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yanyezhi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红楼梦〉烛隐》连载1
1854 次点击
6 个回复
yanyezhi 于 2017/8/23 12:19:4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红楼梦〉烛隐》连载1

    读者阅读《红楼梦》的目的,当然是想要读懂这本书。

    如果读不懂,作者、脂批、版本、方法之类的问题,无论怎么鼓捣,都是白搭。

    如果读懂了,哪怕只是大致上读懂,60分算大致读懂吧,所有的问题便基本上都解决了。

    蔡元培读懂了吗?

    胡适之读懂了吗?

    区区在下读懂了吗?

    要肯定某某读懂了《红楼梦》,这是很难的;要肯定某某没有读懂《红楼梦》,这不是很难的。

    举例而言:

    首回甄士隐出家为道,肯定有某种寓意,但却仅见蔡元培、景枚九、邓狂言略有试解,其他则就连试解也没有。你们连试解也没有,有理由认为自己读懂了此一情节吗?

    首回甄士隐出家为道尚且不懂,末回贾宝玉出家为僧又怎么可能读懂?不懂贾宝玉出家为僧,又从何论断此一情节伪续与否?

    说得不好听,百年红学诸论者,十之八九,包括胡适、周汝昌,其实是实于红楼一窍不通而又楞充内行!

    然则此二情节何意?

    简而言之:首回甄士隐出家为道,是隐写南明之灭;末回贾宝玉出家为僧,是预写满清之亡。

    为什么是这样?

    从本贴二楼起,连载拙作《〈红楼梦〉烛隐》,欢迎赐阅指正!但也请别瞎喷!

    如果不能在北大中文论坛发言指正,可在国学、天涯发言指正,也可加qq1206741047指正。

    《〈红楼梦〉烛隐》: 1800页,170余万字,首尾两端是二十余篇专论,中间是120回评点。因为120回评点分红黑二色,上传时要重新设置颜色,估计连载时间会在半年以上,可能分载于十多个贴子。

    拙作特点是着力于隐语解读。例如:“将家塾亦设于此”,解读为将朝廷亦设于盛京,亦即不要迁都北京之意。

    这样解读对吗?

    欢迎发表高见!

    附:

    《〈红楼梦〉烛隐》网址

    http://www.cnpku.net/thread-355205-1-1.html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3 12:35:04    跟帖回复:
       沙发
    威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7 6:53:55    跟帖回复:
       第 3
        第一节

        百 年 红 学 三 段 论

        清代红学,由于为清廷之淫威所屈,价值有限,不足深论,就从民国初年说起。

        第一段:

        蔡元培说:“鄙意甄贾二字,实因古人有正统伪朝之习见而起。”“所谓贾府,即伪朝也。”“贾宝玉,言伪朝之帝系也。”

        关于贾宝玉在出家前“从此而止”之说,王梦阮《〈红楼梦〉索隐》:“反复申说,注重在‘从此而止’四字。爱新觉罗氏之系统,果不再传而斩,则河山还我,汉族重光。祖宗之灵,实式凭之。”

        关于甄宝玉,蔡元培、王梦阮等先生则有疑隐南明宏光帝之说,李知其则有疑即明朝真宝玉之说,这些说法虽然都不对,或曰都不够准确,但他们将甄贾二玉看作敌对一对,看作正统伪朝,这一点没错。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3 11:20:59    跟帖回复:
       第 4
        第二段:

        胡适《〈红楼梦〉考证》:“甄家与贾家都是曹家”,“曹雪芹即是《红楼梦》开端时那个深自忏悔的‘我’,即是书里的甄贾(真假)两个宝玉的底本!”

        胡适以曹雪芹为甄贾二玉的底本,俞平伯认为“作者和宝玉决是一不是二”,周汝昌认为“甄贾全同”。这个甄贾同一论,是新红学最荒谬最致命的错误。有此一错,新红学就没有修正改进的余地,就只能彻底抛弃之。

        《李希凡的红学哀叹》:“竟‘考证’出65个作者”,例如,洪升、严绳孙、张廷瓒、顾贞观,等等。据我所知:几乎都是猜想谁是作者,便将贾宝玉当作谁的化身;对甄宝玉则视若无睹,绝少论及,仅有的一点论述,似也是捕风捉影,不得要领。这65种“考证”,都是反胡适的,但其中将贾宝玉当作作者化身的,却都是从胡适而来。有此一错,即有成就,亦不多也。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关于甄贾两个宝玉的相对年龄,这么重要的问题,竟仅见周汝昌、李知其有所论及,还都搞错了,可见百年红学实甚为粗疏,远远谈不上已经读懂《红楼梦》。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3 21:57:38    跟帖回复:
       第 5
        第三段:

        笔者认为,《红楼梦》120回,是诡写满汉争天下的隐书,是从清兴汉亡写起,一直预写到汉兴清亡,满人如蒙元北遁止:贾假宝玉大一岁,代表现时之伪统帝系,是作者的敌人;甄真宝玉小一岁,代表未来之正统帝系,是作者的化身。

        笔者认为,红学第三段虽然才开始,但却再也不会有第四段了啊。

        当然,也可以说,所谓第三段,其实只不过彻底否定第二段,继承、修正、发扬、光大第一段而已。

        笔者还认为,甄贾二玉是《红楼梦》数百人物中,最重要、最具象征性、最具代表性的一对,——要知道,甄贾二字实际相当于敌对两国的国徽。——是《红楼梦》研究者首先应予求解的一对。由此则又可见,凡属对甄贾二玉只言贾不言甄,或虽兼及甄贾,但却就连一个比较象样比较圆通的解说也没有的,其说就一定是不成立的。甚至可曰,该论者对《红楼梦》其实是没啥研究的,或者是没啥研究能力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5 12:21:21    跟帖回复:
    6
        第二节

        红楼正文第一句,你读懂了吗?

        读红楼,先要弄清方向。红楼作者亦知此理,故而伊始即有暗示。

        “甲戌本”第一回回目之后,除了套头,第一句就是:“原来女娲(娲皇)氏炼石补天之时”。作者在此就已暗示了方向,可惜普遍读不懂啊!

        早在1919年,邓狂言《红楼梦释真》即已指出:

        托始于女娲者,何也?女娲为汉族初代之君主,并为初代之女主,而程子以娲曌为皇,为天地间之奇变,为孝庄写照也。

        邓狂言此解,绝对正确。为什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4 13:21:58    跟帖回复:
    7
        先看文学史上,类似的比喻性写法:

        《封神演义》以妲己比女娲氏,第一回便是《纣王女娲宫进香》。

        《镜花缘》某女恭维武则天,便说什么“功比女娲之炼石”。

        宋·李清臣《钦圣宪肃皇太后哀册文》:“譬如娲皇,神工妙力,炼石补天。”

        《女娲石》恭维慈禧:“恭贺皇太后,女娲石下降,应主慈圣中兴之兆。”

        以上四例说明,拉扯上“女娲(娲皇)氏炼石补天”,都是用以比喻太后或女皇,未见例外。

        注意,“女娲(娲皇)氏炼石补天”一说,不仅没有用以比喻普通人的先例,就连比喻男性帝王的先例也是没有的。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红楼梦〉烛隐》连载1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