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FZY072309zdh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红楼梦悬疑-晴雯冤案的告密导演人系薛宝钗
1764 次点击
4 个回复
FZY072309zdh 于 2018/2/3 20:33:5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第十四章 晴雯冤案的告密导演人系薛宝钗
笔名:鲁豫河湾
英文笔名:bookszhu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秋纹笑道:“......太太越发喜欢了,现成的衣裳就赏了我两件。衣裳也是小事,年年横竖也得,却不像这个彩头。”晴雯笑道:“呸!没见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秋纹道:“凭她给谁剩的,到底是太太的恩典。”晴雯道:“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别人剩下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她,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秋纹忙问:“给这屋里谁的?我因为前儿病了几天,家去了,不知给谁来着。好姐姐,你告诉我知道知道。”晴雯道:“我告诉了你,难道你这会退还太太去不成?”秋纹笑道:“胡说!我白听听喜欢喜欢。哪怕给这屋里的狗剩下的,我只领太太的恩典,也不犯管别的事。”众人听了,都笑道:“骂得巧,可不是给了那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袭人笑道:“你们这起烂了嘴的!得了空就拿我取笑打牙儿。一个个不知怎么死呢!”秋纹笑道:“原来姐姐得了,我实在不知道。我陪个不是罢。”

    试解:宝玉房里的丫头们拿袭人开涮,袭人当时反击了;但从后面故事发展的结局来看,抄检大观园收拾晴雯时,并未涉及秋纹。由此看来,晴雯冤案的告密者主谋或者导演显见不是袭人。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避嫌隙杜绝宁国府 因为晴雯等平时不趋奉她,王善保家的道:“别的都还罢了,头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她生得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得像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她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娇娇,大不成个体统。”

    王夫人听了这话,猛然触动往事,便问凤姐道:“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因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得。后来要问是谁,又偏忘了。今日对了槛儿,这丫头想必就是她了。”凤姐道:“若论这些丫头们,共总比起来,都没晴雯生得好。论举止言语,她原有些轻薄。方才太太说的倒很像她,我也忘了那日的事,不敢乱说。”王善保家的便道:“不用这样,此刻不难叫了她来,太太瞧瞧。”王夫人道:“我一生最嫌这样的人。好好的宝玉,倘或叫这蹄子勾引坏了,那还了得!”因叫自己的丫头来,叫晴雯即刻快来。

    试解:这里面的内在感情联系就是:王夫人猛然触动往事+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王夫人一生最嫌这样的人,映象焦点应该是黛玉之母贾敏。有人说是王夫人联想到赵姨娘在贾政面前得宠,笔者不以为然:赵姨娘、探春和贾环天天到王夫人那儿请安,王夫人要是天天触动往事式地嫌恶赵姨娘,那还了得?自己还活不活了?

    晴雯今因连日不自在,并没十分妆饰,自为无碍。及到了凤姐房中,王夫人一见她钗亸鬓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而且形容面貌恰是上月的那人,不觉勾起方才的火来。今既真怒攻心,又勾起往事(试解:王夫人罕见的盛怒,绝非赵姨娘往事所触动),便冷笑道:“好个美人!真像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着你,自然明儿揭你的皮。宝玉今日可好些?”

    晴雯一听如此说,心内大异,便知有人暗算了他。虽然着恼,只不敢作声。她本是个聪明过顶的人,见问宝玉可好些,他便不肯以实话对,只说:“我原是跟老太太的人。因老太太说园里空大人少,宝玉害怕,所以拨了我去外间屋里上夜,不过看屋子。我原回过我笨,不能服侍。老太太骂了我,说""""又不叫你管他的事,要伶俐的作什么!""""我听了这话才去的。不过十天半个月之内,宝玉闷了,大家玩一会子,就散了。至于宝玉饮食起坐,上一层有老奶奶、老妈妈们,下一层又有袭人、麝月、秋纹几个人。我闲着还要作老太太屋里的针线,所以宝玉的事,竟不曾留心。”

    试解:晴雯话语的真意是,我是老太太派来作陪玩和当眼线的,是老太太的贴心丫鬟,请您给老太太留点儿面子-打狗还得看主人吧?

    王夫人信以为实了,忙说:“阿弥陀佛!你不近宝玉,是我的造化,竟不劳你费心。既是老太太给宝玉的,我明儿回了老太太,再撵你(试解:王夫人听懂晴雯的话语真意了,但并不肯饶她,可见从前所受的触动和成见之深)。”因向王善保家的道:“你们进去,好生防她几日,不许她在宝玉房里睡觉。等我回过老太太,再处治她。”喝声“去!站在这里,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晴雯只得出来,这气非同小可,一出门,便拿手帕子捂着脸,一头走,一头哭,直哭到园门内去。

    如今且说宝玉只当王夫人不过来搜检搜检,无甚大事,谁知竟这样雷嗔电怒的来了。所责之事,皆系平日之语,一字不爽,料必不能挽回的。虽心下恨不能一死,但王夫人盛怒之际,自不敢多言一句,多动一步,一直跟送王夫人到沁芳亭。王夫人命:“回去好生念念那书!仔细明儿问你。才已发下恨了(试解:在《红楼梦》中,这是王夫人唯一的一次拿宝玉撒气)。”宝玉听如此说,方回来,一路打算:“谁这样犯舌?况这里事也无人知道,如何就都说着了?”

    宝玉(回到怡红院后)哭道:“我究竟不知晴雯犯了何等滔天大罪(试解:王夫人大兴问罪之师)!”袭人道:“太太只嫌她生得太好了,未免轻佻些。在太太是深知这样美人似的人,必不安静,所以很嫌她,像我们这粗粗笨笨的倒好。”宝玉道:“这也罢了。咱们私自顽话怎么也知道了?又没外人走风,这可奇怪!”袭人道:“你有甚忌讳的,一时高兴了,你就不管有人无人了。我也曾使过眼色,也曾递过暗号,被那别人已知道了,你反不觉。”宝玉道:“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试解:袭人已猜到告密者了,只是不能说;若是袭人自己,她在宝玉追问之下即使有心中一动,也不会让宝玉瞧出来),低头半日,无可回答(试解:实在是不能说出告密者),......。

    袭人细揣此话,好似宝玉有疑她之意,竟不好往前再劝,因叹道:“天知道罢了。此时也查不出人来了,白哭一会子也无益。倒是养着精神,等老太太喜欢时,回明白了,再要她进来是正理。”宝玉冷笑道:“你不必虚宽我的心。她自幼上来娇生惯养,何尝受过一日委屈(试解:贾母如此娇生惯养晴雯的原因,应该是晴雯有几分相像少女时期的贾敏)。她这一下去,况又是一身重病,里头一肚子的闷气。她又没有亲爷热娘,只有一个醉泥鳅姑舅哥哥。他这一去,一时也不惯的,哪里还等得几日?知道还能见她一面两面不能了!”说着,又越发伤心起来。

    袭人笑道:“可是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们偶然说一句略妨碍些的话,就说是不利之谈,你如今好好的咒他,是该的了?她便比别人娇些,也不至这样起来。”宝玉道:“不是我妄口咒他,今年春天已有兆头的。”袭人忙问何兆。宝玉道:“这阶下好好的一株海棠花,竟无故死了半边,我就知有异事,果然应在她身上(试解:可见晴雯在宝玉心头占多重位置!)。”

    第七十七回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这晴雯当日系赖大家用银子买的,那时晴雯才得十岁,尚未留头。因常跟赖嬷嬷(应系贾母的陪房丫鬟)进来,贾母见她生得伶俐标致(试解:贾府伶俐的丫鬟多着呢,更重要的是,晴雯像少女时期的贾敏),十分喜爱。故此赖嬷嬷就孝敬了贾母使唤(试解:这赖嬷嬷真会巴结主人啊),后来所以到了宝玉房里。

    第三十四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袭人道:“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教训。若老爷再不管,不知将来做出什么事来呢。”王夫人一闻此言,便合掌念声“阿弥陀佛”,由不得赶着袭人叫了一声我的儿,随即对袭人说了一套心腹话,而且说着说着,由不得滚下泪来。

    袭人与王夫人开始倾心交谈,最后,袭人道:“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子来住就好了。”王夫人听了,吃一大惊,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试解:在宝黛钗之间的三角恋中宝黛占据主流,王夫人是心知肚明的,何有此问?)袭人连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多,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像大家子的体统。俗语说的""""没事常思有事"""",世上多少没头脑的事,多半因为无心中做出,被有心人看见,当作有心事情,倒反说坏了。只是预先不防着,断然不好。二爷素日的性格,太太是知道的。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口杂,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得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得连畜牲不如。二爷将来倘或有人说好,不过大家直过,设若要叫人说出一声""""不""""字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罪有万重,都是平常小事――但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二则太太也难见老爷。俗语又说""""君子防未然"""",不如这会子防避为是。太太的事情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则可,既想到了,若不回明太太,其罪越发重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的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试解:金钏儿之事只是个引子,由此引到贾府从前的大事故-贾敏的悲剧),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

    第七十八回 老学士闲征姽婳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写道:宝玉杜撰成一篇歌咏哀悼晴雯的长文,用晴雯素日所喜之冰鲛谷一幅楷字写成,名曰《芙蓉女儿诔》,前序后歌。又备了四样晴雯所喜之物,于是夜月下,命那小丫头捧至芙蓉花前。先行礼毕,将那诔文即挂于芙蓉枝上,乃泣涕念曰:

    维太平不易之元,蓉桂竞芳之月,无可奈何之日,怡红院浊玉,谨以群花之蕊,冰鲛之谷、沁芳之泉、枫露之茗:四者虽微,聊以达诚申信,乃致祭于白帝宫中抚司秋艳芙蓉女儿之前曰:

    窃思女儿自临浊世,迄今凡十有六载。其先之乡籍姓氏,湮沦而莫能考者久矣。而玉得于衾枕栉沐之间,栖息宴游之夕,亲昵狎亵,相与共处者,仅五年八月有奇。

    ......孰料鸠鸩恶其高,鹰鸷翻遭罦罬,葹薋妒其臭,茞兰竟被芟鉏!......偶遭蛊虿之谗,遂抱膏肓之疚。......诼谣謑诟,出自屏帏;荆棘蓬榛,蔓延户牖(试解:宝玉意识到,主要原因是晴雯遭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高标见嫉,闺帏恨比长沙(试解:周勃是馋毁贾谊的主导者);......。

    ......自为红绡帐里,公子情深;始信黄土垄中,女儿命薄!......呜呼!固鬼蜮之为灾,岂神灵而亦妒?钳诐奴之口,讨岂从宽?剖悍妇之心,忿犹未释(试解:宝玉对馋毁晴雯的导演人恨之入骨;但此人不在宝玉的身边和势力范围,否则宝玉必会出手报复,例如宝玉就曾赶出其乳母李嬷嬷)!......余乃欷歔怅望,泣涕傍徨。人语兮寂历,天籁兮篔筜。鸟惊散而飞,鱼唼喋以响。志哀兮是祷,成礼兮期祥。呜呼哀哉!尚飨!

    读毕,遂焚帛奠茗,犹依依不舍。小鬟催至再四,方才回身。忽听山石之后有一人笑道:“且请留步。”二人听了,不免一惊。那小鬟回头一看,却是个人影从芙蓉花中走出来,她便大叫:“不好,有鬼!晴雯真来显魂了(试解:可见晴雯与黛玉何其相像)!”唬得宝玉也忙看时,--且听下回分解。

    第七十九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话说宝玉才祭完了晴雯,只听花影中有人声,倒唬了一跳。走出来细看,不是别人,却是林黛玉,满面含笑,----。

    黛玉道:“原稿在哪里?倒要细细一读。长篇大论,不知说的是些什么,只听见中间两句,什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这一联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放着现成的真事,为什么不用?”宝玉忙问:“什么现成的真事?”黛玉笑道:“咱们如今都系霞影纱糊的窗格槅,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宝玉听了,不禁跌足笑道:“好极,是极!到底是你想的出,说的出。但只一件:虽然这一改新妙之极,但你居此则可,在我实不敢当。”说着,又接连说“不敢”。

    黛玉笑道:“何妨。我的窗即可为你之窗,何必分晰得如此生疏。”宝玉笑道:“倒是这唐突闺阁,万万使不得的。如今我越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是你诔她的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她甚厚,故今宁可弃此一篇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竟莫若改作""""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如此一改,虽于我无涉,我也惬怀的。”黛玉笑道:“她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惨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

    注:从宝黛讨论《芙蓉诔》的情形来看,可以得出如下结论:(1)黛玉、晴雯之间感情确实亲密;(2)最终宝玉改成: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惨然变色-如此一改,这篇《芙蓉诔》简直就是悼念黛玉自己的。可见晴雯与黛玉身姿、形貌、气质何其相像也!这个何其相像才是晴雯招祸的主因。

    上文提到,宝玉亲耳听到,王夫人所责之事,皆系宝玉丫鬟们的平日之语,一字不爽。宝玉质问袭人道,咱们私自顽话,太太怎么也知道了?又没外人走风,这可奇怪!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

    那么,是谁探查和密报得这么详细啊?

    第八回写道:宝玉去看(在家吃冷香丸)养病的宝钗,两人互看宝玉和金钗。宝钗的贴身丫鬟莺儿插嘴嘻嘻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试解:莺儿真是聪明,有其主必有其仆;莺儿事先也知道“金玉良缘”的说法)

    宝玉忙托了金锁看时,果然一面有四个篆字,两面八字,共成两句吉谶:

    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宝玉看了,也念了两遍,又念自己的两遍,因笑问:“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莺儿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宝钗不待说完,便嗔她不去倒茶,一面又问宝玉从那里来。

    试解:宝钗莺儿双簧演得好,而且是即景上演。

    第二十六回 蜂腰桥设言传密意,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写道:红玉便赌气把那样子掷在一边,向抽屉内找笔,找了半天,都是秃了的,因说道:“前儿一枝新笔,放在哪里了?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一面说着,一面出神,想了一会,方笑道:“是了,前儿晚上莺儿拿了去了。”

    试解:莺儿在怡红院是熟门熟路。

    第三十五回 白玉钏亲尝莲叶羹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袭人笑道:“可是又忘了。趁宝姑娘在院子里,你和她说,烦她的莺儿来打上几根络子。”宝玉笑道:“亏你提起来。”说着,便仰头向窗外道:“宝姐姐,吃过饭叫莺儿来,烦她打几根络子,可得闲儿?”宝钗听见,回头道:“怎么不得闲,一会叫她来就是了。”

    ......

    宝玉对莺儿道:“宝姐姐也算疼你了。明儿宝姐姐出阁,少不得是你跟去了。”莺儿抿嘴一笑。宝玉笑道:“我常常和袭人说,明儿不知哪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莺儿笑道:“你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还在次。”宝玉见莺儿娇憨婉转,语笑如痴,早不胜其情了,哪禁更提起宝钗来!便问他道:“好处在那里?好姐姐,细细的告诉我。”莺儿笑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又告诉她去。”宝玉笑道:“这个自然的。”正说着,只听外头说道:“怎么这样静悄悄的!”二人回头看时,不是别人,正是宝钗来了(试解:宝钗竟又主动跟过来)。

    试解:好个聪明有趣的莺儿啊!

    第五十六回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时 宝钗小惠全大体 宝钗道:“断断使不得!你们这里多少得用的人,一个一个闲着没事办,这会子我又弄个人来,叫那起人连我也看小了。我倒替你们想出一个人来:怡红院有个老叶妈,她就是茗烟的娘。那是个诚实老人家,她又和我们莺儿的娘极好,不如把这事交与叶妈。她有不知的,不必咱们说,她就找莺儿的娘去商议了。哪怕叶妈全不管,竟交与那一个,那是她们私情儿,有人说闲话,也就怨不到咱们身上了。如此一行,你们办得又至公,于事又甚妥。”李纨、平儿都道:“是极。”探春笑道:“虽如此,只怕她们见利忘义。”平儿笑道:“不相干,前儿莺儿还认了叶妈做干娘,请吃饭吃酒,两家和厚得好得很呢。”

    试解:宝钗在名利方面对莺儿家安排得真周到,同时说明宝钗擅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焙茗)之计谋。

    第五十九回 柳叶渚边嗔莺咤燕绛云轩里召将飞符:莺儿却一行走,一行编花篮,随路见花便采一二枝,编出一个玲珑过梁的篮子。枝上自有本来翠叶满布,将花放上,却也别致有趣。喜得蕊官笑道:“好姐姐,给了我罢!”莺儿道:“这一个咱们送林姑娘,回来咱们再多采些,编几个大家玩。”说着,来至潇湘馆中。

    黛玉也正晨妆,见了篮子,便笑说:“这个新鲜花篮是谁编的?”莺儿笑说:“我编了送姑娘玩的。”黛玉接了笑道:“怪道人赞你的手巧,这玩意儿却也别致。”一面瞧了,一面便命紫鹃挂在那里。莺儿又问侯了薛姨妈,方和黛玉要硝。

    试解:莺儿这么会来事儿,自然人缘极好、消息灵通。

    春燕回头看见,便也往前飞跑。她娘只顾赶她,不防脚下被青苔滑倒,引得莺儿三个人反都笑了。莺儿赌气将花柳皆掷于河中,自回房去(试解:这个莺儿不是个省油的灯)。

    第六十七回 馈土物颦卿念故里 讯家童凤姐讯家童 写道:莺儿走近前来一步,挨着宝钗悄悄的说道:“刚才我到琏二奶奶那边,看见二奶奶一脸的怒气。我送下东西出来时,悄悄的问小红,说刚才二奶奶从老太太屋里回来,不似往日欢天喜地的,叫了平儿去,唧唧咕咕的不知了说些什么。看那个光景,倒象有什么大事的似的。姑娘没听见那边老太太有什么事?”宝钗听了,也自己纳闷,想不出凤姐是为什么有气,便道:“各人家有各人的事,咱们那里管得。你去倒茶去罢。”莺儿于是出来,自去倒茶不提。

    试解:莺儿是薛家的千里眼顺风耳吧?

    第九十八回 苦绛珠魂归离恨天 病神瑛泪洒相思地 袭人起初深怨宝钗不该告诉,惟是口中不好说出。莺儿背地也说宝钗道:“姑娘忒性急了。”宝钗道:“你知道什么!好歹横竖有我呢。”

    试解:莺儿不仅是宝钗的贴身丫鬟,而且是贴心丫鬟。

    《红楼梦》提到莺儿之名,凡一百三十多处:莺儿就是宝钗的影子。

    第二十六回 蜂腰桥设言传密意 湘馆春困发幽情:谁知晴雯和碧痕正拌了嘴,没好气,忽见宝钗(自然带着莺儿)来了,那晴雯正把气移在宝钗身上,正在院内抱怨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试解:晴雯至少主要是骂宝钗-当电灯泡经常当到深夜)!”

    试解:宝钗、莺儿受晴雯指桑骂槐,焉有不报复之理?

    第一百十八回 记微嫌舅兄欺弱女 惊谜语妻妾谏痴人 袭人(对宝钗)道:“奶奶说的也是。二爷自从信了和尚,才把这些姐妹冷淡了;如今不信和尚,真怕又要犯了前头的旧病呢。我想,奶奶和我,二爷原不大理会,紫鹃去了,如今只她们四个,这里头就是五儿有些个狐媚子,听见说她妈求了大奶奶和奶奶,说要讨出去给人家儿呢,但是这两天到底在这里呢。麝月、秋纹虽没别的,只是二爷那几年也都有些顽顽皮皮的。如今算来,只有莺儿二爷倒不大理会,况且莺儿也稳重。我想倒茶弄水,只叫莺儿带着小丫头们服侍就够了,不知奶奶心里怎么样?”宝钗道:“我也虑的是这些,你说的倒也罢了。”从此便派莺儿带着小丫头服侍。

    试解:看来宝钗内心深处也不是个德大能容之人吧?

    第七回 送宫花周瑞叹英莲 谈肆业秦钟结宝玉:周瑞家的轻轻掀帘进去,只见王夫人和薛姨妈长篇大套的说些家务人情等语。周瑞家的不敢惊动,遂进里间来,只见薛宝钗穿著家常衣服,头上只散挽着簪儿,坐在炕里边,伏在小炕儿上同丫鬟莺儿正描花样子呢。

    解析:怡红院晴雯等丫鬟的玩话,是莺儿报告给薛家母女的,薛姨妈就学给了王夫人;结果王夫人盛怒之下一字不爽地发泄出来,也就把这个情报渠道出卖了。

    民间传统寓言说,莺儿鸟会捎话儿。

    紧接着就是薛宝钗硬要搬出大观园-不得不如此,因为大观园的丫鬟、媳妇、小姐、公子们消息太灵通,闹得薛宝钗没法儿在大观园混下去啦。只有王夫人挽留过宝钗,宝玉等姊妹何人慰留过宝钗?

    《红楼梦》作者显然听到或者猜到了这个泄密渠道,但全书并未挑明,是出于传统礼教的考虑-其中至少有三隐:(1)为尊者(王夫人是母亲)隐;(2)为亲者(宝钗是后来的发妻)隐;(3)为长者(薛母是姨妈)隐。

    《红楼梦》隐晦地描述:王夫人欠敏而固执。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3 20:48:23    跟帖回复:
       沙发
    谢谢,学习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4 14:14:10    跟帖回复:
       第 3
    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5 10:36:49    跟帖回复:
       第 4
    多谢鼓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5:52:56    跟帖回复:
       第 5
        民间传统寓言说,“莺儿”鸟会捎话儿。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红楼梦悬疑-晴雯冤案的告密导演人系薛宝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