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逸远0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老舍为何自沉?直到看到这一段,才明白
20906 次点击
105 个回复
逸远0 于 2017/11/20 22:43:1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老舍先生的作品最近看了不少。越看越发觉得好。许多小说靠情节的出奇取胜,而老舍先生就以对人性非凡的洞察吸引读者,从不刻意设计悬念。他这样通达之人为何自沉未名湖,我很疑惑。直到看到了《四世同堂》的这一段。只能说,有些人的残暴胜于日本人。

    看着伙计把东西收到后柜去,他泡了一壶茶,一杯一杯又一杯的慢慢喝。这不像是吃茶,而倒像拿茶解气呢。看着杯里的茶,他想起昨天看见的河水。他觉得河水可爱,不单可爱,而且仿佛能解决一切问题。他是心路不甚宽的人,不能把无可奈何的事就看作无可奈何,而付之一笑。他把无可奈何的事看成了对自己的考验,若是他承认了无可奈何,便是承认了自己的无能,没用。他应付不了这个局面,他应当赶快结束了自己——随着河水顺流而下,漂,漂,漂,漂到大河大海里去,倒也不错。心路窄的人往往把死看作康庄大道,天佑便是这样。想到河,海,他反倒痛快一点,他看见了空旷,自由,无忧无虑,比这么揪心扒肝[157]的活着要好的多。

    刚刚过午,一部大卡车停在了铺子外边。

    “他们又来了!”大伙计说。

    “谁?”天佑问。

    “送货的!”

    “这回恐怕是仁丹了!”天佑想笑一笑,可是笑不出来。

    车上跳下来一个日本人,三个中国人,如狼似虎的,他们闯进铺子来。虽然只是四个人,可是他们的声势倒好像是个机关枪连。

    “货呢,刚才送来的货呢?”一个中国人非常着急的问。

    大伙计急忙到后柜去拿。拿来,那个中国人劈手夺过去,像公鸡掘土似的,极快而有力的数:“一双,两双……”数完了,他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一些,含笑对那个日本人说:“多了十双!我说毛病在这里,一定是在这里!”

    日本人打量了天佑掌柜一番,高傲而冷酷的问:“你的掌柜?”

    天佑点了点头。

    “哈!你的收货?”

    大伙计要说话,因为货是他收下的。天佑可是往前凑了一步,又向日本人点了点头。他是掌柜,他须负责,尽管是伙计办错了事。

    “你的大大的坏蛋!”

    天佑咽了一大口吐沫,把怒气,像吃丸药似的,冲了下去。依旧很规矩的,和缓的,他问:

    “多收了十双,是不是?照数退回好了!”

    “退回?你的大大的奸商!”冷不防,日本人一个嘴巴打上去。

    天佑的眼中冒了金星。这一个嘴巴,把他打得什么全不知道了。忽然的他变成了一块不会思索,没有感觉,不会动作的肉,木在了那里。他一生没有打过架,撒过野。他万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也会挨打。他的诚实,守规矩,爱体面,他以为,就是他的钢盔铁甲,永远不会教侮辱与手掌来到他的身上。现在,他挨了打,他什么也不是了,而只是那么立着的一块肉。

    大伙计的脸白了,极勉强的笑着说:“诸位老爷给我二十双,我收二十双,怎么,怎么……”他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

    “我们给你二十双?”一个中国人问。他的威风仅次于那个日本人的。“谁不知道,每一家发十双!你乘着忙乱之中,多拿了十双,还怨我们,你真有胆子!”

    事实上,的确是他们多给了十双。大伙计一点不晓得他多收了货。为这十双鞋,他们又跑了半座城。他们必须查出这十双鞋来,否则没法交差。查到了,他们不能承认自己的疏忽,而必把过错派在别人身上。

    转了转眼珠,大伙计想好了主意:“我们多收了货,受罚好啦!”

    这回,他们可是不受贿赂。他们必须把掌柜带走。日本人为强迫实行“平价”,和强迫接收他们派给的货物,要示一示威。他们把天佑掌柜拖出去。从车里,他们找出预备好了的一件白布坎肩,前后都写着极大的红字——奸商。他们把坎肩扔给天佑,教他自己穿上。这时候,铺子外边已围满了人。浑身都颤抖着,天佑把坎肩穿上。他好像已经半死,看看面前的人,他似乎认识几个,又似乎不认识。他似乎已忘了羞耻,气愤,而只那么颤抖着任人摆布。

    日本人上了车。三个中国人随着天佑慢慢的走,车在后面跟着。上了马路,三个人教给他:“你自己说:我是奸商!我是奸商!我多收了货物!我不按定价卖东西!我是奸商!说!”

    天佑一声没哼。

    三把手枪顶住他的背。“说!”

    “我是奸商!”天佑低声的说。平日,他的语声就不高,他不会粗着脖子红着筋的喊叫。

    “大点声!”

    “我是奸商!”天佑提高了点声音。

    “再大一点!”

    “我是奸商!”天佑喊起来。

    行人都立住了,没有什么要事的便跟在后面与两旁。北平人是爱看热闹的。只要眼睛有东西可看,他们便看,跟着看,一点不觉得厌烦。他们只要看见了热闹,便忘了耻辱,是非,更提不到愤怒了。

    天佑的眼被泪迷住。路是熟的,但是他好像完全不认识了。他只觉得路很宽,人很多,可是都像初次看见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作什么。他机械的一句一句的喊,只是喊,而不知道喊的什么。慢慢的,他头上的汗与眼中的泪联结在一处,他看不清了路,人,与一切东西。他的头低下去,而仍不住的喊。他用不着思索,那几句话像自己能由口中跳出来。猛一抬头,他又看见了马路,车辆,行人,他也更不认识了它们,好像大梦初醒,忽然看见日光与东西似的。他看见了一个完全新的世界,有各种颜色,各种声音,而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一切都那么热闹而冷淡,美丽而惨酷,都静静的看着他。他离着他们很近,而又像很远。他又低下头去。

    走了两条街,他的嗓子已喊哑。他感到疲乏,眩晕,可是他的腿还拖着他走。他不知道已走在哪里,和往哪里走。低着头,他还喊叫那几句话。可是,因为嗓音已哑,倒仿佛是和自己叨唠呢。一抬头,他看见一座牌楼,有四根极红的柱子。那四根红柱子忽然变成极粗极大,晃晃悠悠的向他走来。四条扯天柱地的红腿向他走来,眼前都是红的,天地是红的,他的脑子也是红的。他闭上了眼。

    过了多久,他不知道。睁开眼,他才晓得自己是躺在了东单牌楼的附近。卡车不见了,三个枪手也不见了,四围只围着一圈小孩子。他坐起来,愣着。愣了半天,他低头看见了自己的胸。坎肩已不见了,胸前全是白沫子与血,还湿着呢。他慢慢的立起来,又跌倒,他的腿已像两根木头。挣扎着,他再往起立;立定,他看见了牌楼的上边只有一抹阳光。他的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疼,他的喉中干得要裂开。

    一步一停的,他往西走。他的心中完全是空的。他的老父亲,久病的妻,,三个儿子,儿媳妇,孙男孙女,和他的铺子,似乎都已不存在。他只看见了护城河,与那可爱的水;水好像就在马路上流动呢,向他招手呢。他点了点头。他的世界已经灭亡,他须到另一个世界里去。在另一世界里,他的耻辱才可以洗净。活着,他只是耻辱的本身;他刚刚穿过的那件白布红字的坎肩永远挂在他身上,粘在身上,印在身上,他将永远是祁家与铺子的一个很大很大的一个黑点子,那黑点子会永远使阳光变黑,使鲜花变臭,使公正变成狡诈,使温和变成暴厉。

    他雇了一辆车到平则门。扶着城墙,他蹭出去。太阳落了下去。河边上的树木静候着他呢。天上有一点点微红的霞,像向他发笑呢。河水流得很快,好像已等他等得不耐烦了。水发着一点点声音,仿佛向他低声的呼唤呢。

    很快的,他想起一辈子的事情;很快的,他忘了一切。漂,漂,漂,他将漂到大海里去,自由,清凉,干净,快乐,而且洗净了他胸前的红字。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0 23:09:17    跟帖回复:
       沙发
    做为一名论坛新人,不敢在凯迪大声说话,也不 敢得罪人,只能默默地顶完贴然后转身就走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0:09:28    跟帖回复:
       第 3
    唉!

    何苦呢?

    好死不如赖活着!人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就是不死,赖着活,再活些日子,日本不就投降了?到时候你就可以袖个手站在路边,乐呵呵地看着当年押着你的那几个穿着白坎肩儿,头戴高帽子,自己敲锣在哪儿游街,喊:“我是汉奸!”了。

    回家再嗞儿一口老酒,笑眯眯地看看自己的孙儿,和老婆子对对话,调戏调戏儿媳妇儿,人生多么美好!

    有些人就是想不开!

    老舍君若是投湖,保不齐就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哪有莫言他们的事儿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0:57:39    跟帖回复:
       第 4
    正在读四世同堂,刚好看完这段,感慨!
    回帖人:
    HDHT1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1:00:17    跟帖回复:
       第 5
    少见多怪。看看批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1:15:30    跟帖回复:
    6
    我看四世同堂里描写日本人的暴行和亡国奴的悲惨,也常常想文革,尤其是主贴里挂个牌子游街嚷嚷自己是奸商这场面。

    还会常常想起鲁迅说的这一句:“把沦为异族奴隶之苦告诉国人,是很必要的,但是切莫使人得出结论:那么,我们倒不如做自己人的奴隶罢”。

    而时至今日,如瑞宣那般,不得不为了家庭屈服,但还保持着不甘为奴的痛觉的越来越少。

    我觉着,真正让人绝望的不是无知和懦弱,而是理直气壮的不敢,轻易的找到无数条理由宽恕自己,麻木开心的去过每一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1:19:48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5楼第 5 楼 HDHT1 2017/11/21 11:00:17  的原帖:少见多怪。看看批斗。被红卫兵暴打老舍觉得很没面子所以自杀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1:20:29    跟帖回复:
    8
    顶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1:45:00    跟帖回复:
    9
        日本人上了车。三个中国人随着天佑慢慢的走,车在后面跟着。上了马路,三个人教给他:“你自己说:我是奸商!我是奸商!我多收了货物!我不按定价卖东西!我是奸商!说!”

        天佑一声没哼。

        三把手枪顶住他的背。“说!”

        “我是奸商!”天佑低声的说。平日,他的语声就不高,他不会粗着脖子红着筋的喊叫。

        “大点声!”

        “我是奸商!”天佑提高了点声音。

        “再大一点!”

        “我是奸商!”天佑喊起来。

        行人都立住了,没有什么要事的便跟在后面与两旁。北平人是爱看热闹的。只要眼睛有东西可看,他们便看,跟着看,一点不觉得厌烦。他们只要看见了热闹,便忘了耻辱,是非,更提不到愤怒了。

        天佑的眼被泪迷住。路是熟的,但是他好像完全不认识了。他只觉得路很宽,人很多,可是都像初次看见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作什么。他机械的一句一句的喊,只是喊,而不知道喊的什么。慢慢的,他头上的汗与眼中的泪联结在一处,他看不清了路,人,与一切东西。他的头低下去,而仍不住的喊。他用不着思索,那几句话像自己能由口中跳出来。猛一抬头,他又看见了马路,车辆,行人,他也更不认识了它们,好像大梦初醒,忽然看见日光与东西似的。他看见了一个完全新的世界,有各种颜色,各种声音,而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一切都那么热闹而冷淡,美丽而惨酷,都静静的看着他。他离着他们很近,而又像很远。他又低下头去。

        走了两条街,他的嗓子已喊哑。他感到疲乏,眩晕,可是他的腿还拖着他走。他不知道已走在哪里,和往哪里走。低着头,他还喊叫那几句话。可是,因为嗓音已哑,倒仿佛是和自己叨唠呢。一抬头,他看见一座牌楼,有四根极红的柱子。那四根红柱子忽然变成极粗极大,晃晃悠悠的向他走来。四条扯天柱地的红腿向他走来,眼前都是红的,天地是红的,他的脑子也是红的。他闭上了眼。

       ======================================

    在哪儿见过这场面,似曾相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1:46:40    跟帖回复:
    10
        日本人上了车。三个中国人随着天佑慢慢的走,车在后面跟着。上了马路,三个人教给他:“你自己说:我是奸商!我是奸商!我多收了货物!我不按定价卖东西!我是奸商!说!”

        天佑一声没哼。

        三把手枪顶住他的背。“说!”

        “我是奸商!”天佑低声的说。平日,他的语声就不高,他不会粗着脖子红着筋的喊叫。

        “大点声!”

        “我是奸商!”天佑提高了点声音。

        “再大一点!”

        “我是奸商!”天佑喊起来。

        行人都立住了,没有什么要事的便跟在后面与两旁。北平人是爱看热闹的。只要眼睛有东西可看,他们便看,跟着看,一点不觉得厌烦。他们只要看见了热闹,便忘了耻辱,是非,更提不到愤怒了。

        天佑的眼被泪迷住。路是熟的,但是他好像完全不认识了。他只觉得路很宽,人很多,可是都像初次看见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作什么。他机械的一句一句的喊,只是喊,而不知道喊的什么。慢慢的,他头上的汗与眼中的泪联结在一处,他看不清了路,人,与一切东西。他的头低下去,而仍不住的喊。他用不着思索,那几句话像自己能由口中跳出来。猛一抬头,他又看见了马路,车辆,行人,他也更不认识了它们,好像大梦初醒,忽然看见日光与东西似的。他看见了一个完全新的世界,有各种颜色,各种声音,而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一切都那么热闹而冷淡,美丽而惨酷,都静静的看着他。他离着他们很近,而又像很远。他又低下头去。

        走了两条街,他的嗓子已喊哑。他感到疲乏,眩晕,可是他的腿还拖着他走。他不知道已走在哪里,和往哪里走。低着头,他还喊叫那几句话。可是,因为嗓音已哑,倒仿佛是和自己叨唠呢。一抬头,他看见一座牌楼,有四根极红的柱子。那四根红柱子忽然变成极粗极大,晃晃悠悠的向他走来。四条扯天柱地的红腿向他走来,眼前都是红的,天地是红的,他的脑子也是红的。他闭上了眼。

       ======================================

    在哪儿见过这场面,似曾相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1:52:27    跟帖回复:
    11
      
        1949年,乔治·奥威尔发表了惊世骇俗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巧的是,这本书刚出版的时候老舍正在美国,恰巧看到了这本奇书。但是老舍看完这本书后有点不屑,觉得《1984》只是一个阴暗的架空故事。他是这样评价《1984》的:

        “最近一个英国人写了一本书,叫做《1958年的英国》(书名都记错了),那一本小说是描写英国共产化了以后的情形的。照那位作者说,在未来一点自由都没有,即使你在家里写日记,政府都能用无线电给探查出来。一个人要反抗,给捉去弄死了。全书就是充满了这样的惊险的幻想,充满了阴森的谣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1:53:25    跟帖回复:
    12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2:53:51    跟帖回复:
    13
    助纣为虐  终为纣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3:07:17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3楼第 3 楼 放坏水水 2017/11/21 10:09:28  的原帖:唉!

    何苦呢?

    好死不如赖活着!人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就是不死,赖着活,再活些日子,日本不就投降了?到时候你就可以袖个手站在路边,乐呵呵地看着当年押着你的那几个穿着白坎肩儿,头戴高帽子,自己敲锣在哪儿游街,喊:“我是汉奸!”了。

    回家再嗞儿一口老酒,笑眯眯地看看自己的孙儿,和老婆子对对话,调戏调戏儿媳妇儿,人生多么美好!

    有些人就是想不开!

    老舍君若是投湖,保不齐就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哪有莫言他们的事儿啊?

    老舍该学习铁骨铮铮的郭沫若才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3:47:53    跟帖回复:
    15
    被侵略者欺压和侮辱,可以有民族精神作为支柱,不管是武力反抗还是沉默。沉默也是无声的反抗。
    而被自己热爱和崇拜的欺压和侮辱,是被出卖了,是感觉一辈子真白活了,这骗了,真该去死。精神崩溃了,没有支撑了。                                                            
    20906 次点击,105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老舍为何自沉?直到看到这一段,才明白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