着了,很有可能会落下毛病。因此,他们尽可能地在座位上或者在过道上活动着身体,以此来取暖。
    在这些旅客当中,有一位满脸胡子的中年人,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他双目紧闭,微微皱着眉头,不时地打着哆嗦。从穿着打份上来看,他不象是农村人。他不与别的旅客交谈,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2 13:32:07    跟帖回复:
       沙发
    学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2 16:23:54    跟帖回复:
       第 3
        到了半夜,列车已经驶入大兴安岭腹地。那绵延起伏的群山,就如同冬季的黑夜一样,漫无边际。此时,上车的人少,下车的人多,车上的人越来越少了。那中年人还在闭着眼睛,但他并没有睡着。
        突然,列车震动了一下,在一个车站停下了。三三两两的旅客开始下车。
        中年人睁开了眼睛,扫了一眼下车的旅客,又向窗外望去。车窗上已经结满了一层白色的厚厚的冰霜。只有两处旅客用哈气使冰霜溶化的地方,还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他见外面有几处稀疏的灯火,因此便断定这是一个小镇。他犹豫了一下,随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向车厢外面走去。
        中年人下了车,一看站牌才知道这个小站叫做图里河。他随着旅客们来到出站口,检票员看了一下他的车票,急忙提醒他:“你这是到终点的车票。”
        “我知道。”中年人只说了这一句,便走出了车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2 20:48:46    跟帖回复:
       第 4
        猛然间,一阵风雪吹过来,中年人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他没戴帽子,也没戴手套,一会儿双手去捂耳朵,一会儿双手又插进袖筒里去焐手。
        走出车站不远,就没有了灯光,眼前一片漆黑。下车的旅客已经各奔东西,再也见不到一个人影。他已经身无分文,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
        他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突然感到两只耳朵失去了知觉,便不再去捂耳朵,两只手也不再往袖筒里面插。他心里暗暗地想:也许我就该命绝于此吧?
        在黑暗中走了半天,他的眼睛已经渐渐地适应了。借着远处的灯光和雪地上的返光,他已经能看清前面的道路和房屋。他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小镇的尽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3 7:46:25    跟帖回复:
       第 5
        他四下看了半天,见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处人家,便走了过去。这个人家和别的人家有所不同。别人家的院子都很严实,而这个人家的院子是由一些稀稀拉拉的小木杆围成的。这也好,他很容易就进了院子。
        不过,他并不想惊动这家人。他已经是穷途末路之人,为什么还要给别人添麻烦呢?他见院子里有一个小棚子,便拉开了门,走了进去。猛然间,他发现棚子里有一个庞然大物,把他吓了一跳。这时,那庞然大物发出一声吼叫,他才知道那是一头牛。原来这是一个牛棚。正好牛棚里有草,他就躺在牛的旁边,将草盖在身上。和牛靠得近一些,也好取暖。
        他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又突然被惊醒了。他似乎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以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3 10:21:52   
    6
        


        中年人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房间里。房间不大,一铺火炕占去了一半。靠里面的墙下,有一个大衣柜;窗下是一张方桌,两边各有一把椅子。他就睡在火炕上。火炕烧得很热,睡在上面很舒服。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手里拿着识字课本,守在他的身旁。
        “妈妈,大胡子醒了!”男孩见他醒过来了,就冲外面喊道。
        不一会儿,从外面进来一位中年妇女。她圆圆的脸,有一些色斑,一看便知是常年在外面劳作的结果。
        “小孩子没教养,要叫大大……”中年妇妇责怪男孩说。
        男孩有些不好意思,冲中年人吐了一下舌头。
        “大哥,你现在觉得好些了吗?”中年妇女走近中年人,问道。
        中年人这才发现自己的两只手和两只耳朵都被包上了。他感到手和耳朵炎辣辣地痛。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6/13 10:24:04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3 13:37:47    跟帖回复:
    7
        “你的手和耳朵都冻坏了。”中年妇女对中年人说。“我已经给你上了药,过几天就会好的。”
        “大姐,谢谢你。我不能给你们添麻烦……”中年人挣扎着从炕上坐起来,就要下地。
        “你这人也真不知好歹!”中年妇女马上变了脸色。“你现在已经成了这个样子,还逞什么能?你要是现在出去了,这手和耳朵还能要吗?”
        “可是……”中年人有些迟疑地说。
        “你什么也不要说了。我去给你做点吃的。等你的伤养好了,你想上哪儿去我都不拦你。”中年妇女说完,便出去了。
        中年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3 19:49:22    跟帖回复:
    8
        “大大,白桦的桦字怎么写?”男孩子问中年男人。
        中年人刚刚要接男孩手中的铅笔,这才知道自己的手已经不能写字了。于是,对男孩说:“木字旁,加一个中华的华,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男孩说。
        “这里的山上有白桦树吗?”中年人问。
        “有。”男孩说。
        “你喜欢吗?”中年人又问。
        “喜欢。”男孩说。
        这时,中年妇女端着一碗煮好的挂面和一个荷包蛋,从外面进来了。
        “男子汉,上小屋去。”中年妇女对男孩说。
        男孩瞥了一眼母亲手中的荷包蛋,收拾好了课本,上小屋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3 21:42:40    跟帖回复:
    9
        “大姐,你怎么叫他男子汉?”中年人问。
        “因为他是我们家唯一的男人……啊,不说这些了。”中年妇女说完了这句话,显然有些后悔。
        这么说,他们家里没有男人了?他们孤儿寡母的,这日子可怎么过呢?好可怜的女人!中年人暗暗地想。
        “你怎么叫我大姐?我是不是长得很老?其实,我才三十六岁。”中年妇女说。“原来,我们那口子姓刘,你就叫我刘嫂吧,别人也都这么叫我。”
        “怎么不让孩子一块吃?”中年人又问。
        “他一会儿再吃。”刘嫂说。
        中年人刚要接刘嫂手里的碗,却被刘嫂拦住了。
        “你的手不能动……”刘嫂说,然后就去喂他。
        中年人也感到自己的手端不了碗,更不用说拿筷子了,因此只得按照刘嫂说的去做了。可是,让一个不是自己妻子的女人一口一口地喂他,他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看了刘嫂一眼,刘嫂就象没事似的。他想,就硬着头皮吃吧。
        刘嫂喂完了中年人,到小屋和孩子吃饭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4 8:02:57    跟帖回复:
    10
        中年人想上厕所,就用胳膊肘支撑着,从炕上坐了起来,一点一点地挪着下了地。他的手不能系鞋带,就趿着鞋往外走。他用胳膊肘推开了门,这才发现房子只有两间。而外间的另一半,既是厨房又是过道。这里除了一个火炉以外,还有一个手压井、一个碗橱、一个鸡笼子。这时,他听到了刘嫂和男孩的对话。
        “妈妈,我想吃鸡蛋。”男孩在小屋里对母亲说。
        “你是男子汉,要听话。咱们的鸡蛋不多了……”刘嫂对男孩说。
        “那为什么大大能吃鸡蛋?”男孩问。
        “大大有伤,要补充营养。”刘嫂说。
        中年人瞥了一眼鸡笼子,这才注意到里面只有两只鸡。现在内地的鸡蛋很充裕,他不明白山里为什么还缺少鸡蛋。他这一来,可苦了刘嫂和孩子了。这时,刘嫂从小屋里出来了。她一见中年人,有些吃惊。
        “大哥,你有事吗?”刘嫂问。
        “我……想上厕所。”中年人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4 9:53:33    跟帖回复:
    11
        刘嫂瞥了一眼中年人的手,冲小屋喊道:“男子汉,大大要上厕所,你去帮他一下。”
        过了半天,男孩才从小屋里出来。看来,他很不喜欢这个吃他家鸡蛋、上厕所还要他伺候的大胡子。
        厕所就在牛棚的旁边,是一个用板皮搭成的小棚子。男孩替中年人解开了裤子,让他解手。
        男孩看着中年人的阴毛,问道:“大大,我长大了也长这个吗?”
        中年人愣了一下,想笑却没有笑出来。也难怪,男孩的父亲死得早,没人带他去澡塘里洗澡,他哪里知道成年人都是有阴毛的呢?
        “等你长大了也会有的。到那时候,你就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中年人对男孩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4 14:00:24    跟帖回复:
    12
        男孩回到屋里,悄悄地对母亲说:“妈妈,大大那个地方长了那么多的毛。”
        “什么?”刘嫂没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就问道。
        男孩就用手比划了一下。
        刘嫂终于明白了儿子说的是什么事,就斥责道:“小孩子,不许胡说!”
        “我没有胡说。”男孩争辩道。“大大还说,等我长大了,也会有的。到那时候,我就是真正的男子汉了。”
        刘嫂急忙用手去儿子的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4 16:47:26    跟帖回复:
    13

        三


        中年人很想问问刘嫂昨天晚上是怎么把他弄到屋里来的,却始终找不到机会。吃饭的时候,他终于提起了此事。刘嫂说,昨天半夜里她听到牛叫,就起来看看怎么回事。当她的手电筒照到一双人脚的时候,简直吓坏了。她以为那个人死了,可是当她掀开那个人身上覆盖的草的时候,发现那个人还活着。于是,他就喊起了他们家的男子汉。娘儿两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个人弄到了屋子里。她发现那个人的手和耳朵都冻了,就从外面弄了一些雪,在那个人的手和耳朵上使劲地搓。搓完了,又上了了些药,这才包上了。
        中年人听完了以后,十分感动,不知道说什么好。
        吃完了晚饭,中年人提出,他到小屋去睡,让刘嫂娘儿俩住在大屋。他知道,小屋没有火炕,只有一张单人床,刘嫂娘儿俩在小屋是没法睡的。可是,刘嫂却怎么也不同意。
        “你有冻伤,还是你睡大屋吧。我们娘俩怎么都好对付。”刘嫂对中年人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4 22:21:51    跟帖回复:
    14
        中年人知道刘嫂决定了的事就不能现更改,就就不再坚持了。这一晚上,他失眠了。刘嫂对他这么好,他的伤好了以后怎么办呢?他到哪里去呢?
        这一晚上,刘嫂也失眠了。自从丈夫去世以后,他和儿子生活很艰难,但还算平静。她没有多少文化,也没有工作,完全靠自己的劳动维持生活。她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她从小就教育儿子,要自食其力,要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昨天晚上,假如她不管那个陌生的男人,那男人必死无疑。她相信,好人总会有好报的。可是,这个家里一下子多了一个男人,可就不那么简单了。自己一个寡妇,万一别人知道了,会怎么说呢?昨天晚上,她还真没想那么多。她看了男人的身份证,知道他姓刘,叫刘义,家住河北省沧州市。她不知道这个沧州人到大兴安岭来干什么。事已至此,也只有走一步说一步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15 8:12:44    跟帖回复:
    15
        在刘嫂的精心照料下,老刘的冻伤恢复得很快。刘嫂以为这个男人该走了,可是他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一开始是男人要走,刘嫂不让他走;现在是刘嫂希望他走,他反而不走了。本来,刘嫂每天都要上山上拉木柈子的。在林区,人们必须在冬季准备好一年的烧柴。现在,要把这个男人和孩子一块留在家里,她还真的有些放心不下。
        其实,老刘已经看出了刘嫂的意思。
        “大姐,我明白你的心思,可是我实在没有别的地方去了。你现在要赶我走的话,我还是死路一条,这些天你在我身上花费的心思也都白费了。”老刘低着头,声音低沉地说。
        刘嫂愣愣地看着老刘,半天说不出话来。面对这个无家可归的男人,她不知如何是好。
        “你的家呢?”刘嫂问。
        “我没有家了。”老刘说。
        “那为什么第一天你要走?”刘嫂又问。
        “第一天你要放我走的话,也许我就活不到今天了。”老刘说。
        刘嫂叹了一口气,不说话了。
    22071 次点击,125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姚吉文短篇小说《表哥》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