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犀角69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魂去归来兮 - 夜的面容 风的声音
13247 次点击
24 个回复
犀角69 于 2017/8/28 11:45:5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长三角
                                天使的翅膀会落下

                                在我濒死的时候

                                冰冷的铁门会打开

                                拖走了我的尸首

                                一辆马车摇摇晃晃

                                将我送回家乡

                                泥泞里

                                抛下 两道弯弯的车辙

                                目送远逝 我噙满泪水

                                恸哭失声 我不能自已

                                我  遗忘了勇敢的过去

                                我  败给了苦难的现在

                                我  永不舍自由的将来

                                我 自惭形秽血的颜色

                                我 不敢看自己的后影

                                我 冷得衣衫褴褛

                                我 也怕吓着自己

                                我 把脸藏进衣袖

                                将狰狞转过身去

                                踯躅 夜幕的角落

                                徘徊 幽径的迷雾

                                我  惊骇篝火的獠牙

                                我  痛恨村口的犬吠

                                水声在空中哗哗地流过

                                划开我丑陋惨白的伤口

                                我忙用布衣遮挡

                                羞愧哽咽了我的胸口

                                风中一个声音喃喃自语

                                没有谁能听懂我的言语

                                星星扑闪着泪花

                                月儿催促我启程

                                我心里再也照不见阳光

                                长夜是我唯一的慰籍

                                我将跋涉远行

                                不知是高山还是峡底

                                永别了

                                血泪倾尽的异乡  

                                永别了

                                生命献祭的地方

                                我最后向大地深情地一瞥

                                浮过几片残云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8/28 13:12:30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8 12:01:37    跟帖回复:
       沙发
    潜水党出来挽一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8 12:56:09    跟帖回复:
       第 3
    血泪倾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8 17:11:18   
       第 4
    目送远逝 我噙满泪水

    恸哭失声 我不能自已

    我 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

    我 再也看不见你的双眸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8/28 19:23:10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8 20:48:30    跟帖回复:
       第 5
    意象天涯断肠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8 21:31:07    跟帖回复:
    6
                                                                          
               这首诗经过润饰以后 ,形式更优美,内容更充实。我相信每个读者都能从诗中感受到寻觅到使自己动情使自己反思的情景。笔者 曾经对该诗初型一一《一个春天的神话》一一作过评论(见《神话》的跟帖);但在这里还要补充几句,希望不会成为多余的。
            由于作品运用了比喻丶拟人、象征等修辞方法(而且在运用时,经常是叠加的),这固然是由作者要表达的感情的复杂和曲折决定的(不排斥当前语境的制约),但也给读者的理解带来了一定的难度。这就需要如同作者一般展开想象。作者作诗的心路历程大致是这样的:由现实生活(一个事件,一个场景甚至是一个细节)触发了作者的情感,情感椎动了作者的想象,于是各种蕴含意味的意象纷至沓来,几乎是同时,这种想象给作者原来的情感推波助澜,情感与想象的互动使作者不能自己,忧伤等情感纠结在一起,向纵深发展,跌宕起伏丶绚烂多姿。人是两义人,情感与理性,形象与抽象都是相互渗透丶须臾不能分离的,只不过是呈彼起此伏,此起彼伏的交替。诗人 兴奋已后,在理性起支配作用下,对纷呈的意象进行选择丶提炼和组合,留下来的当然是珍珠。那根把珍珠串起来的便是情感(包括蕴舍其中的“意味”)之线。而我们作为读者的欣赏过程却是反其道行之,首先触动我们的是诗的意象,一个善于欣赏的读者就是能从意象的窗户里感受到作者内心世界,犹如触摸到珍珠及其排列(即作品的结抅),发现那条无形的线。它们在互动中浑然一体,无斧凿的痕迹,乃上品也。楼主的诗作在意象创造丶运作中“不黏”丶“不滞”,既流畅又留有很大空间供读者施展想象,难度很高。难得的佳作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9 1:39:17    跟帖回复:
    7
    谢谢引车先生、谢谢老城先生!
       情未了,魂何处安放!引车先生指出情为本首诗的主线,一语中的!说起这首诗的缘起,实要感谢引车先生呢!我们在网上诗歌应和,不亦乐乎,说乐乎还不如说不亦悲乎,我们的诗句大多易于传染不怎么乐观的情绪,总想惹得对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一首诗就是引车先生的诗句害我“眼泪打转”感受风寒发烧臆语的结果。先生在即兴写的《卡桑德拉》小诗里”自由的翅膀“还能寄予自由以”希望“。我这次动静有点大,就来一次彻底的死亡。哀莫大于心死。有什么还能比自己直面自己的死亡,自己同自己的遗体诀别更悲惨更怵目惊心的事呢?第一人称,一,便于写诗的人进入角色,展开想象,沉到诗里,二,“我”对我的独特结构,便于呈现一种奇诡的艺术效果,加强艺术感染力。三,便于一把揪住读诗的人拖其下水,大家就一起哭个畅快。本诗试图以”我“哀悼我的死亡、”我“与家园的依依不舍以及”我“终将隐身未知的长夜三个部分,揭示出广阔的恐惧与死亡主题,赋予强烈的悲剧色彩,唤起人们的悲悯与同情。通过塑造献身于自由的“我”之形象,予悲剧以崇高的意义。如果我们能直面人类一切的不幸、苦难甚至死亡,高扬人文关怀,“向死而生”,直视自己的命运,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堪称绝望的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9 9:42:13   
    8
        作者在“解密”自己的创作过程及其诗的内容,的确有助于读者对该诗的理解。但是作为读者不必拘泥甚至局限在这种“解密”里。特别是对於诗来说,它要比其它的艺术形式更要求精练,语句之间更须要留有让读者想象的空间。欣赏诗是个再创造的过程,甚至可以说,一首诗是由作者与读者共同完成的。犀牛先生的这首诗从题材上来说是围绕生与死,肉体与灵魂这“双螺旋”来展开的。《恶之花》作者波德莱尔开创的现代派象征手法和哲学美学家巴赫金的作者与主人公对话理论的双重线索都交织在一起,所以该诗呈现出奇诡色彩。然而其中张力也就愈发有力,可贵的是能让读者尽自己之情展开纷繁的想象。其内容也许不会与作者的相同。
       套用一句《安娜·卡列尼娜》开篇中的一句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家庭如此,个人亦然。不过幸福也好,不幸也罢,总有一个高贵与卑微之分。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8/29 9:49:01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9 10:58:24    跟帖回复:
    9
    引车先生给作者一个教训:诗人最好写诗,别多说话!中国传统文艺批评讲:诗无达诂,也大体是这个意思。为什么引车先生作为诗人,他就可以说,我为什么不能说,这不是以大欺小、倚强凌弱,对我不公平吗?在这里,这个所谓不公平恰恰就是天地下最大的公平!因为在这里,诗人成了特权者,他对诗的诠释,会被天然地当做一种“权威”,这是背离文艺批评规律的,这是对权力的滥用,也是对读者的冒犯,因为他剥夺了读者的选择权。“权威”宣扬他的教条时,等于画了一个圈,将诗无尽的想象和生发的意味,全框出排挤出去,诗人的话与诗人的诗就构成一种敌对关系,诗人与读者也构成一种排斥的关系,由于诗人的口无遮拦一招不慎,沦为了一位无知的诗的破坏者,一位凌驾诗之上的暴君。因为此暴君非彼暴君,用暴力推翻暴力肯定不足取的,那么就只能确立一种“民主”制度,以限制“王权”---作乖点,即使不闭嘴,也点到即止,少说为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9 12:25:11    跟帖回复:
    10
      犀牛先生的气质很敏锐。我在上篇帖文中没有说先生不可以谈自已的诗呵,诗作者谈自己的创作经验或创作过程涉及到诗的内容这是最正常不过的。我只是对读者建议,不必拘泥或局限于作者的“解密”(解释)中,我是生怕影响先生诗作的多义性 和感染力。至于我对你的诗作的评论,是作为一个读者谈谈体会而已。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另外,我要再次申明我不是诗人,我只是诗歌爱好者,而且还是在年轻的时候。现在看到像承天,旮里丶犀牛等先生的好诗常会引起我美好的回忆,不免写些感想,也有写几首聊以自慰的。
       谢谢。
    13247 次点击,24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魂去归来兮 - 夜的面容 风的声音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