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戴镣长街行”与杨玉莲
2411 次点击
2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17/9/14 18:20:0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我想从网上查找关于杨玉莲的信息,但一共只找到三条:一条是《包九中校史》;另一条是“包头工人革命造反司令部”《杨玉莲专刊》19670913的出售信息;还有一条是杨玉莲的包九中同学发在网上的一张非常特殊的老照片,是为了纪念与追思他们的老同学杨玉莲。

    照片的说明语是:“这是一张文革前,内蒙古包头市九中,初三、二班和高三、二班的部分同学,同去包头附近农村沙尔沁参加四清,结束时的合影。其中有文革中武斗致死,一男一女两位高三的高才生。本来毫无疑问会马上踏进大学校园,大学梦破碎,还失掉青春年华的朝阳生命,谁之过,无须评论。”

    “回看更悟之:我们现在无论如何,都是非常幸福幸运的。战友们!珍惜和尽享如今的快乐时光吧!”

    杨玉莲,我想,除了她的家人及同学还在怀念她,你即使遍问包头市的中年人,还有几人能记得起她呢?

    照片上的杨玉莲是一个美丽的女孩,我曾经在包头医专看到过她的遗体,她被静静地泡在在一个装满福尔马林的玻璃池子里,上身裹着一块白毛巾,下身是白色的短裤,皮肤白皙、身材绝好。

    那是1967年夏日的一天,包头的造反派倾城而出给她送葬,送葬的大约有数万人。白色的挽幛林立,都有十米高,挽幛上用毛笔书写着凄婉的词句,大约是“女中豪杰”“巾帼英雄”之类的溢美之词,还有“未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自拔玲剑刺苍穹,安惧陶灰九黎天”“尧山集水仰天饮,敢称私是月下杰”之类的诗句。斗大的字,笔精墨妙、丰筋多力,显然是出自包头的名家。她的遗体停放在礼堂里,长长的人流有序地鱼贯而入,大多数人都流下了哀痛的热泪。

    杨玉莲是包九中“八.一八星火”造反组织的首领。文革初期,包九中“八.一八星火”与内师院包头分院“红旗”、包头医专“东方红”系包头市学生界三大“造反派”组织。

    包九中造反组织起名“八.一八星火”,是为了纪念伟大领袖1966年8月18日首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那天上午,包九中一千多革命师生在大操场上集合,收听接见实况广播。那天,操场上旌旗猎猎,《国际歌》《造反有理》等红歌在操场上空回荡。全体红卫兵在主席台的毛像前宣誓,杨玉莲代表红卫兵宣布“造反”,与旧世界彻底决裂。

    那天,他们把包九中引以为荣的十几万册藏书付之一炬。操场上一片火海,“反动教师”都跪在火海旁请罪。一个已经怀孕的女老师被红卫兵剪成了阴阳头,强迫她在操场上爬行,把地上的污物强塞到她嘴里,用包有塑料皮的金属条打她。另一名正在爬行的女教师被一个红卫兵用军用皮鞋碾踩。一个红卫兵从锅炉房里提来的开水,往出身不好的教师身上浇,烫的那位教师鬼哭狼嚎。

    然后他们又浩浩荡荡地走上大街游行示威。先到市委市政府门口喊口号,又沿着钢铁大街鼓噪前行,后来又去包六中、包七中、包蒙中参与批斗会,揪打其干部、教师,气焰甚为嚣张。下午,九中部分学生与七中“来访”的学生一起,又将九中被“专政”的30多位干部、教师毒打、游斗一番。当时九中的“左派”师生,都以这一天的行动为荣,认为这是包头市文革造反的“星星之火”,厥功甚伟。

    为什么十几岁的孩子那么野蛮,打死人都不带眨眼的?我后来分析:因为红卫兵从小受的是仇恨教育。孩子们都知道农奴主挖穷人的眼睛、剥人皮作灯罩、拿活人点天灯;知道国民党抓着好人就上老虎凳、灌辣椒水、钉竹签子;知道地主刘文采把农民关水牢,拿气筒子往人肚子里打气,一直到肚皮爆炸;知道走资派企图复辟资本主义,让他们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然后就是恨,恨地主、恨国民党、恨资本家、恨走资派。终于有一天阶级敌人就在他们的面前,毛主席的红卫兵能袖手旁观吗?非扑上去往死里打不成。

    8·18是个名垂青史的日子。1966年8月18日,宋彬彬等率师大女附中红卫兵赴天安门,参加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活动。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上亲手为毛泽东戴上绣着“红卫兵”三字的袖章。毛泽东问她名字,得知她叫宋彬彬后,毛泽东问:“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宋彬彬答:“是。”毛泽东回道:“要武嘛。”

    在伟大领袖“要武,不要文质彬彬”的启迪下,宋彬彬更名要武并开始发狂,一人独欠五条以上人命。后来她深知罪孽深重,害怕正义之剑高悬的那一天,文革结束不久,便亡命海外,跑到美国再也不回来了。

    杨玉莲,一个秀丽纤巧的女孩。受到伟大领袖“要武”的启示及“造反有理”精神的鼓动,一心要成为包头的“宋要武”。最终却成为了“母大虫”顾大嫂、“母夜叉”孙二娘式的人物。

    1967年1月底,以包头市各大造反派组织为骨干的“工农兵联合造反司令部”在“支左”部队支持下举行了“一.二二夺权”,占领了市委、市政府机关;夺取了包头日报和电台的控制权,宣布夺权成功。随后,夺权派又分裂成两大派:“红革会”与“反逆流”。很快反夺权派又组织起来,在三月初再一次夺权。再往后,“中央文革”支一派,打一派,对“三月夺权”派予以否认,并加以镇压,引起包头市大规模武斗。九中的各个派别,在这场混斗中,表现积极,影响极坏,受损害巨大,仅因武斗而死亡的学生就有4人:乔继尧、杨玉莲、左承业、马秀琴,成了全市的重灾区之一。

    九中是包头最有名的重点中学,能进入九中读书,大部分都是高材生。九中的学生在文革前就很令人羡慕,如果不是文革,杨玉莲一定会出类拔萃,一定会成为某个方面的专门家。

    可惜她在那个暗夜里,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被另一伙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人活活打死,然后从楼上扔下。

    杨同志为革命而死,当时被定为烈士,家属按烈属待遇,现在呢?不得而知。

    我的师兄马胜利和她是一伙伙的,都属于包头工人革命造反第三司令部。马同志是“工三司”的作战部部长,革命热忱尤甚。

    杨玉莲牺牲后,包头市的造反派决定为她举行声势浩大的葬礼。马同志辗转找到我,让我为她作一首悼念的诗,说市里要急用。我当时中毒甚深,甚至为没有与杨玉莲烈士一同为革命赴死而懊悔。虽然我在文革初期受到重创,但对毛的爱仍九死而不悔。

    我的诗有143行,我受人之托竭尽全力,边写边流泪,后来竟至号啕大哭。记得写完后身心俱废,一天半没有起床。

    造反派用车拉着杨玉莲的尸体,转遍了包头市的三个区,包头市万人空巷地送别她。上千辆汽车,数万人为她送葬,恐怕在包头的历史上也属空前绝后了。

    我的那首诗用“戴镣长街行,告别众乡亲,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的曲子作为配乐,朗诵者是包头人民广播电台的女播音员。催人泪下的配乐诗朗诵,那天全天都在包头市的上空回荡。

    我曾为我呕心沥血而为的这首诗感到自豪。那首乐曲配上我的这首诗,再加上播音员悲摧且抑扬顿挫的声音,不知让多少人听来荡气回肠,泪洒长街。

    杨玉莲小妹妹,你的生命在18岁时就永远定格了,如果你要是不死,如今也是作为祖母的老太太了。你是为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死?你在那个世界里见到他老人家了吗?他现在是在天堂还是地狱,你能托梦给我吗?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9/15 13:06:29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18:38:32    跟帖回复:
       沙发
    我最喜欢回复人少的贴子了,如果贴子沉了,我就会觉得是自己弄沉的,非常有成就感! 如果贴子火了,那我有占了前排,这简直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5 21:45:22    跟帖回复:
       第 3
    这种回忆令人心痛,但值得写、值得读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戴镣长街行”与杨玉莲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