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林正德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非常十年》第五章(2)
380 次点击
0 个回复
林正德 于 2018/2/13 18:59:5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会员阅读
这时候,梁雄老师健步登上了讲坛,慷慨陈词道:“同志们,今天我和全校革命师生一道,怀着无比愤怒的心情,揭发批判蓝峰忠实执行以罗湘为首的师院党委的错误路线,镇压革命群众运动,破坏我校文化大革命的罪行。因为这个大会临时决定今天下午召开,我来不及准备发言稿,因此,我想什么就说什么,如果有说错的地方,欢迎同志们批评帮助。
“由于我平时学习毛主席著作没有认真地联系实际,对于这场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意义、目的不能够很好地理解,我受了罗湘、蓝峰之流的蒙蔽,充当了他们的御用工具,成为镇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打手。我犯了严重的错误,感到十分痛心,是党和毛主席把我从错误的泥坑里及时地挽救了出来,我要强烈控诉、揭发批判蓝峰如何破坏我校文化大革命的滔天罪行……”
接着,他就列举了一系列具体事实,进行揭发批判。梁雄老师身为政治处副主任,他知道许多帷幄内幕的情况,因此,他的批判发言还是很有份量的。当他的情绪激昂的发言结束,下面报以一阵热烈的掌声,对他的反戈一击的行为表示欢迎。
随后,江翠莲老师也上台发言了,她的揭发批判内容主要是蓝峰如何包庇地主分子贾兰桢、以及他又是怎样排挤、打击工农干部等问题。诚然,江翠莲老师不是一个演说家的材料,她只是一位有中等文化水平的婆婆妈妈,然而,今天她的舌头似乎刚装上弹簧,说话倒有几分能够打动人心。她一会儿愤怒得快要把喉咙撕破,歇斯底里地在高声叫嚷着,一会儿又委屈得如若受尽地主婆虐待的小丫环一般,伤心的泪珠挂在眼睫毛上,她的感情是极端的冲动,好像春天的河水突然暴涨,到处泛滥。
“咱们这些工农干部解放前没有学习文化的机会,要不是党和毛主席领导工农大众闹翻身,要不是新中国的解放,咱们这些穷苦人出身的‘土八路’连做梦也甭想跨进这个洋学堂的门槛。可是,蓝峰是怎样地对待我们这些工农干部呢?他千方百计地打击、排挤咱们,巴不得把咱们像赶鸭赶鹅一样地轰走撵走,你这是什么阶级感情呀?蓝峰,你说呀,你还悠然自得地坐在那里干吗?你还不赶快给我站起来!”
此时此际,江翠莲老师扭过肥胖的躯体,手指着蓝峰的鼻子大声地斥责着,而主持今天大会的吕克强也气势汹汹地走到蓝峰的面前,绷着金刚脸,瞪着恶眼睛吆喝道:“蓝峰,你站起来!”                                                        
操场上像是刮起了一阵大风,响起了一片哗然声,同学们在互相交头接耳着,对于今天大会的戏剧性情节感到震惊不已,只见蓝峰慢吞吞地站立起,像木偶人一样笨拙地立在那里,两只手臂如脱臼一般有气无力地垂了下来,头歪歪地乜斜着眼睛,先瞧了二位工作组正副组长一眼,又瞟着江翠莲,面有愠色,口将言而嗫嚅。
那个江翠莲老师还是涨红着猪肝脸,怒火中烧地叫喊道:“蓝峰,你对地主分子贾兰桢体贴入微,关心备至,过年过节还要给他送水果。然而,你对于咱们这些工农干部却一点感情也没有,你什么事情也不让我知道,什么会也不让我参加,你还说我一点能力也没有,连文件也保管不清楚,只能回家抱小孩、洗尿布,在灶台边跳扭秧歌……你这是放什么狗屁呀?我问你,我什么时候把文件保管丢了?你为什么要信口雌黄的随便污蔑人呀?……”
会场上的情绪如大海的波涛一般一浪盖过一浪,当大会主持人吕克强宣布下面由柯达和同志发言时,整个大操场爆发出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掌声,连空气也被颤动了。我们班的同学掌鼓得最起劲,大伙儿拼命地为我们的班主任大声鼓着掌,手拍得像挨了竹篾打一样痛也不在乎。由于柯达和老师等人写出了我校第一张大字报,俗话说,“枪打出头鸟”,他为此首当其冲被打成“反革命”、“右派”、“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遭到了骇人听闻的政治迫害,如今,省委派来了工作组,柯达和老师终于从“反革命”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又获得政治上的新生。同学们简直都把他当作受难的普罗米修斯一般的“英雄”来看待,对他报以一阵震耳欲聋的掌声。
在暴风雨般的掌声中,柯达和老师登上了主席台的讲坛。这些日子的经磨历劫,本来就很消瘦的他更显得瘦骨嶙峋,简直轻得像鹭鸶一样可以飞起来。然而,他今天的精神看上去还是很有生气的,正如俗话所说,“运去金成铁,时来铁似金”,他的那一双掉进眼窟窿里的深邃的眼睛若晖石一般在发亮着,原先苍白的面孔泛出了一丝红光。他的心情十分激动,心脏砰砰砰地直跳着,他站在台上半晌未语,双目愣楞地直视着前方,情绪的波涛在翻腾起伏着,一时难以平静下来。
过了一小会儿,雷鸣般的掌声稍为平息下来,柯达和老师竭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感情的闸门,开口说:“同志们,我今天的心情和大家一样的激动,心里头翻翻滚滚像一个沸腾的开水锅,千头万绪,百感交加……要不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洞察一切,及时地派来了亲人省委工作团,驱散了笼罩在我们学校上空的乌云,毛泽东思想的阳光又普照我们的大地,那么,我今天还能够站在这个主席台上讲话,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事情。……就是在几天以前,那还是乌云滚滚、阴风惨惨的日子,我被打成了‘反革命’、‘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其实,我犯了什么罪呀?我犯了哪家的王法呀?我不过和几个青年教师一道,为了响应毛主席、党中央的战斗号召,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于4月24日写出了《揭开我校阶级斗争的盖子》一张大字报。我们的本意只是要揭露牛鬼蛇神、揭露地主分子贾兰桢之流,谁也没有料到,我们的这张大字报打在贾兰桢之流的身上,却痛在蓝峰的心上,他竟如若自己的祖坟被挖似的,火冒三丈,暴跳如雷。特别是6月5日之后,蓝峰忠实地执行了以罗湘为首的东南师院党委的错误路线,策划了对我们的大字报以及我个人的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政治围攻。他们把我们的大字报打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字报,将我打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什么‘反革命’、‘假左派’、‘真右派’、‘个人野心家’、‘阴谋家’,一顶顶沉重的政治钢盔铁帽硬往我的头上扣,罪名是莫须有的。
“奇冤啊,这掉进黄河洗不清的千古奇冤,我感到十分的委屈和冤枉,无数个想不通的问题好像无数条毒蛇在吞噬着我的心灵,好像无数把匕首在绞刺着我的心灵,难道我真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吗?难道我真的反对毛主席吗?不,绝不可能。我是一个革命烈士的后代,我的父亲解放前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了,是党和毛主席把我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在党的阳光雨露照耀滋润下,我上了中学、大学学习,并且,我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决心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我的全身每一颗细胞都浸透着党和毛主席的恩情,正如有一首歌的歌词所唱的,‘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要是没有党和毛主席,根本就没有我柯达和的今天。可是现在,那昏天黑地的大字报竟向我没头没脑地盖了过来,什么‘大右派’、‘反革命’、‘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帽子像雪花一样漫天飞扬,犹如泰山压顶,压得我喘也喘不过气来,抬也不起头来。
“那些天的晚上,我时常站在毛主席的像前,双目长久地凝望着毛主席的像,心中有无限的委屈,无限的难过,无限的痛苦。我悄悄地对毛主席说,毛主席啊毛主席,我是多么地想念您啊,难道说我干革命也有罪?难道说我听您老人家的话,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竟成了反革命?难道说我贴了一张揭露地主分子贾兰桢的大字报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像珠子一样一连串的问题,却一个也解答不了。
  “那晚上,我想要检查自己,提起笔来,那笔有千斤重,我愁思苦想,绞尽了脑汁,耗尽了心血,把自己从童年到现在的每一件可以回想起来的事都回想一遍,喃喃自语:‘我当真是干了反革命吗?我当真是干了反革命吗?’……我写了又写,涂了又写,想了一个晚上也写不出来。……在这些白色恐怖的日子里,我满肚子的冤枉向谁说?有谁能够了解我痛苦的心情?我有一千个舌,说不完心中的冤枉!我有一万张嘴,也道不完内心的委屈!天昏昏、地沉沉,长夜漫漫何时旦?‘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我们的心是多么向往着北京城,毛主席啊毛主席,您是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们是多么想念您啊!”柯达和老师感情跌宕,那眼眶里噙着热泪,有如二泓清澈的泉眼,说起话来有些哽咽了。
“‘乌云遮天难持久,红日永远放光芒’,平地一声雷,喜讯从天落。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我们心连心,派来了省委工作团,把我从政治陷阱中拯救了出来,像一座大山一样沉重的‘反革命’帽子被摘掉了,我从来也没有感觉到像今天这样心情舒畅,觉得无比的激动,无限的喜悦,熬过了长夜的人最知太阳亮,度过了寒冬的人方知太阳暖,被毛主席又一次救出来的人,对于毛主席的感情深似海,我心里头一千遍,一万遍地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这时,台上的吕克强领头高喊起来:“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接着,整个会场响起了一阵地动山摇的高呼万岁的口号声,那个蓝峰也跟着举手高喊起来,人们群情激昂,如若熔岩流一般在沸腾着。大约,柯达和老师觉得太热了,他因为激动得热血奔流而汗流浃背,便从裤袋里掏出手绢揩擦着脸上的汗珠。
  忽然,柯达和老师又掉过头来,冷冷地扫视了蓝峰一眼,道:“蓝峰,你还站着干吗呢?你可以坐下呀……但是,你必须知道,你犯的错误性质是多么的严重,是罄竹难书的!”
而蓝峰依然如佛像一样站立着不动,未肯坐下来,他不敢正视地偷望了柯达和老师一眼,面有愧色地道:“我有错误,要检查,要检讨,我要向柯达和同志赔礼道歉!”
柯达和老师不知道有没有听见蓝峰的话,他头也不回地继续道:“这不光是我个人遭受了耸人听闻的政治迫害,许多革命的同志、老师和同学也因为持有不同的看法,或向党总支、校领导提了一些意见,便不分青红皂白地被指责为把矛头指向党总支,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他们把我校文化大革命的烈火扑灭了下去。要不是省委马为书记及时地发现了师院运动的严重问题,派来了省委工作团,扭转了我校文化大革命的新形势,否则,将造成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
当柯达和老师的发言结束后,会场上再度响起了一阵狂飙般的热烈掌声,人们的感情像火山一样爆发了出来,如潮水汹涌,溢浪扬浮,飞沫起涛。从来也没有看见过开会像今天这样热烈、激动和震撼人心,从来也没有看见过我们学校什么人的发言能够像柯达和老师今天的讲话更打动人心了,简直比赫耳墨斯的牧笛更吸引人了,他是用整个身心在说话,世界上难道还有比带血的子规的啼叫更能打动人心的么?
在柯达和老师发言毕走下台后,郭洪组长招手示意叫蓝峰坐下听取批判。接着,下一个发言者是高三(4)班的秦若西同学,他也是一个受迫害者,同学们也以刚才同样激动报之“惊浪雷奔,骇水迸集”般的掌声。
  以后,高二(4)班团支部书记陈斌等人也登台发言,他们几个人虽然前一阶段也跟在蓝峰指挥棒的后面团团转,但总的来说,还是跳得不高的。他们在台上慷慨陈词,愤怒地揭露蓝峰等人如何利用一些所谓运动“积极分子”召开一连串的秘密黑会,策划对柯达和等同志的4.24革命大字报进行围攻,还专门派人搜集整理柯达和、肖而庭、黄豪、严恭、余沂龙、戴继南等同志的黑材料,欲将革命同志置于死地而后快的一系列具体事实。在他们的发言中,指控校党总支是“修正主义”的党总支,蓝峰是“反革命黑帮分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是镇压革命群众运动的“刽子手”,罗湘的忠实“走卒”等等,其调子一个比一个唱得高,帽子一个比一个扣得重。
在揭发批判发言结束后,吕克强对着麦克风宣布说:“现在请工作组郭洪组长讲话,大家热烈鼓掌欢迎!”
操场上又爆发出了一阵春雷般的掌声,郭洪组长站立起,快步登上讲坛,从容不迫地向台下的群众行了个军礼。
这个郭洪组长四十多岁年龄,短小精悍的身子,身穿一套整齐的军装,脸庞闪着古铜色的光泽。今天是工作组在公开场合的第一次正式露面。在掌声稍为平息之后,郭洪组长大声地道:“同志们,今天下午的大会开得很好,开得十分及时,十分成功,我代表省委工作组对于同志们的革命行动给予最坚决的支持!”
会场上顿时又爆发出一阵山崩地裂般的鸣掌,他接着往下说,“蓝峰为首的附中党总支忠实地推行了以罗湘为首的东南师院党委的错误路线,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对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做了错误的估计,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镇压了革命群众运动,把轰轰隆隆的文化大革命的烈火给扑灭了下去,错误的性质是十分严重的。现在,我代表省委驻东南师院工作团郑重宣布,即日起由省委工作组来领导附中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蓝峰同志必须做深刻的检查交代。”
  在郭洪组长的讲话中,他说明天上午各个班级的学生都选出一个三人领导小组,教工也按支部选出三个三人小组,要把在这次运动中表现突出,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敢于同蓝峰的错误作斗争的无产阶级左派选出来,并且在这个基础上成立一个学校临时领导小组,配合工作组一道搞好工作。
  郭洪滔滔不绝地发表演说,他声音琅琅地道:“我们省委工作组坚决和全校革命师生站在一边,和无产阶级革命左派站在一边,放手发动群众,放手让群众写大字报,集中火力,集中目标,像当年打鬼子、打蒋介石一样,向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猛烈开火,猛烈射击,猛烈炮轰,把所有的资产阶级顽固堡垒炸个稀巴烂,我们要彻底批判以罗湘为首的师院党委的错误路线,彻底批判蓝峰犯下的严重错误及罪行,并肃清其流毒,把附中的文化大革命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毋庸置疑,郭洪组长的讲话也博得一阵经久不息的松涛般的掌声。
  而后,大会主持人吕克强又踏上讲坛,他气度轩昂地说:“革命的老师、同学们:刚才省委工作组组长郭洪同志的讲话是对今天下午大会的最大支持。‘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今天下午的大会是革命的大会,好得很,好极了!它把蓝峰这只‘鲲鹏’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接受历史的无情的审判。
  “在前些天密雾浓云的日子里,蓝峰忠实地秉承了罗湘的旨意,手舞狼牙棒对革命同志大打出手,实行法西斯的白色恐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如今,强劲的毛泽东思想的东风驱散了天上的乌云,革命群众蕴藏在心中的怒火如火山一样地爆发出来,人们义愤填膺、同仇敌忾地声讨蓝峰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行,今天的大会是控诉会,声讨会,批判会,大长了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志气,大灭了蓝峰之流的威风,它标志着我校文化大革命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里程碑,必将在我校的文化大革命史册上记载下光辉的一页。……”
  吕克强说完最后的一番话,在热烈的鸣掌中,在沸腾的情绪中,今天下午的大会宣布结束。这当儿时间已经6点多,天色开始昏暗下来,夜幕正在徐徐地落下,同学、老师们如同退潮一般涌出了大操场,涌出了校门口。
今天,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激动,情绪高昂,我也不例外。我的心情就像深深的海洋一样显得不平静,我想得很多很多,从一个思路又跳跃到另一个思路,思想如若飞黄天马在驰骋着。这些日子千变万化的瞬息,若同万花筒一般令人眼花缭乱,一会儿波翻浪涌,一会儿山崩地裂,一会儿狂风呼号,一会儿雨雪霏霏,使人来不及仔细地感受和思索,甚至,感到有点一时难以适应。
记得,前些天,那还是愁云深锁的日子,我们的心头如若压了一块巨大的磐石,像吴牛喘月似的喘也喘不过气来,我们有无数个想不通的问题如数不清的陀螺在脑子里盘旋着,那些费解的问题好像榆木疙瘩一样,十把板斧也破不开。我们时常情不自禁地唱起了《红军想念毛泽东》的歌,我们是多么想念毛泽东呀!为了坚持事实和公正,我们奋然挥笔写下了《我们的看法》这张大字报,我们为此付出了比吃蜘蛛更大的勇气与决心,我们是冒着可能要被打成“反革命”的风险来写大字报的。
本来,我们的大字报注定是要遭到围剿的,我们早已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要像老伽利略一样被抓进宗教裁判所受审。可是,谁也料不到,一场台风突然变了风向,当我们的大字报的湿浆糊才干不久,省委工作组就开进我们的校园里来,紧接着,又是罗湘向全院师生做公开检查,今天下午蓝峰也被拉上台开大会接受批判,所有的这些犹如暴涨的洪水一般来势凶猛。在几天以前,蓝峰还神气十足地在台上大做报告,恐怕连他自己做梦也没想到,今天他居然低着头站在同一个台上接受批判,他身为堂堂的大书记竟也靠边站了,而柯达和老师等人原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反革命”、“右派”,却搭上电梯,一直升到了摩天大楼的最高层,摇身一变为响当当的“左派”先生,命运是多么会捉弄人啊,正如歌德的诗所说,“命运也是这样玩弄着世人,时而俘虏卷发的无辜少年,时而也俘获秃头的老罪人。”“生潮中,业浪里,淘上复淘下,浮来又浮去!”
  
17日早晨,校园里又贴出一批新的大字报,内容不外乎都是支持昨天的大会,只要看它们的题目便一目了然:《六·一六大会是个大红会》、《六·一六大会革命精神要发扬光大》、《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蓝峰押上历史的审判台》、《彻底剥开黑帮分子蓝峰的鬼画皮》、《蓝峰破坏我校文化大革命运动罪责难逃》、《蓝峰是镇压革命群众运动的罪魁祸首》……
    当我来到新教学楼时,那楼前的水泥墩儿上又聚坐着好些我们班的同学,他们正在议论着关于昨天下午大会之事,我也挤坐于他们当中听着。
就在这时,班主任柯达和老师从石阶上走了下来,同学们看见他,纷纷不约而同地聚围上去,热情地向他问寒问暖,问长问短。自从4.24大字报遭到围剿,班主任被打成“反革命”、“右派”、“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他难得下班来,在昨天下午的大会上柯达和老师又重新露了面,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大伙儿简直都把他视同伊阿宗一样的英雄看待。今天,柯达和老师又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见到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感到格外亲切,而班主任也露出满面笑容向同学们频频点头。
叶思声对柯达和老师打招呼说:“达和老师,你今天下班来啦,太好了,我们天天都盼着你来。”
  “老师,这些日子你瘦多了,我们都十分同情你的遭遇。”陈东也道。
  “嗨,这些天精神上备受折磨,哪能不瘦呢?更何况,我本来就是一个‘瘦猴精’。”柯达和老师苦笑了笑,他不自禁地用手摸了摸脸颊。
“达和老师,我们班的同学都替你抱不平,4.24大字报明明是一张革命大字报,而政治处的那些人却胡说它是一张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字报,还用莫须有的罪名把你打成‘反革命’、‘反党分子’,这些家伙真是混账透顶!要不是省委派来了工作组,连我们班的同学也都要被打成‘小反革命’、‘小右派’咧,岂有此理!”任培生也愤愤不平地说。
“是啊,这些人都是一群卑鄙无耻的小人,鲁迅先生说,‘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鸣清高;鸷禽猛兽以较弱的动物为饵,不妨说是凶残的罢,但它们从来就没有竖过“公理”“正义”的旗子,使牺牲者直到被吃的时候为止,还是一味佩服赞叹它们。’”柯达和老师表情激愤地发起议论来。
这当儿,一阵电铃声又叮叮地响起来,班主任便对同学们说:“同学们,电铃响了,大家都回到教室去吧。”
    接着,柯达和老师又转过脸微笑着对我道:“李晟呀,你们的那张大字报写得很不错,我特地看了两遍,你们是颇有勇气与胆量的。”
    我深情地注视着柯达和老师,回答说:“我们只是说了一些真话,凭事实与良心说了一些我们的看法,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当同学们在教室里都坐定之后,柯达和老师登上讲坛,两只深陷进眼眶里的眼睛射出炯炯的感情的光芒,他默默地扫视了我们一眼,神情激动地道:“同学们,我今天又看见你们,打心眼儿里感到十分高兴。这些日子,虽然我不能下班来,但是,我却时常惦念着你们,我的心是和同学们联在一起的,无论高山,还是峡谷,无论江河,还是冰川,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我们的心紧相连。在那些乌云压城城欲摧的日子里,我被蓝峰之流打成了所谓‘反党分子’、‘反革命’、‘右派’,我内心感到极度的痛苦与苦恼,我有满肚子的冤屈向谁倾诉呀?即使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也想念着班上的同学们,我心想也许别人不了解我,但我班上的同学总会了解我的,他们会了解我到底是不是反党分子。事实正是如此,班上的绝大多数同学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与信任,他们经受住了疾风骤雨的考验,在大风大浪中站稳了阶级立场,能够认请是非,辨别方向,识破真伪,勇敢地写出革命的大字报,在斗争中迅速地成长了起来,这说明了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最好的毛泽东思想的大课堂……”
  班主任像昨天一样强烈地拨动着整个心弦在诉说,而我们也心潮激荡地在倾听着,彼此在交流着感情,教室里安静得连掉一支笔也听得见。俄罗斯有一句谚语说,“在我的草垛着火的时候,我认识了自己的朋友。”诚然,我们和柯达和老师之间的情谊,并不是普通的师生感情,在经历了一场白炽化的斗争的烈火熔炼之后,我们师生间的情谊是承受得了锤敲锻打的,我们和班主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了,心心相印恰似同位素分子一般地聚成一团。
    后来,柯达和老师说完了即兴演说,他言归今天的正传道,他受工作组的委托,下班来协助同学们选举三人领导小组,他希望我们能够把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表现突出、立场坚定的同学推选为三人领导小组的成员。
    话罢,他将已经裁好了的统一规格的白纸片分发给大家,要我们都写出自己选中的三位同学的名字。
    同学们经过一阵深思默想,都在白纸上写下了三个人的名字,然后,将白纸折起来往前排的桌子上递送,如同平时递交考卷、作业一样。
    当柯达和老师将选票收集齐后,他叫班主席林文武、团支书姜炳耀来帮忙,一个人唱票,一个人在黑板上记票。
    这次无记名选举的结果揭示如下:
    任培生29票、杨洁22票,李晟19票,叶思声14票,陈东11票,林文武8票,姜炳耀7票。
    本来,姜炳耀、林文武历次选举中票数总是居多的,可是,这次选举却名落孙山,他们的威信如若瀑布一般一落千丈。按照上面的规定,三人小组的成员必须要半数以上的人通过才能选上。而我们班上只有任培生、杨洁二人是过了半数,至于本人正好是半数票,还要再来一次选举,才能最后决定是否能选上。
    班主任是个精明人,他悄悄地清点一下总票数,发现一共只有35张票,而今天坐在教室里的同学却是38个人──全体在场,究竟是哪些人弃权呢?他们为什么弃权呢?
    这时候,柯达和老师那双明亮的眼睛如若探照灯一般向同学们扫视了几眼,似乎在搜索着目标,不动声色地道:“刚才投票的票数一共是35张票,而今天我们班上的同学38个人都到齐了,哪位同学没有投票的还可以补投。……有没有呀?”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 举报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非常十年》第五章(2)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