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海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0:08:42    引用回复:
16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孤城漫云 2017/8/8 9:40:47  的原帖:    充满了吃人的冷血以及无耻的“智商优越感”“资本优越感”,毫无人性可言,可见其“心残”到了“心黑”的程度。而如此荒诞、嗜血的文章————从“脑残体”变为“心残体”、心黑体。

    可见这个社会的丛林程度,又涨一级。
那没办法,社会从来就是弱肉强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0:26:13   
17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孤城漫云 2017/8/8 9:40:47  的原帖:    充满了吃人的冷血以及无耻的“智商优越感”“资本优越感”,毫无人性可言,可见其“心残”到了“心黑”的程度。而如此荒诞、嗜血的文章————从“脑残体”变为“心残体”、心黑体。

    可见这个社会的丛林程度,又涨一级。
转至第16楼第 16 楼 海旻 2017/8/8 10:08:42  的原帖:那没办法,社会从来就是弱肉强食~
放屁,西方社会北欧福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0:32:10    跟帖回复:
18
    顶起
回帖人:
海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0:32:12    引用回复:
19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孤城漫云 2017/8/8 9:40:47  的原帖:    充满了吃人的冷血以及无耻的“智商优越感”“资本优越感”,毫无人性可言,可见其“心残”到了“心黑”的程度。而如此荒诞、嗜血的文章————从“脑残体”变为“心残体”、心黑体。

    可见这个社会的丛林程度,又涨一级。
转至第16楼第 16 楼 海旻 2017/8/8 10:08:42  的原帖:那没办法,社会从来就是弱肉强食~
转至第17楼第 17 楼 孤城漫云 2017/8/8 10:26:13  的原帖:放屁,西方社会北欧福利

北欧的高福利是建立在高税收之上的,比如瑞典,遗产税高达80% 相当于人一死财产就充公。让你出80%的遗产税建设高福利社会,你愿意就可以。 问题是,中国不是人人都愿意高税收,高遗产税的~
这很简单,高福利社会是靠高税收维持的,没有高税收,休想高福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0:39:17    引用回复:
20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孤城漫云 2017/8/8 9:40:47  的原帖:    充满了吃人的冷血以及无耻的“智商优越感”“资本优越感”,毫无人性可言,可见其“心残”到了“心黑”的程度。而如此荒诞、嗜血的文章————从“脑残体”变为“心残体”、心黑体。

    可见这个社会的丛林程度,又涨一级。
转至第16楼第 16 楼 海旻 2017/8/8 10:08:42  的原帖:那没办法,社会从来就是弱肉强食~
这些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从来都把人类社会当做丛林。
回帖人:
XYT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0:40:24    跟帖回复:
21
    穷逼不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0:45:33    引用回复:
22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孤城漫云 2017/8/8 9:40:47  的原帖:    充满了吃人的冷血以及无耻的“智商优越感”“资本优越感”,毫无人性可言,可见其“心残”到了“心黑”的程度。而如此荒诞、嗜血的文章————从“脑残体”变为“心残体”、心黑体。

    可见这个社会的丛林程度,又涨一级。
转至第16楼第 16 楼 海旻 2017/8/8 10:08:42  的原帖:那没办法,社会从来就是弱肉强食~
转至第17楼第 17 楼 孤城漫云 2017/8/8 10:26:13  的原帖:放屁,西方社会北欧福利

转至第19楼第 19 楼 海旻 2017/8/8 10:32:12  的原帖:北欧的高福利是建立在高税收之上的,比如瑞典,遗产税高达80% 相当于人一死财产就充公。让你出80%的遗产税建设高福利社会,你愿意就可以。 问题是,中国不是人人都愿意高税收,高遗产税的~
这很简单,高福利社会是靠高税收维持的,没有高税收,休想高福利!
这种反驳就是放屁!
高税收高福利同弱肉强食有什么关系?如果有关系的话,高税收高福利就是强者在照顾弱者,正说明人类社会不是丛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0:47:36    跟帖回复:
23
那些人无非就是把丛林法则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毒药换个包装出来骗人而已。王平员为了生活也算是不择手段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0:59:01    跟帖回复:
24
用个人的所谓小聪明式行为的取舍代替社会文明大框架的优劣,嘴硬的让人反感之至,好一个智商高低论,人类可以这么无耻还叫人类吗?叫禽兽都是侮辱禽兽
回帖人:
cnvpp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1:01:55    跟帖回复:
25
外甥女被传销团伙绑架一个半月之后……
链接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2361163
    记得三年前(2014年)5月,我太太的一位23岁的外甥女大学毕业前夕,在广州市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实习期间,居然被白云国际会议中心的两名河北籍厨师(退伍军人)骗到河北、天津去搞传销,这位外甥女先后被传销团伙转移了四个地方——北京房山、天津滨海、河北的廊坊和沧州。
    当时家里人都以为这位失踪已经一个半月的孩子十有八九是遇到人贩子、恐怕凶多吉少了。回忆当时家里的情形,简直是哭声震天、乱成一团了。
    幸亏这位外甥女还不算笨,就在其失踪已经一个半月后的某日下午,她在一张白纸上写了一行简短的求救信——“请小姨快来救我!”并附上我太太的手机号码,求救信里面包着100元现金,再将这封从沧州某大酒店(传销窝点)的4楼往窗外扔出来,飘到楼下的马路边上……幸亏有好心的路人捡到这封信以后给我太太发了手机短信,现在回忆当时收到手机短信的情景,那真可谓欣喜若狂、大喜过望啊。
    当家里人接到手机信息后,事不宜迟,我们一边打电话给河北沧州市警方报警,一边派外甥(外甥女的哥哥)赶紧出发、从广州赶赴河北沧州,一边委托北京的朋友——新大地解放军总后勤部勤得利大酒店的一位负责人帮忙救人,这位朋友马上喊来3名现役军人、2名酒店员工,加上这位老友,一行6人开着2辆军用吉普车到沧州救人。
    ……经过异常曲折复杂的经历,朋友一行6人终于在另外一家大酒店(并非外甥女扔出求救信的那家大酒店)找到外甥女。尤其令人感到震惊的是,按照朋友对当时情景的描述:他们当时想把外甥女和被传销团伙所控制的十多人都带走,可除了外甥女和另外一名成都女孩愿意离开之外,其他人都不愿意离开,并且还言之凿凿地为传销团伙辩护,说他们搞的是“电子商务”,而不是“非法传销”,后来当地辖区的派出所民警居然也认为“这是合法的电子商务,而不是非法传销”,因此便认为“他们并不违法,我们没有理由抓人……”
    更加令人惊异的是:朋友们将外甥女和那位成都女孩接到北京并安顿下来后,越想越不对劲,便鼓动外甥女和成都女孩去省会石家庄的河北省公安厅报警,这样通过向上面反映情况引起重视后,就有可能将这个传销团伙和他们在北京、天津及河北的传销窝点给一举打掉。
    可外甥女和那位成都女孩却坚决不干,她们竟然这样说道:“我们不能这么做,这些搞电子商务的组织者和领导者都是退伍军人、特种兵,武功高强、身手厉害,如果这样做,他们会杀我们全家的……再说了,人家搞电子商务并不违法……”朋友们面对两位女孩这样的回答,简直都无语了。
    一转眼,“外甥女被传销团伙控制与绑架一个半月”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三、四年了,每当我和太太回想起这件事来,仍然有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感慨!今年春节后,我太太的这位外甥女结婚,嫁给了某著名医院的一位麻醉师,我们连她的婚礼都没有参加,就因为她2014年这次她“成了传销受害者、被传销团伙绑架后却不愿意为自己讨回公道、伸张正义之举。”妈的,气死我了!


================================
这些退役特种兵不是装的,而是货真价实的
——关于这则主帖故事的后续补充,真相在这里:

    在本人叙述的这个故事里,这个传销团伙的骨干就是由退伍军人构成,该团伙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就是几名退役特种兵。该故事还有后续:我太太的外甥女被解救回广州之后,我们又在白云区当地警方报警,希望将那两位在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工作的河北籍厨师绳之以法,当我们带领辖区民警去白云国际会议中心管理处“调查了解情况”时,那两位河北籍厨师(经了解,他们确实为退伍军人,不是冒充)早在一周前就已经“辞职不干”、逃之夭夭啦。
    最近《战狼2》这部电影很热,影片讲述的是我国退役特种兵不远万里到非洲去解救我们落难的同胞,英勇无敌,正义感爆棚!尤其在电影的结尾,打出了这么一行字:“同胞们,当你在海外遇到困境的时候,不要放弃,因为你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于是,便有网友期待,如果我们的退役特种兵能够将他们的本事用于解救国内那些被传销团伙控制的同胞们——那些类似于李文星一样的绝望者,那不是更有精神激励作用吗?然而,现实远非如此——在本人所叙述的这个真实故事里,那些作恶者恰恰是在《战狼2》被誉为英雄的特种兵。
    由此看来,那些意淫出来的所谓“战狼”故事,如果不是在想象中,那就是在电影里啊!而在想象中和电影里的“英雄”即便你编出一百个孙悟空来,恐怕也不奇怪哟。令人感到奇怪并颇具反讽意义的是:为什么我们的英雄只能到文学作品和影视剧中寻找?为什么我们会一次次地相信那声泪俱下的“我爷爷5岁就被日本鬼子杀害”的谎言?
    几天前当我看到第一次看到李文星的悲惨故事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太太外甥女被传销分子绑架的这个故事的凶手,很有可能与制造李文星惨案的凶手就是一伙人。请注意:我说的是“很有可能!”

回帖人:
cnvpp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1:02:48    跟帖回复:
26
转帖:《记者卧底传销窝点,从18楼狂奔至1楼逃跑用时仅3分钟》
文章来源:新京报
原文标题:《讲述我在燕郊传销窝点卧底的6天》
文章作者:《新京报》记者  游天燚
    据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今日凌晨通报称,7月14日,在西青区张家窝镇灵泉北里南侧附近发现一具男性尸体。经查,该男子生前曾到静海区并误入传销组织,后因病情严重被传销人员弃于案发地。据报道称,目前警方已将3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那么,传销组织内部什么样?是不是真要经历生死体验?新京报“重案组37号”(栏目)探员用他曾经在某传销组织6天的亲身经历,为大家讲述一二。
    一、窗外,那是一个黑漆漆的世界
    2016年12月12日凌晨2点,我躺在出租屋的床上,看着窗外黑漆漆的世界,发了一条仅自己可见的朋友圈:“晚安,北京!”关上手机,我回想起卧底燕郊传销窝点的“黑暗时光”:2016年11月26日到12月1日,和传销人员朝夕相处6天。
    他们深迷成功学、大谈慈善、每天都在想方设法邀约亲戚好友参与其中。跟这些拥有“致富梦想”者聊天中,我多次提出“传销”、“拉人头”等敏感词汇,目的就是想知道传销人员怎么看待传销。他们对我卧底记者的身份从防备到严密防备,最终被我的“演技”所“欺骗”。来自传销人员的信任,让我零距离接触了传销头目之一,曹兴刚。
    二、卧底第6天我被催促缴纳49800元入会费
    那天,也是我逃跑的日子。发朋友圈时,《“投49800回报450万” 家庭式传销侵入燕郊》见报,新闻在“新京报”(2016年12月12日)、“重案37号”等微信公号推送,两个版的长篇报道将在清晨出现在北京的各大报刊亭。那时,我时刻回忆起传销人员刘奇在窝点里面的迷茫,回忆起曹兴刚利用银行流水引诱传销人员拉人头入会的场景。我想着,刘琦见到报道后会幡然醒悟,还是会怒不可遏?我不知道。
    这是我本人在《新京报》从业3年多来,第一次卧底传销组织。如今想想,6天时间,像在演绎一部大片,更是一场与“传销洗脑”的战争。
    睡在窝点唯一的大床上——2016年11月26日中午,我和大路(摄影部同事)来到位于北京东面和河北交界的燕郊。这是三河市的经济发展大镇,很多人称之为北京“七环”。因外来人口众多,很多在京上班族住在这里,跨地区上班,也被称为“睡城”。
    大量传销人员也在这里居住。在决定到燕郊传销窝点卧底之前,举报人和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就告诉我,这里传销由来已久,当地公安部门曾多次进行打击,但总是驱之又来,打击不尽。
    三、民间自愿互助众筹,多么友善的名称
    我要卧底的是个号称“投资49800元,18个月后回报450万”的传销组织,它有个听起来很“友善”的名字——“民间自愿互助众筹”。传销头目系统化管理,美其名曰“同德系统”。窝点在燕郊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里,出来接我的是刘奇,他来自内蒙古,是个拥有2000多只羊的养殖大户。
    50多岁的刘奇接过行李箱,从小区门口到出租房的路上,他打开话匣子。我了解到,没来传销组织前,他儿孙满堂,平凡而幸福。为了赚钱,两个月前,好朋友把他介绍过来。跟拍的大路止步于小区二期10号楼5层501门外,我和刘奇进入房间。里面住着他的叔叔、弟弟、老家邻居,年纪最大的60多岁,最小的40多岁。一个月前,刘奇像接待我一样接待了他们。
    两室一厅的房间里住着六个人,客厅沙发旁有张折叠床,刘奇说,这是为新成员准备的位置。两间卧室分别放着一张大床和两个上下铺的钢架床,像大学时的学生宿舍。大床是为“领导”准备的。刘奇介绍,该小区二期组织里的很多人,每个家庭都有家长,称为C1小家长,上面还有C2、C3家长,“家长”们会不定期来每个家庭讲课,独卧大床为他们提供休息场所。卧底第一天,刘奇把那张大床给了我。
    四、传销窝点日常会议:“把手机交出来!”
    刘奇欢迎新来的每个成员。为了共同富裕,他愿用自己的全部热情服务于我。因为他“守住”我,就完成一个拉人头的任务:我要是交49800元的入会费,他就可以分到6600元,还可以升级。除了高度热情外,传销人员还需要对新成员有充分了解。第一天晚上,他在房间里要我交出手机,说是帮我存个特殊人物的电话号码。为了不让他起疑,我决定交出手机。
    好在,在卧底前,我已做好准备,清空了手机里的所有信息。包括同事的联系方式,故意把几个同事的备注为“老爸”、“老妈”、“老哥”……我知道,刘奇是为了解我的身份。就像他说的,担心有人举报,“毁了”他们的发财梦。此外,我和后方商量,新办了个手机号,带着两个手机进入传销组织。如果一个手机不幸被发现,至少还有一个手机用来“求救”。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很管用,刘奇在查看我手机时,不知道另一部手机就绑在我的裤裆里录着音。我想,他们总不至于叫我脱光来检查身份吧。
    和以往传销不同的是,我卧底的窝点没有严格控制新成员的人身自由。但卧底前两天,一切身份信息都会被传销人员问个遍。刘奇问完,他叔叔问,然后他弟弟问……直到见C1小家长,又再问一遍。除了上厕所外,我做的每件事他们都会盯着,但不会主动打扰。这不仅是怕我跑了,也为更加了解我,然后给予热情和关怀,让我对他们产生好感。
    相比以前的北派传销,暴力、监控、监禁等方式已经“落伍”,取而代之的是南派传销用热情、嘘寒问暖等方式留住人。毕竟这是个拉人头致富的骗局。暴力元素不再很好地适用这场骗局,而应该重点行成功学之术,伪造国家政策之说,来为传销人员洗脑。
    五、我最担心说梦话暴露身份……
    6天的卧底,每天上午和下午都要上课。传销头目把洗脑课地点选在高端写字楼里,把自己包装成正规公司。不到40平米的密闭房间,聚集70多人。中央空调也抵挡不住传销人员的体温,头上冒出的汗珠也挡不住他们的财富梦想。讲师们大谈成功学,称自己是马云的座上宾。但讲师只知道马云是阿里巴巴的CEO,并不知道,早在2013年5月10日,马云辞任阿里巴巴集团CEO,继续担任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的消息。
    传销人员把洗脑课称为考研调研课,他们不认为这是在从事传销。在他们眼里,传销是要监禁、控制人身自由的,头目应该是个狠手段的人,他们自认是“在走一条秘密的致富路”。
    “拉人头分钱,这好像是传销。”我问刘奇。“瞎说,这是一个互助平台。”他否认。刘奇牢记组织的名字“民间互助慈善众筹”。他理解中,每人投入49800元后,介绍人可以分到一笔钱,来得越早,得的钱越多。可他始终少算了一笔账:拉人头致富的背后,实则是在破坏社会的生产力。就像反传销人士李旭说的,“如果像这样以3倍递增的速度拉人头,人口有限,总有一天会崩盘,受害者远多于得益者”。
    卧底调查的那几天里,我几乎每天都做梦,都是洗脑课上讲师的内容,这个项目如何如何赚钱。可醒来又深知这是个纯资本运作的骗局,少数人得益,多数人是“炮灰”。第3天晚上,刘奇带一位刘姓中年男子来我房间,并介绍对方是一个C1小家长。
    目的很简单,就是探我的底来了。“我觉得这个真能赚钱”,这是我和小家长聊天的主要内容。我一直掩饰心中的那份理性,把自己演绎成已被深度洗脑的传销份子。聊得很晚,他介绍了五级三进制的传销拉人头模式,告诉我分钱的流程。凌晨一点,C1小家长决定和我住在一个房间。对我来说,和传销小头目睡在一张床上,心里总有些别扭。不是鄙视,而是担心,一句梦话暴露了我卧底记者的身份,又担心他深夜起来搜出我的偷拍设备。
    六、感觉就像地下党,报平安用藏头短信
    每天上完课后,上厕所,是我唯一一个独处的机会,也是检查取证视频是否拍摄完成的机会。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考虑,在卧底前,我曾和后方商量,每天抽出时间发个短信、报个平安。在刘奇时刻和我在一起的情况下,我只能寻找方法报平安,一方面告诉后方,我没事,我还好;另一方面告诉后方卧底进展。
    卧底第三天。刘奇和C1小家长开始让我提供身份证。出安全考虑,我说留在了北京市内的出租屋内。我知道,身份证给了他们后,他们会用来登记,复印一份到传销头目手中。C1小家长让我找人邮寄到燕郊,我曾提议说自己去拿,但被拒绝。这种毫无理由的拒绝让我感到奇怪,刘奇等人称是为了我安全考虑。
    我知道,他们怕我跑了。我只能在他们眼皮底下拿出手机,给同事发了个邮寄地址,担心同事看不懂,后来我写了几句话,把每句话的开头文字连起来就是报告我现在的状态。发短信时,刘奇就在一旁,时不时盯着我的手机看,我只能用手指遮住部分问题,掩盖我“通风报信”的行为。
    发短信那天,我决定“后天出逃”。决定出逃是必然的。因为一旦有传销人员向我问询身份证,那就意味着要缴纳49800元入会费了。如果你不缴纳这49800元入会费,那不知将会招致什么样的灾难性后果。但我不能交,但又要完成新京报的报道任务。在28日中午写下出逃信息后,我开始“预谋”接下来两天内的卧底工作。我要了解这个传销组织身披的外衣,要见到这个传销组织的大头目,哪怕之一。
    七、北京博爱联盟完全就是一个空马甲
    11月28日晚,我终于见到整个燕郊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号称“民间互助慈善众筹”、“同德系统”的传销头目之一C3大家长曹兴刚。曹兴刚描述,该小区的资金盘由他操控,每天进账十多万。他一口一个国家政策,宣称“18个月赚450万”、“玩的就是分钱游戏”。
    他是贵州人,40多岁,看起来很年轻。不过他忽悠人的套路着实不浅,那天晚上,他拿出手机,打开短信记录,向在场十多位传销人员展示11月份的银行流水,“最新一笔进账168万”。关于“民间互助慈善众筹”传销组织,他宣称是“北京博爱联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主要经营项目。
    卧底结束后,我曾通过工商系统查询,北京博爱联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21日,地址在北京市朝阳区将台乡酒仙桥路甲12号四层4008室。而该公司在2016年6月16日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房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这个公司的注册地并不是什么投资公司,而是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办公场所。
    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我,这里一直是公司的办公地点,从没听说过“北京博爱联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然而,刘奇他们不能离开燕郊,又怎么知道这个所谓“北京博爱联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空马甲的身份呢?
    八、我的逃跑过程很惊悚、很疯狂……
    12月1日7点,我第一个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将洗漱用品、充电宝、打火机……装入冲锋衣的口袋。看着房间里跟了我两年多的行李箱,我用一分钟时间来思考怎么处理它,想来想去,这是要逃离传销组织了,还是放弃吧。就让它继续代替我卧底吧。
    上午10点30分,我借机上厕所,从18楼楼梯迅速跑到1楼,我没敢坐电梯,担心遇到传销人员。从18楼到1楼,我用了3分钟,整个楼道都是我的脚步声。到了1楼,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我没再回头看,也不敢回头看,迅速从小区门口打车离开。
    12月13日到15日,燕郊警方和工商部门对这个传销组织进行打击,抓获传销头目9人,涉嫌传销人员近300人。12月15日,刚好是我的生日。那天,我没有收到生日祝福,却收到刘奇发来的辱骂短信。他还提到,“你办个多么愚蠢事,难道我们爱国、做慈善也有错吗?”事后,我和大路在一次吃饭的过程中聊到他。大路问我,“刘奇回家了吗?”我摇了摇头!

《新京报》曝光后,卧底记者收到了传销头目的威胁短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1:15:00    跟帖回复:
27
雄文,振聋发聩。

如果这是个文明社会的话,小兄弟就是未来的总统。



回帖人:
cnvpp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1:22:40    跟帖回复:
28
小资料——中国式传销地理分布图
    8月6日凌晨,天津市静海区开展打击传销“凌晨行动”,截至上午11时,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员63名。
    随着互联网的广泛应用,网络传销成为传销新形态。与传统传销相比,网络传销突破了地域限制,下线发展也超越了熟人范围,表现出蔓延广、迷惑强、诱惑大以及传销团队专业化等新特征。2016年以来发生多起涉案金额超亿元的网络传销大案,其中仅“网络黄金”传销案涉案金额就高达109亿元。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审判决结果统计显示:从2014年至今,全国各级法院共判决该项罪名案件2772起,其中2016年就达到893起。就地域分布来看,东部、南部省份“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例明显高于全国其他地区,其中江苏、安徽、广西最多,分别达330起、315起和232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1:35:32    跟帖回复:
29
做为引领公众舆论的时评人,“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应该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可有些时评人喜欢另辟蹊径、哗众取宠,一副道貌岸然、唯我独尊的模样,让人看了作呕,那个开口穷逼闭口穷逼的“姬鹏”就是其中之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8 13:03:24    跟帖回复:
30
网上论坛,有人想打造成一家之言,哪知只要有其他人说话,你就别梦想一致。如此帖亦有传销之徒在为自己说话,你想不让他发帖,除非禁止言论。然明白人自能分清浑浊。
12197 次点击,40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李蓬国:李文星死于“穷逼”?时评已成“心残体”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