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正听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孔子“敬神而远之”思想与圣经中人不能亲近神一致
10183 次点击
23 个回复
正听1 于 2017/9/13 14:29:5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中国孔子“敬神而远之”,与圣经中人不能亲近神一致,中、西方践行却不同

    中国儒家创始人孔子提出了处理天(神)人关系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则,就是“敬神而远之”,即:敬神而不亲近,就是说应当敬畏神,但要远离神,不能亲近神。这一观点与圣经中人类悔改、成圣前不能亲近神的思想是一致的。

    现在许多人,包括所谓的著名国学大师(如北大号称北方头号国学大师),以孔子“敬神而远之”为由,说儒家是无神论者或者不信神。这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是天大的误解,对孔子、儒家思想一知半解。要知道,敬不敬至上神(造物主),直接关系到国家、民族和个人的生死命运。中国是世界上唯一自古代就独立存在的大国,其根源就在于中国真诚敬天(至上神)。为什么人们会有如此严重误解呢?

    在中华语境里,没有“天使”这个概念,通常情况下,神(仙)不包括上天在内,而是受制于上天,被上天委派做事,相当于圣经中天使的角色; 但有时,“神”这个概念又指上天或者包含着上天。典籍里“天”有双重含义,多为创造天地万物的造物主,也指自然的“天(空)”。前者时常隐藏在后者中,这促使了中华主导文化(儒家思想)一直不偏离世俗人文文化发展轨道,避免演变成宗教文化。法国谢和耐也注意到了“天”的双重含义,他说:“中国人的天是一个融俗世与宗教为一体的概念……既是神圣的又是自然的,既是社会的又是宇宙的……是一个宗教与政治,天文与数学,以及人与世界的概念凑集其间的中心点。”(《中国文化与基督教的冲撞》)《史记?封禅书》集解引东汉经学大师郑玄云:“上帝者,天之别名也。”《尚书》经常把上天与上帝当作同一指代互用,如《皋陶谟》记载,禹帝说:“徯志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许多人说我国传统上是多神信仰,实则不然,神(仙)相当于圣经中的天使。上天通常不在百神之中,孔子早就明确百神都受制于上天,曰:“故祭帝于郊,所以定天位也;祀……山川,所以傧鬼神也;五祀,所以本事也。……故礼行于郊,而百神受职焉”。(《礼记.礼运》) 但有时,“神”这一概念又包括上天在内,如“敬神而远之”。再如,孔子认为上天之德无处、无时不在,曰:“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中庸》)

    中国至少近5000年的国家祭天历史,敬天更早,自始祖伏羲就已存在。根据文献记载,敬天这个被现代许多人视为迷信的东西,千万年来却始终伴随着中华民族的产生、成长、壮大和发展,早已融入了中国人的基因和血液中。相传,始祖伏羲创作《易经》八卦,将象征“天”的“乾卦”置于首位,根据占卜的上天意愿决定人事,还经过上天同意与其妹妹女娲结婚以繁衍人类(结婚“拜天地”礼仪就源于此)。在国家(中华民族整体)层面,作为敬天一项重要内容的祭天礼仪,属于“天子之礼”,由国君代表全国人民祭祀上天,至少从黄帝就已经开始了。祭天在古代又称为“郊祀”或“郊祭”,孔子曰:“郊社之礼,所以事上帝也”(《中庸》),“祀帝于郊,敬之至也”(《礼记.礼器》)。《史记》记载:黄帝是“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黄帝郊雍上帝,宿三月。”《周礼》对祭天的目的、地点、穿戴、使用的典乐、祭品、祈祷和程序等都作了很详细的规定。后世历代王朝的祭天礼多依周礼制定,祭天成为一种必备的政治仪式,历朝帝王不论是开国奠基者,还是承继中兴者,还是危亡丧国者,都不敢忘记祭祀上天。正如董仲舒所说:“已受命而王,必先祭天,乃行王事”。(《春秋繁露.四祭》)唐朝《郊祀议》记载:“孔子云:‘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此万世不易之法也。”其中,冬至日祭天是正祭。为祭天专门修建祭坛,用圆坛,古称“圆丘”(“圜丘”),寓意天圆地方。唐、宋以来,坛上就设“昊(或皇)天上帝”牌位。现存的天坛共有两处,古都西安天坛,是隋、唐两朝祭天的场所;北京天坛,皇穹宇和祈年殿都有“皇天上帝”牌位,供明、清两朝祭天使用。1914年冬至节,在北京天坛举行迄今最后一次祭天礼仪。

    “敬神而远之”,敬神而不亲近,就是说应当敬畏神,但要远离神,不能亲近神。“敬神而远之”是孔子、同时也是儒家在整个天人关系上一个至关重要的思想。《论语·雍也》记载:“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孔子的弟子樊迟要去做官,临走请教孔子如何当好官,孔子便回答说了这句话。

    国 由上可见,孔子是从人事(治世)与天事(即神事)关系上提出“敬神而远之”这一重要思想的。孔子告诉樊迟的意思是,对于神,要坚信、敬重,保持敬畏之心,但不可以象对待平常的事物那样去理解,也不要有过于亲近的想法--因为神是威严的、无私的--这样,就可以做好人事了。孔子虽然非常敬天,但一生主要关注人事,所以,敬天也是为了做好人事,一再教导人们要尊重天道而做好人事,敬天对于治理好国家非常重要。孔子曰:“明乎郊社之礼,……治国其如示诸掌乎!”(《中庸》)在孔子看来,祭祀上帝是治理好国家的关健。孔子在总结夏、商、周三代崇神各自不同特点时,也强调了“敬神而远之”的思想,《礼记.表记》说:“子曰:‘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远之,……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尊而不亲。周人尊礼尚施,事鬼敬神而远之”。夏、周两代虽然都很崇敬上天至上神,并且在方式方法上有所差异,但它们都是“敬神而远之”,尊重、敬畏祂而不亲近祂。

    “敬神而远之”有两个要点,首先是“敬“,这是前提; 其次是“远”,不能亲近神,而不是不敬。它包含着以下几个方面意思:

    第一,要敬神。敬畏上天,这是首要的。如前所述,“上天有好生之德”,人类的一切都来源于天,上天主宰一切,孔子的天命观就基于此。孔子肯定上天是至高无上的价值理念,他说,“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论语·泰伯》),所以,“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论语·季氏》)。在“三畏”之中,敬畏天命是第一位的,因为孔子说“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论语.八佾》)。世界上一切都是遵循天命的必然的结果,孔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论语·宪问》) 人的努力,只有在遵从天命的前提下才有意义,孔子很明显是在维护上天的权威,对这种绝对权威不可有半点怠慢。

    第二,与神保持距离,不可亲近。敬天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与神保持一定距离,近则狎,狎则失威重。孔子在《礼记.表记》中说:“祭极敬,不继之以乐……斋戒以事鬼神……狎侮死焉,而不畏也。无辞不相接也,无礼不相见也,欲民之毋相亵也。易曰:‘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大意是说,祭祀神时一定要恭敬、严肃,不能有任何轻蔑侮慢,不要有亲近的态度,因为亲近神就会不庄重,就是不敬畏神。为同一个事再三向上天祷告就是轻视、亵渎神。可见,近则狎,远则敬,只有保持一定距离才会有恭敬、敬畏之态度,没有距离而是亲近,人心里就会怠慢--人与人之间是这样,人与神之间也会如此。

    第三,神一般不干扰人事。毕竟天与人是两路,天界与人界有着不同的运行规律。在整个宇宙中,天、地、人三者各有其道,但又是相互对应、相互联系的。《春秋左传·昭公》中子产曰:“天道远,人道迩,非所及也,何以知之?”大意是,天道远离人世,而人道则存在人身边,可以就近掌握,所以,天道是人难以企及的。庄子曰:“何谓道?有天道,有人道。无为而尊者,天道也;有为而累者,人道也。主者,天道也;臣者,人道也。天道之与人道也,相去远矣,不可不察也。”(《庄子.在宥》)荀子明确提出了天人相分观点,意思是指天界与人类社会是有区别的,相去甚远。他在《天论》中说:“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强本而节用,则天不能贫,养备而动时,则天不能病,修道而不贰,则天不能祸。……本荒而用侈,则天不能使之富,养略而动罕,则天不能使之全,倍道而妄行,则天不能使之吉。……故明于天人之分,则可谓至人矣。”天的变化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管是圣王还是暴君掌握政权,都不会改变。用正确的办法对待天,就能创造吉;用错误的办法对待它,就会导致凶。最明显的区别是,人会生老病死,而上天永存。神祇生活在天上,属于天道的问题,离人类很远,人类生活属于人道,政治、教育、经济、军事、社会都是人道的事。当上天将神圣使命交给人类后,由人类自己去完成,神祇不要随意干扰,就是说人事主要由人来做而非由神祇代劳。

    第四,做好人事,要把握好“敬”与“远”之间的度。孔子尽管主张敬畏神,又力图与祂保持距离,而将注意力集中在人事上。在这里,“敬”解决的是人道规则的神圣性(来源于天)及人对上天的感恩、精神寄托和心理需要,而“远”则强调了不能以神祇来干预人事。对于社会国家的管理者来说,“智慧”就体现在恰当地把握这个既“敬”又“远”的尺度上,做到敬而不亲、远而不离。孔子这句话,与中国上古传统把上天与人的世界分开、实行不同的礼仪是一致的:人要遵守上天创造的自然规律、真理,并感恩于上天的创造,向上天献祭、敬拜;人与人之间有自己的礼仪规范,上天要保佑人,同时,不干扰人的正常生活。

    在圣经里,虽然没有明确提出类似孔子的“敬神而远之”的观点,但从圣经记述来看,由于上帝是圣洁的,自从亚当犯罪被赶出伊甸园后,人类就是不洁的,所以上帝不允许人类靠近祂。在圣经里,如前面第四章所述,在人类历史上,也有“人神相杂”的记载。《创世纪》第6章详细记述了这段历史,负责监管人类的天使(神的儿子们)从天上下来与人间美女通婚,生活在一起,结果造成人神不分,道德严重败坏。最后,使得上帝痛下杀手,用大洪水灭了诺亚一家以外所有的人类。在诺亚以后人类历史中,从整个圣经记载来看,圣经各卷书中没有再出现过天使与人类混杂的表述。神生活的神国与人生活的世界尽管都是上帝创造的,但自从人类始祖犯错被赶出伊甸园后,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人是要死的,而神、天使永存;按照圣经观点,人的世界有罪恶存在,而神的国度完全是圣洁的,所以神与人的界限是明确的,至少在天国实现前是这样的。在上帝的救赎计划中,人界与神界(或者天国)虽然最终要完全实现天人合一,但仍是两个不同的界别,人与天使、甚至人与上帝之间是有区别的,不能混杂在一起—上帝起初造人与造天使时就使他们有别,人是要管理天地万物的。在天国实现前,如果两者混杂在一起、不分你我,其结果必然是人们怠慢神、道德败坏、社会失序,这已经被中国古籍和圣经记载的历史事实所验证。所以,即使在旧约时代,上帝亲自指导以色列人的时候,虽然祂显神迹、让人建造圣殿等等,但也不允许人类靠近祂,包括摩西、祭司在内没有人见过上帝的容貌,正如《约翰福音》1:18所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神”;所有受上帝指派的天使,在完成任务后都离开了人间,不与人多说一句话;即使献祭,也只有大祭司才能进入上帝的居处至圣所。在新约时代,上帝住在天上的天庭里,更是远离人类,不再直接指导人类,甚至连向人类传话的天使也不指派了,而使让道成肉身的耶稣及其门徒,以人的身份来传播福音,这就使得天上的神与世间的人更加相分了,直至最后新天新地的到来,实现大团圆。即使天国里神与人共同生活,那也是将来的事,而不是当下。天国实现前,神与人各有自己的生活轨迹,不能混淆。

    在旧约时代,上帝时常到人间,与祂的子民以色列人在一起,指导他们,那时,神自己本体与人类近距离接触,但即使这样,上帝也不准人靠近祂。例如,当祂降临在西奈山前,祂让摩西在山四围定界限,人若摸山的边界,必死。耶和华对摩西说:“你要在山的四围给百姓定界限,说:‘你们当谨慎,不可上山去,也不可摸山的边界;凡摸这山的,必要治死他。不可用手摸他,必用石头打死,或用箭射透,无论是人是牲畜,都不得活。”并再次叮嘱以色列人不可靠近祂,“下去吧!你要和亚伦一同上来,只是祭司和百姓不可闯过来上到我面前,恐怕我忽然出来击杀他们。”(出19:12-13、23-24)这些措施均表彰神是圣洁的,人不可造次玷污。当会幕或者圣殿建成时,上帝也不允许人进入至圣所—唯有大祭司一年一度在赎罪日才可进入。这些都表明上帝不准人类在身体上接近祂。在将来,没有成圣,人是不能进天国见上帝的,“……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神是一位圣洁的神,他不能容忍一个不圣洁的受造之物来接近他。即使神向人显神迹时,人也看不见祂。在上帝指导下,当建立专职祭司制度后,特别是以色列王国建立后,祭司与王权也是相分的,利末人始终专门侍奉神而很少参与政事,国家政事由国王、政权承担。

    在新约时代,上帝住在遥远的天上,人类更无法接近祂了。根据圣经记载,自公元前6世纪以后,上帝再也没有亲自公开显现在人类面前,整个新约再也没有发现上帝与人类近距离接触过,在实体空间上,上帝远离人类,变得很抽象了,不像在旧约当中那么具体了。“在这个《旧约》与《新约》之间的时期,上帝观念的发展走向一个彻底的超越。上帝越来越成为超越的神了。而且由于这种理由,上帝越来越成为普遍的了。但是一个既是绝对超越的又是绝对普遍的上帝,就失去了一个民族神所具有的许多具体特怔。就因为这个理由,引进了一些名称,以便保存神的具体性,这些名称与‘天’(heaven)相似。例如在《新约》中,我们经常发现‘天国’(kingdom of heaven)这个词代替‘上帝之国’(kingdom of God)。同时,这种抽象在两种影响下得以实现:(1)禁止使用上帝的名字;(2)反对人神同形论(anthropomorphisms)的斗争。人神同形论即把神看成有人(anthropos)的morphe(形象)。因此,《旧约》之中的上帝的激情就不存在了,转而强调一种抽象的神。”([美]保罗.蒂希利著、尹大贻译《基督教思想史》第17页,东方出版社,2008年)“耶和华”是旧约中上帝的名字,一个非常具有人性化、听起来让人倍感很亲切的名称。但在新约时代,上帝却不允许人类再提到“耶和华”名字了。这种情况下,上帝就类似于中国没有具体名字的“上天”至上神这个概念了。新约圣经不使用上帝的名字,显然上帝认为这样做十分要紧。上帝为什么不让人类再提祂的名字呢?这是因为神是至高至上的,是人类的主宰,人在成圣之前念读祂的名字就易产生轻慢心态,就会觉得神与人类同。新约“禁止使用上帝的名字”,由此可见上帝之威严,不允许人类亲近祂。《传道书》5:2 说:“你在神面前不可冒失开口,也不可心急发言。因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神在天上,是至高无上的,人在地上,人要敬畏神,但接近不了神,连对基督也绝对不允许称兄道弟、勾肩搭背,亲热神就是对神的亵渎、不敬,人要谦卑地在地上与神同行;神在赐给人类智慧、真理后,也不干扰人事,人事由人自己做,除非人背叛了神,得到报应或者将来在天国受到审判。

    加尔文认为,“人们对上帝是既敬畏又向往的;觉得上帝是不可接近的、可怕的,但同时又是迷人的。他用‘这种神圣的、既被敬畏又被向往的性质’来指称上帝。……上帝不能被直接讲到,因为他有彻底的超越性。”人们必须与上帝之间保持距离,要敬畏上帝,不可亲近上帝,甚至认为在教堂挂神像就是亵渎上帝。“ 这导致加尔文主义对偶像的恐惧的中心态度。加尔文反对偶像,……他实际上把整个宗教史都谴责为崇拜偶像的,宗教不可能避免有一种偶像崇拜的因素在里面。宗教在任何时候都是制造偶像的工厂。……加尔文为反对在教堂中挂圣像和做一切可以使人的心灵离开完整的、超越的上帝的事情而斗争。这是在加尔文派的教堂建筑物中有一种神圣的空虚感的原因。”([美]保罗.蒂利希著、尹大贻译《基督教思想史》第237-238页,东方出版社,2008年)可见,加尔文对上帝与人关系的论述,同中国古代“敬神而远之”的思想相同。

    在天(神)人关系上,“敬神而远之”既是中华文化的基本思想,也是圣经文献里的基本观点。但在践行、贯彻这一思想上,从中国和西方历史上看,东西方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中国在几千年实践中总体上比较正确地处理了天人关系,在坚持遵行天道、天人合一的同时,又始终坚持天人相分、敬神而远之;而西方,整体上没有处理好神人关系,要么把两者相对立,认为人的世界由魔鬼掌控,与神的国即教会相对抗; 要么把两者混淆在一起,教会与国家政权混在一起,由神职人员治世,例如欧洲中世纪1千多年的政教合一。

    “敬神而远之”,使中国在治世实践中更加走上了天人相分的道路,经过几百年、上千年沉淀积累,后人更加理性地“站在远处”对待上天至上神,敬畏祂但不亲近祂。中国遵循天事与人事分离,敬天与治世两个平衡发展,并通过敬天沟通与神的关系,认识并利用上天之道,甚至参照天道来治理社会,使神与人在敬天、天人感应中实行合一。到公元前2世纪西汉初期,中国在理论上形成了完整的天人感应和天人合一的思想体系,指导了中国发展几千年。这种天人合一与神话传说中的神人相杂不同,它建立在神与人分开、各自发展的基础之上,神一般不直接干预人事,而人通过敬天、获得启示、参照天道治世等途径来与神的意旨取得一致。人与天适当相分开,人通过观察天的运行规律,并加以利用,来为人类服务。天人相分理论突出了人类的积极作用,使人在上天面前,不再是盲目的奴隶,而是人能认识并顺从、利用天之道(规律),人力可以控制和改造自然来为自己服务。这一思想充分肯定了人的价值,人的主动能动性,对人类利用和改造自然及人类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与后来马克思主义有关尊重人民的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也是一致的。陈来指出:“如果说西周的政治文化可以慨括为‘崇德贵民’(崇德即敬崇德行,贵民即重视人民的愿望),西周的宗教文化可以在类型上归结为天民合一的天命观,那么,后来在中国文化历程中体现出来的道德人文主义的精神气儿可以说在此基础上在逐步形成。”(陈来《古代宗教与伦理》第215页,三联书店,2009年)。加上儒家思想侧重人事,所以,几千年来,以儒学为主导的中华文化主要是一种人文文化,是一种解决当下人现实问题的世俗文化。

    中国的天人相分与天人合一理论,是同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不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天人相分是建立天人合一的基础,但最终是为了达到理性化的天人合一状态。这种理论是处理天界(圣经中天国)与人界(圣经中世界)关系最好的思想,实际上,上帝创世初期伊甸园时的神人关系就处在这种天人相分又合一的状态,那时的天庭神灵也并没有与人生活在一起,上帝时常到伊甸园看望祂的子民,而人类始终遵行上帝的旨意,管理着万物。几千年来,专门侍奉神的祭司人员只是在天坛、寺庙等地方为神做事工,但他们从来没有在中国政治社会生活中居于主导地位,更没有干扰王朝治世。即使在祭天这个最高祭祀上帝的礼仪中,这些人员也是起辅助作用,配合中央政府文职官员做工。“敬神而远之”使中国处理好了天人关系,实施的结果就是使中华文明具有人性与神性(或者世俗性与神圣性)的统一。正如陈来所说:在这种“文化中,神人离异的关系并未失掉二者之间的某种平衡。……在历史发展的早期……中国文明实际所走的是第三条道路,这就是既不彻底消解神圣性,又不过分向世俗性发展,或者反过来说,既保留神圣性,又发展世俗性。……周以后历代王朝莫不敬天法地,自称天子,岁时祭祀,以至形成了一套庄严宏伟的祭祀礼仪体系,这是保守神圣性的重要方式。”(陈来《古代宗教与伦理》第227页,三联书店,2009年)中国这种做法与西方在社会实践中一直没有处理好神与人的关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西方历史中,远在希腊神话中,人与神(非上帝)的界限就不明确:希腊神话中的神与人同形同性,既有人的体态美,也有人的七情六欲,懂得喜怒哀乐,特别是经常参与人的活动,与人恋爱结婚,与人争斗。神与人的区别仅仅在于前者永生,无死亡期;后者生命有限,有生老病死。希腊神话中的神个性鲜明,没有禁欲主义因素,也很少有神秘主义色彩。希腊神话这种神人不分的思想深刻影响着整个西方文化,使西方在传播、接受圣经时对其经文的理解带有西方传统文化的色彩,这种影响至今仍在。在传道、治世实践中,西方整体上没有处理好神人关系,对其讲解常常互相矛盾,没有把握好神与人同在(或者神人合人)和神与人相分的度,从而没有处理好事奉神的天事与治世的人事的关系。

    自从3世纪末被罗马帝国确立为国教地位后,基督教在国家政治社会生活中逐渐居于主导地位,导致政教合一。他们把天道与人道混杂在一起,把将来要实现的天国与人的世界混杂在一起,认为神与人时刻生活在一起,与人一起过生活,所以,实行政教合一,大批神职人员在政府担任要职,结果,治世的政没搞好,事奉的神也没敬好。基督教教会、神职人员在国家政治社会中起主导作用这种情况在欧洲延续了10多个世纪,直到18世纪末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正如法国19世纪政治家、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托克维尔所说:“法国革命的最初措施之一是攻击教会,在大革命所产生的激情中,首先燃起而最后熄灭的是反宗教的激情。即使在人们被迫忍受奴役以换取安宁、对自由的热情烟消云散之时,他们仍在反抗宗教的权威……18世纪哲学家的另一部分信条是与教会为敌;他们攻击教士、教会等级、教会机构、教义,而且为了更彻底地推翻教会,他们还想将教会的基础连根拔掉……基督教之所以激起这样强烈的仇恨,并非因为它是一种宗教教义,而是因为它是一种政治制度;并非因为教士们自命要治理来世的事务,而是因为他们是尘世的地主、领主、什一税征收者、行政官吏;并非因为教会不能在行将建立的新社会占有位置,而是因为在正被粉碎的旧社会中,它占据了最享有特权、最有势力的地位。”“教会虽然与封建制度起源不同,目的不同,性质亦不同,可是它最终却与封建制度紧密结合在一起;尽管它从未完全融合于这个不相干的实体,却深深地渗进其中,仿佛被镶嵌在里面一样。因此,主教、议事司铎、修道院长根据其不同教职都拥有采邑或征收年贡的土地。修道院在它所在的地区通常也有一个村庄作为领地。在法国一带还有农奴的地区,修道院拥有农奴;它使用徭役,征收集市和市场税,备有烤炉、磨坊、压榨机以及公牛,村民付税后方可使用。在法国,如同在整个基督教世界一样,教士还有权征收什一税。”(([法]托克维尔著、冯棠译《旧制度与大革命》第46-47页、71-72页,商务印书馆,2012年)

    后来,政教分开了,但教会、传教士仍然认为人的世界是罪恶的世界,基督教徒不能与世界为伍,因此,要生活在基督的世界里。甚至有的把当下社会视为天国与世界并存的时代,基督教教会代表着天国。英国当代神学家大卫.鲍森在讲解《马太福音》时说道:“因着耶稣,天国早已经确确实实地降临,就在此时此刻,在这邪恶的世代,天国并没有取代这世界。”“所以,现在的状况是:天国跟世界并存。”(《大卫鲍森-新约圣经纵览》,福音影视网)但他们所谓的基督里的世界,仍然处在现实人的世界里,所以不是真实的天国。他们忘掉了,只有在将来,真正的天国才会实现。在当今国际上,甚至有的国家自视为上帝之国。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许多人视自己国家是“上帝名下之一国”,公立学校每天都要求学生宣誓,“美国向国旗效忠词的中文翻译是∶我向代表美利坚合众国的旗帜效忠,这个上帝之下的国家不可分割,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美法院判决:对星条旗背诵的“效忠词”违宪》,人民网, 2002年6月27日)人们生活在人的世界里,教会却认为现实世界为魔鬼撒但控制的世界,是罪恶的世界,因此,为了脱离罪恶,不是积极地改造自己、认真悔过,而是硬要在现实世界里幻想出来一个与基督一起生活的来世,实际上仍然没有把神的国度与人的世界区别开来,没有把天事与人事处理好。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3 14:47:42    跟帖回复:
       沙发
    为了经验我没办法只能遇贴就灌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6:20:15    android
       第 3
    圣经主张人要亲近神。
    耶稣说,你要尽心尽性爱上帝,又要爱人如己。这是上帝道德律法的总纲。
    对神敬而远之是夏娃亚当偷吃禁果之后的心态。
    孔子这句谬论影响深远,妨碍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神学水平的提高。甚至至今还停留在偶像崇拜阶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0:55:41    回复 3 楼:
       第 4
       1. "你要尽心尽性爱上帝",是指内心敬爱上帝,按照上帝要求做,就是中华文化说的敬天。爱人也如此。
       2. “敬神而远之”,使中国在治世实践中更加走上了天人相分的道路,经过几百年、上千年沉淀积累,后人更加理性地“站在远处”对待上天至上神,敬畏祂但不亲近祂。中国遵循天事与人事分离,敬天与治世两个平衡发展,并通过敬天沟通与神的关系,认识并利用上天之道,甚至参照天道来治理社会,使神与人在敬天、天人感应中实行合一。这就是中国之所以存在几千年的根本,而西方国家不断灭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1:34:25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2楼第 2 楼 方队 2017/9/13 14:47:42  的原帖:为了经验我没办法只能遇贴就灌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1:41:24    跟帖回复:
    6
    圣经说人与神不可分,人应该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而神连住都住在人心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2:20:58    回复 6 楼:
    7
    那是指精神、思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5 6:26:01    android
    8
    中国传统文化的天概念可以与圣经的神(耶和华上帝)观念相对应。
    但是,二者差别很大。
    圣经的神是人类的创造者,拯救者和最高审判者。人对于神是必须绝对信服的。
    但是,中国人对于老天爷的态度可是要随意得多了。中国人幸运的时候也能感谢老天爷,不幸的时候就埋怨,甚至咒骂老天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5 9:13:15    回复 8 楼:
    9
        中国千万年来敬仰的老天爷,就是圣经中上帝

        中华民族自诞生起,就敬仰上天。上天,俗称老天爷,在古代儒家经典文献里有“皇天”、“昊天”、“帝”、“天帝”、“皇天上帝”或“昊天上帝”称谓,有时又称“太一”等,道教称为“元始天尊”(即盘古的化身)。东汉经学大师郑玄云:“上帝者,天之别名也。”  另外,上天也是佛教中的佛陀如来。

        作为造物主和最高主宰者,上天(上帝)是万能的、全方位的,是绝对的,其含义、属性、功能作用等都是多元的,极其丰富,难以用人类语言涵盖(上帝所造的领域还有许多是人类未知的)。从现有文献看,中华文化与圣经中讲的上天、上帝都是指同一个至上神,而非两个不同的上帝。上帝是无限的、绝对的、超越的、自有永有的、永不更改的、独一的、完美的、伟大的和永恒的,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是万有的创造者、宇宙的管治者、罪恶的审判者、人类的拯救者和真理的启示者。上天(上帝)是万能者、最高主宰者,主要包括:

        --造物主。包括天地人在内的宇宙万物皆为上天所创造。“万物本乎天。”(《礼记.郊特牲》甚至连国家机构、官职设置和道德礼仪、刑罚等社会种种制度,中国先人亦认为来源于上天:“无旷庶官,天工人其代之。天叙有典,敕我五典五惇哉。天秩有礼。自我五礼有庸哉。……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尚书.皋陶谟》)圣经开篇《创世纪》讲述的就是上帝如何创造天地、万物的,到了第七日,“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创2:1)。《阿摩司书》说:“那创山、造风,将心意指示人,使晨光变为幽暗,脚踏在地之高处的,他的名是耶和华万军之神。”“上主创造了星辰,造了昴星和参星。他使白昼变为了黑夜,把黑暗变成光明。他吸取海洋的水,倾倒在地上。他的名是耶和华。”(摩4:13,5:8 )

        --人类、天地万物的主宰者。《庄子.山木》记载:孔子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支配人的是上天(神格化的),支配天(自然的天)也是上天。《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天将兴之,谁能废之”,“天之所启,人弗及也。”上天要兴起一事,没有人能废除的;上天启示的,人不能及呀。《春秋谷梁传.宣公》:“为天下主者,天也。”《尚书.汤誓》:“有夏多罪,天命殛之。”夏朝多罪,违背天命,被上天所灭。《史记·项羽本纪》:“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上天当然也是生命的主宰者。《论语.先进》:“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是上天让颜渊死的。圣经整本书,从头到尾,中心就是在讲述上帝是最高主宰者这种思想,祂掌管一切,包括自然界和人类的命运、发展史。《以赛亚书》54:5:“你的创造主是你的丈夫;他的名是耶和华--万军的统帅。以色列神圣的上帝是你的救赎者;他统辖全世界。”讲到生命,新约圣经里面的各种称呼多得记不过来,有“生命之主”、“生命之光”、“生命之道”、“生命的粮”、“生命的道路”,以及《启示录》中的“生命树”、“生命水”、“生命泉”、“生命册”等等,这一切都来源于上帝并为其掌控。《耶利米书》51:57:“我要使他们的首领、谋士、省长、官员、勇士都喝醉了酒;他们要沉睡,永远不醒。我是君王;我这样宣布了。我的名是耶和华--万军的统帅。”

        --真理、道路的化身。从圣经角度讲,上帝既然是万物的创造主,当然就是万物运行规律、真理的化身,即圣经中讲的“道”就是真理,包括自然规律和社会道德、发展规律等。从客观规律角度讲,这是上帝客观属性的一种表现。圣经本身记载的就是上帝的话,就是真理。上帝派祂的儿子耶稣到人间来就是救赎人类,向人类传上帝的真理、福音。《约翰福音》14章开头,主耶稣向门徒谈到,他要回天父那里去时,多马问他:“主啊,我们不知道你往那里去,怎么知道那条路呢?”(约14:5)“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中国古代就是顺天意制定礼法、推算农历和一年四季节气等的,这说明上天意志就是规律、真理的化身,遵从天意就是服从规律、真理。《尚书·尧典》记载:尧帝“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有关这个问题在后详述。

        --至上者。东汉马融注《尚书·舜典》“类于上帝”的“上帝”时说:“上帝,太一神,在紫微宫。”“上帝,太一神,天之最尊者。”唐孔颖达在《诗经·商颂.长发》注说:“天皇大帝,神之最尊者也,为万物之所宗,人神之所主。”(《毛诗正义》)他们都肯定了上帝是太初、独一、至高无上、天上最尊贵的神,是创造宇宙万物的始祖,人类和众神仙的主宰,也是人类敬畏的对象。《出埃及》18:11说:“现在我知道耶和华为至大,超乎万神之上,因为这在埃及人以狂傲的态度对以色列人的事上已经证明了。”上帝在《以赛亚书》中说:“我是至高上主,是你的上帝;我搅动海洋,使波浪汹涌。我的名是耶和华--万军的统帅!”(赛51:15)

        --权力的授予者。《孟子.万章上》:“万章曰:‘尧以天下与舜,有诸?’孟子曰:‘否。天子不能以天下与人。’‘然则舜有天下也,孰与之?’曰:‘天与之。’”意思是国家政权、统治权是上天授予的,而不是哪个君王传给的。《诗经.商颂.长发》:“帝命不违,至于汤齐。汤降不迟,圣敬日跻。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上帝授的大命不敢违背,至商汤时成就了王业。商汤敬事上帝,祷祈不断,上帝就命其统治九州岛。西周周公在《尚书.召诰》中提到了君权神授,说:“呜呼!皇天上帝改厥元子,兹大国殷之命。惟王受命,无疆惟休,亦无疆惟恤。”商王无德,所以上帝收回了给殷国的国运,并把统治大权赐给周朝。《诗经.大雅.大明》:“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周文王接受了上天的大命。董仲舒说:“受命之君,天意之所予也。”(《春秋繁露.深察名号》)在圣经里,世上国家统治者的所有权力都是上帝授予的,上帝可以兴一个国王,也会灭掉这个王权,圣经中记载了许多这样的例子,最典型的莫过于上帝兴起古代以色列王国、但后来又因其屡屡违背上帝律法而灭掉了它,并且把以色列人分散在世界各国,在2千多年里没有自己的国家。《罗马书》13:1-2:“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

        --指路者或者引导者。《史记.五帝本记》:“舜曰‘天也’,夫而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是为帝舜。”舜帝说“这是天意呀”,所以到了京都,登上天子之位。《诗经·大雅·文王》:“上帝既命,侯于周服。”上帝既已降下意旨,就是要各诸候臣服周朝,以顺应天命。《春秋左传.僖公》:路过卫国,卫文公不礼,“出于五鹿,乞食于野人,野人与之块,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赐也。’稽首受而载之。”大意是,晋公子重耳遭难时向村里的人要饭,一个乡村人给了他一块土,重耳恼怒,要鞭打这人,这时侍者狐偃说:“这是上天赐予你的土地。”重耳听后拱手低头接受了这块土,并把它装起来。“天意也是基督教神学的基本概念,甚至基督徒的日常生活中也以它为基本的观点。基督徒的日常生活很大程度上为天意所决定。”([美]保罗·蒂利希着、尹大贻译《基督教思想史》第297页, 东方出版社, 2008年)在基督教看来,天意的意思是上帝在每一时刻都在创造和指挥历史中的每一事物,使它们在上帝的天国中达到最后的完成。天意并非机械地运行,但它指挥和指导着世界的事务。对个人来说,天意意味着在时间过程中的每一时刻,有一种达到上帝国的可能性。在圣经中,上帝择选以色列作子民,以色列人在祂指引帮助下出埃及、定律法、建立十二支派和王国政权等,整个过程都充分说明了上帝是指路者。尽管大卫出身低微,但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从羊圈中将你召来,叫你不再跟从羊群,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你无论往哪里去,我常与你同在,剪除你的一切仇敌。我必使你得大名,好像世上大大有名的人一样。我必为我民以色列选定一个地方,栽培他们,使他们住自己的地方,不再迁移。凶恶之子也不像从前扰害他们,并不像我命士师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时候一样。我必治服你的一切仇敌,并且我耶和华应许你,必为你建立家室。”(代上17:7-10)

        --批准者、见证者。即婚姻、结拜兄弟、作出重大决定等重要事项的同意者,同时又是见证人。《创世纪》记载,上帝亲自许可人类始祖亚当与夏娃结婚。在旧约圣经里,有关以色列民族的所有重大活动都是上帝亲自批准的,同时又是见证者,摩西、大卫等以色列民族的领袖在决定重大事项时事先都要向上帝祷告。在中国,相传人类始祖伏羲、女娲本是兄妹,为了拯救人类,经上天同意才结为夫妻,正如唐人李冗的《独异志》说:“昔宇宙初开,只有女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咒曰:‘天若遣我兄妹二人为夫妻,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于烟即合。”据《尚书.武成》记载,周武王讨伐商王时,先“告于皇天后土”,即先祈求上天同意。汉灵帝时长乐五官史朱瑀等人在诛杀窦武前曾向皇天祷告:“窦氏无道,请皇天辅皇帝诛之,令事必成,天下得宁”。

        --监视者。上天时刻监视着人类,包括每个人的活动。对于普通人来讲,上天的监临是为了观察人的善恶,对君王而言,上天的监临是为了人民大众的福利。为此,当在监视中发现作恶、违背天意、不利于人民利益时,上天就惩恶扬善,纠正错误。《尚书.吕刑》:“上帝监民,罔有馨香德,刑发闻惟腥。”《诗经·大雅·皇矣》:“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根据圣经记载,无所不在的上帝也时刻在监视着祂的子民,当发现他们违背其意旨,拜偶像、作恶之后,就给予不同的惩罚。“耶和华从天上观看,看见所有的人,从他的居所察看地上每一个居民,他塑造他们的心,洞察他们一切的作为。”(诗3:13-15)上帝通过监视,发现以色列人违背其律法,便感到很气愤,并予以谴责:“我的民求问木偶,以为木杖能指示他们,因为他们的淫心使他们失迷,他们就行淫离弃神,不守约束。在各山顶,各高冈的橡树、杨树、栗树之下献祭烧香,因为树影美好。所以,你们的女儿淫乱,你们的新妇[或作‘儿妇’。下同]行淫。你们的女儿淫乱,你们的新妇行淫,我却不惩罚她们,因为你们自己离群与娼妓同居,与妓女一同献祭。这无知的民必致倾倒!”“他们立了君王,却不是出于我;他们立了首领,我却不知道。他们用自己的金银为自己做了偶象,以致他们被剪除。”(何4:12-14,8:4)

        --公正的审判者、裁判者。对违反上帝意志、道德败坏作恶之行为,进行审判,实施惩罚;同时,决定对好人予以奖励。《春秋左传·僖公》:“违天,必有大咎。”违反天意必追究责任。《尚书·多士》:“灭殷,受天明命”。《尚书·汤誓》:“有夏多罪,天命殛之”,“予畏上帝,不敢不正”。灭亡夏朝和商朝的,都是天命所致。《尚书·泰誓》:“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灾于民。”商朝君王不敬上天,上天对其民进行惩罚。在圣经里,经常有上帝惩罚作恶、违背祂意旨的人、族群、甚至整个城市和国家的事例记载,在天国来临时,祂还要根据祂制定的律法来审判所有人(包括死亡后第一次复活的)。《阿摩司书》5:27 :“‘我要把你们放逐到大马士革以北遥远的地方去。’他的名是耶和华--万军的统帅上帝;他这样宣布了。”《列王纪下》18:25 :“现在我上来攻打这地方要毁灭它,岂非有耶和华的意思么?耶和华曾对我说∶‘你上去攻打这地,而毁灭它。’”

        --祸福的降临者。古人观念中的万物主宰者,能降祸福于人,祸福都是人自己的善恶行为所导致的上天惩罚或者奖励。《尚书·汤诰》:“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尚书.牧誓》:“今予发,唯恭行天罚。”《论语.雍也》:“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孟子曰:“今国家闲暇,及是时,般乐怠敖,是自求祸也。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诗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国语.周语上》:“道而得神,是谓逢福;淫而得神,是谓贪祸。”《战国策·魏策》:“休祲降于天。”人间吉凶,都由天降临。《孟子·告子下》:“天将降大任。”《孔子家语》:“为善者天报之以福,为不善者天报之以祸。”《资治通鉴》:“天以卿二人赞孤也。”唐代韩愈《归彭城》诗:“上天不虚应,祸福各有随。”在圣经里有许多上帝降祸福的事例,例如:在诺亚时代,由于人们普遍道德败坏,不可救药,上帝发大洪水灭了诺亚一家以外的所有人,这就构成了有名的诺亚方舟故事的起源;由于亚伯拉罕对上帝虔诚,上帝在他100岁时赐福于他,让他年迈的妻子撒拉为他生了一个亲儿子以撤;由于以色列人违背上帝意志、拜偶像金牛等,上帝使他们在离开埃及回归迦南允许之地的过程中,本来10多天的路程却走了40年时间(在出埃及时所有成年人基本都过世了才让他们到达目的地)。

        此外,上天或者上帝也具有自然属性一面,这些属性体现在受造物天空、大地、天灾等自然现象上。特别是在中国古籍里,作为造物主、主宰者的“上天”或者“天”时常与作为受造物的自然之“天(空)”混用,所以有时仅从字面上难以分清楚是哪种“天”(只有从上下文对比和句子的内涵上才能弄明白)。正是这些自然属性,才会使人类通过认识自然来认知上帝。

        由上也可看出,中国的上天与圣经中的上帝都被赋予了至上道德品格,实际上代表着最高、最纯洁的道德标准。中国古文中出现“天道福善祸淫”及“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等思想,明确赋予了天和天道以道德意义。从圣经描述来看,上帝是圣洁、一尘不染的,眼里揉不得半点沙粒,疾恶如仇,不容忍任何不道德的人和事。在道德要求方面,中华文化中的上天与圣经中的上帝也是相同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30 12:24:32    跟帖回复:
    10
        “敬神而远之”有两个要点,首先是“敬“,这是前提; 其次是“远”,不能亲近神,而不是不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30 12:49:01    跟帖回复:
    11
    dddddddddd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1 10:22:51    跟帖回复:
    12
        中国儒家创始人孔子提出了处理天(神)人关系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则,就是“敬神而远之”,即:敬神而不亲近,就是说应当敬畏神,但要远离神,不能亲近神。这一观点与圣经中人类悔改、成圣前不能亲近神的思想是一致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1 11:43:47    跟帖回复:
    13
       敬鬼神而远之,是为了在人心中产生距离感,而保持住对鬼神的敬畏。
       人的习性就是亲近之后就会产生狎昵,而失去敬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1 16:18:00    回复 13 楼:
    14
    是的。但,现在许多人包括不少所谓的国学大师或者学者都以孔子“敬神而远之”这句话来说孔子不信神,真是大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 18:13:04    iPhone客户端
    15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2017/10/31 16:18:00  的原帖:是的。但,现在许多人包括不少所谓的国学大师或者学者都以孔子“敬神而远之”这句话来说孔子不信神,真是大错。 是的,那些人徒有其名。
    10183 次点击,23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孔子“敬神而远之”思想与圣经中人不能亲近神一致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