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往事如烟乎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四清”杂忆
101561 次点击
402 个回复
往事如烟乎 于 2017/7/31 16:27:0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964年8月毛泽东与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读书的侄子毛远新谈话时指出:“阶级斗争是你们的一门主课……,阶级斗争也不知道,怎么能算毕业生呢?”随后高教部提出:“要把阶级斗争锻炼作为一门主课”。

    为了让我们进一步上好阶级斗争这门主课,1965年秋季开学后,我们和省内其他院校的大三以上的学生一起参加了四清运动或曰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这场运动由“清工分,清帐目,清仓库,清财物”变成“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清经济”,最后演化成从中央领导最高层到人民公社的生产队的一场自上而下的、全面的残酷的“阶级斗争”——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可以说“四清”是文化大革命的序幕或前奏。

    我们随着《安徽日报》社和其他省直单位的干部开赴合肥市的辖县长丰县的双墩公社。我们是一个社教总分团,党委书记是省委宣传部长欧远方的夫人《安徽日报》副总编邹XX。社教总团在寿县,党委书记是当时的省委书记处书记兼秘书长任质斌。

    我们到达公社所在地双墩集后,先学习了中共中央对运动的指导性文件《二十三条》。然后,我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被分到石涧大队。我们这个大队的组长是《安徽日报》社的一位副刊编辑王XX,组员有报社的另外两个记者、工学院的一位校医、省供销社的一位干部等。最后,我被派到该大队最偏远的白土岗村和周牌坊村。

    我于是背起行李住进了社教阵地白土岗村,开始了我的四清工作。

    白土岗本来是个大村,经过“三年自然灾害”,只剩下二十来户人家。破破烂烂的几处草房座落在一片土坡上,连一棵拳头粗的树都看不到,真是名副其实的“白土岗”。

    当时农村已建立了贫下中农协会,队长被挂起来了,大事由贫协主席决定。社教当然要依靠贫下中农,所以我住在该村贫协主席老王家里。老王是个苦命人,老婆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被饿死,光棍一个带着七、八岁的儿子“伢子”。我来了,他们爷儿两个挤在一张床上,让给我一张用绳子攀的小软床。饭是在各家轮着吃,叫“吃派饭”。

    进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访贫问苦,扎根串联。我一边与社员同劳动,一边注意了解村里情况。社员们待我很热情,不管年老年少都叫我“老李哥”,也愿意把了解的情况给我讲。在访贫问苦时,令我尴尬的是,这里的贫下中农向我讲述的几乎全是1959——1961年间所受的“苦”:村里饿死了多少人,某某因父母兄弟饿死而成为孤儿,某某因孩子全部饿死而变成寡妇,某某家全家人都被饿死,绝户了……。他们没有向我控诉地主富农如何剥削压迫他们的血泪史,倒是一概向我检举大饥荒时代干部如何多吃多占,如何强迫命令打骂社员,甚至逼死人的事情。那时,我们常常要开忆苦思甜会,请一些苦大仇深的老贫农忆旧社会之苦思新社会之甜,以激发贫下中农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的情感。这些老贫农讲着讲着却总是自然地讲到三年困难时期所受的苦,公共食堂如何克扣他们的口粮,如何饿着肚子干重活,家里饿死了几口人,等等。每逢此时,我赶紧提醒他们要讲解放前、旧社会的苦,而他们则说:“我说的全是实际情况,那时候(“三年困难时期”)比解放前苦得多了!老李哥,你没挨过饿吧?”

    我的眼泪往肚子里流。

    那时候我老是闹病,天天睡不着覚,拉肚子,有一阵又发起了疟疾。高烧使我全身发软,挪不动脚步,连续几天吃不下饭,就下不了地了。房东老王看我这样下去不行,就给我打了四个水煮蛋,碗里又撒了点红糖。我吃了,然后按照高于市场的价格立刻付了钱:市场上4分钱一个鸡蛋,我照5分算,一撮红糖算一毛钱,共计付了两毛六分钱。

    老王知道工作队的纪律,把钱收了。

    这时候合肥一中的学生来队里支援秋收秋种,我就让队长安排他们的吃住与劳动,没有具体过问。

    大约半个月后的一个上午,我到大队部汇报工作,一眼看见总分团书记邹XX在和组长王XX谈着什么事情,旁边还坐着一男一女两个生人。王组长看见我,便说: “正好小李来了,”然后指着我对邹XX说:“这就是小李。”

    “你就是小李?”然后指着身边的两个生人说,“这两位同志就是来调查你的问题的,下午你带路吧!”邹书记咯咯地笑起来。我听出那笑声里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我一头雾水:调查我的问题?我们搞四清是查干部的问题的,怎么调查到我头上来了?我有什么问题?我老大不高兴,就说:“我先走了,让他们自己去吧。”

    我的口气里流露出挑战和不满。

    究竟为了什么事、他们调查了谁,我一概不知,也没有打听,自信我没有问题。

    十来天后,我去工作组开会,迎面又看见那位邹大书记。

    “呵呵呵,小李来了,呵呵,这回算你的走运,”邹书记先开了口,“前一阵合肥一中的学生在你那个生产队劳动锻炼,你知道他们里面有谁吗?”

    “不知道,”我仍然不卑不亢。

    “任质斌的千金小姐!这位千金小姐回去后对任书记说,安徽大学有个学生在白土岗搞社教,吃鸡蛋,喝红糖茶,白天睡大觉,不干活。任书记听了大发雷霆,在全省社教总团大会上发了脾气,命令我们限期查清你的问题,严肃处理。我们调查的结果是你确实在生病,鸡蛋、红糖又付了钱,所以嘛,算你走运。你要是不付钱的话,小李,那你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呵呵……”

    我一声不吭,斜着眼瞪着那位胖女人,没有感谢各位书记大人的菩萨胸怀。

    不久,我们大队的工作队员召开民主生活会,王组长带领全体队员对我进行了狂轰滥炸,说我工作不深入,没有挖出问题;自高自大,看不起领导……等等,等等。在我们社教期满返校时,这位王组长又利用做鉴定的机会对我来了一场围攻,并在我的鉴定上做了文字手脚,装入了我的档案袋。

    参加这场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没有挖出阶级敌人,我倒是先领略了一场人生教育。好在我们外语系的领导是了解我的。返校不久,我们年级的辅导员乌传衮老师安慰了我。

    幸亏我们较早地离开了社教阵地。不久,文化大革命爆发,农村的社员也起来造反了,说社教工作队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很多社教队员没来得及撤离就遭到了批斗,也有的社教队员已经撤离又被揪回去批斗。

    至于省委书记处书记任质斌、省委宣传部长欧远方、欧的老婆邹XX也都成了大大小小的走资派,受到群众的批判和揪斗。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6:55:29    跟帖回复:
       沙发
    为了经验我没办法只能遇贴就灌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6:58:18    引用回复:
       第 3
    转至第2楼第 2 楼 额外收费 2017/7/31 16:55:29  的原帖:为了经验我没办法只能遇贴就灌水~我希望打赏
    回帖人:
    释岸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7:13:28    跟帖回复:
       第 4
    天方夜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7:18:45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释岸 2017/7/31 17:13:28  的原帖:天方夜谭天方夜谭可是经典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7:50:02   
    6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7/31 17:50:41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8:02:25    跟帖回复:
    7
    当年二队墙上,
    贴着一张大白纸,
    上面写着大小队有关干部的名字。
    我父亲名下是:
    大吃大喝六十六块六毛六。
    怎么算出来的?
    比如吧,
    你从公社开会回来,
    到小队砖窑上通知个事儿。
    明明已经吃过中午饭,
    但有人一定要盛半碗菜,
    并热情地拿来一个馍,
    你不吃也得吃……
    好,
    运动一来,
    这就是事儿。
    算是一顿,
    大吃大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8:03:10    跟帖回复:
    8
    真有意思。
    四清是文革的前奏,做的事情就是互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8:21:11    跟帖回复:
    9
    六十年代在天津上初中,学校经常组织开忆苦思甜大会。一次,请到六号门的老搬运工人做忆苦思甜报告;“解放前那个苦啊,地主资本家剥削我们工人农民,吃不饱穿不暖,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最苦就是他妈的1960年啊,嘛吃的都没有,饿的眼都蓝啦。解放前;大饼卷熏肉还能管够呢,那东西抗饿呀,两三百斤的大麻包扛上就走,棒子面窝头、杂面汤我们都不吃,那玩儿意儿不抗饿呀,扛几个麻袋就没劲儿了。”老工人还在台上喋喋不休呢,领导们坐不住了,赶紧把老工人请下台,留下了不解的我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8:39:10    跟帖回复:
    10
    1965年我大学2年级,也搞过4清。到乡下住在农民家,给他们建立档案,调查他们的历史。搞得农民怕怕,一个月后,院长老革命说,再搞下去耽误教学了,回去上课。院长是老革命,有水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 0:54:06    android
    11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 1:07:55    跟帖回复:
    1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 1:13:00    跟帖回复:
    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 1:13:54    跟帖回复:
    14
    事实是改变不了的,人就是人,狗就是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 1:15:18    跟帖回复:
    15
    删什么呢?过去敢讲现在有人敢当街说自己是党员领导吗?
    101561 次点击,402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27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四清”杂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