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静水深流696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夜空里那颗星
14457 次点击
53 个回复
静水深流696 于 2017/8/27 21:31: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夜空里那颗星

    ——读岩波长篇小说《今夜辰星璀璨》

    津门实力派作家岩波先生寄来他的新作《今夜辰星璀璨》,煌煌巨著,凡十八章计三十万字,写的是北方农村村官带领群众创业致富的故事,读来犹觉亲切感人,文字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我是农民,除了短暂的几年打工漂泊外,几十年一直生活在农村,如果农民也可以评职称论资格,那么,我可能会获得一个相当的级别了。

    时值酷暑,因为忙于庸俗,特别是惰性,我读完这部书确实用了很长时间,记忆力不好,有时候是反复读,故耽误了这个文字写出来的时间。本来一部爱不释手的好书,被时间和懒惰所误,实在是抱歉了。读完这部书时,正值农历闰七月末的一个夜晚,金秋正当时,无月的夜,星空格外灿烂。看着作者落款的时间——“正月十五元宵节月圆的夜晚”,禁不住触景生情百感交集,掩卷而思,啊,心儿飞向天幕,因为夜空里那颗星!

    掩卷不忍,月余来,书中主人公丁辰星、姚贞贞、刘菠萝等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深深的浮现在我眼前,一直相伴,似乎就是好邻居,住在一个街坊里。第300页写到丁辰星永远闭上眼睛,年龄定格在36岁时,不禁潸然泪下,不忍,不忍!多好的村官,多么优秀的人品,多么稀缺的社会正能量,怎能撒手而去?

    作者生在北方大都市,写的却是一群农民,超越了自己的生活面,足见下乡体察,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农民的力度,频度,真可谓是筚路蓝缕了。被先生视为友,尤其作为农民,偶尔还有点乡土文字之好,希望我能提出点看法,不客气的说就是挑点毛病,这事着实为难了我。说实在话,我很想努力行使这个权力,完全没有碍于大作家什么面子,先生赋予这个权力了吗,我就只好当作朋友的一次对酒邀月,口无遮掩,恣肆放旷,摒弃任何刻意恭维了。

    然而,我这个权力可能面临过期考验,我实在说不出个什么道道来,这也正是有违先生意愿的。随便说几句吧,想象着先生冒酷暑去寄书,填包裹单,还要穿越拥挤的人流车流,为了听听一位陌生朋友的意见,今当一吐为快,否则真的就对不起朋友这一片冰心,而自己也如坐针毡了啊。因为资质能力不够,本书的优秀之笔不胜枚举,端的不知如何总结,只能窃意从只言片语里管窥蠡测吧。

    书中故事发生在北方农村,时间跨度自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改革开放后的八十年代,叙写了以丁辰星为代表的时代青年及优秀村官勇于开拓进取,一心一意谋发展,带领广大农民致富的感人故事。人物形象鲜活,故事情节曲折离奇,并深度融入于社会大环境,富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泥土气息扑面而来,人情世故练达凝重,呈现在眼前的不仅仅是一部书,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农村社会生活面,仿佛自己早已置身其中了。

    一句“大炼钢铁”,令我沉思当年,那场幻想工业大革命甚至超英赶美的运动,最后以大量破坏生态劳民伤财并生产出成千上万吨废品的惨重代价而告终。虽然着墨不多,却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农民在一穷二白岁月里所经历的苦难背景。直到今天,虽然经历了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农民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过去的自己富裕了,但是在全国的经济地位排名中,农民仍然还代表着贫困。

    五六十年代,纵使物质贫乏,却是一个不乏精神的年代,英雄人物辈出,一声“邢燕子”,令人不禁想起雷锋、王杰、刘英俊、欧阳海、草原英雄小姐妹等一大批英雄模范人物。五十年代树英雄,六十年代工农兵,八十年代大专生,九十年代生意精,难怪人们如此打油。

    故事发生地丁家堡的农民过去用打火石即“火镰”点烟,现在恐怕很多人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了,我经历过那个年代。然后在鞋底子上磕烟锅,还有农村妇女当年穿大裆裤并打造平胸的特点都写得原汁原味。写男妇联主任,自称是上级派来“专搞你们妇女的”,语言之粗陋凸显农民质朴毫无做作。

    城里知青马全德学习邢燕子到农村来,身上长了虱子,记得六七十年代的农村,人们普遍身上长虱子,我那时也没能幸免,至今回想起来仍然不寒而栗。吃不饱,穿不暖,谈何容易搞卫生?一冬天不换衣服,不洗澡,身上长虱子,中国的农民,中国的农村到底经历过一个怎样青涩的年月啊!而精神上不管与谁斗都是其乐无穷,饿着肚子战天斗地,曾是穷山恶水山高石头多,地理条件极其恶劣的大寨一度成为中国农业的一面红旗,当年的所有信念都是其乐无穷。

    由虱子想起了我家乡的一个英雄,梁雷烈士,河南南阳党史记载的优秀人物,战争年代曾任山西偏关县委书记。他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身上长虱子了,却戏称之为“革命虫”,命题很有创意,投身革命即为家,人是革命人,虫是“革命虫”。虽苦犹乐,或苦中作乐,革命就是以苦为乐,不忘初心,读到此深有感触,可是,“革命”这个词,之于今天似乎已经淡出了。

    农民渴望富裕,那时春节写春联,“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家家户户几乎年年如是,朱元璋信手拈来一句不觉就延续了几百年。82页写到乡村落魄文人黎锦文因为落实政策获得两万元的补助,而后捐出建图书室,在当时那肯定是一笔大钱。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拥有一万元即为“万元户”,当远近知名而饮誉乡里。我那时教书每月工资不足四十元,对于“万元户”简直是梦幻。

    丁辰星差不多跟我是同龄人,历经困难,生于贫困,长于动乱,成于改革,后来久旱逢甘霖,赶上伟大的改革开放,一代青年才得以施展才华,在一个大时代中充分施展自己的理想情志。丁辰星无疑是这个大时代中的弄潮儿,他生的柔弱却意志刚强,种过地,当过兵,立过功,承包过工程,后来成为村官,不负众望,为改变农村落后面貌而不遗余力,真可歌可泣,堪称无数村官中的优秀代表人物。

    上世纪八十年代不仅是中国经济复苏的春天,也是社会主义文艺大繁荣的年代,一切都是欣欣向荣,蒸蒸日上,可谓是国家继1956年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后的又一次凯歌行进时期。万紫千红总是春,经济复苏,文艺繁荣,记忆中那是个让人激情四射的年代,丁辰星正是那个年代涌现出的一代青年创业者的楷模。

    1980年前的农村,从学校到社会除了读毛主席的书,几乎鲜有其它书,即便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红旗谱》,《红岩》,《欧阳海之歌》,《林海雪原》等这些以革命为主题的书也很难弄到。

    那个年代“割资本主义尾巴”,农民养鸡养猪卖菜卖鸡蛋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被明令禁止。1975年,姚文元、张春桥先后发表文章,大批所谓的经验主义,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打“暴发户”,打“土围子”,极左理论甚嚣尘上。周总理曾到延安老区视察,看到当地农民衣衫褴褛,了解到他们生活艰难甚至食不果腹时,一时间热泪盈眶,竟致语凝噎……他说,解放这么多年了,你们还过着这样的生活,我这个总理没有当好吗!

    据我的农村体验,优秀的村官确实太少,而村官中却不乏害群之马。一些村官,称霸一方,为非作歹,地痞流氓,他们欺邻害户,奸淫妇女,成为地方恶势力的代表。早时我们这里有个村官,早已被撤职拿办,他曾经为大队长,即现在的村主任,就是个恶贯满盈的败类。他奸淫妇女,欺压群众,专以单身女性为目标,采取深夜撬门入室的卑劣手段,以权力恫吓,最后连自己的女儿都想乱伦,终至身败名裂。

    《放逐》一书中那个村支书王国胜就是个类似的流氓,他们凭借权力以势压人,与丁辰星这样的村官比起来,又岂止是两重天地?丁辰星可谓是为民请命的人,他拿出自己多年打拼的辛苦积蓄,一心一意为群众谋发展,最后以身殉职,他的事迹并不比当年的欧阳海,刘英俊逊色,他的名字刻在纪念碑上也不为过,这样的村官完全可谓是改革中的人民英雄!

    为带领广大群众致富,丁辰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一次次洪水中救人,危难之时显身手,作者以这样的笔触塑造英雄,彰显时代正能量,正是作品的积极意义所在,正是中国当代在精神缺失中所应该深刻反思的重大思想文化内蕴所在。好在,丁辰星走了,他曾经的恋人,实际生活和智慧的引路人,或者伴侣姚贞贞站起来了,这个女理发师或者中专老师出身的女子,后来能走到县长位置,自是顺理成章的。

    姚贞贞和丁辰星的爱曾被世俗观念所扭曲,但发自骨子深处的爱是不惧任何外力干扰的,他们爱得严肃认真,姚贞贞终以清白之身为这场轰轰烈烈的爱作了注脚,令读者心理上获得极大震撼。至于后来姚贞贞在县长位子上以领导魄力和人格魅力被多次介绍对象,其中不乏副市长,也终没能打动她那颗芳心,更叫人由衷钦敬。

    “当过去不再昭示未来时,心灵便在黑暗中行走。”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第二个丁辰星,姚贞贞决心守着一颗素心,守着和丁辰星的那些美好记忆,在黑暗中去走一条用心灵呵护原始爱情的漫漫长征路!情怀之高尚令人感动,构思之精妙发人深思,如今,当我们试以拷问爱情和道德的时候,到底还能获得多少如此令人感动的答案?

    金子总会发光的,就算是夜空里的一颗流星,当生命的能量耗尽,也会在茫茫太空留下最后一道弧光。丁辰星就是这样的一颗星,一颗光照环宇并折射美好心灵的星,一颗为改革,富民,利他,素拥满腔家国情怀甚而希望普度众生的星!改革呼唤这样的星,现在农村实行大学生村官制,但多数徒有虚名,仅仅挂一个虚职,几个月不去上班的大有人在,感觉是一种政治作秀,制度的缺失和监管是我们当今社会的致命伤。

    我有个朋友在村支书位子上干四十多年,现在退了,他虽然没有能把一个村带得多么富裕,但是至少几十年如一日,处处小心翼翼,兢兢业业,名利面前如履薄冰。清正,公心,为民,真正做到了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这是我耳闻目睹的。现在,继任当是另一番景象了,他们不思进取,整天昏昏然不知所为,酒色黄赌吃喝玩混一样不差,这样的村官能带领人民致富?

    故而,作者笔下优秀村官的故事深深的感动着我,掩卷而思,不禁仰天长叹,那颗亮星陨落了!然而,他的故事未完,他的生命里还有后来人,因他而萌生的爱情和家庭,期待还有最美好的归宿。辰星陨落,我的心不禁为之一振,不忍!为什么,难道好人都不常在?

    如果他不离去,继续带领丁家堡人致富奔小康,那么,在未来的发展中,我曾经多么美好的想象着,期待着,或许,这个热血青年,转业军人,建筑工地的汉子没准会带出华北大地上的一个华西村或南街村呢。然而,这样处理或许会给三个女人的婚姻带来一定影响,致使道德层面,情感层面,家庭层面出现某种程度的舆论伤痕,存在一种精神瑕疵的嫌疑,也不敢保证完全都能避免。

    我个人认为,以丁辰星的干事创业能力,以及他在情感上的尺度和韧度至厚度,再为理智等,即便是围绕着三个女人转,相信他也是能处理好的,包括家庭,事业,情感问题等。他会让每一个女人最后都有一个完美的归宿,陪伴了一个多月,我相信他能做到这一点,因此,我有点倾向这颗星不陨落。

    “她们生活在一种氛围中,她们生活在一种情感中,她们生活在一种永恒中。”作家如是言,三个坐五奔六的善良的女人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家,一个世上罕见的家!想到此,我的思想飘乎很远,凭窗看,夜空深邃,星光灿烂,三个没有了主儿的女人,纵使能够亲密无间白头到老,但从心理和生理欲望诉求等方面不可避免的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失衡,想到此我心难以平静……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的记忆就是一个赤贫的年代,吃不饱穿不暖,我当年就险些成了饿殍。父母为讨生路,深夜出逃,只为活下去,跑到湖北打零工,不方便带我走。那时正是食堂饭,父母成了“流窜犯”,生产队长不让我吃饭,当我命悬一线时父母“认罪”回来。我们村里有一家在地里捡了一只死野兔,吃过的骨头扔在地上月余了,都已经被蚂蚁啃噬了无数次,我捡起来含在嘴里,渴望享受“美味”……

    那个味道,至今犹记,一种反胃的腥膻和泥土的涩碜实在不堪回味!吃过一种属于“蓟”类杂草的“刺脚芽”,叶子生刺,味道铁腥,流鼻血时据说塞鼻孔可以止血。吃过酒糟子,即酒精厂生产废弃物,又酸又碜,咬一口合不住牙齿!人均每天食用粮食“三两八钱”——至今,我们这里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还把中国六十年代那场轰轰烈烈的食堂饭习惯叫做“三两八钱”。

    所以,我觉得,城里下来的知青马全德住在村民丁香花家吃“旱萝卜丝加猪肉”,赤贫年代的乡村还能吃上这个,而且在城里常吃,感觉有点不妥。

    关于六十年代的粮食亩产,我们这里的小麦,玉米亩产一般不超过200斤,多年都在150斤左右徘徊,所以书中“亩产连500斤都不足”(15页)的说法似不妥。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想法是,当年“大跃进”,权威大报纸竟能宣扬亩产上万斤甚至二十多万斤粮食的高度离谱新闻!彭德怀“右倾”,他在北京吴家花园搞了一分试验田,结果几十斤,可见当年的浮夸风是何等的狂暴。

    大字不识几个的下三赖干部刘三凳,关于土坯墙特点的一段话(68页),也不太符合他的比较低级的农民身份,人物语言和人物特质稍有不随和。另有88页姚贞贞那段关于政治经济创业理论的话,似以客观议论处理为宜。

    感觉到书的时间跨度始于五十年代末,止于八十年代?其间经历了大炼钢铁,食堂饭,四清运动,文革,改革开放,从人物,故事,环境,语言中可以感受到。是否可以在每一个变革时期作为社会大环境相互关联一下呢?将人物故事与时代背景再密切吻合一下?直接点明故事是在什么样的政治大环境中产生的,可能让人对作品宏大的社会生活面有更深层次的理解。虽然书中以姚贞贞的笔记(243页)概括了1978年到1981国家的大政方针,但是感觉跟故事有点疏离。

    啰啰嗦嗦,言不及义,言不尽意,意不从我,虽有一片冰心,却难能倒出玉壶啊!不说两句,是为情感麻木,说又不能,鸡蛋里头挑骨头也不会挑,甚至根本没有读懂就急于发言,是为乱开方子,自比庸医,连自己都啼笑皆非了啊。

    愿今夜辰星更加璀璨!

       2017年农历闰六月29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7 21:47:34    跟帖回复:
       沙发
    不是我不笑,一笑粉就掉-_-。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8 9:54:55    跟帖回复:
       第 3
    @静水深流696    

    全文看过,十分欣喜,你能够讲出书中的问题和瑕疵,讲出你的看法,我感觉很好,对我写好下一本书很有帮助。这本书为什么没严格按年代写作:因为文革和政治运动不许提,书中不允许出现,否则文革中的故事会更吸引人。亩产问题你说得对,写得再少点更真实。关于丁辰星为什么要死?其实我的潜台词是现在已经没有了丁辰星这种人,这种人已经在社会上消失了。有一种情况是这样的:凡是有本事的干部基本都谋私,即使是谋公,也千方百计夹杂个人利益。所以,我就让丁辰星死了。因为丁辰星在振兴丁家堡的时候没有私心。他如果带着私心去,这本书就没意义,而不带私心,这种人生存不了。这种情况是一种悖论,我在书中借一个小题目点到这个问题:悖论也有意义,就是发人深思。而姚贞贞在接班以后做了很多事,都是按照社会情况,请客送礼给红包,一送就是十万大礼。这是社会真实的一面。不是这样的社会,丁辰星也不会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8 21:32:10    引用回复:
       第 4
    转至第3楼第 3 楼 岩波 2017/8/28 9:54:55  的原帖:@静水深流696    

    全文看过,十分欣喜,你能够讲出书中的问题和瑕疵,讲出你的看法,我感觉很好,对我写好下一本书很有帮助。这本书为什么没严格按年代写作:因为文革和政治运动不许提,书中不允许出现,否则文革中的故事会更吸引人。亩产问题你说得对,写得再少点更真实。关于丁辰星为什么要死?其实我的潜台词是现在已经没有了丁辰星这种人,这种人已经在社会上消失了。有一种情况是这样的:凡是有本事的干部基本都谋私,即使是谋公,也千方百计夹杂个人利益。所以,我就让丁辰星死了。因为丁辰星在振兴丁家堡的时候没有私心。他如果带着私心去,这本书就没意义,而不带私心,这种人生存不了。这种情况是一种悖论,我在书中借一个小题目点到这个问题:悖论也有意义,就是发人深思。而姚贞贞在接班以后做了很多事,都是按照社会情况,请客送礼给红包,一送就是十万大礼。这是社会真实的一面。不是这样的社会,丁辰星也不会死。
        谢谢岩波先生!我实在是冒昧了,您坦言了写作意图,可谓匠心独运,也使我茅塞顿开,读书之疑豁然开朗,大有掩卷释怀之欣慰!的确有些东西是不能触碰的,作家的权利就是绕开,明白了您在大环境描写中的缜密思维。身处都市,您写农民,写村官,成了农民的代言人,我以农民的身份谢谢你了!

        希望你能创作出更多反映农民生活,反映农村改革开放题材的优秀作品!现在一些文学的或影视作品之类的在反映农村农民农业题材上难免存在作秀倾向,没有近距离体验中国最广大的人群——农民生活,而是凭着灵感或主题去臆造,感觉少了些地气。

        喜欢你这部书,《今夜辰星璀璨》,是因为你笔下的一群农民朴实无华,特别亲切,地道,似是处了几十年的街坊邻居。再写一部反映农民的书,只怕你也变成农民了不是?

        祝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9 7:33:34    跟帖回复:
       第 5
    拜读。
    静水深流君是生活在农村的教师,更接地气,对岩波先生农村题材长篇小说点评,《今夜辰星璀璨》最有发言权。且点评叙、议结合,抒情锦上添花。
    祝福马弟执教愉快。
    祝福作家岩波先生创作丰收(本来就硕果累累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9 9:09:30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5楼第 5 楼 悫悫小书斋 2017/8/29 7:33:34  的原帖:拜读。
    静水深流君是生活在农村的教师,更接地气,对岩波先生农村题材长篇小说点评,《今夜辰星璀璨》最有发言权。且点评叙、议结合,抒情锦上添花。
    祝福马弟执教愉快。
    祝福作家岩波先生创作丰收(本来就硕果累累了。)
    许姐好!我们都是岩波先生的忠实读者,为他创作出优秀农村题材的新书而欢呼,但是所言又力不从心,正是:一片冰心在玉壶。至于评论,不好意思了,根本不具备资质条件,套用孟浩然的话,恐怕“疏雨滴梧桐”也未必吧。

    我看了岩波先生转发在新浪微博的您的书评,总结之全面,文笔之细腻,观点之鲜明,见解之独到,更多,真是心悦诚服了啊!相形见绌,我越发感到自己的所谓书评实在是太幼稚了!坦白的说,我没有这个“评”的能力,只能说是一次对朋友的责任使然,或者权当交卸差事罢了。

    我生活在农村,对农村火热的最基层生活司空见惯,却又视而不见,没有能力写他们,写自己,倒是大城市生长的岩波先生一次次深入农村采访,体验艰苦的乡间生活,最后成书于农民中,成为最广大农民的代言人,真是可喜可贺可感啊!

    忙于庸俗,未能及时沟通,歉意了!祝姐保重,安康是盼!小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 12:22:34    跟帖回复:
    7
    谢谢海庆学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 15:12:17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岩波 2017/9/1 12:22:34  的原帖:谢谢海庆学弟!!




    一部反映农村、农民、农业生活的书,从五十年代末到改革开放的八十年代,见证了中国农村的曲折与发展,是农业划时代的也是中国农村史诗性的作品!亦可谓中国农民的一个缩影,我从“五七”学校毕业,至今四十余年,生在农村,长在农村,身为农民,读这部书,感觉岩波先生就像一位老农在讲他自己的那些事,那些“丁家长,刘家短,三只蛤蟆四只眼”的故事。

    记忆中,赵树理,周立波,陈忠实笔下的农民才最有泥土味,后来进城了,离农民远了,躲在大城市的一隅,书屋里连月光和露水都挤不进去,何以创作出与农民息息相通的沾满泥土和野草的作品?

    岩波先生的《今夜辰星璀璨》,是当代作家重返农村、贴近生活的一次回归性的创作尝试。至少,在我的感觉里,他笔下的农民似曾相识,地地道道,是我四十年生活的寻常见惯——先生已经走出书屋,走进了农民中,成了没有职称认可的副农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 16:13:22    跟帖回复:
    9
    我对农村的熟悉,首先是我祖上是农村,每次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都是去农村,对河北农村很熟,言谈举止,风俗习惯,耳熟能详;上中学时经常下乡参加“学农劳动”,也是住在农民家里;后来我当兵也在河北农村,虽在军营,可每年驻训都到山里住在农民家里;最近几年,中国作协和天津作协又支持和委派我到农村体验生活,先是在毛乌素沙漠地区待了两个月,写出歌颂治沙英雄石光银的《风雨毛乌素》,继而到霍元甲老家精武镇体验生活一年,现在又到天津北郊基层村落体验生活。我曾与精武镇的农业技术员长谈。我说:“天津近郊搞城镇化,把大片庄稼地推平了盖楼,那地是良田还是薄田?”农业技术员告诉我:“是亩产千斤的良田。”“那么,是不是把天津近郊的盐碱地变成良田十分容易?”“非也,非常困难,是很多年努力的结果,现在全完了。”因为“城镇化”有利可图,人们蜂拥而上,子孙后代就不管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3 9:17:26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9楼第 9 楼 岩波 2017/9/1 16:13:22  的原帖:我对农村的熟悉,首先是我祖上是农村,每次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都是去农村,对河北农村很熟,言谈举止,风俗习惯,耳熟能详;上中学时经常下乡参加“学农劳动”,也是住在农民家里;后来我当兵也在河北农村,虽在军营,可每年驻训都到山里住在农民家里;最近几年,中国作协和天津作协又支持和委派我到农村体验生活,先是在毛乌素沙漠地区待了两个月,写出歌颂治沙英雄石光银的《风雨毛乌素》,继而到霍元甲老家精武镇体验生活一年,现在又到天津北郊基层村落体验生活。我曾与精武镇的农业技术员长谈。我说:“天津近郊搞城镇化,把大片庄稼地推平了盖楼,那地是良田还是薄田?”农业技术员告诉我:“是亩产千斤的良田。”“那么,是不是把天津近郊的盐碱地变成良田十分容易?”“非也,非常困难,是很多年努力的结果,现在全完了。”因为“城镇化”有利可图,人们蜂拥而上,子孙后代就不管了……哦,岩波先生原来根在农村啊!探亲,不忘祖辈根脉,上学参加农业劳动,当兵与农民同吃住,成名后又多次深入农村乃至沙漠地区体验生活,先生的农民资质不低呢!感觉有点壮士探险精神,治沙英雄可敬,精武霍家可畏,农民质朴可亲,你也应该是一部书的主人公了,可惜你不能也不愿意写自己。

    城镇化建设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国家被某些投机商利用了,滥开发不但牺牲了农民的利益,浪费了国家资财,也对大量的生态文化造成了空前的破坏!我家乡的小镇如此,现在开发商大肆毁了良田,逼走了农民,盖起的房子却大片闲置,一幢幢高楼沉睡在田野旁边,成了碍眼和心酸的见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4 20:49:18    跟帖回复:
    11
    我们并不是“怀旧”“恋旧”,企图走回头路;但想一想以前,每做一件事,都是“路线、方针、政策、措施”等等一系列,现在是想干什么就呼啦一下子一窝蜂。监管机制再不到位,于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5 7:31:29    跟帖回复:
    12
    农村良田变高楼,“危”乎高哉,危及十三亿多人的吃饭问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7 6:51:22    跟帖回复:
    13
    现在全国粮食缺口很大,舆论上讲能够自给自足,其实每年需进口大批粮食。对可耕地还这么不爱惜,一切为了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8 16:38:42   
    14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岩波 2017/9/1 12:22:34  的原帖:谢谢海庆学弟!!




    转至第8楼第 8 楼 静水深流696 2017/9/1 15:12:17  的原帖:一部反映农村、农民、农业生活的书,从五十年代末到改革开放的八十年代,见证了中国农村的曲折与发展,是农业划时代的也是中国农村史诗性的作品!亦可谓中国农民的一个缩影,我从“五七”学校毕业,至今四十余年,生在农村,长在农村,身为农民,读这部书,感觉岩波先生就像一位老农在讲他自己的那些事,那些“丁家长,刘家短,三只蛤蟆四只眼”的故事。

    记忆中,赵树理,周立波,陈忠实笔下的农民才最有泥土味,后来进城了,离农民远了,躲在大城市的一隅,书屋里连月光和露水都挤不进去,何以创作出与农民息息相通的沾满泥土和野草的作品?

    岩波先生的《今夜辰星璀璨》,是当代作家重返农村、贴近生活的一次回归性的创作尝试。至少,在我的感觉里,他笔下的农民似曾相识,地地道道,是我四十年生活的寻常见惯——先生已经走出书屋,走进了农民中,成了没有职称认可的副农民。
        我奶奶的弟弟,我似乎应该叫舅爷,是国民党黄埔军校某期毕业,据说还是与我们某元帅同期。是国军一位将领。后来去了台湾,又到了美国,他们姓白,现在白家这一枝在美国发展得不错,企业干得很大。家里有人撺掇我想办法挂上关系,认这个亲。我感觉完全没这个必要。我奶奶之所以文革中安然无恙,没受牵连,完全得益于我爷爷的清白。说起来可笑,我爷爷祖上也有家产,却因为爱吹牛,为挣面子变相低价“施舍”,把家业败光,于是,解放后落个贫农,其实,农民们对这种不会过日子的做法上看不起的。这些后来我写进了《三线情缘》。农村里的故事也是非常多的。《今夜辰星璀璨》,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9/9 7:05:17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9 17:06:39    跟帖回复:
    15
    奶奶的兄弟叫舅爷,我们这里也是,黄埔军校旧址我去过,门前傍珠江支流,周边山峦层层叠叠,至今犹觉剑气斗牛。先生还有这层不一般海外关系,应该是至亲,文革年月就叫做“里通外国”了吧?如果不是文学缚住了身心,似乎真的可以去那边发展了呢。土改的时候,有些所谓的地主阶级,其实靠着多年的省吃俭用勉强置了点田产,后来就成了阶级斗争对象。至于你家祖上,土改时恰恰把田产慷慨济人,成为贫下中农,幸甚至哉!你与农村农民源远流长,所以你写农民,讲农村故事,其实就是农民在田间地头自己讲自己的故事。
    14457 次点击,53 个回复  1 2 3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夜空里那颗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