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联邦共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联邦共和国军人巴顿:你不让敌人流血,你就会流血
70498 次点击
321 个回复
联邦共和 于 2017/8/6 21:20:3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真正的美国人喜欢战场上的刀光剑影,我对那种输了还笑的人嗤之以鼻,警惕性必须渗透到每个战士的血管中去,说实在地我真可怜那些将和我们作战的狗杂种们,每个人都是一条长链上的必不可少的环节。

    回目录

    Now, I want you to remember that no bastard ever won a war by dying for his country. He won it by making the other poor dumb bastard die for his country.Men, all this stuff you""""ve heard about America not wanting to fight, wanting to stay out of the war, is a lot of horse dung. Americans, traditionally, love to fight. All real Americans love the sting of battle.

    When you were kids, you all admired the champion marble shooter, the fastest runner, the big league ball players, the toughest boxers. Americans love a winner and will not tolerate a loser. Americans play to win all the time. I wouldn""""t give a hoot in hell for a man who lost and laughed. That""""s why Americans have never lost and will never lose a war. Because the very thought of losing is hateful to Americans.

    Now, an army is a team. It lives, eats, sleeps, fights as a team. This individuality stuff is a bunch of crap. The bilious bastards who wrote that stuff about individuality for 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 don""""t know anything more about real battle than they do about fornicating.

    Now, we have the finest food and equipment, the best spirit, and the best men in the world. You know, by God, I actually pity those poor bastards we""""re going up against. By God, I do. We""""re not just going to shoot the bastards. We""""re going to cut out their living guts and use them to grease the treads of our tanks. We""""re going to murder those lousy Hun bastards by the bushel.

    Now, some of you boys, I know, are wondering whether or not you""""ll chicken-out under fire. Don""""t worry about it. I can assure you that you will all do

    your duty. The Nazis are the enemy. Wade into them. Spill their blood. Shoot them in the belly. When you put your hand into a bunch of goo that a moment before was your best friend""""s face, you""""ll know what to do.

    Now there""""s another thing I want you to remember. I don""""t want to get any messages saying that we are holding our position. We""""re not holding anything. Let the Hun do that. We are advancing constantly and we""""re not interested in holding onto anything -- except the enemy. We""""re going to hold onto him by the nose, and we""""re gonna kick him in the ass. We""""re gonna kick the hell out of him all the time, and we""""re gonna go through him like crap through a goose!

    Now, there""""s one thing that you men will be able to say when you get back home -- and you may thank God for it. Thirty years from now when you""""re sitting around your fireside with your grandson on your knee, and he asks you, "What did you do in the great World War Two?" -- You won""""t have to say, "Well, I shoveled shit in Louisiana."

    Alright now you sons-of-bitches, you know how I feel.

    Oh, I will be proud to lead you wonderful guys

    into battle anytime,

    anywhere.

    That""""s all.

    弟兄们,最近有些小道消息,说我们美国人对这次战争想置身事外,缺乏斗志。那全是一堆臭狗屎!美国人从来就喜欢打仗。真正的美国人喜欢战场上的刀光剑影。你们今天在这里,有三个原因。一,你们来这,是为了保卫家乡和亲人。二,你们来这,是为了荣誉,因为你此时不想在其他任何地方。三,你们来这,是因为你们是真正的男子汉,真正的男子汉都喜欢打仗。当今天在座的各位还都是孩

    子的时候,大家就崇拜弹球冠军、短跑健将、拳击好手和职业球员。美国人热爱胜利者。美国人对失败者从不宽耍美国人蔑视懦夫。美国人既然参赛,就要赢。我对那种输了还笑的人嗤之以鼻。正因如此,美国人迄今尚未打输过一场战争,将来也不会输。一个真正的美国人,连失败的念头,都会恨之入骨

    你们不会全部牺牲。每次主要战斗下来,你们当中只可能牺牲百分之二。不要怕死。每个人终究都会死。没错,第一次上战场,每个人都会胆怯。如果有人说他不害怕,那是撒谎。有的人胆小,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象勇士一样战斗,因为如果其他同样胆怯的战友在那奋勇作战,而他们袖手旁观的话,他们将无地自容。真正的英雄,是即使胆怯,照样勇敢作战的男子汉。有的战士在火线上不到一分钟,便会克服恐惧。有的要一小时。还有的,大概要几天工夫。但是,真正的男子汉,不会让对死亡的恐惧战胜荣誉感、责任感和雄风。战斗是不甘居人下的男子汉最能表现自己胆量的竞争。战斗会逼出伟大,剔除渺校美国人以能成为雄中之雄而自豪,而且他们也正是雄中之雄。大家要记住,敌人和你们一样害怕,很可能更害怕。他们不是刀枪不入。在大家的军旅生涯中,你们称演习训练为“鸡屎”,经常怨声载道。这些训练演习,如军中其它条条框框一样,自有它们的目的。训练演习的目的,就是培养大家的警惕性。警惕性必须渗透到每个战士的血管中去。对放松警惕的人,我决不手软。你们大家都是枪林弹雨里冲杀出来的,不然你们今天也不会在这儿。你们对将要到来的厮杀,都会有所准备。谁要是想活着回来,就必须每时每刻保持警惕。只要你有哪怕是一点点的疏忽,就会有个狗娘养的德国鬼子悄悄溜到你的背后,用一坨屎置你于死地

    在西西里的某个地方,有一块墓碑码得整整齐齐的墓地,里面埋了四百具阵亡将士的尸体。那四百条汉子升天,只因一名哨兵打了个盹。令人欣慰地是,他们都是德国军人。我们先于那些狗杂种发现了他们的哨兵打盹。一个战斗队是个集体。大家在那集体里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战斗。所谓的个人英雄主义是一堆马粪。那些胆汁过剩、整日在星期六晚间邮报上拉马粪的家伙,对真正战斗的了解,并不比他们搞女人的知识多

    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给养、最好的武器设备、最旺盛的斗志和最棒的战士。说实在地,我真可怜那些将和我们作战的狗杂种们。真地

    我麾下的将士从不投降。我不想听到我手下的任何战士被俘的消息,除非他们先受了伤。即便受了伤,你同样可以还击。这不是吹大牛。我愿我的部下,都象在利比亚作战时的一位我军少尉。当时一个德国鬼子用手枪顶着他胸膛,他甩下钢盔,一只手拨开手枪,另只手抓住钢盔,把那鬼子打得七窍流血。然后,他拾起手枪,在其他鬼子反应过来之前,击毙了另一个鬼子。在此之前,他的一侧肺叶已被一颗子弹洞穿。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不是所有的英雄都象传奇故事里描述的那样。军中每个战士都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千万不要吊儿郎当,以为自己的任务无足轻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而且必须做好。每个人都是一条长链上的必不可少的环节。大家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每个卡车司机都突然决定,不愿再忍受头顶呼啸的炮弹的威胁,胆怯起来,跳下车去,一头栽到路旁的水沟中躲起来,那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这个懦弱的狗杂种

    可以给自己找借口:“管他娘的,没我地球照样转,我不过是千万分之一。”但如果每个人都这样想呢?到那时,我们怎么办?我们的国家、亲人甚至整个世界会是怎么一个样子?不,他奶奶的,美国人不那样想。每个人都应完成他的任务。每个人都应对集体负责。每个部门,每个战斗队,对整个战争的宏伟篇章,都是重要的。弹药武器人员让我们枪有所发,炮有所射。没有后勤人员给我们送衣送饭,我们就会饥寒交迫,因为在我们要去作战的地方,已经无可偷抢。指挥部的所有人员,都各有所用,即使是个只管烧水帮我们洗去征尘的勤务兵

    每个战士不能只想着自己,也要想着身边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我们军队容不得胆小鬼。所有的胆小鬼都应象耗子一样被斩尽杀绝。否则,战后他们就会溜回家去,生出更多的胆小鬼来。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懦夫儿软蛋。干掉所有狗日的胆小鬼,我们的国家将是勇士的天下。我所见过的最勇敢的好汉,是在突尼斯一次激烈的战斗中,爬到电话竿上的一个通讯兵。我正好路过,便停下问他,在这样危险的时候爬到那么高的地方瞎折腾什么?他答道:“在修理线路,将军。”我问:“这个时候不是太危险了吗?”他答道:“是危险,将军,但线路不修不行埃”我问:“敌机低空扫射,不打扰你吗?”他答:“敌机不怎么打扰,将军,你倒是打扰得一塌糊涂。”弟兄们,那才是真正的男子汉,真正的战士。他全心全意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不管那职责当时看起来多么地不起眼,不管情况有多危险。还有那些通往突尼斯的路上的卡车司机们,他们真了不起。他们没日没夜,行驶在那狗娘养的破路上,从不停歇,从不偏向,把四处开花的炮弹当成伴奏。我们能顺利前进,全靠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美国硬汉。这些司机中,有人连续开车已经超过四十小时。他们不属战斗部队,但他们同样是军人,有重要的任务要完成。任务他们是完成了,而且完成得真他娘的棒!他们是大集体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大家的共同努力,没有他们,那场战斗可能就输掉了。只因所有环节都各司其职,各尽其责,整个链条才坚不可破

    大家要记住,算我没来过这里。千万不要在信件里提及我。按理说,我是死是活,对外界要保密,我既不统率第三集团军,更不在英国。让那些狗日的德国佬第一个发现吧!我希望有一天看到,那些狗杂种们屁滚尿流,哀鸣道:“我的天哪!又是那挨千刀的第三集团军!又是那狗娘养的巴顿

    我们已经迫不及待了。早一日收拾掉万恶的德国鬼子,我们就能早一日掉转枪口,去端倭国鬼子的老巢。如果我们不抓紧,功劳就会全让狗娘养的海军陆战队抢去了

    是的,我们是想早日回家。我们想让这场战争早日结束。最快的办法,就是干掉燃起这场战争的狗杂种们。早一日把他们消灭干净,我们就可以早一日凯旋。回家的捷径,要通过柏林和东京。到了柏林,我要亲手干掉那个纸老虎、狗杂种希特勒,就象干掉一条蛇!

    谁要想在炮弹坑里蹲上一天,就让他见鬼去吧!德国鬼子迟早会找到他的头上。我的手下不挖猫耳洞,我也不希望他们挖。猫耳洞只会使进攻放缓。我们要持续进攻,不给敌人挖猫耳洞的时间。我们迟早会胜利,但我们只有不停战斗,比敌人勇敢,胜利才会到来。我们不仅要击毙那些狗杂种们,而且要把他们的五脏六

    腑掏出来润滑我们的坦克履带。我们要让那些狗日的德国鬼子尸积成山,血流成河。战争本来就是血腥野蛮残酷的。你不让敌人流血,他们就会让你流。挑开他们的肚子,给他们的胸膛上来上一枪。如果一颗炮弹在你身旁爆炸,炸了你一脸灰土,你一抹,发现那竟是你最好伙伴的模糊血肉时,你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不想听到报告说,“我们在坚守阵地。”我们不坚守任何见鬼的阵地。让德国鬼子坚守去吧。我们要一刻不停地进攻,除了敌人的卵子,我们对其它任何目标都不感兴趣。我们要扭住敌人的卵子不放,打得他们魂魄离窍。我们的基本作战计划,是前进前进再前进,不管要从敌人身上身下爬过去,还是要从他们身体中钻过去。我们要象挤出鹅肠或小号的屎那样执著,那样无孔不入

    有时免不了有人会抱怨,说我们对战士要求太严,太不近情理。让那些抱怨见鬼去吧!我坚信一条金玉良言,就是“一杯汗水,会挽救一桶鲜血。”我们进攻得越坚决,就会消灭越多的德国鬼子。我们消灭的德国鬼子越多,我们自己人死得就会越少。进攻意味着更少的伤亡。我希望大家牢牢记住这一点

    凯旋回家后,今天在座的弟兄们都会获得一种值得夸耀的资格。二十年后,你会庆幸自己参加了此次世界大战。到那时,当你在壁炉边,孙子坐在你的膝盖上,问你:“爷爷,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干什么呢?”你不用尴尬地干咳一声,把孙子移到另一个膝盖上,吞吞吐吐地说:“啊爷爷我当时在路易斯安那铲粪。”与此相反,弟兄们,你可以直盯着他的眼睛,理直气壮地说:“孙子,爷爷我当年在第三集团军和那个狗娘养的乔治·巴顿并肩作战1 美国陆军五星上将乔治·巴顿号称“铁胆将军”。粗鲁、野蛮是他在战争中留给后人的印象,潘兴元帅甚至把他叫作“美军中的匪徒”。但如果仅凭这一点就认为他是个只懂打仗的猛张飞就大错特错了。巴顿将军投注在军事领域的用心是全方位的,其中不乏智慧和深思熟虑的结晶,“巴顿剑”的成功就是一例。

    美国是一个善于使斧的国家,早期的骑兵更习惯挥舞马刀砍杀。训练时,骑兵们乘坐在马背上,像使用球棒一样疯狂地舞动手里的骑兵弯刀。年轻的巴顿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禁在心里开始了思量。

    那时的巴顿曾经在第5届奥运会军事五项比赛中获得过击剑的第3名,号称“军中第一击剑高手”,并获得过“剑术大师”的荣誉称号。在参加完奥运会后,巴顿到法国索米尔军事学校学习击剑课。在那里,他发现法国骑兵使用马刀的方法远远超过美国骑兵,原因很简单:法国人是用刀尖去刺杀,而美国人则是用刀刃去砍杀。与砍杀相比,刺杀能更快地接近敌人,作战效率更高。

    怀揣改进骑兵军刀的想法,巴顿调到了弗吉尼亚的迈尔堡。这是一个骑兵驻地,有军队里最优秀的骑手,有美国出身最好的军官,他们熟悉华盛顿的每一位要人。在这个“离上帝最近”的地方,血气方刚的巴顿决定大干一番,改进骑兵军刀就是他的“敲门砖”。

    “以法国式的直剑取代美军盛行的弯刀。”巴顿把自己的想法明白无误地写在文章里,并把文章交给迈尔堡骑兵团团长格拉德上校。上校是位老骑兵,当然看出

    了巴顿的主张有多么重要的意义。他建议巴顿再增添一些内容,然后把文章投寄给《骑兵月刊》。

    受到鼓舞的巴顿没有听从团长的建议。他把目光投向了更高级别的军事刊物。他知道,小小的《骑兵月刊》不足以引起军界高层的注意。他在给未婚妻的信中写道:“我希望这篇文章引起轰动。我相信一定会的。”果然,1913年1月11日,颇有影响的《陆海军杂志》刊登了巴顿的文章,并立即引起军界的关注。“我想我要出名了1巴顿心里异常兴奋。

    几个月后,陆军参谋长伍德将军命令按照巴顿设计的样式和规格,打造两万把新军刀。这种新型骑兵军刀是直线型设计,刀有940毫米长,刀身的宽度为257毫米,刀刃非常长,是一种理想的击刺武器,能够完美地用于刺杀。巴顿的钻研和思考结出了果实。

    新军刀选在斯普林菲尔德的工厂铸造。为保证军刀的生产质量,巴顿被专门派去负责检查验收。美国军械部次长也对巴顿设计的新军刀很满意。他说:“巴顿作为一位击剑手的技巧和经验,对于军械部价值无限。”

    新军刀还需要新的训练教程。春风得意的巴顿开始编写《军刀教员讲义》。1914年3月,《军刀训练》一书由陆军部批准出版。巴顿在书里进一步强化了他附着在新军刀中的“刀尖”精神:要记住刀尖是压倒一切的重点,富有活力、勇于进取的勇士要像刀尖一样,在进攻中刺穿敌人的身体

    批量生产的新型骑兵军刀在骑兵部队中广泛使用,并以“巴顿剑”闻名天下。1916年3月,巴顿调任布利斯堡骑兵团时,高兴地看到团队使用的军刀全是自己设计的“巴顿剑”。这一发现让他激动得热泪盈眶。

    但凌厉的枪弹使骑兵的军刀失去了用武之地。“巴顿剑”更多地成了骑兵们的标志性装备,很少在实战中使用。巴顿成名后,更没有机会和胆量拿他的“巴顿剑”去和纳粹们单挑。

    美国陆军上将乔治·巴顿号称“铁胆将军”。粗鲁、野蛮是他在战争中留给后人的印象,潘兴元帅甚至把他叫作“美军中的匪徒”。但如果仅凭这一点就认为他是个只懂打仗的猛张飞就大错特错了。巴顿将军投注在军事领域的用心是全方位的,其中不乏智慧和深思熟虑的结晶,“巴顿剑”的成功就是一例。

    美国是一个善于使斧的国家,早期的骑兵更习惯挥舞马刀砍杀。训练时,骑兵们乘坐在马背上,像使用球棒一样疯狂地舞动手里的骑兵弯刀。年轻的巴顿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禁在心里开始了思量。 乔治.史密斯.巴顿1885年11月11日出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个具有文韬武略的传统家庭。18岁时进入私立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学习,一年后获得入西点军校的保送资格。1909年6月,巴顿军校毕业,随即以少尉军衔赴美国第一集团军骑兵部队服役

    1915年,巴顿调到潘兴将军手下做副官,得到潘兴将军的赏识,称赞他“是一

    个真正的斗士1。1916年,潘兴将巴顿提升为中尉,不到2年时间里,他从中尉逐级升至上校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巴顿随美国远征军总司令潘兴到了法国。11月,巴顿受命组建美国第一支坦克部队,建立了装甲兵的训练学校,用法式轻型坦克组编成一支坦克旅,经过短暂而切实有效的训练之后,巴顿率领自己组训不久的坦克旅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圣米耶尔和和阿拉贡战役。在战斗中,巴顿竟一个人开着坦克,冲入德军防线内,差点送了命。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巴顿回到美国。此后20余年里,他大多在“和平的冷营里”消磨时光,十几次调动,等待战争的召唤

    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美国面临战争。巴顿的军事才能得到陆军参谋长马歇尔的赏识,认为他是能在战场上战胜快速机动的德军的优秀将才。1940年7月,马歇尔批准组建装甲师,巴顿受命组建一个装甲旅,并被晋升为准将。同年,巴顿被任命为第二装甲师师长,晋升为少将

    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对德日意宣战。1942年1月,巴顿升任第1装甲军军长。11月,巴顿率领美国特谴队4万多名官兵横渡大西洋,在法属摩洛哥海滨登陆,经过74小时的激战,终于迫使驻摩洛哥的德军投降。北非登陆的成功,为盟军顺利地完成北非战局部署创造了有利条件。随后,巴顿被任命为美国驻摩洛哥总督。◎

    1943年3月5日,巴顿临危受命,接任被隆美尔击败的美第二军军长,他从到达第二军的那天起,便全力以赴地整肃军纪。迅速改变了全军涣散的软弱状态。3月17日,面目一新的美第二军向德军发起进攻,一路猛攻猛打,进展迅速,很快与英军在突尼斯北部完成了对德军的合围。

    突尼斯战役不久,巴顿晋获中将军衔,升任美第7集团军司令。1943年7月9日,盟军发起西西里岛登陆战役。巴顿率美第7集团军攻取巴勒莫,随后抢在蒙哥马利之前拿下了墨西拿城。盟军占领了西西里岛,德军退到意大利本土。此时发生了巴顿打士兵耳光的事件,他因此被免去第7集团军司令的职务。

    在加来海峡的多佛设立一个司令部,诱使德军误认为盟军将在加来登陆。6月6日,诺曼底登陆战打响,第3集团军作为第二梯队登陆后,巴顿将第三集团军编成若干坦克群,命令部下“以尽快的速度,向一切可以推进的地方前进

    巴顿不顾一切地向前猛冲,穿越法国,在欧洲平原上近乎疯狂般的推进。当战线迅速拉长,汽油供应不足时,他授意部下采取劫持、偷窃别的部队油料等手段,想方设法找到汽油加速前进。1944年12月,巴顿率第3集团军在阿登地区击退德军的大反扑,解救了被围的盟军部队。1945年3月,巴顿再次抢在蒙哥马利之前渡过了莱茵河。1945年5月初,巴顿的第3集团军一直推进到奥地利边境方才住脚。在9个月的推进过程中,巴顿部队歼敌140余万,取得了惊人的战果。4月16日,巴顿被晋升为四星上将

    1945年5月8日,德国投降,殴战结束。巴顿被任命为巴伐利亚州军事长官。随后由于他的反苏言论和姑息纳粹分子的行为而被解出巴伐利亚州军事长官和7集团军司令的职务,改任有名无实的第15集团军司令

    1945年12月9日,巴顿在外出打猎时突遇车祸而受重伤,12月21日在德国海德堡一家医院辞世,享年60岁

    巴顿无疑是一代名将。他对目标的追求坚定不移。正如驻欧洲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将军在战后所指出的:“在巴顿面前,没有不可克服的困难和不可逾越的障碍,他简直就象古代神话中的大力神,从不会被战争的重负所压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次战役中,没有任何一位高级将领有过象巴顿那样神奇的经历和惊人的战绩."

    回目录

    Addreto the 3rd Army Now, I want you to remember that no bastard ever won a war by dying for his country. He won it by making the other poor dumb bastard die for his country. Men, all this stuff you""""ve heard about America not wanting to fight, wanting to stay out of the war, is a lot of horse dung. Americans, traditionally, love to fight. All real Americans love the sting of battle. When you were kids, you all admired the champion marble shooter, the fastest runner, the big league ball players, the toughest boxers. Americans love a winner and will not tolerate a loser. Americans play to win all the time. I wouldn""""t give a hoot in hell for a man who lost and laughed. That""""s why Americans have never lost and will never lose a war.

    Because the very thought of losing is hateful to Americans. Now, an army is a team. It lives, eats, sleeps, fights as a team. This individuality stuff is a bunch of crap. The

    bilious bastards who wrote that stuff about individuality for 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 don""""t know anything more about real battle than they do about fornicating. Now, we have the finest food and equipment, the best spirit, and the best men in the world. You know, by God, I actually pity those poor bastards we""""re going up against. By God, I do. We""""re not just going to shoot the bastards. We""""re going to cut out their living guts and use them to grease the treads of our tanks. We""""re going to murder those lousy Hun bastards by the bushel. Now, some of you boys, I know, are wondering whether or not you""""ll chicken-out under fire. Don""""t worry about it. I can assure you that you will all do your duty. The Nazis are the enemy. Wade into them. Spill their blood. Shoot them in the belly. When you put your hand into a bunch of goo that a moment before was your best friend""""s

    face, you""""ll know what to do. Now there""""s another thing I want you to remember. I don""""t want to get any messages saying that we are holding our position. We""""re not holding anything. Let the Hun do that. We are advancing constantly and we""""re not interested in holding onto anything -- except the enemy. We""""re going to hold onto him by the nose, and we""""re gonna kick him in the ass. We""""re gonna kick the hell out of him all the time, and we""""re gonna go through him like crap through a goose! Now, there""""s one thing that you men will be able to say when you get back home -and you may thank God for it. Thirty years from now when you""""re sitting around your fireside with your grandson on your knee, and he asks you,"What did you do in the great World War Two?"-- you won""""t have to say,"Well, I shoveled shit in Louisiana."Alright now you sons-of-bitches, you know how I feel. Oh, I will be proud to lead you wonderful guys into battle anytime, anywhere. That""""s all.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6 21:34:09    跟帖回复:
       沙发
    lz继续加油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6 23:12:17    跟帖回复: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6 23:17:22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7 11:54:00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7 16:15:54    跟帖回复:
    6
    !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7 20:34:41    跟帖回复:
    7
    !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3:17:37    跟帖回复:
    8
    !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9:43:29    跟帖回复:
    9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0:27:28    跟帖回复:
    10
        党的核心领导及其纪律可以践踏民主自由个人权利是人类最大的灾难
        

        以赛亚·柏林的《论自由》写到:     1903年发生了一件改变了我们世界历史的顶点的事情,那一年召开的俄国社会民主党第二代表大会上(在布鲁塞尔开幕,在伦敦闭幕)。就一个看起来纯粹技术性的问题——中央和等级制的纪律应该支配党员行为至何种程度——一名叫曼德尔伯格以前采用波萨多夫斯基这一假名的代表开展辩论:硬心肠的社会主义者(列宁及其朋友)强调党的革命领导核心需要行使绝对权威,这将证明与人的基本自由不相容——对于这些自由的现实。社会主义所做的公开承诺不亚于自由主义。他坚持认为只要党的领袖决定,基本最低限度的公民自由——人格神圣——可以被违背甚至侵犯。他得到普列汉诺夫的支持。普列汉诺夫是俄国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之一,他在西方生活二十多年。也是其最受尊重的人物,一个有教养的,苛求的,道德敏感且视野开阔的人,是西方社会主义领袖最受尊敬的人物,俄国革命文明且科学思维的象征,他认为为了革命的需要任何东西民主自由个人权利都可以牺牲掉。可以把议会变成长期国会,或者一文不值地给予取消,斯大林认为科学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所以他们的科学管理社会实则成为领导领袖是高于民众的。工人农民士兵过于简单鄙俗,需要知识丰富的人指引前进,列宁比马克思走得更远,他不仅相信那些出于阶级利益拒不接受与践行马克思主义真理的人讲话或说理是徒劳的,认为无产阶级太过于缺乏自觉,无法把握历史要求他们去履行的角色,列宁认为通过教育和转化来完成这个任务,也就是需要伟大的导师通过强制暴力处决对个体差异的完全压制,通过绝对专制达到绝对自由,达到圣西门通过对物的管理达到对人的治理。而事实上这个革命过程饥荒清洗革命牺牲的人数远远超过希特勒纳粹法西斯祸害死亡的人数。而且经济上萧条,科学技术远远落后繁荣发达的自由世界,苏联的食品短缺就是一个最充分的事实。以至于在全球以人类死亡无数的悲剧首先在列宁创建的苏联落幕。经历一党专政70年的墨西哥列宁主义模式导致墨西哥黑社会猖獗,政治腐败,导致多党竞争后无法基本遏制黑腐问题,但至今有些权贵还对此执迷不悟!而此时也就是1903年的美国进步时代的美国却废除党魁推荐参加政府选举的权力和财权,让公民参加党内初选,初选胜利者参加政府权力选举,党魁只是会议的召集人。美国成为反法西斯盟友领袖。也是与苏联冷战的对手!

        当然从人道和自由传统中成长起来的普列汉诺夫从这个立场退却下来,并且预言到了列宁革命的悲剧和灾难。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7:03:04    跟帖回复:
    11
    !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20:57:15    跟帖回复:
    12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20:57:38    跟帖回复:
    13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21:38:52    跟帖回复:
    14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21:39:56    跟帖回复:
    15
        小议美国军人誓词:效忠共和宪法不效忠任何个人
        小议美国军人誓词

        从一个国家的军人宣誓,可以大致看出这个国家中军队的政治性质和军人的武德理念。美国军官就职的宣誓词是:“我,某某,庄严宣誓(或“宣告”),我将支持和保卫美国的宪法,反对一切国外和国内的敌人。我将忠实、忠诚地对待宪法,我自愿承担这一义务,毫无保留和逃避。我会尽力忠实地完成现在承担的职务。上帝助我!”

        美国士兵的宣誓词是:“我,某某,庄严宣誓(或“宣告”), 我将支持和保卫美国的宪法,反对一切国外和国内的敌人。我将忠实、忠诚地对待宪法,我将服从美国总统的命令,服从指挥军官的命令,遵守军规和军事司法条例,上帝助我!” 士兵服役毕竟是短期的。

        军官和士兵的宣誓词的区别在于,士兵更要求服从军事指挥。军队服从总统,因为总统是由全体选民普选产生的政治领导人,是由宪法规定的军队最高统帅(Commander in Chief)。上至将军,下至士兵,所有的美国军人都以宪法为效忠对象,都以打击宪政民主国家的敌人为职责义务。

        军人效忠宪法的实质意义是军队国家化,这也是军队的民主政治属性。这个国家不只是民族国家,而且更是宪政的国家;不只是一个有“宪法”条文的国家,而且更是一个落实民主宪政运作的国家。

        美国宪法用短短52个字,在“前言”中规定了国家的性质。“前言”一共只有一个复合句。主句是“我们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 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和确立这一部宪法”。这是说,宪法是由人民制定的。效忠宪法的军队因此是人民的军队。

        从句是“为了组织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的安宁,建立共同的国防,增进全民福利和确保我们自己及我们后代能安享自由带来的幸福。”这是说,国家有国家的责任,而国家的理念则是正义和自由。效忠宪法的军队因此决不为压制正义和自由的权力服务。

        效忠宪法不只是效忠国家,而且是效忠这个国家的理念。而且美国建国初期就修改宪法:规定契约不得向任何个人宣誓效忠,正如英国科学家罗素在权威与个人这本小册子所言:美国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美国人民不是效忠个人而是效忠整个民族,捍卫公民自由与独立,不搞个人崇拜,任何情形不得向和平集会游行示威民众开枪。这使得军人的爱国具有了实质性的政治内涵。军人承担保卫宪法国家的责任,不是愚昧、空洞地爱国,而是有民主价值选择地爱国。保卫民主共和的宪法和宪政国家因此成为军人的“德性”,这是一种宪法爱国主义的“武德”。

        美国军人宣誓有以下7个共同的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宣誓人承担个人责任。“宣誓”(oath)一词原本有宗教含义,指的是由神来见证宣誓者的诚意和誓言的真实。在美国,有的宗教群体,如基督教的贵格派,反对对神发誓。还有的人则信奉其它宗教,或者是无神论者。所以宪法规定,宣誓者可以就“宣誓”和“宣告”任选其一。

        第二部分是宣誓者效忠的对象(支持和保卫的是“宪法”)。1789年原先的誓词中只说“支持”宪法,“保卫”是1862年,在南北战争中添加的。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在他的告别演说中传达了“支持”的原义:“我们政治制度的基础是,人民有权利确立和改变政府的章程。但是宪法在任何时候都是存在的、神圣的,所有人都必须服从的。人们有权利缔造政府,它的前提是,每一个人都有义务服从那个他参与缔造的政府。”对公民来说,支持宪法就是服从由宪政民主程序所缔造的政府。对军人来说也是一样。  

        第三部分是辨别敌人。1789年6月1日订立的军官宣誓非常简短,只有一句话,“我,某某,庄严宣誓(或“宣告”)将支持美利坚合众国宪法。”1790年4月加上“对美国忠实和忠诚。”1862年7月2日,又改为“支持和保卫美国宪法,反对一切国外和国内的敌人。”从1962年至今的美国士兵誓词中,也都用同样的宣誓词。1862年修改军官宣誓词的直接原因是南北战争。为了防止联邦军人加入南方的同盟邦(主帅是罗卜特.李将军)。南方同盟邦破坏了由宪法规定的对美利坚联邦的忠诚,成为联邦的敌对方。南北战争以后,美国并没有再出现内战的危机,但却不能说在未来就永远不会出现这样的危机。民主制度存在的基本条件是公民对民主制度的共同坚持。民主制度中有可能出现像1933年德国的那种仇视民主的敌对政党或组织(纳粹),军队的“国内敌人”是针对这样的组织而言的。

        第四部分强调了第二部分的效忠对象,“我将忠实、忠诚地对待宪法”。 宣誓者保卫的是宪法,不是总统,不是政党。美国宪法是至高无上的美国象征,它高于,并因此包括总统、国家、国旗、军队、政党和其它的一切。美国的宪法概括了这个文件所代表的国家理想(树立正义、公民权利、国内治安和国防、增进全民福利、谋求人民及后世永享自由生活)。宪法建立在一系列的权力制衡基础上:行政、立法、司法。权力的制衡使得美国的民主制度注定不是一个高统治效率的制度。效忠宪法就是不为一时的统治效率而牺牲长远的民主原则。

        对于军人来说,效忠宪法与效率的矛盾关系就更突出。总统是三军统帅,是军人服从的最高长官,但总统并不具有不通过国会就调动军队、对外国宣战的权力。军队是国家的军队,不是总统的军队,更不是某个政党的军队。军队的指挥效率不能凌驾在对宪法的忠诚之上。

        美国宪法前言只有五十个字:

        美国人民,为建设更完美之合众国,以树立正义,奠定国内治安,筹设公共国防,增进全民之福利,并谋今后使我国人民及后世用享自由生活起见,特制定美利坚合众国宪法。

        

    70498 次点击,321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22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联邦共和国军人巴顿:你不让敌人流血,你就会流血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