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44:25    android
31
太晚,太长,明天再看
回帖人:
cnvpp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8:37:05    跟帖回复:
32
今年7月14日,我在猫眼也灌水了一篇纪念小波的文章
可发主帖屡被小编删帖,跟帖在此权作对老友纪念了:
作家王小波逝世20周年祭
——王小波:“你看这个夜雾,我们怎么形容它呢……”


    王小波(1952年5月13日-1997年4月11日)这个稀奇古怪的家伙活着时不安分,死去了仍让世界不安分。
    王小波曾在“孤岛访谈录”中说,“我喜欢披头士,主要是因为一听到披头士的音乐有时候就会想起70年代。当时,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在奋斗,都在想改造社会,共塑一个美好的未来。”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师艾晓明这样写道:“小波写了真正美好的爱情和性,写了他的人物如何地想要生活在一个可以创造发明,可以爱,可以探讨人的一切自由的可能性的时代。而这个时代永远不会到来。”
一、“妖妖,你想干什么?你干脆用钢笔尖扎死我吧!”
    王小波妻子李银河说:“小波去世后,每年都会纪念或仪式,次次都是重温或误读,写自由和有趣文字的人死了,活着的人只能这般无奈和无趣。”
    尽管王小波生前非常讨厌鲁迅的激愤和抑郁,但并不妨碍人们把他俩拿来比较,更不要说王小波生平展今年在鲁迅博物馆举行这一象征意义了。您看,知识分子们说话真特么有趣,馆长说展览的目的不是为了“神化”王小波,而令一个老头“颇感欣慰”的是——说作家都可以“进博物馆了”。
    开幕当天,来了很多文艺界的朋友、学者、学生、文学爱好者,百多号人。而当年在八宝山送别他时也没有这么多人啊。院子里阳光依然灿烂,树上红花和白花一起盛开,李银河因骨折并没出席。代表的讲话都很简短,何兆武说王小波是思想的现代化,徐友渔欣赏他的理性和日常经验,而秦晖这次不谈主义。
    任何一个人的照片从小到大摆在一起都会让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你通过文字和思想来想像的那个人。任何一个人的一生都不可能简单展现,但借此集中重温一下王小波也还是有意义的。又特么故伎重演地感慨一遍“生前寂寞,死后哀荣”云云。
    王小波的一生分为六个主题:上山下乡、读书岁月、浪漫骑士、行吟诗人、自由思想、深切怀念——存作品的十几张磁盘(记着寻找无双、革命时期等)。终于看到了王小波情书的原件:“你好哇,李银河……”以及那封写在五线谱上的,“做梦也想不到我会把信写在五线谱上吧。五线谱是偶然来的,你也是偶然来的。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还有王小波写在大开纸上的最早的小说《绿毛水怪》的手稿:“你看这个夜雾,我们怎么形容它呢……我们好象在池塘的水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妖妖,你想干什么?你干脆用钢笔尖扎死我吧!”
    在王小波的文字中,经常有“胸口闷、想到死”的字眼,死的意象最集中的可能是他最早写的《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在我小的时候,常有一种冰冷的恐怖使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久久地凝视着黑夜。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死。到我死时,一切感觉都会停止,我会消失在一片混沌之中。我害怕毫无感觉,宁愿有一种感觉会永久存在。哪怕它是疼。长大了一点的时候,我开始苦苦思索。我知道宇宙和永恒是无限的,而我自己和一切人一样都是有限的。我非常非常不喜欢这个对比,老想把它否定掉。于是我开始去思考是否有一种比人和人类都更伟大的意义。想明白了从人的角度看来这种意义是不存在的以后,我面前就出现了一片寂寞的大海。人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些死前的游戏……”
    其实,我觉得我们无需向小波先生致敬,也不用在你心中掀起什么鸟波澜,但我们可以记住他的有趣和诗意,自由和理性,这就足够了:“假如我今天死掉,恐怕就不能像维特根斯坦一样说道: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也不能像司汤达一样说:活过,爱过,写过。我很怕落到什么都说不出的结果,所以我正在努力工作……”“在一个喧嚣的话语圈下面,始终有个沉默的大多数……”“我们生活在漫漫寒夜里,人生好似长途旅行,仰望天空寻找方向,可天际却没有引路的明星。”
二、“王二,你真他妈不要脸,这么大的东西就往这里杵!”
    记得前些年新浪博客做了个“我们是否还需要王小波?”的专题。据说在清明节“谁是你最想祭奠的人”的调查中,王小波位列榜尾。唉,我真不知道这是高明还是愚蠢?真诚还是虚伪?反思还是消费?当然,我丝毫不怀疑李银河对王小波的怀念,对“人和事”的惆怅,这个中国最有名的文化寡妇,像大野洋子之于约翰-列侬一样,无可挽回地变得不合时宜,她不再是自己,或者说她不再是活的自己,属于她自己的性学研究总是惹争议和被误读。
    所以,这也许是一种讽刺,也许是一种致敬——有家商业杂志在元宵节电话采访了李银河,请她谈性歧视、中国女性的成长及在商界的女权进步。你看,这该是多么怪异和不靠谱啊!不知以后淫媒们还会怎么“做”王小波以及他的遗孀李银河。前几年某雕塑家把王二脱得精光,其反讽效果像《黄金时代》中写的,“大家对这种明火执仗的破鞋行径是如此的害怕,以致于连说话都不敢啦。”其幽默效果用《三十而立》小转铃说的——“王二,你真他妈不要脸,这么大的东西就往这里杵!”
    其实,我们之所以纪念小波,是永远记得他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但现实世界又是他妈滴如此的混乱与复杂,我经常无聊地想,如果他还活着,看着眼前发生的社会演进、观念冲突、贫富差距、媒体论战、娱乐当道、媚俗和刻奇(Kitsch)、网络Geek和Kira、世界是平的、不安全的时代、非理性繁荣、和谐社会……他会保持清醒、一针见血地帮我们解决浊流、拨乱反正、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并引导我们上升吗?唉,谁他妈滴知道呢。
三、“王二的阳物就是个噩梦,她决定让自己深深埋藏!”
    “阳光,懒懒地穿过碧绿的树叶照下来,稀疏、错落、令人恍惚。武斗过后,只剩下那个倒霉蛋扔下枪在地上旋转,还有我被困在树上。他就那么一圈圈地转着,嘴里呃呃地叫唤。这大夏天的,我觉得冷起来了,心里爱莫能助地想着:瞧着罢,已经只会发元音,不会发辅音了……小时候我看到那只公鸡离地起飞时,觉得是个令人感动的场面。作为一只鸡,它怎么会有了飞上天的主意?我觉得一只鸡只要有了飞上五楼的业绩,就算没有枉活一世……”
    上面这段文字是王小波1996年创作的《革命时期的爱情》里的段落。世间居然还有如此精妙的语言和怪异的思维,尤其在性的态度上,不卑不亢,不由分说就扭转了女性本位。可如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的文坛高手,他们开始谬托知己,纷纷发言,而我则站在一旁,像看猴戏一样用沉默来欣赏着。
    记得王小波最为推崇的罗素说过,“一本大书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一个灾难!”信哉,斯言也。在《黄金时代》中,“王二的阳物就是陈清扬的噩梦,她决定让自己深深埋藏”,而作为芸芸众生的我们将“无可避免地走向庸俗”——这恐怕才是最大的噩梦哟。
    也有人说,这一代人是被时代抛弃的弃儿,他们原本严肃、认真、聪明、复杂又有游戏色彩,着迷于美学家伽达默尔所说的——“这种人并不想严肃的对待可能性,因此这可能性也就不会含有这种风险:他选择了某种决定并因此束缚住了自己”。不知这个结论对这一代人整体而言是否确切?!
    王小波曾在《孤岛访谈录》中这样说到:“我喜欢披头士,主要是因为一听到披头士的音乐有时候就会想起70年代。当时,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在努力奋斗,都在想改造社会,共塑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有个叫钱钟书的文人则在他的《写在人生边上-论快乐》里为我们作了一番另类解读:“快乐,在人生里,好比引诱小孩子吃药的方糖,更像跑狗场里引诱狗赛跑的电兔子。几分钟或几小时的快乐,却赚我们活了一世,忍受着许多痛苦。我们希望它来,希望它留,希望它再来……”

   (*注:帖文节选自“汉青的马甲”博客文,有删节和修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0:32:54    跟帖回复:
33
    
回帖人:
哑河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0:47:54    iPhone客户端
34
转至第33楼第 33 楼 2017/9/14 10:32:54  的原帖:     谢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0:51:12    跟帖回复:
35
撸主文章有点意思, 长了点, 等我慢慢读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1:32:55    android
36
回贴文明,理性讨论。故意左右言他者不喜欢。文章长了些,但是有思想。
回帖人:
cnvpp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3:17:37    引用回复:
37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发砖头的 2017/9/13 17:17:18  的原帖:王小波的文章,和人家“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红高粱”不能比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拜亚动力 2017/9/13 17:26:34  的原帖:王小波的文章不能比王朔和莫言?反话?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发砖头的 2017/9/13 17:29:47  的原帖:男人的一半作者,张贤亮。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拜亚动力 2017/9/13 17:32:19  的原帖:张贤亮的小说敢跟王小波比?

张贤亮名言:“做人很重要……但我根本不可能一夫一妻”
回帖人:
cnvpp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3:43:31    跟帖回复:
38
张贤亮代表作、红色小说《牧马人》简介
——笑得肚子疼:镇北堡堡主张贤亮天外奇谈共欣赏:

    1980年,旅居美国的华侨企业家许景由在其漂亮女秘书宋蕉英的陪同下回国旅游,并寻找失散多年的儿子许灵均。经过中国旅行社的帮助,许灵均从西北的敕勒川牧场赶到北京饭店,同父亲许景由见面。30年过去了,许景由为自己没尽到父责而深感内疚,他决心把儿子带回美国继承遗产。
    这时,许灵均想起了贤惠能干的妻子秀芝和活泼可爱的儿子清清。他们一家人是那么的亲热、和睦,他怎能离开妻儿去国外呢?他回想起自己多年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快乐时光:是当地牧民净化了他的思想,是艰苦繁重的体力劳动陶冶了他的感情,他被解除劳教后因无家可归而留在牧场放牧。老牧民董大爷给他钉上门帘子挡冷风、董大娘给送来了热腾腾的面条、秀芝不嫌弃他是右派而与他结成了患难夫妻。
    ……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民歌在祁连山麓回响,也在身处北京饭店的许灵均的心中回响。他又想起离别的前夜,妻子的无限信赖和深刻理解使他激动万分。于是,他坚定了自己的信心:绝不能离开自己的祖国,这里有他的亲情、他的爱、他的根。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许灵均决定要留在贫穷的祖国,并“与我们的人民一起爬坡!”而许景由也幡然悔悟、不再勉强儿子许灵均,这个资本主义国家的亿万富豪望着信仰坚定的儿子许灵均,深深地感叹道:“虽然自己在财产上是个亿万富翁,而在感情上却是一贫如洗啊……”
回帖人:
cnvpp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3:54:37    跟帖回复:
39
张贤亮语录:
我一直追求要活出个我自己来
做人,就必须要做一个人上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9 16:11:56    跟帖回复:
40
这篇文章写的无趣。
啰嗦,绕口,堆砌。
反正不好看。
本来是个好题目。可惜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1 21:40:20    android
41
仔细阅读,是篇好文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 1:00:28    iPhone客户端
42
是啊-是啊-名人啊-
21333 次点击,41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乌托邦与王小波:无趣的世界,有趣的人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