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壹权谋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一代名士谢安:遵从本心即风流
16372 次点击
35 个回复
壹权谋 于 2017/9/26 18:52:1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现在有不少小说影视,喜欢搞点风流角色,往往是一掷千金、争奇猎艳、处处留情。实际上是只得皮毛的假风流。今天,就讲讲真风流的名士——东晋谢安的故事。



    这个谢安可是江左风流人物的代表,对,就是影视剧《琅琊榜》里的“江左梅郎”那个江左之地,相貌不输胡歌演得那种闲适疏阔之美,往哪一站一坐,都是一幅山水画。

    他隐居二十载,一出山,随便搞搞就搞定权势滔天的桓温,安排侄儿创下号称史上最强战力的北府军,打赢南北朝大决战的淝水之战,也留下了东山再起的成语和佳话。

    历史名士包括李白,都羡慕谢安的内圣外王、文治武功、人生至境,而他那种以天地为棋、超凡入圣的表现,也诠释了什么叫风流。

    通读他的故事,壹权谋君从中看到了不同一般的本心力量。

    



    一个遵从本心活着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传奇

    谢安从一开始就特立独行,虽出生名门望族,却对争权夺利、腹黑宫心避而远之。在他人生的一大半时间里,只谈风花雪月,不谈安邦定国。

    虽然想拉他出来从政的一大把,可他就是千呼万唤不出来。为了远离朝政,远离争斗。这家伙到了上虞的东山筑庐蛰居,享受起临江而立的清峻,奇石耸立的峭雄,青藤缠绕的浪漫,过起“乐山乐水,啸咏山林”的隐居生活。



    魏晋人士的风流比现在的娱乐至死强太多了。谢安闲了,就和死党一起游山玩水、吟诗作对,期间还诞生了王羲之的招牌书法作品《兰亭序集》。

    有人说了,20至40岁,正是人生黄金岁月,一般都拼命将自身利用价值最大化。可谢安却远离尘世和物欲横流,参自然奥妙、悟天地灵气,一次他静坐石洞里,盘醒幽谷边,不禁感慨“此去伯夷何远!”

    很多人隐居是装的,我想谢安却是真的,因为他从中得到了乐趣。当时情境可以想像,乐于静怡,不争名夺利,摆脱名缰利锁;乐于读书,每日熟读吟咏,仿佛与古代先贤为友;乐于观景,心中一切事务尽行抛开,或持杯相对,或静坐清玩,或独自浩歌,或邀客同吟。

    这种心胸开朗,乐自天来,真不知身在尘凡也。

    反观现在,大多数人,一开始还是有些小想法的,结果学习生涯受父母意愿摆布,工作后受房子车子孩子重压,人生抉择时受大流趋势影响,一辈子就在将就中完了。

    最后只能说,我至少像马云一样方便面想吃就吃。

    有一天,猛然梦中惊醒,我每天为别人而活,何曾为自己活过?

    还有人感慨,古人的风流只会在书里。自己打一出生就像被陀螺抽打,为了有个响当当的名声,为了封子荫子,为了步入高档的阶层生活,怎么都停不下来!有时学古人,想找个避世场所,可哪怕跑到国外旅游都是满满的国人。

    其实,不必找寻自己的东山,只要给自己解压松阀,偶尔按下暂停键,

    哪怕找一小憩的茶馆,喝一杯飘香的清茶,放空心灵,一支烟袋点斜阳,也是拾掇心情、找寻本心的不错休养。

    



    最近看了一个关于西游的说法,很受震憾,说西天取经实则只有唐僧一人,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都是唐僧不同人格的外化结果,而妖魔鬼怪都是心里的幻像。

    猪八戒是想干嘛就干嘛的本我,沙和尚是屈服尘世的自我,而孙悟空则是一心向佛、斩妖除魔的超我。不同阶段,不同的人格占主导。

    而谢安出山,好比本我隐去、超我主导的契机,开启了三我圆融、脱凡修行之旅。什么事都要有个契机的,不然,历史上也不过是多了个陶渊明而已。

    关于为什么出山,有两个分析:一是谢安祖父死了,父亲也死了,连弟弟谢万也因兵败被革职,有些像红楼梦里贾家败落的感觉。

    谢氏一族再无重要人物在朝,振兴家道的重任落到了谢安身上。

    另一个说法,则是“歌女血溅花叶,谢安仰天长啸”的传说,话说谢安听歌观舞自得其乐时,一位歌伎突然转身问谢安:“世道混乱,救国安民要先做什么?”




    谢安答:“必先积蓄其德义。”

    歌伎听后,脸有悲色,忧戚地说:“德义不厚却想救国安邦,乃‘伏而舔天’也!”

    说毕,竟刎颈倒地,血溅花叶而死。谢安悲痛至极,抱着这个满身是血的歌伎仰天长啸:“安不如一个纤弱女子也,羞矣!”

    空有才华却冷眼看世,也为人不齿啊!鲜血溅红了花叶的同时,也点燃了谢安的匡世抱负。谢安一声长啸,啸醒了沉眠的另一重人格。

    整整23年的风流外衣脱下后,展现给世人的是一颗赤诚丹心。

    彭老总历经沧桑,曾讲过三个“然”:“大不以为然,不得不然,顺其自然。”描绘了性情之人的历练过程,谢安出仕,正是从“大不以为然”转向“不得不然”。

    



    历来,猛人向来都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接下来的大片男一号都是谢安,他将自身力量与东晋王朝的命运相结合,扶持了其半个世纪,承托了安然平稳的世道。

    而他的对手,则是一世枭雄桓温。桓温年轻时“枕戈泣血,志在复仇”,一己之力,便用手中尖刀将害父仇人家搞成了绝户。掌权后数次北伐,将东晋皇帝当玩物,更留下名言:“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而士族集团的谢安与王坦之,则是他称帝的拦路石。



    一日,桓温在新亭预先埋伏了兵士,下令召见谢安和王坦之,设了一场鸿门宴。

    当时人心惶惶,明眼人都看出宴无好宴、酒无好酒,王坦之非常害怕,问谢安怎么办。

    谢安神情坦然地说:“朝廷安危,就看咱哥俩这次了。”

    王坦之硬着头皮与谢安一起出城来到桓温营帐,紧张得冷汗直流,把衣衫都沾湿了,手中的朝板也拿颠倒了。

    谢安不愧为淡定哥,若无其事地挑了一个椅子爽快地坐了下来,对桓温说:“我听说有道的诸侯设守在四方,明公何必在幕后埋伏士卒呢?”

    桓温只得尴尬地下令撤除了埋伏。慢慢叙来,杀气变成和气,威吓化作笑语。

    面对暴力威胁和刀斧加身,有的怒气冲冲,有的大义凛然,而谢安却拿出一种闲坐钓鱼下棋的气度。

    谢安和桓温暂时放下心结,谢安还朗诵起西晋名士的诗篇:

    浩浩洪流,带我邦畿。

    萋萋绿林,奋荣扬晖。

    鱼龙瀺灂,山鸟羣飞。

    驾言出游,日夕忘归。

    思我良朋,如渴如饥。

    愿言不获,怆矣其悲。

    伴着朗朗声音,风姿独秀,像孤松般挺立,那种高远、镇定的形象,镇住了全场。全场能跟他对话的,只有桓温一人而已。

    两个令人神往的高手放开心胸,互点春秋。

    这两人,也都真正在内心把对方作为对手,惺惺相惜。

    事实上,对手不一定是在职务上和你平起平坐的人。有的人官职很高,看上去庞然大物,但是对不起,我不会把你当成对手,因为你不值得当我的对手。

    还有,不要贬低对手,现在我们把一些国家、敌人说得很不堪,实则弱智化敌人就是变相侮辱自己。

    由于谢安的机智和镇定,桓温始终没敢对二人下手,后来桓温病重,暗示朝廷对他加九锡,谢安一拖再拖,一个拖字诀硬是把这个天大的难题解决。

    关于二人的对垒,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是危机重重。而谢安应对之法,是从山林中悟出的大智慧。现在书摊上,泛滥着《厚黑学》《活法指南》《为人处世大全》一类书。它们都在教人如何乖巧、矫情,如何装腔作势、八面玲珑。

    也许,小事小节上,可以使人活得实惠、滋润、如鱼得水。但真正的较量交锋,却是拿不上台面的。

  



    如果让你选将,一个躺在摇椅上指挥若定、很潇洒;一个天天开会战战兢兢、很敬业。还有选人,一个举重若轻,一个举轻若重,甚至啥都不举装作很重似的。

    你会用谁?但事实上,后一种人反而身居要职,这个世界真搞不太懂。

    谢安无疑是前者,话说北方前秦苻坚大帝,带百万大军南下,志在吞并东晋,统一天下。

    前后绵延数千里,战马扬起的灰尘遮天蔽日,前面望去是满满军旗,符坚骄狂宣称:“靠我们这么多人,只要把手中的马鞭扔到江中,整条宽大浩瀚的长江都会因此断流!”

    作为东晋的主战派,在人人自危、想留还是溜时,谢安像没事儿人一样照常旅游,令侄子谢玄领8万北府兵前去应敌。

    谢玄心理没底,请示这个仗该怎么打,谢安只说了一句:“侄儿放心,我们早就安排好了。”说完这话就打发侄儿走。

    至于大战是怎样进行的呢?东晋军与前秦军隔淝水遥相对峙,晋军传话给前秦军队,你们退后一公里,留出战场空间好一决死战。



    不料苻坚愚蠢得很,指挥秦军后撤,由于前秦军队由各方力量多个民族组成,一后撤就失去控制,阵势大乱。

    谢玄率领8000多骑兵,趁势抢渡淝水,向秦军猛攻。而潜在前秦军队中的卧底朱序,则在秦军阵后大叫:“秦兵败矣!秦兵败矣!”

    秦兵信以为真,于是转身竞相奔逃,彻底崩溃。苻坚狼狈逃回洛阳,淝水之战就这样以前秦的惨败划上了句号。

    此处是同期声,当晋军在淝水之战中大败前秦的捷报送到时,谢安正在与客人下棋。谢安却能悠闲下围棋,只是淡淡地说:“小儿辈大破贼。”



    有人开玩笑说,如果淝水大战败了,至少给谢安安任用亲信、不思振作、游乐不止三个罪名。可是,他胜了,因此青史留名。

    过去读通鉴等书,总觉得这么一场真刀实枪的大血战,怎么把谢安的山水浏览写这么细、这么多。

    后来一想,因为这种风流太稀缺了,各种故事里多是屈服强权、俯首称臣,而面对百万大军泰山压顶般逼来,这种淡定中独有强大的自信、无所畏惧的风度、倔强迎敌的骨气。

    谢安的心胸里能盛载山河,他才能最终改变山河。

    哀叹的是,莫说关系国运的挑战了,不知从何时起,中国的士族阶层早已落没,不少变得其脸厚如铁、膝软如棉。

    生活中,我们生活中有很多人五人六的,平时自诩多牛,一遇事就怂了,唯唯诺诺,关键时刻掉链子。

    莫说明心见性了,恐怕只见欲不见心。很多人面对从政经商的一些小挫折,都心无定主,甚至求神拜佛。

    中国的庙宇里,那些个大腹便便、无忧无虑、嘻皮笑脸,享受着人间烟火的神佛,会佑你吗?

    自己都没心气了,宗教有个说法,你不自渡,谁能渡你

  

  五



    人生就是一幅卷起来的画卷,这画卷徐徐展开,有的人向社会展示了几张,就戛然而止;有的却展示了许许多多,还在不断舒展,而拉开这画卷的手就是一种本心的自信。

    我们经常从镜子里看清自己的模样身材,脸上的污点和身上的污渍印迹,但是,再明亮光滑的镜面,都无法照出我们内心的真实样子。

    当我们对我们的前路看不分明时,对自己当下不满意时,不妨静下来,看看自己的内心了。

    一个人的人生,永远只有自己在前台,很多时候都要独自面对困难和压力,这时候遵从本心、相信自己就尤为重要。

    很喜欢这样一句话,在动荡和不安中,唯有反观自心、自净其意,就定了、静了、安了

    生命很短,但求随心、勿忘本色,Follow your heart!



    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号:壹权谋,乱评史书、关注当下!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19:12:02    跟帖回复:
       沙发
    走召弓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0:20:37    跟帖回复:
       第 3
        浩浩洪流,带我邦畿。

        萋萋绿林,奋荣扬晖。

        鱼龙瀺灂,山鸟羣飞。

        驾言出游,日夕忘归。

        思我良朋,如渴如饥。

        愿言不获,怆矣其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0:27:07    跟帖回复:
       第 4
    猫眼难得的好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11:45    android
       第 5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23:07    跟帖回复:
    6
    淝水之战改写了历史,在五胡乱华之后,以弱胜强,击溃了北方胡人对汉文明的毁灭性进攻,保留延续了汉文明的传承,为隋唐盛世,准备了文明的种子薪火相传。这一切基本上不可能完成的重任,却被谢安瘦弱的肩膀担起来圆满的完成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24:35    跟帖回复:
    7
    名士风流,非谢安莫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31:03    跟帖回复:
    8
    镇之以静,是谢安的治国之策。但是淝水之战,八万北府兵对八十万敌军,这个想起来都令人胆寒。谢安是怎么制定战略的,战场胜负的转化是怎么形成的,总体上史书的记载仍然不清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31:39    跟帖回复:
    9
    值得一读,有很多的人生感悟,没有点岁数是没有感觉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35:35    跟帖回复:
    10
    楼主还是别吹了吧。

    谢安只是“魏晋风流”,的遗传,
    ——那个时代的文人,都是“疯子”。
    再加上南迁的皇帝,有“牛系马后”的传言,非正统,
    镇不住这帮“名士”而已。
    哈哈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40:08    iPhone客户端
    11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40:39    跟帖回复:
    12
    值得一读,有很多的人生感悟,没有点岁数是没有感觉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46:49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行者13 2017/9/26 21:40:08  的原帖: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谢安可不是“科举仕途”的臭文人。

    我以前的《倒车》书稿中提到过的。
    “衣冠南迁”后的“世族”,是中国最后的“贵族”,
    ——从春秋战国时代流传下来的,经过三国时代历练的。
        是真的会带兵打仗的。
    “江左梅郎”不是谁人都能当的。
    跟后世靠科举仕途上来的“臭文人”完全是两码事儿的。
    哈哈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48:05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qwe121884741 2017/9/26 21:40:39  的原帖:值得一读,有很多的人生感悟,没有点岁数是没有感觉的你别装!

    谢安的儿子,手握朝廷重兵。
    你也能有他那种“感觉”?
    哈哈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6 21:51:59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行者13 2017/9/26 21:40:08  的原帖: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读书狼 2017/9/26 21:46:49  的原帖:谢安可不是“科举仕途”的臭文人。

    我以前的《倒车》书稿中提到过的。
    “衣冠南迁”后的“世族”,是中国最后的“贵族”,
    ——从春秋战国时代流传下来的,经过三国时代历练的。
        是真的会带兵打仗的。
    “江左梅郎”不是谁人都能当的。
    跟后世靠科举仕途上来的“臭文人”完全是两码事儿的。
    哈哈哈。
    隋唐以后,

    渐渐就形成了,带兵的不读书;“读书”的不知兵了。
    隋唐的名将,多是少数民族,没啥文化的。
    宋、明,“读书人”更不知兵了。
    哈哈哈。
    16372 次点击,35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一代名士谢安:遵从本心即风流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