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若寒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换鞋垫
858 次点击
0 个回复
若寒 于 2018/2/14 15:28:0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坦人

    

    坦人腊月二十日从工地回到家,第二天就去集市上秤了一梱蒜苗子十来斤洋葱及半斤茶叶两条纸烟,年货大致上算是置办好了。

    村支书牛信之是坦人的邻居,对坦人的家庭生活历来关心照顾。

    特别是近些年县上大量下拨救济款物,支书就把坦人家列为特困户重点扶贫。

    其实坦人家的生活水平在村子里来说属于上中等,并非困难户。难怪有人说国家的救济让村社干部肥肉上贴了膘。

    为了报答牛支书的深情,坦人每年腊月从工地上到家,免不了老早准备好一两瓶好酒和一两条好烟,回到家就去拜望支书。

    腊月二十四到支书家,支书家里客人很多。打麻将的、喝酒的、喝茶聊天的,基本都是在外头当干部和经商办企业的乡亲。坦人都认识这些人。

    支书的老婆朱珠金鼓励坦人:“你也是咱们村子里多年在外干事情的人,到如今还没学会喝酒打麻将,在外头怎么个混法?……”

    坦人听后苦笑:“吸烟喝茶两样子都费钱得很!学会喝酒打麻将一点瘦光阴就日沓了。”

    惹得大家都笑。

    支书两口子很诚心地留坦人在家里玩耍,不会喝酒打麻将也可以陪陪乡亲热闹几天。

    坦人心想趁此机会和当官的有钱的乡亲很好地接触一下,增长见识、联络情感有何不可,再说年前的几天也没啥忙活,就在支书家玩了两三天。

    在支书家虽然时间不长但感触颇深,有些觉悟。便于腊月二十九请来关系最宻切的几位乡亲到自己家里玩。

    支书是第一位受邀的,还有由民请老师转为公办教师的老姜,在部队里提了干的老常,在乡政府当干部的老黄等。

    这些老邻居一请就到,原因是坦人一贯吝啬,从来没有在年头节下请邻居在家里坐一坐。他们是怀着惊奇与好奇之心去坦人家的。

    坦人真的是豁出去了,除了自养宰杀的猪羊,还从小镇的集市上选购来鸡、鱼、虾、牛肉及新鲜的黄花木耳等,让老婆给客人演习烹饪手法,同时布置好喝酒打麻将的摊场,真心实意让邻居和亲朋吃好喝好玩好。

    这一举动让成十个乡亲对坦人一下子亲近了,他们开玩笑说:“这才像话!”

    坦人伺候他们从腊月二十九中午开始吃肉喝酒聊天打麻将直到大年初一早上。初一早晨在鞭炮声和孩子们笑声的催促下,大家才离开坦人家。

    喝酒打麻将的过程中,坦人家主房的炕沿下新旧和大小不一的皮鞋一大堆。

    坦人给大家炖茶递烟时无意中看到其中一双皮鞋里的鞋垫子分外鲜艳夺目。

    这鞋垫底色水红,前掌部分用丝线绣着双喜探梅,后跟部分绣着老鼠吃葡萄,周边是富贵不断头的云子,整个图案分布匀称,刺绣精到,几乎就是一双上乘的艺术品。

    坦人将它取出来塞进自已的皮鞋里,大小正合适。就把靳大媳妇鸭蛋儿送给自已不太合脚的鞋垫塞进那双皮鞋。

    支书离开坦人家回到自己的家里倒头就睡,实际上他一个月没有睡过透夜觉。

    近几年支书在春节前的一两个月里受邀和亲朋邻居喝酒打麻将,春节期间的多半个月得接待乡上的领导和有关部门的头头和拜年来的各社社长及亲朋,整天头昏脑胀,神形疲惫。

    活动再频繁紧张,丈人家必须得去,时间就安排在初一至初三,一到正月初四就再脱不开身了。

    朱珠金见丈夫睡得像一堆烂泥,心里既疼又有些怨,给村民办事为大家操劳确实苦辛,就不去打扰。

    朱珠金挽起袖子,抹下手腕上的金镯子,从缸里捞出几条鱿鱼宰杀打剥。

    近几年春节去娘家,拿几条鱼几斤虾和一两只乌龟孝敬老人已成习惯。娘家弟弟说好中午来接,从婆家到娘家就那么十来里路,就是步行也只需一个多钟头。

    朱珠金坐个小凳正在洗衣盆里摆弄鱿鱼,目光不知怎的射进丈夫的皮鞋,感到鞋里的垫子份外刺目就掏出来看。

    不看则已,一看立刻妒火攻心――这不是靳大媳妇鸭蛋儿绣的么!鸭蛋儿常绣狮子滚绣球,图案和针角一眼就看得出。

    腊月头上朱珠金和鸭蛋儿、脬蛋子姐姐几个互相串门拉家常织毛衣绣鞋垫。

    朱珠金被娶进牛家时鸭蛋儿已结婚两年了,听说丈夫和鸭蛋儿有什么瓜葛蔓系。后来观察了一二年认为没啥情况,就不再疑神疑鬼。现在看来自已确确实实被丈夫给日弄了!

    联系上近几年的一些事情:鸭蛋儿家没有退耕一亩地,没有种一亩草,却年年领退耕还林、种草的粮和钱;只挖了两口水窖,却领了十口水窖的水泥和补贴……

    朱珠金越想越生气,就用打剥鱿鱼的刀背狠狠地把洗衣盆砸了一下。

    支书在睡梦中打麻将坐庄,自摸夹二饼就“炸”了,突然被惊醒,坐起身问:“啥响?”

    “你把我绣的鞋垫子哪里去了?”朱珠金盯着丈夫的眼问。

    支书说:“衬在皮鞋里。”

    朱珠金把鞋垫子扔到支书怀里:“这是你哪个妈绣的?……”

    支书睡意正浓被吵醒就生气,见老婆眼睛瞪得像牛卵子一样骂,一股无名火直冲天灵盖,便跳下炕拾起一只皮鞋劈头砸向老婆。

    朱珠金来不及躲闪,下意识甩起拿切刀的胳膊一挡,切刀的刃子不偏不斜正好撞在支书的脖颈上,一股鲜血直喷到朱珠金脸上。

    朱珠金吓得魂飞天外,呆若木鸡。

    支书紧捂伤口,喊:“赶紧叫人……”

    正在这时大门外响起刹车声。

    朱珠金跨出大门正好和娘家弟弟撞了个满怀。弟弟见姐姐满脸是血惊恐万状,问怎么了。朱珠金说不出话来,只一把将弟弟拽进院子直奔厨房。

    朱珠金的弟弟朱寿和,自从姐夫当上村支书,每年春节都亲自接姐夫姐姐到家招应。去年乡上有资助村民买农用机械的款,姐夫就给他弄了一辆衣用柴油车。今天他刚跳下车要进姐夫家的门,就被吓疯了的姐姐一把拽进屋子里。

    朱寿和把姐夫的伤口用毛巾缠了扶上车。

    朱珠金到隔壁的公公家向公公婆婆说丈夫不小心撞烂了脖子立刻去医院。让公公婆婆把门看好,去看社火排练的孩子回来,现成的肉菜热一下就可以吃。

    乡卫生院的医生检查后说割破了一根血管是个硬伤,只能止一下血,没有弥合血管的设备,必须去县上的医院。

    朱寿和便开足马力直奔县医院。

    县医院的外科医师索宏保医疗手段很高明,输氧止血,缝合血管一系列施治措施紧凑有序。并说没什么要紧,往几天院就彻底好了。

    坦人陪了两三天娱乐的乡亲,早晨客人走后他就扯觉。午饭时听孩子们说支书突然有病被妻弟送往医院,饭后便去支书家看个究竟。

    支书母亲说不知怎么把头弄得血淌,两口子和妻弟一同去了医院。

    坦人打电话,是朱珠金接的。说病人失血过多,正在治疗。眼下的困难是县城没有熟人给他们帮个小忙。

    坦人说自已明天就到县城,帮不上什么忙但可做个伴。

    坦人打工的地方就在县城,有一间住宿的房子。晚上让朱珠金休息,自己和朱寿和在病房里陪支书。转眼七八天过去,支书的伤也彻底痊愈。

    正月初九上午支书办妥出院手续,下午和老婆、妻弟去商厦选购衣物。

    坦人帮支书办完手续就去宿舍里洗成十天没离身的衣服。

    下午五点左右支书他们提着大包小包进入坦人的宿舍。

    坦人给他们递烟泡茶。

    朱珠金瞅见小凳上凉着的一双鞋垫子,心里“咯噔”一下――真真确确是她给丈夫亲手放进皮鞋的那一双,怎么凉在坦人宿舍的小凳上!

    支书见老婆盯着小凳上的鞋垫发呆,细一看鞋垫是自己的,也顿时莫名其妙。

    朱珠金问坦人:“坦家爸,这鞋垫子是谁的?”

    “哪还用问――我的。”

    “谁给你绣的?”

    “一个大姑娘。”

    “谁家的姑娘?”

    “告诉你你也不认识。”

    支书长叹一声说:“傻婆娘不要再问了,我猛明白了。初一早晨我晕晕乎乎往家里走,感到鞋不合适,可一看鞋没穿错。你骂我鞋垫子不是你做的,还差点儿一刀要了我的命,……”

    坦人听后大笑:“你俩是因为一双鞋垫子闹得人命赌当?去年五月间靳大来城上住院治病我给帮忙。腊月里我回到家鸭蛋儿就送给我一双鞋垫子。说他男人在县城人生地不熟的多亏我帮忙。年前咱们娱乐我看到一堆皮鞋里的垫子最这一双漂亮就抽出来衬到我的皮鞋里,倒很合适。然后把鸭蛋儿送给我的鞋垫就塞进那双皮鞋,并不知道那双皮鞋是谁的……”

    支书两口子和朱寿和听后互相瞅了好一阵子,什么话都没有说。

    晚上支书选中县城最豪华的酒店招待坦人,让坦人请上几位朋友凑夠一桌。

    坦人就请工地上的经理、副经理、会计、办公室主任陪一下支书。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换鞋垫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