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半边天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爸、妈,我又要离家了
1776 次点击
0 个回复
半边天 于 2017/10/9 20:48: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小王木木

    

    国庆八天长假,转眼即逝。好像刚刚才踏进家门,就又急着收拾行李赶车了。

    现在坐在回单位的大巴上,一个人,泪如雨下。

    放假前几天便收到闺蜜的信息:老铁,这么多天假,打算上哪儿玩?来广州找我?

    我不假思索:宅家里。

    她飞快地甩了好几条信息过来,百般嫌弃地数落我,我淡定地发了个可爱的表情,我能想象,屏幕前的她肯定快炸毛了。

    我来不及脑补她一气之下,猛摔手机的桥段,又回了一条:我想陪我爸妈。

    手机一下子消停了,约摸过了两分钟,屏幕弹出来信息:真好!羡慕你们这些放八天长假的。我也好久没回家了!

    “那就回来嘛!”我秒敲几个字。

    “领导让我加班,三倍工资。”

    各自沉默……

    -1-

    “妹,你票买了吗?”

    “妹,你知不知道在哪里坐车?需不需要转车?麻不麻烦?”

    “妹,你是1号回来吗?几点能到?想吃什么?”

    “……”

    彼时,父母也对我开始了电话轰炸,不断重复着这么几个问题,主要确认我国庆是否回来。

    起初我会一一回答,后来工作一忙,被问了几次后便不耐烦了,“别老问这问那的,到时再说!”电话那头顿了一下,末了,母亲开口:“哦,好!那你先忙。确定回来了记得跟你爸讲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摁掉通话键,调了振动模式,将手机扔进抽屉里,又埋头于办公桌前。

    换做以前,我都会直接关机,可自从那次不小心按了飞行模式,我爸半个钟头内找不到我时,被他劈头盖脸地狠骂了一顿,我就再也不敢。他总是担心我出门在外,万一有个什么事情!

    为此,我经常被同事笑,都这么大的人了,父母还要天天电话联系。

    “我在单位安分守己,能有什么事?真是瞎操心!”这便是我一贯用来搪塞父母碎碎念的说辞。

    他们担心了我二十余年了,我是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一手带大。母亲经常念叨说,陪在我身边的时间太少,给我的爱和关心太少。久而久之,我慢慢觉得父母对我的牵挂,就是理所当然的。

    孩童时期,在我心里,这是父母欠我的,若无此举,他们又怎会心安?

    长大后,才懂得,父母与子女相处,该是双向的。而我总是言行不一,宁可对仅有几面之缘的泛泛之交笑脸相迎,对养育我成人的父母却恶语相对。-2-

    发现已经到了儿时羡慕的年纪,却没有变成儿时羡慕的那种人。

    初入社会时,一个人单枪匹马,摸爬滚打,才切身地体会到:成年人的生活,真的没有“容易”二字。

    我爸一天在电话里要嘱咐好几遍:“别想着省钱,该花的就大方一些,没钱就跟我说!”

    我们的家庭,并非大富大贵,但花在我们几个孩子身上的钱,父母从来不小气。

    前几年,母亲因高血压患了急性脑梗,至今无法参加正常工作,仍需药物维持,压制病情。家里的重担一下子全压在父亲身上。

    短短两年,负债累累,我一度以为,这个家,是不是要垮了?并没有。父亲一如既往地苦干,不,比以往更拼了!却毫无怨言。

    后来,债务还清了,弟妹相继考上高中、大学,我也顺利完成了学业。旁人都夸我父亲很厉害,要赡养家中年近八十的老母亲、照顾病情不稳的妻子,还要培养三个稚气未脱的孩子,收入不高,却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

    父亲听罢,笑而不语。

    但是我知道,父亲压力很大,只是从未在我们面前表露罢了。我是时候帮父亲分担一些了。

    初读大学时,我一副志向远大、踌躇满志的样子,好长一段时间扬言要好好努力,毕业就北上打拼。结果却是,满腔热血化作了一肚空话。我确实努力了,努力娱乐、努力谈恋爱,最后遍体鳞伤。

    拿着一纸大专学历的毕业证,几张并不出色的技能证书,四处碰壁。终于有了一次面试机会,也幸运地被录用了,却在上了几天班后,因路途遥远,伙食差,待遇又低,便打了退堂鼓。

    我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声:妈蛋,为什么要长大?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些年的书都白读了!怎么可能不长大呢?看着父母头上那顶乌黑浓密的头发,渐渐被银丝替代,变得稀疏。我却尚未有能力帮衬家庭,为父母减轻半分压力。

    我的成长,根本不及父母变老的速度!我又开始了求职之旅,以前巴不得离家远一点儿,现在却奢求能在父母身边,至少,累了就可以回家。也只有家,再晚,都有人执灯等你归来。

    -3-

    好不容易工作有了着落,情感却出现危机。

    那晚,我照常加班。他发来信息:“我爸妈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但是我爱你。”

    “嗯,没事儿。你好好加油,不要有压力!”沉默许久,还是回复了。

    他没有对不起我,只是我不想他夹在我和父母之间,左右为难。

    我流着泪一遍遍地翻看以前的照片,不得不承认,即便分开了,并不代表曾经的那些美好就不存在。我害怕被别人看出什么,静静地离开办公室,无力地走到走廊尽头,泣不成声。

    没几天,母亲便来电,我并没有跟她说,她却好似知道什么一样,有意无意地套我的话:“最近,有事吗?”

    “呃……没有……”我差点儿握不住手机,应答得没有半点儿底气。

    “有什么事儿就说,别逞强自己憋着。”电话那头,是母亲的焦急、担忧。

    “说了没事就没事,先这样,我忙着呢!”还未等母亲开口,我急匆匆地挂断电话。放下手机,忍不住失声痛哭。

    说实话,那段时间,我确实不好过。朋友圈极力展示工作的快乐,以掩饰内心的悲伤,竟也没同事察觉。人前光鲜亮丽,夜深人静时,自己蜷缩在黑暗的角落,狼狈不堪。

    父亲从来都不是矫情的人,却在那段时间,给我编辑了一条又一条长长的短信,安慰我、开导我。语言很平实,字里行间却满是对女儿的爱。

    我还是不善言辞,回复了短短几个字:放心吧,我没事儿。

    我这样的女儿,是不是很不孝啊?自以为很独立,却仍需父母操心。

    -4-

    又是一个周末,很多同事三五成群地出去嗨了。我没心情出去,一个人留下了。

    华灯初上的夜晚,喧闹了一天的城市,开始了夜间的繁华。我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川流不息的车辆、熙熙攘攘的人群,四处灯火通明,好不热闹!

    于我,却无比孤独。

    突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了好几下,我拿出来,有几条未读短信,点开一看,是闺蜜的。

    “双休真好啊,去哪里玩了?”

    “看你工作挺顺利的呀,不错喔!”

    “单位伙食怎样呢?要劳逸结合哟!”

    “对了,有没有去找你男朋友呢?”

    “……”

    看到“男朋友”三个字,我的身体又哆嗦了一下,一一回复后,我犹豫了片刻,甩过去一条信息,不加任何表情:“我和他,估计走不下去了……”

    随后,满屏大写的问号跳入眼帘。

    闺蜜大概就是如此,偶尔也会跟个母亲一样,担心你吃不饱睡不好,还操心你的人生大事。我怕她想太多,简单地解释了几句。

    对方从来都是跟我同一战线,“既然不合适咱也不强求,别委屈了自己。不然往后的日子更难过……”

    她吧啦吧啦地说了一堆,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懂,只是经历过了会痛。

    “我觉得特别对不起我爸!”聊着聊着,我说了一句。

    闺蜜随即回复:“你有这么个爸爸,多骄傲啊!鼓励你、安慰你,现在我们长大了,可以肆无忌惮地向父母表达爱了。”

    我顿了顿,“哎呀,话真说出来,挺不好意思的!”

    “你都可以向你喜欢的人表达爱,何况那么爱你的爸爸!”

    “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你看看我现在,想表达,却只能自己看相片了。”

    闺蜜的几条信息,又让我控制不住泪腺。她跟我说这几句时,表面很轻松,心底里不知道有多痛!就像那年暑假,她告诉我:“我爸走了!”我一下子哭了,说不出半句话,生离死别,再华丽的安慰语,都是那样苍白、无力。

    闺蜜告诉我,她现在习惯了天天跟母亲视频通话,让我也试试,主要让父母安心。

    我多幸福,父母尚健在。即便我的棱角慢慢被生活磨平,回到家,我依旧可以毫无顾忌地卸下伪装,当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可有些路,我终究要学会自己走。

    -5-

    当我1号那天赶车,拖着疲惫的身体踏进家门时,迎上来的是父母那期待已久、欣喜若狂的拥抱,还有屋内飘荡的浓浓的饭香味……

    假期那几天,我真的哪里都没去。不过,与其说是回来陪伴父母,倒不如说是父母伺候我。

    母亲说我和妹妹都瘦了,要利用国庆假期,好好给我们补补身子。于是,这八天,他们二老每天早早就起床,去市场买菜,变着法儿地给我们补充营养。

    坦白说,在家里,向来是父亲和弟弟掌勺。母亲手艺一般,我和妹妹懒,至今厨艺不精。父亲常调侃我俩:“以后如果嫁不到一个会煮饭的,真不知你们吃什么?”

    妹妹常说:“怕什么,有外卖呀!”

    “啧啧啧,哪有自己家里头煮的好,营养又卫生。”父亲说道。

    “反正我嫁了个好老公!”这时,一旁的母亲总会随声附和。

    父亲真的担心太多了,我总相信水到渠成,不过从来没底气说出来,毕竟,如果现在跟我生活,主打老坛酸菜牛肉面。

    这几天,我真的就没怎么出门,除了走走亲戚,陪父母去逛了一次商场,然后就是宅。

    平时工作忙,偶尔打开简书也只是看看别人的文章,自己懒得更。假期有好几天,手机不离手,写文、跟简友聊天,后来被父亲吼了几句,“别老整那些没用的,能写出什么来?”

    我有点失落,嘴上不说,心里却暗暗埋怨父亲不理解,我的兴趣在他们眼里竟然成了不务正业。

    后来母亲偷偷告诉我,父亲是担心我手机看太多,不注意休息,对眼睛不好。那天,父亲怕我生气,还给我的文章赞赏了两块钱。

    看吧,作为女儿,我真的一点都不体贴!朋友特地截图我的微信步数,发过来,“我说大姐,你这一天都是飘的吗?还是真的没出去?”

    隔着屏幕,我都能想象他捧腹大笑的模样。

    “嗯,没出去。”

    “放假开心吗?”他问。

    “开心啊!为什么不开心,你要知道,打从我懂事起,今儿还是第一次跟我父母过中秋节呢!”

    我讲的是实话。

    突然想起往年的中秋,我们一家分割三地,弟妹慢慢长大,也开始说空间的隔阂那样令人心痛。我总是告诉他们,超越时空的,才让人更加珍惜。-6-

    “爸,妈,我又要离家了!”

    假期结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母亲说要送我,我说不用,送妹妹就行。她说,你那么路痴,我怕你忘记去车站的路怎么走,我哭笑不得。

    父亲在一旁,默默无言,末了开口:“还有钱吗?”

    “有!”

    “把这些吃的带走!”说着,父亲将苹果和牛奶递过来。

    “哎呀,不要!太难带了!再说,我不吃这些东西。”我一脸嫌弃的样子。

    “带给同事也行,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也算一点心意。人际关系要搞好……”父亲又开始唠叨。

    我收拾了一半,停了下来,走过去,抱了抱父亲,“啪哒”一声,一滴泪不争气地掉下来。

    母亲见状,哽咽着说了一句:“别这样,都这么大的人了。再说,你单位离家里也不算太远,以后周末休息了就回来。”

    是啊,单位到家才几个小时的车程,我又何曾想着周末回来看看?

    走出家门之前,父亲偷偷地往我背包里塞了两百,薄薄两张纸,我却觉得很沉重。我头也不回,不想跟他们多说一句话,我怕再开口,就舍不得走了。

    大巴上,我戴着耳机,听着歌,突然《时间都去哪儿了》前奏在耳畔响起,深入。我又发神经,任由眼泪挤出眼眶,滑过脸颊、流进心里……

    邻座的小男孩儿,狐疑地盯着我,而后回过头,指着我,对着他母亲问道:“妈咪,姐姐怎么了?”

    “小孩子别多嘴!”男孩儿妈妈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

    “喔喔,妈咪,我错了。以后不敢了!”小男孩儿一下子扑到母亲怀里。

    曾几何时,我也是这样跟父母撒娇的!

    可是,走出家门,我就必须得学会独当一面了不是吗?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以上,对你来说,不过是这人世间,万千个家庭之一,繁琐的小事。

    可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家庭、一对平凡的父母、三两兄弟姐妹,于我而言,他们,是整个世界。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爸、妈,我又要离家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