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言也之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红楼梦〉烛隐》054
7314 次点击
16 个回复
言也之1 于 2018/1/8 14:22:5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上接
《〈红楼梦〉烛隐》000
《〈红楼梦〉烛隐》001  《〈红楼梦〉烛隐》002 《〈红楼梦〉烛隐》003  
《〈红楼梦〉烛隐》004  《〈红楼梦〉烛隐》005 《〈红楼梦〉烛隐》006
《〈红楼梦〉烛隐》007  《〈红楼梦〉烛隐》008 《〈红楼梦〉烛隐》009  
《〈红楼梦〉烛隐》010  《〈红楼梦〉烛隐》011 《〈红楼梦〉烛隐》012
《〈红楼梦〉烛隐》013  《〈红楼梦〉烛隐》014 《〈红楼梦〉烛隐》015  
《〈红楼梦〉烛隐》016  《〈红楼梦〉烛隐》017 《〈红楼梦〉烛隐》018
《〈红楼梦〉烛隐》019  《〈红楼梦〉烛隐》020 《〈红楼梦〉烛隐》021  
《〈红楼梦〉烛隐》022  《〈红楼梦〉烛隐》023 《〈红楼梦〉烛隐》024
《〈红楼梦〉烛隐》025  《〈红楼梦〉烛隐》026 《〈红楼梦〉烛隐》027  
《〈红楼梦〉烛隐》028  《〈红楼梦〉烛隐》029 《〈红楼梦〉烛隐》030
《〈红楼梦〉烛隐》031  《〈红楼梦〉烛隐》032 《〈红楼梦〉烛隐》033  
《〈红楼梦〉烛隐》034  《〈红楼梦〉烛隐》035 《〈红楼梦〉烛隐》036
《〈红楼梦〉烛隐》037  《〈红楼梦〉烛隐》038 《〈红楼梦〉烛隐》039
《〈红楼梦〉烛隐》040  《〈红楼梦〉烛隐》041 《〈红楼梦〉烛隐》042
《〈红楼梦〉烛隐》043  《〈红楼梦〉烛隐》044 《〈红楼梦〉烛隐》045
《〈红楼梦〉烛隐》046  《〈红楼梦〉烛隐》047 《〈红楼梦〉烛隐》048
《〈红楼梦〉烛隐》049  《〈红楼梦〉烛隐》050 《〈红楼梦〉烛隐》051
现在发表[Ctrl+Enter]&id=12581533" TARGET=_blank>《〈红楼梦〉烛隐》052  《〈红楼梦〉烛隐》053

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此回上接上回“至十五日之夕”,这一夕占书一回半,很重要。
  陈腐旧套表面指旧小说老套头,实际指汉家从一而终老传统,亦即五十一回“诚堪叹”之“汉家制度”。所谓“史太君破陈腐旧套”,是说史太君破除了汉家从一而终老传统,言外之意则是,史太君所隐孝庄又要嫁人了。也许有人说,这么老了,怎么可能?网上有人说武则天八十岁还没歇着,不就是可能吗。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8 14:34:25    跟帖回复:
       沙发
    元芳,你怎么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9:54:14    跟帖回复:
       第 3
      却说贾珍贾琏暗暗预备下大簸箩的钱,听见贾母说“赏”,他们也忙命小厮们快撒钱。只听满台钱响,贾母大悦。观其有关赏钱的描写,可说已达极致。若说这还只是曹家,那皇家就没法写了。再者,这种赏钱的方式规矩,应该是写实,若不是满清皇家的,便必是朱明皇家,作者只不过照搬抑或张冠李戴而已。
      二人遂起身,小厮们忙将一把新暖银壶捧在贾琏手内,随了贾珍趋至里面。贾珍先至李婶席上,躬身取下杯来,回身,贾琏忙斟了一盏,然后便至薛姨妈席上,也斟了。二人忙起身笑说:“二位爷请坐着罢了,何必多礼。”于是除邢王二夫人,满席都离了席,俱垂手旁侍。贾珍等至贾母榻前,因榻矮,二人便屈膝跪了。贾珍在先捧杯,贾琏在后捧壶。虽止二人奉酒,那贾环弟兄等,却也是排班按序,一溜随着他二人进来,见他二人跪下,也都一溜跪下。宝玉也忙跪下了。王梦阮索隐:“是排班朝贺之仪注,非寻常家宴所宜有。”
      笔者认为,这个仪注绝对是皇家仪注,特别值得注意“宝玉也忙跪下了”。宝玉代表伪朝帝系,此际若非代表顺治,就是代表康熙。就国法言,宝玉大约除了天地,谁也不跪;就家法言,宝玉大约亦仅跪祖宗太后。
    史湘云悄推他笑道:“你这会又帮着跪下作什么?有这样,你也去斟一巡酒岂不好?”宝玉悄笑道:“再等一会子再斟去。”说着,等他二人斟完起来,方起来。又与邢夫人王夫人斟过了酒。贾珍笑道:“妹妹们怎么样呢?”贾母等都说:“你们去罢,他们倒便宜些。”说了,贾珍等方退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21:09:18    跟帖回复:
       第 4
      当下天未二鼓,二更,21-23点。戏演的是《八义》中“观灯”八出。《八义》即明徐元著《八义记》。《八义》据《赵氏孤儿》改编,《赵氏孤儿》源自《史记·赵世家第十三》。此剧主要是写晋国忠良赵盾一家与奸佞屠岸贾之间矛盾斗争的故事:作者是以暂时凋零终于复兴的赵家比甄家中国,以暂时得势终于破灭之屠岸贾比贾家满清。作者之所以有此一比,一是因为赵屠两家之类于甄贾两家,一是因为屠岸贾一名,不仅有一贾字,还有屠贾之意。作者拈用此剧,取意至为明显,并不太难懂。“观灯”并非某一出的标题,而是指第五出《宴赏元宵》赵朔夫妇赏灯。作者之所以拈出此一情节,是为了让《八义》与贾府宴赏元宵更贴近。“八出”似指程婴、韩厥、杵臼、灵輙、等八位义士的出现。但从稍后贾母“刚才八出‘八义’闹得我头疼”来看,“八出”似指某八出戏文。此处抄本有异文,或作“八义观灯八出”,或作“八义中观灯八出”,异文倒还事小,要在怎样标点。就我所见,共有“《八义观灯》八出”,“《八义·观灯》八出”,“《八义》中《观灯》八出”,“八义中《观灯》八出”四种标点和“八义中观灯八出”一种不标点。因为这些标点不标点都有问题,这才试点为“《八义》中‘观灯’八出”。正在热闹之际,宝玉因下席往外走。贾母因说:“你往那里去!外头爆竹利害,仔细天上掉下火纸来烧了。”宝玉回说:“不往远去,只出去就来。”贾母命婆子们好生跟着。宝玉最厌婆子,何以总有婆子跟着?婆子,实即太监耳。于是宝玉出来,只有麝月秋纹并几个小丫头随着。贾母因说:“袭人怎么不见?他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单支使小女孩子出来。”王夫人忙起身笑回道:“他妈前日没了,因有热孝,不便前头来。”贾母听了点头,又笑道:“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他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凤姐儿忙过来笑回道:“今儿晚上他便没孝,那园子里也须得他看着,灯烛花炮最是耽险的。这里一唱戏,园子里的人谁不偷来瞧瞧。他还细心,各处照看照看。况且这一散后宝兄弟回去睡觉,各色都是齐全的。若他再来了,众人又不经心,散了回去,铺盖也是冷的,茶水也不齐备,各色都不便宜,所以我叫他不用来,只看屋子。散了又齐备,我们这里也不耽心,又可以全他的礼,岂不三处有益。老祖宗要叫他,我叫他来就是了。”贾母听了这话,忙说:“你这话很是,比我想的周到,快别叫他了。但只他妈几时没了,我怎么不知道。”凤姐笑道:“前儿袭人去亲自回老太太的,怎么倒忘了。”贾母想了一想笑说:“想起来了。我的记性竟平常了。”众人都笑说:“老太太那里记得这些事。”贾母因又叹道:“我想着,他从小儿伏侍了我一场,华袭人实即华夏之龙袍,先归于女性,大抵就意味着归属方并非正统。又伏侍了云儿一场,之所以扯上云儿,大约因为云儿影射孔四贞,而孔有德又被写成贾宝玉顺治帝的生父,大约是想要隐示孔与史关系非常。末后给了一个魔王宝玉,蔡元培:“贾宝玉,言伪朝之帝系也。”华夏龙袍给予伪朝之帝系,作者心虽不欲但又不得不然。但这只是暂时的,作者终将剥夺之。亏他魔了这几年。他又不是咱们家的根生土长的奴才,蔡元培以贾为伪统,在下补充,一般来说:正室、正出、家里的、家生子儿,是满人;偏房、庶出、外头的、非根生土长的,是汉人。没受过咱们什么大恩典。他妈没了,我想着要给他几两银子发送,也就忘了。”凤姐儿道:“前儿太太赏了他四十两银子,也就是了。”贾母听说,点头道:“这还罢了。正好鸳鸯的娘前儿也死了,我想他老子娘都在南边,我也没叫他家去走走守孝,如今叫他两个一处作伴儿去。”又命婆子将些果子菜馔点心之类与他两个吃去。琥珀笑说:“还等这会子呢,他早就去了。”说着,大家又吃酒看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22:06:49    跟帖回复:
       第 5
      且说宝玉一径来至园中,众婆子见他回房,便不跟去,只坐在园门里茶房内烤火,和管茶的女人偷空饮酒斗牌。宝玉至院中,虽是灯光灿烂,却无人声。麝月道:“他们都睡了不成?咱们悄悄的进去唬他们一跳。”于是大家蹑足潜踪的进了镜壁一看,只见袭人和一人二人对面都歪在地炕上,那一头有两三个老嬷嬷打盹。宝玉只当他两个睡着了,才要进去,忽听鸳鸯叹了一声,说道:“可知天下事难定。论理你单身在这里,父母在外头,每年他们东去西来,没说他家游牧,没说他家做生意,莫非隐谓其为流寇、南明?没个定准,想来你是不能送终的了,偏生今年就死在这里,你倒出去送了终。”袭人道:“正是。我也想不到能够看父母回首。太太又赏了四十两银子,这倒也算养我一场,我也不敢妄想了。”宝玉听了,忙转身悄向麝月等道:“谁知他也来了。我这一进去,他又赌气走了,不如咱们回去罢,让他两个清清静静的说话。袭人正一个闷着,他幸而来的好。”说着,仍悄悄的出来。
      宝玉便走过山石之后去站着撩衣,贾宝玉此次离席,重点在此。此与第二十九回“谁知宝玉解手去了才来”类似,皆谓有关问题与屙尿的东西有关。前者隐就贾宝玉血统言,此次隐就下文“谁不知是老太太的水”而言。麝月秋纹皆站住背过脸去,口内笑说:“蹲下再解小衣,仔细风吹了肚子。”世界上有几个男人被关心到这个程度?“曹雪芹”写自己这样被人关心?后面两个小丫头子知是小解,忙先出去茶房预备去了。这里宝玉刚转过来,只见两个媳妇子迎面来了,问是谁,秋纹道:“宝玉在这里,你大呼小叫,仔细唬着罢。”那媳妇们忙笑道:“我们不知道,大节下来惹祸了。姑娘们可连日辛苦了。”说着,已到了跟前。麝月等问:“手里拿的是什么?”媳妇们道:“是老太太赏金、花二位姑娘吃的。”秋纹笑道:“外头唱的是《八义》,没唱《混元盒》,那里又跑出‘金花娘娘’来了。”金花娘娘:表面指金鸳鸯花袭人,其实就是胡姓金寡妇,就是贾母孝庄。作者拈用《混元盒》,无非借金花娘娘与张真人斗法,隐喻贾母孝庄是晚亦将与某人(郑克塽?)“斗法”。宝玉笑命:“揭起来我瞧瞧。”秋纹麝月忙上去将两个盒子揭开。两个媳妇忙蹲下身子,此亦可见宝玉之非常人也。“曹雪芹”若要看看,两个媳妇怕不致忙蹲下身子。宝玉看了两盒内都是席上所有的上等果品菜馔,点了一点头,迈步就走。麝月二人忙胡乱掷了盒盖,“胡乱掷了盒盖”,亦为凸显宝玉的高贵地位。跟上来。宝玉笑道:“这两个女人倒和气,会说话,他们天天乏了,倒说你们连日辛苦,倒不是那矜功自伐的。”麝月道:“这好的也很好,那不知礼的也太不知礼。”宝玉笑道:“你们是明白人,耽待他们是粗笨可怜的人就完了。”一面说,一面来至园门。那几个婆子虽吃酒斗牌,却不住出来打探,见宝玉来了,也都跟上了。来至花厅后廊上,只见那两个小丫头一个捧着小沐盆,一个搭着手巾,又拿着沤子壶在那里久等。秋纹先忙伸手向盆内试了一试,说道:“你越大越粗心了,那里弄的这冷水。”小丫头笑道:“姑娘瞧瞧这个天,我怕水冷,巴巴的倒的是滚水,这还冷了。”正说着,可巧见一个老婆子提着一壶滚水走来。小丫头便说:“好奶奶,过来给我倒上些。”那婆子道:“哥哥儿,这是老太太泡茶的,一壶滚水……这是老太太泡茶的:至迟民国年间,妓院送水的伙计就用大茶壶送水,因而便以大茶壶称呼送水的伙计。此称不知始于何时,不知红楼成书的1694年许,即有此称否?劝你走了舀去罢,那里就走大了脚。”秋纹道:“凭你是谁的,你不给?我管把老太太茶吊子倒了洗手。”那婆子回头见是秋纹,忙提起壶来就倒。秋纹道:“够了。你这么大年纪也没个见识,谁不知是老太太的水!如果老太太只是普通老妪,如果真的只是泡茶的水,又何必冠以谁不知三字?要知道,谁不知乃就全天下而言。鄙意这与第七回“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是同一类意思。先看两个类似情节。
      成书于明万历年间的《金瓶梅》十多次说到潘金莲等人房事前“薰香澡牝”。
      《逛窑子的轶闻》说的是“满洲国”的事:“一旦嫖客们决定要嫖,窑姐会喊伙计:‘送壶(茶)水!’伙计把一个装着清水铜盆从门帘下送(塞)进屋,盆边搭着白毛巾。窑姐接过,先给嫖客清洗一番,再给自己洗。完事还是如此,重新换盆水而已。”
      此二情节与舀水进去类似,三者间当有某种传承。感觉舀水进去并非写家事,似乎有点将凤姐孝庄当窑姐的味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0:22:30    跟帖回复:
    6
      就表面文字言,凤姐有配偶,贾母则无之:啥意思?要不着的人就敢要了。”婆子笑道:“我眼花了,没认出这姑娘来。”宝玉洗了手,那小丫头子拿小壶据说是一个小瓶,桶形,瓷质,口覆一瓷片为盖,以纸封之。盖边留一小缺口,以备“沤子”流出。倒了些沤子沤子:现代“柠檬脂”之类。在他手内,宝玉沤了。宝玉站着撩衣,就有人嘱咐,有人备水;及小解后来至花厅后廊上,就有人捧着小沐盆,有人拿着手巾沤子在那里久等;宝玉洗手前,又有人先试温度;温度偏低,备水者要挨批评;温度调好宝玉洗手后,就连护肤霜也有人为宝玉倒在手内:这是全书最为典型的一次侍候。这样一种侍候,真可说是全面周到细腻到了极点。照我看,别说“曹雪芹”,就连清太祖奴尔哈赤,大顺太祖李自成,甚至就连延安时期的毛泽东,也还不可能享受这样一种侍候。就清帝而言,可能享受这样一种侍候的,大约只有顺治及其以下诸帝。作者着意写此,是隐示贾宝玉实为帝王。秋纹麝月也趁热水洗了一回,也趁热水洗了:洗者至少二人。沤了,跟进宝玉来。
      宝玉便要了一壶暖酒,也从李婶薛姨妈斟起,二人也让坐。贾母便说:“他小人家儿,辈份小。让他斟去,大家倒要干过这杯。”说着,便自己干了。邢王二夫人也忙干了,薛李也只得干了。贾母又命宝玉道:“连你姐姐妹妹一齐斟上,不许乱斟,都要叫他干了。”宝玉听说,答应着,一一按次斟了。至黛玉前,偏他不饮,拿起杯来,放在宝玉唇上边,宝玉一气饮干。黛玉笑说:“多谢。”宝玉又替他斟上一杯。凤姐儿便笑道:“宝玉,别喝冷酒,仔细手颤,明儿写不得字,拉不得弓。”就凤姐此语亦可见,即就贾府而言,武亦不可偏废。其奈宝玉刀剑不佩,即式样亦不摆者何?所以如此者,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作者隐示伪朝帝系贾宝玉无用耳。宝玉忙道:“没有吃冷酒。”凤姐儿笑道:“我知道没有,不过白嘱咐你。”然后宝玉将里面斟完,只除贾蓉之妻是丫头们斟的。复出至廊上,又与贾珍等斟了。坐了一回,方进来仍归旧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2:06:46    跟帖回复:
    7
      一时上汤后,又献上元宵。贾母便命将戏暂歇歇:“小孩子们可怜见的,也给他们些滚汤滚菜的吃了再唱。”又命将各色果子元宵等物拿些与他们吃去。一时歇了戏,便有婆子带了两个门下常走的女先儿进来,放两张杌子在那一边,命他坐了,将弦子琵琶递过去。贾母便问李薛听何书,他二人都回说:“不拘什么都好。”贾母便问:“近来可有添些什么新书?”那两个女先儿回说道:“倒有一段新书,是残唐五代的故事。”贾母问是何名,女先儿道:“叫做《凤求鸾》。”表面固然是凤姐求鸾,但因为凤姐贾母都影射孝庄,所以也可说是贾母求鸾。当然,也可以反过来,将回目说成“王熙凤破陈腐旧套”。贾母道:“这一个名字倒好,不知因什么起的,先大概说说原故,若好再说。”女先儿道:“这书上乃说残唐残害唐人?之时,有一位乡绅,本是金陵人氏,名唤王忠,曾做过两朝宰辅。如今告老还家,膝下只有一位公子,名唤王熙凤。”众人听了,笑将起来。贾母笑道:“这重了我们凤丫头了。”媳妇忙上去推他,“这是二奶奶的名字,少混说。”贾母笑道:“你说,你说。”女先生忙笑着站起来,说:“我们该死了,不知是奶奶的讳。”凤姐儿笑道:“怕什么,你们只管说罢,重名重姓的多呢。”女先生又说道:“这年王老爷打发了王公子上京赶考,那日遇见大雨,进到一个庄上避雨。谁知这庄上也有个乡绅,姓李,与王老爷是世交,便留下这公子住在书房里。这李乡绅膝下无儿,只有一位千金小姐。这小姐芳名叫作雏鸾,雏鸾,时年仅仅十四之宝琴郑克塽?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贾母忙道:“怪道叫作《凤求鸾》。不用说,我猜着了,自然是这王熙凤要求这雏鸾小姐为妻。”女先儿笑道:“老祖宗原来听过这一回书。”众人都道:“老太太什么没听过!便没听过,也猜着了。”贾母笑道:“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自己骂自己。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王梦阮索隐:“我当云:廉耻也忘了,名分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像个太后?”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什么是贼?成则王侯败则贼:王侯是巨贼;贼是小王侯。可知那编书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再者,既说是世宦书香大家小姐都知礼读书,连夫人都知书识礼,便是告老还家,自然这样大家人口不少,奶母丫环伏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么这些书上,凡有这样的事,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环?你们白想想,那些人都是管什么的,可是前言不答后语?”众人听了,都笑说:“老太太这一说,是谎都批出来了。”贾母笑道:“这有个原故:编这样书的,有一等妒人家富贵,或有求不遂心,所以编出来污秽人家。再一等,他自己看了这些书看魔了,他也想一个佳人,所以编了出来取乐。何尝他知道那世宦读书家的道理!别说他那书上那些世宦书礼大家,如今眼下真的,拿我们这中等人家说起,也没有这样的事,别说是那些大家子。可知是诌掉了下巴的话。所以我们从不许说这些书,丫头们也不懂这些话。这几年我老了,他们姊妹们住的远,我偶然闷了,说几句听听,他们一来,就忙歇了。”李薛二人都笑说:“这正是大家的规矩,连我们家也没这些杂话给孩子们听见。”以上一大段,即回目《史太君破陈腐旧套》,是所谓书内文词便随意挥写,目的仅仅只是为了使回目有所依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4:22:50    跟帖回复:
    8
      陈腐旧套表面指旧小说老套头,实际指汉家从一而终老传统,亦即五十一回“诚堪叹”之“汉家制度”。所谓“史太君破陈腐旧套”,是说史太君破除了汉家从一而终老传统,言外之意则是,史太君所隐孝庄又嫁人了。
      凤姐儿走上来斟酒,笑道:“罢,罢,酒冷了,老祖宗喝一口润润嗓子再掰谎。这一回就叫作《掰谎记》,就出在本朝本朝:同“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便是朝廷宫里,也有个定例”,“若朝廷少有疵瑕”,“那朝廷是受命于天”,“朝廷家原有挂误的”,“除了朝廷治罪,没有砍头的”,等语句中的朝廷一样,都是隐就贾府实即朝廷而言。这个朝廷:就凤姐立场而言,当然是大清王朝;就作者立场而言,则就是蔡元培所谓伪朝。
      注意:王熙凤在贾府说本朝,意味着本朝即贾府;警幻仙姑在太虚幻境曲演红楼,意味着红楼即太虚幻境。二者的手法是一样的。
    本地北京、关内、关内外。本年从有关迹象来看,是指满清夺取台湾的康熙二十二年(1683),或其翌年。为什么突出这一年?答:就满清国而言,这一年意味着满清国全面建成;就孝庄历劫使命而言,这一年意味着她的任务已经完成,四年之后就要死了;就作者立场而言,这一年不仅意味着中国全面沦陷,而且意味着满人势力已达顶点,过了这一点,满人就会走下坡,就会走向覆灭。本月本日本时,即下文凤姐说到“吃了一夜酒就散了”的时刻。为什么突出这一时刻?答:从有关迹象看来,作者将这一时刻当成了满汉消长的转折点。从后释来看,所谓“一夜酒”,就是贾府这一夜酒,所谓“吃了一夜酒就散了”,是说贾府吃了这一夜酒就要散了,散了就是完了。老祖宗一张口难说两家话,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是真是谎且不表,再整那观灯看戏的人。老祖宗且让这二位亲戚吃一杯酒看两出戏之后,再从逐朝话言掰起如何?”他一面斟酒,一面笑说,未曾说完,众人俱已笑倒。两个女先儿也笑个不住,都说:“奶奶好钢口。奶奶要一说书,真连我们吃饭的地方也没了。”薛姨妈笑道:“你少兴头些,外头有人,比不得往常。”凤姐儿笑道:“外头只有一位珍大哥哥,我们还是论哥哥妹妹,从小儿一处淘气了这么大。这几年因做了亲,我如今立了多少规矩了。便不是从小儿的兄妹,便以伯叔论,那《二十四孝》上‘斑衣戏彩’,王梦阮:“即喜诏中养志之意”。笔者认为,关键仅在斑之一字。斑:文配两王之相,文指孝庄文皇后,王指皇太极、多尔衮,但引申后,即多王之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5:56:17    跟帖回复:
    9
      参考第五十九回杏癍癣的癍:
      癍:从斑从疒。斑,从文从两王。癍,孝庄文皇后配两王之病。
    他们不能来‘戏彩’引老祖宗笑一笑,我这里好容易引的老祖宗笑了一笑,多吃了一点儿东西,大家喜欢,都该谢我才是,难道反笑话我不成?”点回目“王熙凤效戏彩斑衣”。贾母笑道:“可是这两日我竟没有痛痛的笑一场,倒是亏他才一路笑的我心里痛快了些,我再吃一钟酒。”吃着酒,又命宝玉:“也敬你姐姐一杯。”凤姐儿笑道:“不用他敬,我讨老祖宗的寿罢。”说着,便将贾母的杯拿起来,将半杯剩酒吃了,将杯递与丫环,另将温水浸的杯换了一个上来。于是各席上的杯都撤去,另将温水浸着待换的杯斟了新酒上来,杯用温水浸着,讲究极矣,曹家不致如此,红楼之外,无论现实还是书籍,都没见过这么讲究的。然后归坐。
      女先儿回说:“老祖宗不听这书,或者弹一套曲子听听罢。”贾母便说道:“你们两个对一套《将军令》罢。”二人听说,忙和弦按调拨弄起来。贾母因问:“天有几更了。”众婆子忙回:“三更了。”23-1点。贾母道:“怪道寒浸浸的起来。”早有众丫环拿了添换的衣裳送来。王夫人起身笑说道:“老太太不如挪进暖阁里地炕上倒也罢了。这二位亲戚也不是外人,我们陪着就是了。”贾母听说,笑道:“既这样说,不如大家都挪进去,岂不暖和?”王夫人道:“恐里间坐不下。”贾母笑道:“我有道理。如今也不用这些桌子,只用两三张并起来,大家坐在一处挤着,又亲香,又暖和。”众人都道:“这才有趣。”说着,便起了席。众媳妇忙撤去残席,里面直顺并了三张大桌,另又添换了果馔摆好。贾母便说:“这都不要拘礼,只听我分派你们就坐才好。”说着便让薛李正面上坐,自己西向坐了,叫宝琴、黛玉、湘云三人皆紧依左右坐下,向宝玉说:“你挨着你太太。”于是邢夫人王夫人之中夹着宝玉,宝钗等姊妹在西边,挨次下去便是娄氏3-2北齐神武明皇后娄氏,天保初,尊为皇太后,宫曰宣训。济南即位,尊为太皇太后,地位与贾母影射的孝庄相仿。神武娄后本身似无秽闻,但其相继为帝之文襄、文宣、孝昭、武成四子,其昏糜淫乱穷凶极恶则可谓空前绝后。
      文宣受禅,尊文襄敬皇后元氏为文襄皇后,及天保六年,文宣渐致昏狂,曰:“吾兄昔奸我妇,我今须报。”乃淫于后。其高氏女妇无亲疏,皆使左右乱交之于前。以葛为□,令魏安德主骑上,使人推引之,又命胡人苦辱之。帝又自呈露,以示群下。
      武成践祚,逼文宣皇后李氏,云:“若不许,我当杀尔儿。”后惧,乃从之。后有娠,太原王绍德至阁,不得见,愠曰:“儿岂不知耶,姊姊腹大,故不见儿。”后闻之,大惭,由是生女不举。帝横刀诟曰:“尔杀我女,我何不杀尔儿!”对后前筑杀绍德。后大哭,帝愈怒,裸后乱挝挞之,号天不已。盛以绢囊,流血淋漉,投诸渠水,良久乃苏,犊车载送妙胜尼寺。后性爱佛法,因此为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7:26:02    跟帖回复:
    10
      神武娄后一门穷凶极恶且淫乱如此,国祚亦仅二十六年,而作者偏于贾母孝庄身边立一娄氏,能无意耶?带着贾菌,3-3尤氏李纨夹着贾兰,下面横头便是贾蓉之妻。观贾母之分派,不仅可见是极其知礼极其讲礼者,而且可见是大大咧咧挥洒发挥惯了的。虽未必据此即可断之为太后,但这样的老太实在不多,曹家是不会有这样的老太的。贾母便说:“珍哥儿带着你兄弟们去罢,我也就睡了。”
      贾珍忙答应,又都进来。贾母道:“快去罢!不用进来,才坐好了,又都起来。你快歇着,明日还有大事呢。”贾珍忙答应了,又笑说:“留下蓉儿斟酒才是。”贾母笑道:“正是忘了他。”贾珍答应了一个“是”,便转身带领贾琏等出来。二人自是欢喜,见其以陪贾母为厌烦耳。便命人将贾琮贾璜各自送回家去,便邀了贾琏去追欢买笑,不在话下。
      这里贾母笑道:“我正想着虽然这些人取乐,竟没一对双全的,就忘了蓉儿。这可全了,蓉儿就合你媳妇坐在一处,倒也团圆了。”王梦阮索隐:“以重孙媳妇之团圆反射太上皇皇太后之团圆,以文为戏,狡狯至不可思议。”因有媳妇回说开戏,贾母笑道:“我们娘儿们正说的兴头,又要吵起来。况且那孩子们熬夜怪冷的,也罢,叫他们且歇歇,把咱们的女孩子们叫了来,就在这台上唱两出给他们瞧瞧。”媳妇听了,答应了出来,忙的一面着人往大观园去传人,一面二门口去传小厮们伺候。小厮们忙至戏房将班中所有的大人一概带出,只留下小孩子们。
      一时,梨香院的教习带了文官等十二个人,从游廊角门出来。婆子们抱着几个软包,因不及抬箱,估料着贾母爱听的三五出戏的彩衣包了来。婆子们带了文官等进去见过,只垂手站着。贾母笑道:“大正月里,你师父也不放你们出来逛逛。你等唱什么?刚才八出《八义》闹得我头疼,咱们清淡些好。你瞧瞧,薛姨太太这李亲家太太都是有戏的人家,不知听过多少好戏的。这些姑娘都比咱们家姑娘见过好戏,听过好曲子。如今这小戏子又是那有名玩戏的班子,虽是小孩子们,却比大班还强。咱们好歹别落了褒贬,少不得弄个新样儿的。叫芳官唱一出《寻梦》,王梦阮索隐:“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诗·齐风·鸡鸣》:“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郑玄笺:“虫飞薨薨,东方且明之时,我犹乐与子卧而同梦,言亲爱之无已。”后以为夫妻情深之典。只用萧和笙笛,余者一概不用。”文官笑道:“这也使得,我们的戏自然不能入姨太太和亲家太太姑娘们的眼,不过听我们一个发脱口齿,再听一个喉咙罢了。”贾母笑道:“正是这话了。”李婶薛姨妈喜的都笑道:“好个灵透孩子,他也跟着老太太打趣我们。”贾母笑道:“我们这原是随便的顽意儿,又不出去做买卖,所以竟不大合时。”说着又道:“叫葵官唱一出《惠明下书》,也不用抹脸。只用这两出叫他们听个野异罢了。若省一点力,我可不依。”文官等听了出来,忙去扮演上台,先是《寻梦》,次是《下书》。王梦阮索隐:“《惠民下书》为张莺撮合之第一功臣,此处唱《寻梦》、《下书》两出极有意思。”众人都鸦雀无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9:37:14    跟帖回复:
    11
      薛姨妈因笑道:“实在亏他,戏也看过几百班,从没见用箫管的。”贾母道:“也有,只是像方才《西楼·楚江晴》一支,多有小生吹箫和的。这大套的实在少,这也在主人讲究不讲究罢了。这算什么出奇?”指湘云道:“我像他这么大的时节,他爷爷有一班小戏,偏有一个弹琴的凑了来,即如《西厢记》的《听琴》、《玉簪记》的《琴挑》,《续琵琶》的《胡茄十八拍》,王梦阮索隐:“《听琴》是张、莺调情之始,《琴挑》是相如、文君淫奔之始,《胡笳十八拍》则文姬再嫁也,若非有所寓意,何至凑集一处。”竟成了真的了,比这个更如何?”众人都道:“这更难得了。”贾母便命个媳妇来,吩咐文官等叫他们吹一套《灯月圆》。人月双圆。媳妇领命而去。
      当下贾蓉夫妻二人捧酒一巡,凤姐儿因见贾母十分高兴,便笑道:“趁着女先儿们在这里,不如叫他们击鼓,咱们传梅,行一个‘春喜上眉梢’的令如何?”王梦阮索隐:“再找补一句,于是乎‘春喜上眉梢’矣。《西厢记》所谓‘春意透酥胸’,‘春色横眉黛’也。”贾母笑道:“这是个好令,正对时对景。”对时对景!忙命人取了一面黑漆铜钉花腔令鼓来,给女先儿击着,席上取了一枝红梅。贾母笑道:“若到谁手里住了,吃一杯,也要说个什么才好。”凤姐儿笑道:“依我说,谁像老祖宗要什么有什么呢。我们这不会的,岂不没意思。依我说也要雅俗共赏,不如谁输了谁说个笑话罢。”众人听了,都知道他素日善说笑话,最是他肚内有无限的新鲜趣谈。今儿如此说,不但在席的诸人喜欢,连地下伏侍的老小人等无不喜欢。那小丫头子们都忙出去,找姐唤妹的告诉他们:“快来听,二奶奶又说笑话儿了。”众丫头子们便挤了一屋子。此一段预为凤姐儿稍后的笑话张本,隐示笑话重要,提醒读者细思其笑话真意。于是戏完乐罢。贾母命将些汤点果菜与文官等吃去,便命响鼓。那女先儿们皆是惯的,或紧或慢,或如残漏之滴,或如迸豆之急,或如怒马之驰,或如掣电之疾。其鼓声慢,传梅亦慢,鼓声疾,传梅亦疾。恰恰至贾母手中,王梦阮索隐:“太君先喜,是此篇主脑。”鼓声忽住。大家呵呵一笑,贾蓉忙上来斟了一杯。众人都笑道:“自然老太太先喜了,我们才托赖些喜。”王梦阮索隐:“一丘之貉,讥之深矣。”贾母笑道:“这酒也罢了,只是这笑话倒有些个难说。”众人都说:“老太太的比凤姐儿的还好还多,赏一个我们也笑一笑儿。”贾母笑道:“并没什么新鲜发笑的,少不得老脸皮子厚的王梦阮索隐:“‘老脸厚皮’之语,用太君自道,恶极。”说一个罢了。”因说道:
      
        一家子养了十个儿子,娶了十房媳妇。惟有第十个媳妇伶俐,心巧嘴乖,公婆最疼,成日家说那九个不孝顺。这九个媳妇委屈,便商议说:“咱们九个心里孝顺,只是不像那小蹄子嘴巧,所以公公婆婆老了,只说他好,这委屈向谁诉去?”大媳妇有主意,便说道:“咱们明儿到阎王庙去烧香,和阎王爷说去,问他一问,叫我们托生为人,为什么单单的给那小蹄子一张乖嘴,我们都是笨的。”众人听了都喜欢,说这主意不错。第二日便都到阎王庙里来烧了香,九个人都在供桌底下睡着了。九个魂专等阎王驾到,左等不来,右等也不到。正着急,只见孙行者驾着筋斗云来了,看见九个魂便要拿金箍棒打,唬得九个魂忙跪下央求。孙行者问原故,九个人忙细细的告诉了他。孙行者听了,把脚一跺,叹了一口气道:“这原故幸亏遇见我,等着阎王来了,他也不得知道的。”九个人听了,就求说:“大圣发个慈悲,我们就好了。”孙行者笑道:“这却不难。那日你们妯娌十个托生时,可巧我到阎王那里去的,因为撒了泡尿在地下,你那小婶子便吃了。你们如今要伶俐嘴乖,有的是尿,再撒泡你们吃了就是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22:24:18    跟帖回复:
    12
      说毕,大家都笑起来。凤姐儿笑道:“好的,幸而我们都笨嘴笨腮的,不然也就吃了猴儿尿了。”尤氏娄氏3-3都笑向李纨道:“咱们这里谁是吃过猴儿尿的,别装没事人儿。”薛姨妈笑道:“笑话儿不在好歹,只要对景就发笑。”说着又击起鼓来。小丫头子们只要听凤姐儿的笑话,便悄悄的和女先儿说明,以咳嗽为记。须臾传至两遍,刚到了凤姐儿手里,小丫头子们故意咳嗽,女先儿便住了。众人齐笑道:“这可拿住他了。快吃了酒说一个好的,别太逗的人笑的肠子疼。”
      凤姐儿想了一想,笑道:“一家子也是过正月半,合家赏灯吃酒,真真的热闹非常,祖婆婆、贾母影射的满清“开国女皇”孝庄。太婆婆、婆婆、媳妇、孙子媳妇、重孙子媳妇、亲孙子、侄孙子、重孙子、灰孙子、滴滴搭搭的孙子、孙女儿、外孙女儿、姨表孙女儿、姑表孙女儿,……这一大堆与上文养了十个儿子的一家子一样,实指孝庄及其众多子孙臣民。嗳哟哟,真好热闹!”这一大家子就是贾府,就是满清皇家,就是凤姐儿所谓“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时”之“本朝”,就是蔡元培所谓伪朝。
      众人听他说着,已经笑了,都说:“听数贫嘴,又不知编派那一个呢。”
      尤氏笑道:“你要招我,我可撕你的嘴。”
      凤姐儿起身拍手笑道:“人家费力说,你们混,我就不说了。”
      贾母笑道:“你说你说,底下怎么样?”
      凤姐儿想了一想,笑道:“底下就团团的坐了一屋子,吃了一夜酒就散了。”所谓“一夜酒”,即贾府这一夜酒,所谓“吃了一夜酒就散了”,是说满清皇家贾府,亦即所谓伪朝,吃了这一夜酒就要散场了,就要树倒猢狲散了!这与盛筵必散、一响而散之物、人有聚就有散、盛席华筵终散场、冤孽偿清好散场、玩母珠贾政参聚散、没有个不散的筵席等句一样,都是就满清之散场而言。
      就其后史实而言,则是辛亥革命就要爆发了,中华民国就要成立了。也许有人说,还差两百多年哪,怎说就要成立了?毛泽东词:“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说一个类似的:“纪文达在直庐待漏,方与同直者谐谑,忽一小阉至,曰:‘公等所说笑话,可得闻欤?’文达曰‘无笑话,惟今有一人’,语至此,默然。小阉曰:‘其下如何?’文达曰:‘其下无之矣。’”
      相同的是,两个笑话都有其下无之意;不同的是,一个是说小阉下面没了,一个是说贾府下面没了。
      与此类似的还有:
      第三十五回莲叶谐连业,意为连合明金二业,即满清入主中国之意。碰翻连业,有“始皇帝死而地分”之意,即清国不久之兆;
      第五十一回至第五十三回的“《广舆记》……茯苓(福临)、地黄、当归”;
      稍后的“九龙入云……莲花落”;
      第六十二回秦显家的“只兴头上半天”就“掩旗息鼓,卷包而出”;
      第七十回贾宝玉放美人风筝“只起房高便落下来了”;
      第八十一回贾宝玉占旺相钓竿折做两段。
      第一百八回伪朝帝系贾宝玉自认“罚了罢,我也没下家。”
      以上情节,寓意手法相类,须合并研读,故一并述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0:41:06    跟帖回复:
    13
      众人见他正言厉色的说了,别无他话,都怔怔的还等下话,只觉冰冷无味。冰冷无味者何?没有听懂耳。冰冷无味者谁?250年来,谁又读懂过?话又说回来,小阉即便听懂了,也只好装不懂。史湘云看了他半日。史湘云似乎听懂了,懂了也只好装不懂。
      凤姐儿笑道:“再说一个过正月半的。元春正月十五省亲,实即孝庄从盛京皇太极皇宫嫁到多尔衮占据的北京皇宫,此一省亲乃兼写孝庄下嫁多尔衮和满清迁都北京,因此,正月半这一日子,就是极具象征性的。几个人这几个人大体是指孝庄、伪朝帝系贾宝玉及辅政叔王济尔哈朗、多尔衮等。要之,就是清国几个头目。抬着个房子大房子大就清国之大而言。的炮仗炮仗与才起房高便掉下来的美人风筝,折做两段的钓杆,树倒猢狲散的树,等等,都是比喻清国。元妃诗谜“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也是将一响而散的炮仗比喻满清国。往城外放去,放炮仗同伪朝帝系贾宝玉放美人风筝等情节一样,都是象征性比喻性的写法,都是大清国预兆。引了上万的人军民人等。跟着瞧去。有一个性急性急大约就满人1644年入关时,尚未具备入关的能量而言。有人说吴三桂若不降清,满人即便能入关,最少也要晚几十年。性急当就此意言之。的人此人大约是指多尔衮。满人入关,主要是多尔衮决策。等不得,便偷着拿香点着了。此语大约是就多尔衮急于入关言之。只听‘噗哧’一声,此仅为引出下文聋子,谐龙子,皇帝也。众人哄然一笑都散了。与树倒猢狲散,玩母珠贾政参聚散,吃了一夜酒就散了等说一样,都是就清国之亡言之。这抬炮仗的人大约是指顺治帝、康熙帝等人。抱怨卖炮仗的大约是指多尔衮或顺治帝之类的满清国谛造者。扞的不结实,谛造得不结实。没等放就散了。”还没冲上天就散了。湘云道:“难道他本人没听见响?”凤姐儿道:“这本人原是聋子。”聋子:龙子,皇帝也。第三十三回“宝玉见是个聋子”,亦龙子也。众人听说,一回想,不觉一齐失声都大笑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1:45:40    跟帖回复:
    14
      又想着先前那一个没完的,问他:“先一个怎么样?也该说完。”纪文达的笑话,最后一句是,“其下无之矣”;凤姐儿的笑话,最后一句是,“吃了一夜酒就散了”:怎说没完?凤姐儿将桌子一拍,说道:“好罗唆,到了第二日是十六日,年也完了,节也完了,我看着人忙着收东西还闹不清,那里还知道底下的事了。”“那里还知道底下的事了”:“其下无之矣”,何能知之?
      众人听说,复又笑将起来。凤姐儿笑道:“外头已经四更,一点以后。依我说,老祖宗也乏了,咱们也该‘聋子放炮仗——散了’罢。”点睛:咱们也该散了!这不是“曹雪芹”说自己的家族也该散了,而是明朝遗老说满清皇家贾府也该像炮仗那样散了!尤氏等用手帕子握着嘴,笑的前仰后合,指他说道:“这个东西真会数贫嘴。”贾母笑道:“真真这凤丫头越发贫嘴了。”一面说,一面吩咐道:“他提炮仗来,咱们也把烟火放了解解酒。”
      贾蓉听了,忙出去带着小厮们就在院内安下屏架,将烟火设吊齐备。这烟火皆系各处进贡之物,曹家即使有人送烟火,亦不得谓之进贡。虽不甚大,却极精巧,各色故事俱全,夹着各色花炮。林黛玉禀气柔弱,不禁毕驳之声,贾母便搂他在怀中。薛姨妈搂着湘云。湘云笑道:“我不怕。”宝钗等笑道:“他专爱自己放大炮仗,还怕这个呢。”王夫人便将宝玉搂入怀内。状宝玉之胆小,见伪朝帝系不足畏也。凤姐儿笑道:“我们是没有人疼的了。”尤氏笑道:“有我呢,我搂着你。也不怕臊,你这孩子又撒娇了,听见放炮仗,吃了蜜蜂儿屎的,今儿又轻逛起来。”凤姐儿笑道:“等散了,咱们园子里放去。我比小厮们还放的好呢。”
      说话之间,外面一色一色的放了又放,又有许多的满天星、满是满清的满,大约意为清天有星。九龙入云、九龙指满清入关第一帝皇九子福临,九龙入云指顺治帝入主中国。第六十四回浪荡子情遗九龙佩,这个九龙也是指皇九子福临。再者,书中两例活龙,一例游龙,一例龙门口,都是为了隐示贾宝玉其实是一条龙。贾宝玉这条龙,就是蔡元培所谓伪朝帝系。一声雷、“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放罢,然后又命小戏子打了一回“莲花落”,落字系就九龙入云之后掉下来而言,亦即秦氏托梦“登高必跌重”之意,其实也就是蒙元北遁,鞑虏被驱之意。
      护花评:“宴罢打‘莲花落’,亦非吉兆。”
      王伯沆在此批云:“一部红楼人物,尽在其中矣。”
      “九龙入云、一声雷、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放罢,然后又命小戏子打了一回‘莲花落’”:九龙入云指皇九子福临顺治帝入主中国,一声雷等指康熙等帝,莲花落预指满清如蒙元北遁。因为或有人不信此解,所以我还要进一步指出,第七十回贾宝玉放美人风筝“只起房高便落下来了”,与此处“九龙入云”“莲花落”一样,都是从清兴一直预写到清亡。此种写法,书中多得很。
      从“九龙入云”到“莲花落”,总共三十五个字,作者便比喻性地从清兴写到了清亡,这中间并不涉及任何高深学问,其实并不难懂。为什么直到今天,20150131,才由笔者揭示指出呢?
      清代学者,由于为清廷淫威所限,即便懂了也只能装不懂。进入民国不几年,胡适搞了个《红楼梦考证》,说是“科学方法的《红楼梦》研究”,实则大错特错,将红研引到了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在这一方向根本就不可能读懂《红楼梦》一丝一毫。
      胡适之其人,说起来名气极大,简直没人敢于批评他,但照我看,洋博士胡先生堪称中国学术史上空前绝后的万字先生臭里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3:04:36    跟帖回复:
    15
      更有甚者,以洋博士胡先生为样本,红学界竟然形成了一大批空前绝后的万字先生臭里手!!!撒了满台钱,命那孩子们满台抢钱取乐。又上汤时,贾母说道:“夜长,觉的有些饿了。”凤姐儿忙回说:“有预备的鸭子肉粥。”贾母道:“我吃些清淡的罢。”凤姐儿忙道:“也有枣儿早儿?熬的粳米粥,预备太太们吃斋的。”贾母笑道:“不是油腻腻的就是甜的。”凤姐儿又忙道:“还有杏仁茶,只怕也甜。”贾母道:“倒是这个还罢了。”说着,又命人撤去残席,外面另设上各种精致小菜。大家随意吃了些,用过漱口茶,方散。耽荒为长夜之饮!十七日一早,又过宁府行礼,伺候掩了宗祠,收过影像,方回来。此日便是薛姨妈家请吃年酒。十八日便是赖大家,十九日便是宁府赖升家,二十日便是林之孝家,二十一日便是单大良家,二十二日便是吴新登13-4。家。这几家,贾母也有去的,也有不去的,也有高兴直待众人散了方回的,也有兴尽半日一时就来的。凡诸亲友来请或来赴席的,贾母一概怕拘束不会,自有邢夫人、王夫人、凤姐儿三人料理。连宝玉只除王子腾家去了,余者亦皆不会,只说贾母留下解闷。所以倒是家下人家来请,贾母可以自便之处,方高兴去逛逛。闲言不提,且说当下元宵已过──
      
      王梦阮总评:
      
      此篇为皇太后下嫁摄政王(当修正为“招赘”郑克塽淫取台湾)之一篇正文。妇人从一而终,本是迂腐套语,皇皇国母高出群伦,礼岂为我辈设耶?回目中特揭其旨曰:“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书中点睛之处曰凤求鸾、曰王熙凤、曰寻梦、曰惠民下书、曰听琴、曰琴挑、曰胡笳十八拍、曰灯月圆、曰春喜上眉梢,无一不暗合巧切。
    7314 次点击,16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红楼梦〉烛隐》054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