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沙田仔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70年代时70岁的老人也会被组织去工地干体力活!
3464 次点击
16 个回复
沙田仔 于 2018/2/14 11:47:0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图画人生

“1973年,代王塬‘改土’会战 零口公社东王生产队70岁‘老愚公’在‘改土’工地。” “改土”是改良土质、改良土壤的意思。这个名叫“代王”的“塬”当年位于陕西省渭南专区的临潼县(现在是西安市临潼区),之所以会有以“代王”、“东王”开头的地名,可能是因为西安在古代曾长期是我国的京城——长安,可能是因为“代王”、“东王”的陵墓位于当地。


“1974年,韩峪公社狼娃沟生产队社员‘学大寨’移石造田。” 图中右侧的那块大岩石上,“挂”着(用一块小石头压着)一张标语:“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图中顶部的那块木牌上则写着“农业学大寨”。


“1973年
县农田建设指挥部组织西泉、XX公社群众参加改土大 会战。” 镜头的最远处,即照片的顶部有“农业学大寨”这5个字的大标语牌。

   以上三张图均来自于图书《临潼印记——临潼文史资料第十七辑》,从该书封面的底部的文字可知,该书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西安市临潼区委员会(即临潼区政协)下面的法制文史委员会编纂的。(见下图)



据该书的《序》说,这本摄影集中的老照片、历史照片都是曾任临潼县文化馆的馆长和《临潼报》的美编、记者的退休干部任永健以前工作时出于工作需要而拍摄的。(临潼以前是陕西省渭南“专区”下面的一个县,1983年成为西安市的一个区)  一位网名叫“频阳游子”的网友在自己的博客中贴出了该书的电子版,具体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65e6690102v27k.html


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小坡上有“大寨”和“批判”的字样。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2/14 13:04:17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2:03:39    跟帖回复:
       沙发
    你是论坛的希望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2:15:10    跟帖回复:
       第 3
        “老愚公”“铁姑娘”“儿童团”确有其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2:44:20    引用回复:
       第 4
    转至第3楼第 3 楼 五福娃 2018/2/14 12:15:10  的原帖:    “老愚公”“铁姑娘”“儿童团”确有其事。
    在“大跃进”运动时期的1958年,某地的“红领巾钢铁厂”吹氧车间的两位女性工人在冶炼钢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3:15:57    跟帖回复:
       第 5

    “1973年,穆寨公社小学生参加改土会战”  此图也来自于主贴里所说的那本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3:46:48    跟帖回复:
    6
    著名的“老三篇”中一篇文章的标题就叫《愚公移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5:33:57    跟帖回复: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5:54:20    跟帖回复: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7:18:35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沙田仔 2018/2/14 15:54:20  的原帖:@老侃02 @zh凡夫 @我是一片云49     你没有经过那个时代,只不过人云亦云而已
    回帖人:
    咸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22:21:54   
    10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沙田仔 2018/2/14 15:54:20  的原帖:@老侃02 @zh凡夫 @我是一片云49 转至第9楼第 9 楼 zh凡夫 2018/2/14 17:18:35  的原帖:    你没有经过那个时代,只不过人云亦云而已有图有真相。
    更何况很多亲历(后补编辑:目击)者当前还没死。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2/14 22:23:04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7 11:30:04    android
    11
    指南针说造谣的是全价的,说得太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0 11:38:12    跟帖回复:
    12

    “三年困难时期”往事:三姐弟省下口粮救父,停伙三天只吃一顿饭[转贴]

    此文最初刊载于杨早的微信公众号“早就说过”,直接复制我则是从“搜狐”网“社会”频道中的这个网页上复制来此文的:http://www.sohu.com/a/121155438_563948;杨早是文史学者,是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员”,主要的著作有《纸墨勾当》、《野史记-传说中的近代中国》、《民国了》等(他的生平简介参见百度百科的“杨早”词条);下面的是此文的节选版、精简版。
      早按:今天这篇记述饥饿年代的文字,来自家母。一个成都的底层市民家庭,在那个年代经历了什么。

        1959年下半年,我们家景还没有好转,全国又进入了说是天灾实则人祸的“三年特大自然灾害”时期。居民、学生、干部、工人每月的粮食定量本来就不够吃,又经中间环节各关口的盘剥克扣,到口的粮食就更少。
        市面上物资越来越短缺,副食品供应越来越紧张。政府发放各种票证、号票限制购买物品,连豆瓣、粉丝、豆粉、黄花、肥皂、火柴等都要用号票购买。蔬菜凭居民菜折子微量供应。猪肉每人半年都吃不上半斤。除少数高官、高知外全国人民都在挨饿。农民尤其悲惨,全家、甚至全村人饿死的不少。
        1960年夏天,我考上重点高中成都四中。8月31日,大姐专程从她的学校赶回家帮我收拾行李、书包,送我到四中报到。然后又到新生宿舍为我铺床整被,安放整理好洗漱用具,叮嘱了我许多注意事项后才离开四中。分别时大姐从包里拿出三两省粮票,说晚上学校不开伙,要我到街上买点吃的。大姐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很感动也倍感温暖。那时粮票非常金贵,有一两都不容易,何况三两。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把粮票夹在笔记本里,决定保存起来,不到万不得已不用。当晚就饿着肚子上床睡觉了。第二天新学期开始:新环境、新老师、新同学、新书本和新课程,一切对我都是异样的、新鲜的,我沉浸在兴奋之中。但突然得到的一个消息让我沮丧、难过——省政府突然宣布即日起省粮票全部作废。我饿着肚子节省下来的三两粮票一夜间成了废纸。
        后来我才知道,这次粮票作废是西南局李井泉等作恶:为填补四川谎报粮食丰产的空缺,为执行从四川调粮的命令和任务,不顾人民死活硬从老百姓口里挖出粮食。我三两粮票作废实在是小意思,好些家庭一下子损失了好几十斤口粮,全家因此缺粮、断顿,挣扎在饥饿的生死线上。农民更苦,本来就很少的口粮被搜刮干净,只能以草根、树皮,甚至观音土果腹。千万农民饿死在三年大饥荒中。
        1960年国庆节,我和大姐在实业街一餐馆排队一上午,小腿都站硬了才买到两碗“盖浇饭”。八毛钱一碗,也就是白饭上面浇了一点海带猪骨汤。也是60年下半年读高一时,因不能及时缴纳伙食费和交食油票,我被学校食堂停伙好几次。少则一天,最多一次三天。那时年纪小,不懂得求助老师或请求学校食堂暂欠,被停伙就硬挺着,饿着肚子上完课就到爸爸单位或他住院的医院拿伙食钱,到办事处和粮店办理粮油转换手续。那次停伙三天我只在邻居家吃过一餐饭,饿得头昏眼花,几乎走不动路。后来讲给爸爸听,爸爸心疼得直掉眼泪。
        那阵子爸爸被下放到飞机场放羊,因严重缺乏营养和过度劳累得了水肿病。看着全身开始浮肿的爸爸,我们姐弟三人满心焦急,商量如何救援爸爸。已经没有了妈妈,如果再失去爸爸,我们这个家不就散了,我们不就成了孤儿了吗?但这是全国性的饥荒和灾难。国家管不了,单位顾不上,亲友更是无能为力。唯有依靠“家庭救援”了。我们商量决定:
        一、大姐和我退掉学校星期天的伙食,用退伙的钱和粮票买成米让爸爸带去飞机场煮饭吃。
        二、姐弟仨都把每月一斤的糖果票分给爸爸半斤。
        三、我每周六回家时用我和大姐存下的零花钱给爸爸在东城根街药房买一斤“糠麸散”(细糠加一点点黄豆粉和白糖。7毛5分钱一斤。吃着满口钻,但总比没有吃的强)。
        四、我和大姐尽量省下学校的饭食,周末带回家全家吃。

        1960年下半年至1961上半年大半年里我从成都四中食堂节省下的粮票、带回的饭和大姐从她学校(成都工专)省回的粮食让爸爸的水肿病缓解,最后康复。我省饭的方法是:周一早餐留下小小的一团饭,中餐混在热饭里吃掉它,留下大一些的饭团,晚饭吃法一样,带回家更大的一个饭团。周二早上用开水泡着吃掉这个饭团,早餐全部省下中午吃,晚饭吃中午的饭再省下一小团和晚饭一并带回家。那时没有冰箱,就打来一桶井水,把饭盆浸放在冷水里防腐。周三、周四、周五如法炮制,到周六下午我就至少省下四餐的饭。大姐也总要设法带回些饭菜。周六爸爸回家来,我们把饭合着菜叶煮了,一家四口可吃两餐。当然,首先要让爸爸吃饱,然后是弟弟。周日大姐和我常到北门外李家巷田地边挖野菜充饥。吃得我们劳肠刮肚,胃里难受,尽吐酸水、苦水。
        高中三年我们几乎都在半饥饿中度过。为补充口粮不足,校园里的花园、花坛、苗圃都改种上牛皮菜,水泥池子里用尿液培养着现在想起都还恶心的小球藻,供食堂烧汤喝。南瓜叶、芭蕉头、红苕藤、豆渣等代食品常充当主食。体育课和日常锻炼基本停止,大操场、篮球场空空荡荡长满野草。
        我13-16岁,正是女孩子长身体的青春时期,我却面黄肌瘦,几乎停止了发育。好歹熬过了国家所谓的“三年特大自然灾害”,1963年以后情况才慢慢好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0 11:43:06    android
    13
    女子赛过穆桂英,
    爷爷赛过老黄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0 13:56:03    跟帖回复:
    14
    那年代吐“黄郎水”是常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0 23:39:22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沙田仔 2018/2/14 11:47:05  的原帖:
    “1973年,代王塬‘改土’会战 零口公社东王生产队70岁‘老愚公’在‘改土’工地。” “改土”是改良土质、改良土壤的意思。这个名叫“代王”的“塬”当年位于陕西省渭南专区的临潼县(现在是西安市临潼区),之所以会有以“代王”、“东王”开头的地名,可能是因为西安在古代曾长期是我国的京城——长安,可能是因为“代王”、“东王”的陵墓位于当地。


    “1974年,韩峪公社狼娃沟生产队社员‘学大寨’移石造田。” 图中右侧的那块大岩石上,“挂”着(用一块小石头压着)一张标语:“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图中顶部的那块木牌上则写着“农业学大寨”。


    “1973年
    县农田建设指挥部组织西泉、XX公社群众参加改土大 会战。” 镜头的最远处,即照片的顶部有“农业学大寨”这5个字的大标语牌。

       以上三张图均来自于图书《临潼印记——临潼文史资料第十七辑》,从该书封面的底部的文字可知,该书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西安市临潼区委员会(即临潼区政协)下面的法制文史委员会编纂的。(见下图)



    据该书的《序》说,这本摄影集中的老照片、历史照片都是曾任临潼县文化馆的馆长和《临潼报》的美编、记者的退休干部任永健以前工作时出于工作需要而拍摄的。(临潼以前是陕西省渭南“专区”下面的一个县,1983年成为西安市的一个区)  一位网名叫“频阳游子”的网友在自己的博客中贴出了该书的电子版,具体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65e6690102v27k.html


    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小坡上有“大寨”和“批判”的字样。

    今天之所以能吃饱饭的根本原因之一
    3464 次点击,16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70年代时70岁的老人也会被组织去工地干体力活!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