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孙德胜18年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这个寒假极可能是我生命的最后阶段!最后有补正
2450 次点击
2 个回复
孙德胜18年 于 2018/1/11 5:12:5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珠三角
    这个寒假(2018年初)极可能是我生命的最后阶段!(最后有补正)

    这10天来,不明身份的人对我下药、下毒等,已经恢复到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的水平。这10天,基本上是夜不能睡眠,肾脏、肝脏、睾丸等部位彻夜难受,头部常有头痛、麻木等症状……早上6、7点会睡个一、二个小时。

    在2015年前,若不是亲身经历,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中国有个公权力部门,可以对如实举报重大腐败案的公民(可能也包括上访的人)肆意下药、下毒(急性和慢性毒药或致癌物质)、投病菌、谋杀……包括在所有商场里买的食品食物、调料、盐油等,含著名外资超市(例如,沃尔玛、麦德龙(最近是2018年1月7日约16:25分买的咸享糟方腐乳等)、家乐福……;国内知名超市(超市发、物美、美廉美、卜蜂莲花…)就更加不用说了…),现在我买来的小屋里的食物油盐调料等98%是被下了药的,自来水也一样(如果我报警,他们肯定就恢复正常,而且还诬陷我有精神病!)。

    昨天(1月9日)到人民大学的厕所里很费力地打了二桶自来水(小桶的水在聂各庄车站就倒了,因为346路一公交保安帮我把水拧上车,人为蓄意造成小桶离开我的视线2秒种。可能这保安是出于好心,但对我来说,对彻夜内脏、肾脏、头部等难受太可怕了…所以一下车就把小桶的水倒了),昨晚比前天晚上睡得好些,无内脏等难受,但基本上仍夜不能眠(约仅有早晨2小时睡眠),应该是油盐调料等有问题……今天到北京大学某教学楼的厕所里打了二桶水……估计这120多斤水(大概),够我10天吃、及做饭用。北京的冬天,饮用水河流都结冰了。

    实际上,由于药物导致的夜不能眠,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我已习以为常了,这也是2017年一整年的上午我基本地睡在床上的原因;对我来说,哪怕夜不能眠,只要晚上不难受不疼痛,还算是幸福的。但偶尔我也能吃到正常的水和食物,这样我就能睡个好觉,而且排气(放屁)的味道告知我很幸运(吃到没有被下药的水和食物),但这些幸运的日子占整个2017年的比例极小。

    大学一放假(寒假或暑假),对我来说很可怕,最厉害的直接在饮水和食物中下毒(痛得死去活来)等都是在暑假、寒假,例如,2016年8月28日(16:30~17点)在北大王克桢楼南面的中海电子市场(二手电脑市场)东进门口的开水机,我打了一大瓶开水,我回家喝了约500毫升,整个晚上痛得死去活来……2017年1月26日早上也是痛得死去活来……还有投病菌病毒……;痛得死去活来的谋杀约有11或12次,彻夜肾脏、内脏、头部等难受疼痛的……已不计其数。

    为什么大家对我是人见人怕?可能大家都已知道qiu团伙及打手走狗在中国是无敌的,是可以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 我至今也不清楚跟踪监控我的不明身份的人是公安?国安?政法?综治?或驻京办?…

    所以,这个寒假对我来说可能是生命中的最后一程。就算不死,我也不会活太久,我很清楚:经过这样的下药下毒和折磨……,我不可能有普通人的寿命的。

    浙江省诸暨市孙德胜于2018年1月10日晚聂各庄村 13810952858  

    说明:

    贪官团伙及打手至今还非法剥夺我正常工作的权利!

    若我有一份正常的工作,我就有钱去做食物鉴定(不过他们肯定可以操纵鉴定部门,就象他们可以轻易操纵北京的公安一样)。请求中央首长(特别是中纪委领导)能关注举报人这种生不如死、寸步难行的处境。

    2017年7月,我本来到清华大学内一回收公司去上班(捡垃圾,基本上是65~70多岁的老人),他们(不明身份的人)暗中投药致我强烈咳嗽,我担心祸及那些可怜的老人等,干了半天就辞职了。他们连捡垃圾的活都不让我干,这不是把我往死里整吗?

    一直以来,贪官团伙通过操纵和胁迫我亲戚等,迫使我父母替贪官团伙及走狗打手擦屁股背黑锅等,这也是贪官团伙敢光天化日下无法无天迫害暗害举报人的原因之一。为什么我宁可死在北京也不愿回诸暨?因为,回诸暨后,最大可能是被弄进精神病院,或者贪官团伙胁迫我父母用慢性毒药慢慢把我毒死(为了不再牵连亲戚等,我善良又愚昧的父母做得出)。我宁可死在北京,也有对父母的一点孝心,我很清楚我父母的善良和愚昧。

    1月11日凌晨5点补正:

    昨晚(10日)我仅仅吃煮熟的土豆(没有用盐和酱油),但晚上至11日凌晨还是没有入眠;这袋土豆前些天吃过二个,没有问题。但喝了打来的水。

    可能9日从人大、10日从北大厕所里费力地打来的自来水也有问题?但这二个在一楼的厕所我是第一次去打水(这二幢楼我经常去听课等),一定程度上说是随机的,他们(不明身份的人)怎么往自来水中掺药呢?按理他们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呀?百思不解。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9:05:59    跟帖回复:
       沙发
    中纪委、监察部、最高检应做公正执法的表率!

       《中纪委、最高检、监察部不能搞选择性执法,应做全国纪检司法的表率!》

        中纪委、最高检、监察部应做全国纪检公正执法的表率,否则,全国纪检等都会以选择性执法为榜样,都会以失职渎职为常态!对证据确凿的邱水录贪污案应督办、依法处理!或书面回复举报人这为什么不是贪污?……(公开诸暨七建电力工区属于供电局的原始材料是本案关键;只要一公开,邱水录是否用真公章伪造文书?是否触犯贪污罪等?就一清二楚。)

        这么点事【要么,以贪污罪和(买通领导)报复陷害罪把证据确凿的国家能源局邱水录绳之以法;要么,检察院给我书面回复为什么邱水录与亲兄弟工区的高价合同不是贪污等?公安局应该履行职责:给我刑拘单、搜查证等(复印件也行),书面告知诽谤对象、刑拘日期。2010年邱兄弟团伙还买通法官违法立案、枉法判决,对我赴京司法拘留、炮制拒不执行判决罪…省高院法官居然用假法律骗我…】 用得着在光天化日下惨绝人寰地把一个如实举报的公民打击报复迫害暗害20年吗?

        在2008年至2010年9月邱水录起诉(诬陷)我前,在凤凰网、百度、中华网、博客网等网上点击量超过500万次,但中纪委、最高检、监察部及浙江省纪检部门揣着明白装糊涂,不但没有督办和处理,反而听任邱水录团伙买通法官诬陷举报人。中纪委、最高检、监察部、浙江省委省府、上海市委市府、电监会等在干什么? 为什么不督办?

        然后,法院帮邱违法立案并枉法判决,至2012年3月28日,诸暨法警赴京对我司法拘留……2014年对我炮制“拒不执行判决罪”…省高院用假法律骗我…,至2015年7月,仅人民网强国社区我的举报文章已达500多篇,网上总点击量超过1200万次,但中纪委、最高检、监察部、浙江省委省府、国家能源局等揣着明白装糊涂,仍旧没有督办。

        国家最高反腐机关揣着明白装糊涂或严重的选择性执法,纵容了贪官团伙更加惨绝人寰地迫害暗害举报人,导致2015年7、8月开始,我被某公权力残忍地化学阉割(见49、60、63页),至12月我已彻底失去男性功能。不但没有督办,还默许贪官团伙整倒替弱势群体仗义执言的人民网总裁廖玒!最高检还指定廖玒等人由外省检察院处理,明显是把一个好官往死里整!至2017年4月,我网上举报邱水录等触犯贪污罪、报复陷害罪等总点击量超过1400万次,中纪委、最高检、监察部、浙江省委省府、上海市委市府等还在竭力包庇并提拔邱水录。

        所以,如果中纪委(zhao书记,已退休)、最高检、监察部(yang部长等)不严厉督办,哪个检察官敢动真格的查办!如果最高反腐机关揣着明白装糊涂,那么,检察官怎么可能冒着丢官坐牢、家破人亡的风险,去得罪权势极大的贪官污吏及其后台?为什么邱团伙敢在光天化日下惨绝人寰迫害暗害举报人?因为邱水录很清楚:没有人敢真正督办或查办他!2015年8月以来他们一方面剥夺我说话的权利(全面封杀我),另一方面见缝插针地下药投毒、投致命病菌等。

        在华东四省一市和国家能源局,已形成一个邱水录为核心的、以权力为后盾窃取财富和以财富为手段占据权力的超级集团!例如:浙江的公权力不就是掌握在邱水录团伙及后台手里吗?

        浙江省及绍兴市检察院既不敢把证据确凿的邱水录等以贪污罪等绳之以法;也不敢公开说明并给举报人一个书面回复。因为纪检部门心里很清楚:所谓的内部合同及事实材料经不起事实和法律的检验!只能给上述首长看。

        再次请求中纪委(zhao书记)、最高检、监察部(yang部长等)动真格的督办! 请上海市委市府领导督办! 或请国家能源局领导督办 ! 或浙江省委省府领导督办! 或请原浙江省领导及电监会主席(柴松岳、吴新雄等)督办!

        原电监会(国家能源局)主席、浙江省领导、以及上海市委市府领导柴松岳、吴新雄等首长不但没有督办,反而对邱水录及党羽一再提拔,例如浙江省委省府把邱最重要的打手之一赵仿云提拔到省天然气公司总经理的位置(投资几百亿);邱水录赵仿云整举报人(在互联网上发表多次),全国皆知,只有浙江首长不知?

        我推断:中纪委、最高检、监察部等在形式上也会督办一下,省市纪检也在给中央书面回复。但可断定,他们就是不肯督促纪检部门公开说明并给举报人书面回复!督促国家能源局及华东能监局(含诸暨供电局)公开关键资料!因为双方心中都清楚,邱团伙炮制的所谓事实材料经不起事实和法律的检验!书面回复举报人意味着替邱水录捂罪脱罪就要承担责任。双方心中早已达成默契:地方纪检等全力帮邱脱罪,个别中央部委、省市首长装糊涂。

        宁波籍高官(黄兴国、柴松岳等)、电监会主席等长期对邱水录的包庇、提拔,因为邱兄弟团伙可以轻易操纵浙江的纪检及政府部门替自己脱罪(有些省市领导早被邱团伙拉下水)。在华东四省一市,邱水录可以呼风唤雨、为所欲为!请问:哪个检察官还敢动真格地查办邱水录?

        1998年骗取及贪污国家建设资金405万够判处无期或死刑了!!再请中央及高层注意:有些公权力领导(被贪官后台提拔或被收买后)以法治、维稳的名义做坏事!例如:浙江的贪官污吏居然用这样的方法替自己和邱水录团伙捂罪脱罪,把举报人诬陷、栽脏为一个危害国家、危害社会的人,这样,我的如实举报就作废了…贪官污吏就可永远逍遥法外了…所以,纪检司法还要督促有关部门撤消对我的跟踪监控{实际上是在见缝插针地对我下药下毒、诬陷、栽脏、暗害(包括给中纪委首长等的信也被调换)…,让我寸步难行、生不如死,目的是迫使我放弃举报!现在已演变成借法治的名义杀人灭口}。我人生最大遗憾是没在2002至2007年进行网上公开举报(省委习书记若看到早就督办了),但那时论坛很少,也没听说过有网上公开举报。就算到了2017年,在众目睽睽下,邱团伙仍可以轻易把我公开举报、证据确凿的重要文章都删除;他们还可以让我一直在假冒的中纪委最高检网页里举报。

        若检察院没有把邱水录与亲兄弟工区(民营诸暨七建)的高价合同以贪污罪论处,就必须书面回复;若检察院有失职渎职,浙江党政一把手要对此负责,因为贪官居然敢操纵司法机关在光天化日下替贪官污吏脱罪,并对举报人进行赴京抓捕。可以断定,整死我后才会公开说明或回复,因为国家能源局及浙江省纪检只想替邱水录脱罪但不想承担责任。

        国家能源局可能属于国家发改委纪检组管辖;中纪委一直没有动真格的督办(暗中包庇邱团伙胡作非为),浙江省委省府及纪检当然不敢动真格的查处(有个别领导早被邱团伙拉下水)。

        浙江省诸暨市浣东街道芦溪村孙德胜2018年1月8日于北京聂各庄村 13810952858

        (说明:以上内容与我改革建议书的最后一页,即74页,几乎类同。在网上也发表过。)


    ==============================================================================================
    我在凯迪的帖子、新浪微博等在百度等所有搜索引擎是搜索不到的,我推测:除了我自己和不明身份的人,谁也看不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2:02:55    跟帖回复:
       第 3
          《绍兴市(含诸暨市)纪检司法不能成为邱水录团伙的御林军!》
        我在前些天的文章中已说明我面临的最大威胁(即贪官团伙通过我亲戚等操纵我父母,不择手段把我弄到诸暨去)。
    我面临另一重大威胁:即绍兴市(含诸暨)的公安司法又直接赴京抓捕!(诸暨就不用说了,完全是邱家的御林军!邱团伙甚至可以轻易操纵浙江省委省府及纪检司法)。
    2012年3月28日,诸暨法院的法警根据邱水录的申请(我亲眼看到邱水录的强制执行申请),赴京对我进行抓捕(司法拘留)……后来逼我写下保证书在5月1日前回诸暨,才对我司法拘留1天……(法官法警临走时对我说:若确实有要事,说明一下,迟些天也没关系。)
    我在北京及诸暨市,对诸暨法院法警、及诸暨公安(在2014年,邱团伙通过诸暨公安局及浣东街道派出所,要炮制我拒不执行判决罪)说:我对邱水录及兄弟触犯贪污罪和骗取国家建设资金罪、(买通领导)报复陷害罪等证据确凿,这道歉内容要我怎么写? 与事实不符的道歉信我是写不出来的。最起码,检察院给我书面回复为什么邱水录与亲兄弟工区的高价合同不是贪污等?公安局应该履行职责:给我刑拘单、搜查证等(复印件也行),书面告知诽谤对象、刑拘日期。
    这很简单的要求,也是检察院、公安局应该履行的职责,但检察院、公安局一直没履行职责。没有检察院的书面回复(担心象公安一样扯蛋,所以应该以书面回复为准),也没公安局给我的书面材料,这道歉内容让我怎么写?要不,你们法院或公安局写好后,我去登报道歉。
    所以,再发生诸暨或绍兴的司法对我赴京抓捕,完全是替邱水录等贪官做打手的行为,完全是绍兴的司法成为邱家御林军的行为!诸暨及绍兴市(乃至浙江省)党政一把手对此要负行政领导责任!
    诸暨、绍兴、乃至浙江,不是邱水录家的世袭地,它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制约和管辖,不是法外之地!绍兴市(含诸暨、乃至浙江)的纪检司法不能成为邱家的御林军。
    浙江省诸暨市孙德胜2018年1月11日中午于北京聂各庄村 13810952858
    说明:
    1、检察院若能书面回复举报人“为什么邱水录与亲兄弟工区(民营建筑公司)的高价合同不是贪污等?”……(公开诸暨七建电力工区属于供电局的原始材料是本案关键;只要一公开,邱水录是否用真公章伪造文书?是否触犯贪污罪等?就一清二楚。);公安局也履行职责(给我相关书面材料和书面告知); 只要检察院、公安局履行职责,不用司法赴京抓捕,我当然会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法定职责。否则,这道歉内容怎么写?这20年来,我仅仅是如实举报而已。
    2、昨晚发表的文章(见下面),有一个疏漏:从2016年暑假以来,特别是2017年以来,我骑自行车经历了十多次“险情”,我骑自行车是很慢、很小心的,按正常概率是不可能一年半时间遇到十多次“险情”的。相关文章在网上已发表过。
    ===================================================
        《这个寒假(2018年初)极可能是我生命的最后阶段!(最后有补正)》
    这10天来,不明身份的人对我下药、下毒等,已经恢复到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的水平。这10天,基本上是夜不能睡眠,肾脏、肝脏、睾丸等部位彻夜难受,头部常有头痛、麻木等症状……早上6、7点会睡个一、二个小时。
    在2015年前,若不是亲身经历,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中国有个公权力部门,可以对如实举报重大腐败案的公民(可能也包括上访的人)肆意下药、下毒(急性和慢性毒药或致癌物质)、投病菌、谋杀……包括在所有商场里买的食品食物、调料、盐油等,含著名外资超市(例如,沃尔玛、麦德龙(最近是2018年1月7日约16:25分买的咸享糟方腐乳等)、家乐福……;国内知名超市(超市发、物美、美廉美、卜蜂莲花…)就更加不用说了…),现在我买来的小屋里的食物油盐调料等98%是被下了药的,自来水也一样(如果我报警,他们肯定就恢复正常,而且还诬陷我有精神病!)。
    昨天(1月9日)到人民大学的厕所里很费力地打了二桶自来水(小桶的水在聂各庄车站就倒了,因为346路一公交保安帮我把水拧上车,人为蓄意造成小桶离开我的视线2秒种。可能这保安是出于好心,但对我来说,对彻夜内脏、肾脏、头部等难受太可怕了…所以一下车就把小桶的水倒了),昨晚比前天晚上睡得好些,无内脏等难受,但基本上仍夜不能眠(约仅有早晨2小时睡眠),应该是油盐调料等有问题……今天到北京大学某教学楼的厕所里打了二桶水……估计这120多斤水(大概),够我10天吃、及做饭用。北京的冬天,饮用水河流都结冰了。
    实际上,由于药物导致的夜不能眠,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我已习以为常了,这也是2017年一整年的上午我基本地睡在床上的原因;对我来说,哪怕夜不能眠,只要晚上不难受不疼痛,还算是幸福的。但偶尔我也能吃到正常的水和食物,这样我就能睡个好觉,而且排气(放屁)的味道告知我很幸运(吃到没有被下药的水和食物),但这些幸运的日子占整个2017年的比例极小。
    大学一放假(寒假或暑假),对我来说很可怕,最厉害的直接在饮水和食物中下毒(痛得死去活来)等都是在暑假、寒假,例如,2016年8月28日(16:30~17点)在北大王克桢楼南面的中海电子市场(二手电脑市场)东进门口的开水机,我打了一大瓶开水,我回家喝了约500毫升,整个晚上痛得死去活来……2017年1月26日早上也是痛得死去活来……还有投病菌病毒……;痛得死去活来的谋杀约有11或12次,彻夜肾脏、内脏、头部等难受疼痛的……已不计其数。
    为什么大家对我是人见人怕?可能大家都已知道qiu团伙及打手走狗在中国是无敌的,是可以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 我至今也不清楚跟踪监控我的不明身份的人是公安?国安?政法?综治?或驻京办?…
    所以,这个寒假对我来说可能是生命中的最后一程。就算不死,我也不会活太久,我很清楚:经过这样的下药下毒和折磨……,我不可能有普通人的寿命的。
    浙江省诸暨市孙德胜于2018年1月10日晚聂各庄村 13810952858  
    说明:
    贪官团伙及打手至今还非法剥夺我正常工作的权利!
    若我有一份正常的工作,我就有钱去做食物鉴定(不过他们肯定可以操纵鉴定部门,就象他们可以轻易操纵北京的公安一样)。请求中央首长(特别是中纪委领导)能关注举报人这种生不如死、寸步难行的处境。
    2017年7月,我本来到清华大学内一回收公司去上班(捡垃圾,基本上是65~70多岁的老人),他们(不明身份的人)暗中投药致我强烈咳嗽,我担心祸及那些可怜的老人等,干了半天就辞职了。他们连捡垃圾的活都不让我干,这不是把我往死里整吗?
    一直以来,贪官团伙通过操纵和胁迫我亲戚等,迫使我父母替贪官团伙及走狗打手擦屁股背黑锅等,这也是贪官团伙敢光天化日下无法无天迫害暗害举报人的原因之一。为什么我宁可死在北京也不愿回诸暨?因为,回诸暨后,最大可能是被弄进精神病院,或者贪官团伙胁迫我父母用慢性毒药慢慢把我毒死(为了不再牵连亲戚等,我善良又愚昧的父母做得出)。我宁可死在北京,也有对父母的一点孝心,我很清楚我父母的善良和愚昧。
    1月11日凌晨5点补正:
        昨晚(10日)我仅仅吃煮熟的土豆(没有用盐和酱油),但晚上至11日凌晨还是没有入眠;这袋土豆前些天吃过二个,没有问题。但喝了打来的水。
        可能9日从人大、10日从北大厕所里费力地打来的自来水也有问题?但这二个在一楼的厕所我是第一次去打水(这二幢楼我经常去听课等),一定程度上说是随机的,他们(不明身份的人)怎么往自来水中掺药呢?按理他们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呀?百思不解。




    ==============================================================================================
    我在凯迪的帖子、新浪微博等在百度等所有搜索引擎是搜索不到的,我推测:除了我自己和不明身份的人,谁也看不到。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这个寒假极可能是我生命的最后阶段!最后有补正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