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易木瓜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买书琐记:《红楼梦》、雪莱和流沙河
33599 次点击
35 个回复
易木瓜 于 2018/2/9 17:39:0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看看就是2018年第一个月的月底,感觉中到了应该买一次书的时间。这与手边有没有书读无关,也与怕错过了什么书无关。买书于我早变成了一种休闲,也即是一种生活方式。把手边的事放下来,轻松地出去走一走,让大脑得到休息,让筋骨得到活动,是不错的养生之法。何况这是个晴天,在大太阳天里不慌不忙地翻动那些书堆,有发现则喜,无所得也不妨,和书亲近,和太阳亲近,就已经是难得的享受了。

    还是城外那片旧书摊。

    多数时间,我的书运极好。今天也是。不管他人一挑再挑,还是有好书在等着我。一选就又是二十余种,沉沉的两大包。当然比起前两次来,今天买书少多了。

    要说的很多。拣自认为有意思的说说。

    1.

    我备有据悼红轩原本影印的《增评补图石头记》(中国书店,1988)、文革版《红楼梦》(人民文学,1973,有李希凡撰写的长篇《前言》,时代痕迹甚浓,绝对值得收藏)、《红楼梦》(曹雪芹、高鹗著,三卷本,人民文学,1982)、周汝昌八十回精校本《红楼梦》(海燕出版社,2004)等数种《红楼梦》版本。还有几种续书。我从没有做过学究式研究的梦,缺乏那种能耐,也没有那种兴趣。追寻心理残迹,大约自从上世纪50年代知道有这样一部书,连研究它也会研究出毛病来时开始,就对它时有关注。也就限于时有关注而已。以我的愚钝,我并没有把它放在超出《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许多的地位。作为佐证,我不知读过多少遍《水浒传》(读小学时我就见过大孩子手里有这本书),《三国演义》至少读过两次以上,但《红楼梦》至今还没有通读完过。这与我很长时间里没有一套自己的《红楼梦》有关。文革中第一次借读别人的《红楼梦》(什么版本忘了),是上下册中的上册,即前六十回。后又借到四卷本中的第四册,即最后三十回。从第六十一回到第九十回,至今仍付阙如。后来自己有了一套文革版四卷本,为了补课,准备从头读起,但读了十多页,还是把它放过一边。要读的书太多,兴趣也有所转移。不过想到曹雪芹寒冬腊月里喝着稀粥也在拼命写这部书,觉得有些愧对,于是凡见到不错的版本,就收罗起来,以做补偿,为曹雪芹,也为自己。至于世上有没有曹雪芹这人,哪些回数是别人所写,就不关我的事了。

    今天又见到一个新版本。人民文学版,《红楼梦》(上、下),署名(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这太新奇了!两厚册,十成新,老板刚收上来,撞上个热卖热买,开价20元,想都没想就买下。回家细检,这个版本的第一版,早在1982年就已问世,而且手头正有,只是署名曹雪芹、高鹗著,是这个版本的第一版。之后还有个第二版,如何署名不得而知。我这是少见多怪了。这个版本,是2008年的第三版,2017年印到第63次,卖得很好自不成问题。见惯了高鹗合著,至少是续书,突然蹦出一个无名氏来,中间还有个程伟元插队,高鹗是被彻底边缘了。

    有人说,汇校本比较有特色的是红楼梦研究所的《红楼梦》,人民文学的,应该是目前销量最大的《红楼梦》了,二十年三次修订,红研所专家集体智慧,文字考究,注释精炼,许多红学论文都以此版本为准。缺点是太拘泥庚辰本(回数最多,但是文字质量较差),个别文字也有小争议。如果不看脂批,这个性价比最高。这赞的就是我今天所得这套书。

    近些年红学更是显赫起来,也更加迷雾重重,波翻浪涌,时有新帜凌空出世。比如近至去年夏天,就有位青年学者陈某,不仅将胡适骂得狗血淋头,说他帮同别人做假甲戌本,伪证曹雪芹生平,“开启新红学百年骗局”,还横扫千军如卷席,把新红学的头面人物骂了个遍。而且有鼻子有眼说,“《石头记》的真正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頫,曹雪芹只是曹頫虚拟的小说人物,并不曾实际存在过”。他倒是肯定了我早几年备下的《增评补图石头记》,说如果找不到它据以重排的上海“广百宋斋铅版书局”于1885年首次出版的铅印绘图本《石头记》,就是最不错的一个版本了。这让我稍感欣慰。因为当年对《红楼梦》基本一抹黑时,能掏一笔不菲的银子,在一个小县城买下这套只印了5000册的五大卷影印本,也算是撞上了狗屎运。

    红学背后的利益驱动,不为普通读者所知,也无须去弄清原委,只读自己的书辄是。想曹雪芹九泉之下有知,迷惘之余,也会欣慰一笑的吧?我则不管如何新版本迭出,就守着这部无名氏续一百二十回《红楼梦》,一读到底,也是不错的了。我可能还会读《增评补图石头记》。这书正文句逗评点黑麻麻一片,读起来费力,但因为它可能是迄今更接近原著《红楼梦》的版本,即使读得辛苦,也是值得一试的。

    我就只来读。我把《红楼梦》当成一部文化小说来读。虽然有人说它是一部阶级斗争史。它也可以是一部家族史,一部民俗史(虽然它只限于一个狭窄的地域和人群),一部语言史。而且它们也属于广义的文化。

    唯一应该记取的教训是,红学的水很深,很浑,千万别去趟。

    2.

    从书堆里发现《雪莱政治论文选》,眼睛小小地一亮。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译者杨熙龄又是研究雪莱几十年的老翻译家,手头所存《雪莱抒情诗选》(上海译文,1981),正是老先生手笔。

    知道雪莱,已是而立之年以后。有了一些人生经历,对“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它的表层和深层含义,体会就要略多一些。或许还会将此生做一比附。相信许多人也是从这句诗知道雪莱和走近雪莱的。按图索骥,找到它的出处《西风歌》(也译《西风颂》)。爱屋及乌,一口气读了《云雀歌》,《自由颂》,有相见恨晚之感。这一读虽然读出雪莱的许多政治激情,正义感,勇士精神,但仍只把他当成一位诗人。得到《雪莱政治论文选》,才知道雪莱其实很早就具有政治家的秉赋。如果不是遭遇海难而英年早逝(不到三十岁),雪莱的政治前途,还真很难预言。

    雪莱是主动向政治走去的。在一个被专制窒息的英伦,被雪莱称之为“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他更愿意成为一名披坚执锐的战士。

    我却还是希望他同时也做好诗人。

    当然,逝者如斯,无法可想。

    3.

    前些年和一位熟悉的诗人有过一次交流。这位诗人说,诗歌应该远离政治。能否远离?当时没说出来。

    其实每一个时代,都有作家和诗人想远离政治的是非之地,而追求文学的独立。

    流沙河也曾经是。

    从旧书堆里扒拉出《流沙河诗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82)时,第一感觉是:扒拉出了一件古董。书是古董,1982年,已是远乎久矣!眉眼也一副古董相,与《红楼梦》和《雪莱政治论文选》的簇新相比,这书显然已在人世间走过了许多岁月。人也成了古董级。流沙河先生今年已高寿八十有七,活成了人精。

    知道流沙河比较早。他是四川的大右派,不时会在报章上见到他。他父亲因为当过国民党的一个什么小官,土改时被新政府杀掉了。但流沙河要走自己的路。因为小有文才,被组织看上,加以培养,出诗集,参加1956年的第一次全国青创会,运气很不错。一个有杀父之仇的人,能走到这一步,应该珍惜,一条道红到底才是。但1956年的短暂的思想活跃,让流沙河有了些想法。既然上面信誓旦旦号召提意见帮助整风,为啥不把自己的一些真实意愿表达出来?在参加完青创会回川的路上,他写了篇巴掌大一块散文诗《草木篇》,从此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政治向流沙河走来,他想远离也不行。他成了右派,监督劳动,后被遣返回乡,下苦力,当木匠,青春一去不复返。

    再见到流沙河的名字,已是几十年之后的《重放的鲜花》中。当年的大毒草,转眼间成了香饽饽结集出版,其中就有《草木篇》。复出的右派太多,复出的右派迅速走红的也太多,艾青,王蒙,刘宾雁,张贤亮,李国文,宗璞……新作迭出,一时洛阳纸贵,暂时轮不到流沙河。后来就再淘汰一轮,之前出名的右派不是更老了,就是更老而且更糊涂了,老年痴呆到忘了当年吃的苦,受的罪,嘴里嘟囔着当年是娘老子打孩子,自己把自己边缘了。流沙河却越活越清醒,越活越明白,越活越精神,活到世人皆醉公独醒。说,“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壮丁是自愿去的,是勇敢的”,不仅清醒,而且一肚皮的不合时宜,印证了不合时宜却合大势与潮流,一时成为网红。

    有人做文革“揭老底战斗队”之事,说当年流沙河经受不住压力,自己点头哈腰检讨不说,还把别人供了出来,一起倒霉。能够自打娘胎起就伟光正,就铮铮铁骨,固然非常之好。但生在我们这个以告密为常态、而且怂恿检举揭发的国度和时代,要不失脚落水,似乎很难。当年主席台上批胡风的那些人,有多少曾是显赫一时的人物。从文革中走过来的老中青少四代,谁说得干净屁股里没夹黄泥?流沙河先生的可贵,在能够自我反省,而且越活越明白。他有首《满江红·贱躯卧疾反省》,下阕曰:“命真苦,霜欺蝶。丝已染,焉能洁?恨平生尽写,宣传文学。早岁蛙声歌桀纣,中年狗皮卖膏药,谢苍天,罚我绞肠痧,排污血。”你可以说他装模作样,放在打死不认帐的语境下,一个真君子还是立见光辉。

    4.

    还有几种国外小说,《伊斯坦布尔的幸福》,《鸽子话》,《珀涅罗珀记》也是不错,只等着又一轮新的开读了。

    不赘。

    2018.2.9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9 17:54:58    跟帖回复:
       沙发
    来!让我们一起干了这杯心灵鸡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9 19:07:02    跟帖回复:
       第 3
    都是好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9 19:26:07    跟帖回复:
       第 4
    流沙河近代史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9 22:38:06    android
       第 5
    喜欢读书人
    回帖人:
    iofree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0 0:06:20    跟帖回复:
    6
    “早岁蛙声歌桀纣,中年狗皮卖膏药,谢苍天,罚我绞肠痧,排污血。”

    流沙河很有趣,曾写过文革轶事,笑死个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0 0:21:41    跟帖回复:
    7
    红楼梦反映的是满清雍正末乾隆初一个叫明珠的满清贵族家的事。建国后那些红学家都是一群骗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0 7:11:49    跟帖回复:
    8
        英国诗人雪莱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0 7:23:38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8楼第 8 楼 oldman1933 2018/2/10 7:11:49  的原帖:    英国诗人雪莱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一生爱书,人已老、不忍心弃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0 7:34:05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8楼第 8 楼 oldman1933 2018/2/10 7:11:49  的原帖:    英国诗人雪莱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转至第9楼第 9 楼 oldman1933 2018/2/10 7:23:38  的原帖:一生爱书,人已老、不忍心弃书。



    自然应是不离不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0 7:58:03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8楼第 8 楼 oldman1933 2018/2/10 7:11:49  的原帖:    英国诗人雪莱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转至第9楼第 9 楼 oldman1933 2018/2/10 7:23:38  的原帖:一生爱书,人已老、不忍心弃书。



    自然应是不离不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0 9:37:31    跟帖回复:
    12
    既知红楼水浑,劝别人不趟,为何自己又去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0 10:14:31    跟帖回复:
    13
    好文章!祝楼主健康长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0 10:49:18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张小嘴 2018/2/10 9:37:31  的原帖:既知红楼水浑,劝别人不趟,为何自己又去趟?浅趟了一回,才知道又深又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0 10:50:33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塞外苍松 2018/2/10 10:14:31  的原帖:好文章!祝楼主健康长寿!谢谢!
    新年吉祥!
    33599 次点击,35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买书琐记:《红楼梦》、雪莱和流沙河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