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抟扶摇TFY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读周作人14
2189 次点击
43 个回复
抟扶摇TFY 于 2018/2/14 5:51:5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读周作人14

    《赤脚》195008,入《知堂集外文·亦报随笔》

    [1]北京人相信有地风……就是在[2]夏天,虽是单裤也要扎脚,鞋袜穿得整整齐齐的,决不赤脚……夏秋暴雨,路上积水,拉车人鞋袜被水浸透,沿着裤腿上来,大半条都湿了。他们[3]不肯光脚,因为这样将为地风所侵,会得变成“寒腿”的。

    抟扶摇按,编号是我加的。关于[1],有“地风”,这不只是北京人有的观念,汉人无分南北,都有。地风就是地上的“寒气”,于是汉人又要有穴位的概念来对应。脚心有涌泉穴,所以就粗疏地说成“不能光脚”。但是劳苦大众怎么能不光脚呢?我们的祖宗就是光脚的。所以有讲究:白天的泥土地是没有“地风”的。我做过半个月的农村孩子和一个月的“小农工”,都一样,这些天只一条裤子上身。晚上地上有地风,所以再穷也要睡床,凉床可以。还有,工业地面有“地风”,比如不能直接睡水泥面、大理石面上,不论是地面,还是柜台面。柏油马路也算工业地面。关于[2],文章主要写体面的“骆驼祥子”,老舍写得很清楚,祥子要包辆新车,拉体面人。周老二当然属于体面人,雇车不会用“破烂的”加“老头”的。年轻的“骆驼祥子”加“新”车,那是专门伺候人的,被伺候的还有太太、小姐,还有现在叫的什么“知性女士”,因此年轻的车夫得拾掇得完好(甭说破烂了,补订都不带的)、朴素(合乎社会层级,总不能穿夹克衫拉洋车吧)、大方(这是讲对客的迎送行为)、紧凑(这是说打扮的那个利索劲儿,不但看着如此,运动起来也不掉链子)。于是关于[3]就简单了。城里的路最伤脚的金属小物件,比如破铁皮、烂钉子、碎玻璃什么的。这些东西在畜生世界比如森林、沙漠、戈壁里是绝对没有的;在农村几乎没有,老二那时的中国农村是啥生产力水平啊?但是这些玩意儿在老二那时的中国大城市里肯定比今天还多,因为那时远远不如今天讲究“公共环境”的保护。祥子们靠腿吃饭,需要快跑,蹭上个烂铁皮、旧钉子就要闹上大祸的,再说把“知性女士”撂个猪八戒仰八叉,旗袍崩线了,咋办?所以“祥子”们不是怕北京的“地风”,是为了端稳饭碗才一定认真地穿上认真的布鞋的。不信?你看祥子们收车回到家,立马大脚丫子的。

    “我总是冒了寒腿的危险,赤了脚过一夏天的,直到天气寒冷起来为止。

    抟扶摇按,可见“北京有地风”是一个胡扯,我赞成周老二用科学武装着来以身试法,北京人就是“土”,愚昧。

    《秋虫的鸣声》195109,入《知堂集外文·亦报随笔》

    “乡下有关于蝉鸣的儿歌云:知了喳喳叫,石板两头翘……这里说的是三伏天气,石板都晒得‘乔’(微弯)了,但是在城乡里,除懒惰的男女客以外,没有人睡午觉的……

    抟扶摇按,上海也说木头收干水分后“乔”(音),表现为“翘”(样)了。所以自己打家具,木材要充分阴干,要不家具迟早要“乔”“翘”的。至于睡午觉,倒是中国人普遍睡,特别是上海以南的南方。改开初,那里的南人来上海工作,就是不习惯上11:30甚至12:00下班,怎么下午1:30就上班了?上海人在更南方也不习惯,12:00下班,下午3:00上班,上海人就像等“放风”那样了。结果外国人来了,狠的,外国公司没有午睡,中国人服了,不午睡成“现代化”了。其实非洲人也不午睡。

    《蓑衣虫》195009,入《知堂集外文·亦报随笔》

   抟扶摇按,这篇文字还比较有意思,是比较好的“随便聊聊”。这随便聊,表现为一开头就聊本没啥好聊的事情:“同江幼农君闲谈。说动植物名最不好办,不但中外古今难以沟通,即同一俗名也常有地方的界限,不能通用。”接着举例。老二是科学人士,又是中国词章家,还是民俗学家,早知道名称是大小各地都不同的,为此欧洲博物学家才约定,统一用拉丁文命名,现在成为科学里的“学名”。我们去一个地方的大动物园或植物园,那特定动物和植物都有铭牌,写明“学名”,俗名,主要习性。但是从本无可聊的一事开始聊,这倒是聊天的一个技巧。开始于无可聊的事,是为了求得同声气,比如周老二对江幼农说:“世界上动植物的名称最讨厌,不但古往今来不同,就是相隔几十里,同一物事的土名就不同。”江幼农说:“是啊。”这么一来,江就上钩了。接着,就是举例,比如老二说“例如蝼蛄”,这就把江幼农带进了聊天的口袋里,好比看日小英雄王二小把鬼子带进八爷的埋伏圈。再接着,“四下里乒乒乓乓响起了枪声”,那就由不得鬼子了。同样,老二一从“蝼蛄”这个具体开始,那就引经据典,卖弄经验,滔滔不绝,侃侃而谈,把个江幼农搞得六神无主,连连称善。“这人会聊”、“这人会写”,这就是人家对你的有好评价。

    进入聊具体了,就要东拉西扯,现实知识丰富,对错不论。你看“江君云别又有所谓蓑衣虫……织碎叶小枝为囊以自裹,负之而行,案此即《尔雅》之蚬缢女,因为它附枝下垂,古人观察粗率,便以为缢,郝氏断之曰,此虫吐丝自裹,望如披蓑,形似自悬而非真死,旧说殊未了也。我们乡间称之曰袋皮虫……”如果我写《蓑衣虫》,自然可以接着周老二的这段文字继续写下去:老二说的“我们乡间”所称的“袋皮虫”,我们上海叫“皮虫”(此处省略一批字),可见江君说它负囊而行是不对的;《尔雅》说此虫自缢也错了;郝氏断言此虫是“吐丝自裹”,这还是不真够正确(此处在省略一批字)。看,就这样,你也可以写出周老二这样的散文。

    但是周老二有时也得意忘形,犯了知识的错误。他的意思是:蓑衣是用棕做的,北方没棕,就没有蓑衣。蓑衣是挡雨的,北方的秋雨不小,没有棕就不能“用别的草制”吗?言下之意就是骂北方人笨!我想,北方的朋友来揍周老二,说说你们古往今来,在没有雨伞的年代是怎么雨中行的?中国人没有这么傻吧?这是一。二,不是什么草都可以做蓑衣的。南方的稻草就不行。要不蓑衣就不稀奇了。第三,周老二取笑柳宗元,说“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种情景在黄河以北实在是难被了解,不但寒江不能钓,就是蓑笠也是很生疏的东西,读了不会发生什么兴趣。”这里有4点错了。1)即便黄河以北无棕无竹,那也不等于北人不蓑笠啊!物资交流还是有的。2)唐诗鉴赏是士大夫的事,士大夫总比老百姓见识广一些,有什么不能对柳的此诗发生兴趣呢?3)蓑在诗里可能是统称、概指,好比毛泽东在诗里说“三军过后”,其实那老头说不定正披着周老二认为的北方一种草做成的蓑衣呢,“北蓑”,可以吗?4)“寒江”不是“冰江”;“钓雪”不是“钓起雪来”,而是“雪天钓鱼”的意思。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2/14 9:53:08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8:53:54    跟帖回复:
       沙发
    几句话能说清的问题,非要洋洋洒洒一大篇,你是为了赚稿费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8:59:26    回复 2 楼:
       第 3
    一、我没有老二说的长;二、散文就是说可以不说的话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9:19:08    引用回复:
       第 4
    转至第3楼第 3 楼 抟扶摇TFY 2018/2/14 8:59:26  的原帖:一、我没有老二说的长;二、散文就是说可以不说的话的你没有“老二”说的长,讨一句口舌便宜你很有成就感吗?真没出息。
    你的“散文就是说可以不说的话的”的认识,只证明你不懂何谓“散文”,
    其实散文比其它文体都难写,它要得是“形散神聚”,不是废话连篇,看似漫谈,漫不经心,实际主体意识非常集中,只是、散文的主题意思非常含蓄罢了。对你的提醒有什么恶意吗?就知道油嘴滑舌,诡言狡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9:26:41    回复 4 楼:
       第 5
    你对散文的界说,那才是陈词滥调。我的散文定义可是有瞿秋白的创作实践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9:28:10    跟帖回复:
    6
    抟扶摇,你长点心吧,大过年的我不愿意扫你的兴致,
    咸菜缸里腌石头,一盐难进,这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9:43:18   
    7
    你我都像鲁迅说的,你想西洋式地临死前宽恕我,我呢,绝不宽恕任何人,因为我还没有活够。我篡改周老大的话了吗?无所谓,老大也新编故事的。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2/14 9:43:54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9:44:35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5楼第 5 楼 抟扶摇TFY 2018/2/14 9:26:41  的原帖:你对散文的界说,那才是陈词滥调。我的散文定义可是有瞿秋白的创作实践的。不管他秋白还是什么季节白,都没有资格为“散文”下定义,他只能解释散文。
    我没读到这个解释,请你转发一段“紧要的”可以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9:47:49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7楼第 7 楼 抟扶摇TFY 2018/2/14 9:43:18  的原帖:你我都像鲁迅说的,你想西洋式地临死前宽恕我,我呢,绝不宽恕任何人,因为我还没有活够。我篡改周老大的话了吗?无所谓,老大也新编故事的。

    这是你的自说自话,我没有表达意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9:48:28    跟帖回复:
    10
    定义就是一种解释;解释就是一种定义;人人可以说话,就跟人人都可以放屁一样,因此谁都可以对啥玩意儿下定义。我国法律没有“剥夺下定义权利”一款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0:40:19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抟扶摇TFY 2018/2/14 9:48:28  的原帖:定义就是一种解释;解释就是一种定义;人人可以说话,就跟人人都可以放屁一样,因此谁都可以对啥玩意儿下定义。我国法律没有“剥夺下定义权利”一款的随便说几句散文,你能扯到法律上去,吓唬人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0:51:27    回复 11 楼:
    12
    我是说,法律为准绳,为底线,不能越过。你不是说形散神不散吗?我说了可以不说的话,你却看出“凝神”,你对散文里的解就停留在拾人牙慧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0:52:26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抟扶摇TFY 2018/2/14 9:48:28  的原帖:定义就是一种解释;解释就是一种定义;人人可以说话,就跟人人都可以放屁一样,因此谁都可以对啥玩意儿下定义。我国法律没有“剥夺下定义权利”一款的是啊,西瓜冬瓜都是瓜,你真是顶呱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0:54:09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抟扶摇TFY 2018/2/14 10:51:27  的原帖:我是说,法律为准绳,为底线,不能越过。你不是说形散神不散吗?我说了可以不说的话,你却看出“凝神”,你对散文里的解就停留在拾人牙慧上岂止拾人牙慧,你干脆说鹦鹉学舌就行了,乱整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0:54:46    回复 13 楼:
    15
    咳,这话说得漂亮!我还说你是鸭子呢,呱呱叫,富婆要。
    2189 次点击,43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读周作人14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