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马庆云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同为低俗同曾拜赵本山门下,大鹏与天佑命运为何不同
7273 次点击
14 个回复
马庆云 于 2018/2/14 18:07: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影视评论
    同为低俗同曾拜赵本山门下,大鹏与天佑命运为何不同

    文/马庆云

    这两天,李天佑被全网封杀,不少读者催我聊聊这件事情。我认为,2017年是直播真正成长的一年,在2018年年初规范直播市场,也是必然。中国互联网经济的特点便是,起步阶段,是泥沙俱下的,而一旦趋于稳定,就必须面对治水,不能好的坏的一起来了。

    像李天佑的例子,则是非常负面的。他当然可以作为直播界的红人,去激励那些试图踏入直播行当的年轻人们。尤其是那种年入上亿的豪情壮志,是直播产业人才涌现的经济动力。不过,李天佑因为网络低俗等问题被封杀,也给刚刚进入直播行当的年轻人们一剂强心针——直播行业,再也不是走低俗路线就可以红火的了。

    纵观2016到2017两年的直播行业成长,火爆起来的内容中,有两大低俗元素。第一类,便是女主播们带来的身体上的大尺度。第二类,则是天佑等人信奉的,精神价值观上的小痞子化,与信仰上的金钱化。

    这两大内容当然满足人类最本初的欲望,但这种满足并不会将社会带到一个好的境地当中去。大金链子小金表,搂着水蛇腰妹子吃烧烤,这些物质与肉体欲望,确实缺少更高尚的人生追求。如果整个时代都去追求这些,那时代必然要出现严重的问题了。因此,直播在经历野蛮疯长之后,李天佑等人被正式修剪了。

    直播乱象,与几年前的网络剧乱象有诸多类似。网络剧刚刚兴起的两年,真正播的火的,也是两类剧情。一类就是盯着女性身体的。一类则是满足影迷脏话欲望的小地痞题材,其中,《二龙湖浩哥》成为典型代表。但这些内容,随着网络剧的稳步发展,而最终被清理掉了。

    李天佑和大鹏,同为曾经在赵本山门下的艺人,他们两人,可谓是分别代表了直播和网络剧的两个时代。而且,他们两人实际上都在起步阶段满足人类最不堪的审美欲望。但是,为何他俩最终的境遇却不同呢?

    不妨来看看大鹏。

    他真正成名的作品,是网络爆笑短剧《屌丝男士》。这是一个充斥着荤口段子的短视频剧集故事,里边更是曾经出现过不少的日本某方面的女性人员。即使柳岩姐姐,在大鹏的这些戏份中,也是以过度性感的方式出现的。这些剧集,按着目前的网络审核尺度来看,已经不能通过。

    等于说,大鹏登上的,是网络剧的第一班车。这班车,还是泥沙俱下的。但在第二班车的时候,大鹏就迅速选择了下车,他将自己的班次,从网络低俗的短视频内容升级为了院线电影的高级内容。等于说,这些低俗的屌丝男士,只是他圈粉儿的一个途径,真正的影视商品还在后边等着他呢。

    大鹏此后迅速脱离低俗境地,在第一部电影《煎饼侠》中,只保留了自己的搞笑天赋,不仅可以创作故事剧本,而且可以导演电影,还能自己主演。他展现了一个脱离低俗后多才多艺的创作者形象。圈粉儿结束后,低俗的东西扔掉了,“高雅”的东西拿起来了。

    ——对于大鹏而言,他的高雅,就是谈普通青年逆袭式的梦想。有梦想,在这个时代,是不低俗的,甚至于是非常高贵的了。《煎饼侠》谈的是青年的电影梦,《缝纫机乐队》谈的是青年的摇滚梦。无论是电影,还是音乐,都成了很高级的东西,大鹏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喜剧天才,而非低俗剧演员。

    李天佑显然没有大鹏动作快。他在网络直播的产业升级中没有跟上时代,相反,成为时代最反面的案例典型。在互联网直播之外,李天佑也参演了不少的网络大电影,据说某部本打算12日上线但被无限推迟的戏,光投资就几百万。但这些影视剧的内容,并没有让李天佑脱离低俗,相反,他一直在满足于自己的直播风格,将低俗进行到底,终于触碰到了足以电死他的那根境界线。

    其实,中国互联网这十多年,新鲜事物层出不穷,不少新生事物都是泥沙俱下的,很多个人与团队也在泥沙俱下中淘到第一桶金。但这些互联网产品最终都会走向正规,泥沙会被清理掉,只有真正的清澈河水才能继续流淌。

    很多时候,低俗的东西确实满足人们某些错误的低级欲望,因此可以实现快速的圈粉儿。但这种圈粉儿的行为,不会持续太久,不做更高尚升级的,必然成为天佑。反之,则才可能是大鹏。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8:23:34    跟帖回复:
       沙发
    贡献一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8:47:59    跟帖回复:
       第 3
        赵本山在未发迹之前是不是与当地的黑恶势力有来往?不过在那种环境也难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8:55:24    跟帖回复:
       第 4
    “在这个生活中,我们必须死亡多次,然后重生。 危机虽然可怕,却为我们取消了一个时代,开创了另一个时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20:17:17    跟帖回复:
       第 5
    get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22:28:18    跟帖回复: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22:34:35    跟帖回复:
    7
        低俗? 那麼樓主說說,什麼叫高俗。。 那些是高俗的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22:43:53    跟帖回复:
    8
       李天佑(1914年1月8日—1970年9月27日),广西临桂人。
    1928年入桂军当兵。1929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中央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1934年荣获三等红星奖章。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23:57:56    跟帖回复:
    9
    楼主喜欢赵本山啥?塔的作品哪一个搞笑?楼主是喜欢塔的立场还是塔的立场呢?呵呵。就楼主的水平能喜欢赵本山我也是醉了。你自己相信你自己吗?what a shame!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5 8:33:58    跟帖回复:
    10
    低俗是犯罪吗?
    百姓纳税养着有关部门。而有关部门不去管犯罪,却无时无刻的操心百姓素质。
    问题是:百姓素质高了,可以给选票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5 8:50:40    跟帖回复:
    11
    马庆云离开低俗没法生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5 9:00:12    跟帖回复:
    12
        回帖人:

        extract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8:47:59    跟帖回复:

        第 3 楼2017广州男科医院排名

        赵本山在未发迹之前是不是与当地的黑恶势力有来往?不过在那种环境也难怪

        ——————————————————————————
    赵本山是发迹后才和黑恶势力有来往。李文科、林强、吴野松、姜周、王立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5 10:03:29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生命之树 2018/2/15 8:33:58  的原帖:低俗是犯罪吗?
    百姓纳税养着有关部门。而有关部门不去管犯罪,却无时无刻的操心百姓素质。
    问题是:百姓素质高了,可以给选票吗?
    有关部门是真低俗(强奸幼女竟“招嫖幼女”)、真流氓、真邪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5 16:55:22    跟帖回复:
    14
    什么都要管控!可怕!有钱的养小妾,没钱连成人电影都不许看了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5 17:42:41    跟帖回复:
    15
        难忘今宵,后会无期。




        1984年1月,香港九龙电子表厂工人张明敏匆忙赴京。

        接机的人死活找不到他。大陆这边以为他年过四旬,可他那年只有26岁。

        他紧张地把自己关在酒店两天,不敢出门。门外的北京是完全陌生的世界。

        入夜,他问前台小姑娘有没有可口可乐。

        四个字小姑娘都会写,但连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意思。

        几周后,他穿上洋装走上春晚舞台,唱了那首《我的中国心》。

        电视机前的胡耀邦感动得通宵未眠,带领全家人连夜学歌,天一亮就让秘书询问录播带。

        那晚张明敏一口气唱了4首歌,有3首都是观众点的。

        那个年代的春晚观众点什么,演员就唱什么。整个会场最核心区域是点播台。

        那里也是最危险区域,因为担心电话太多线路过热,黄一鹤安排工作人员准备灭火器,严阵以待。

        黄一鹤是春晚奠基人,整个八十年代一口气执导了五届春晚,统治着那些年除夕夜的笑声与掌声。

        彼时的春晚。尚未上升到家国天下的高度,不过是忙碌了一年,大家轻轻松松玩一个晚上。

        一台春晚,李谷一能返场九次,姜昆即当主持还能穿插说三段相声。

        那个年代,笑点都低,但笑声真诚,所有的欢喜都如火焰般炙热。

        1987年春晚,费翔登台,唱了两首情绪完全不同的歌。《故乡的云》悠远伤怀,《冬天里的一把火》放肆狂热。

        一个高大、英俊、有着蓝色瞳孔的美男子,足以颠覆一个时代的灰暗审美。

        那一年,他出品专辑《跨越四海的歌》,里面的歌都没名气,但全国音像店却排起长龙,好长时间内,店前只有两块牌子:“费翔有货”、“费翔无货”。

        执导完1990年春晚后,黄一鹤谢幕,春晚导演换成了郎昆和大胡子赵安。

        在黄一鹤最后一届春晚中,辽宁开原农民赵本山略带紧张地登台。

        其实前一年,他就收到了春晚邀约,并去哈尔滨分会场录好了节目带。

        除夕夜,他通知了开原所有亲朋,但直到片尾字幕播出,也没见到他的节目。有朋友笑他是大忽悠,一不小心就触碰了未来。

        那个年代,赵本山还只是赵老蔫,还不是大忽悠。

        真正的大忽悠在台下,名叫张宝胜。

        这位号称能“耳朵识字”和“空瓶取药”的江湖奇人,相关传说覆盖整个八十年代,进入九十年代仍余威不减。

        从1990年到1998年,张宝胜受邀在台下连坐八年,据说这样大师才能“给面子,不发功弄碎晚会的灯泡”。

        那个蠢萌的时代终究一去不返。

        1998年泰坦尼克和互联网一起走红中国,信息化浪潮汹涌。一年后的春晚上,赵丽蓉用拼音唱了那首《我心依旧》。

        下台后,巩汉林躲进洗手间哭了。六天前,他们得知了老太太已是肺癌晚期。

        1999年,是一条伤感的分割线,上个世纪所有的悲欢,都要在这里有个了断。

        那年春天,陈佩斯和朱时茂状告央视下属公司侵权。最终,法院判决央视登报道歉,并赔偿二人经济损失333293元。

        赔偿金拿到手遥遥无期,比这更漫长的,是封杀的时限。

        那年五一,陈佩斯开着破旧的桑塔纳,被媳妇骗到北京延庆。媳妇告诉他:开荒种树,从头再来。

        山岭上泥土湿润,风轻且自在。

        喜剧之王拱手作揖,四野再无喧闹的掌声。

        1998年,赵本山、高秀敏、范伟的组合完成首秀,演了小品《拜年》。

        棉裤臃肿的赵本山,对着乡长三胖子矜持地说:正是陛下。

        铁三角背后的男人叫何庆魁。老何眉目严肃,可脑海中却装着全东北的段子。

        铁三角仅试运行了一年就暂时停摆。

        1999年,赵本山拿到个本子《昨天今天明天》,他邀请宋丹丹搭档。黄宏很不高兴,叮嘱宋丹丹,“那本子听说很烂”。

        没有人能拦住白云黑土。在实话实说的温情鼓点中,两位东北老人向二十世纪挥手作别。

        结尾时略藏私心:我十分想见赵忠祥;倪萍就是我梦中情人,爱咋咋地!

        2004年,倪萍再也当不了黑土的梦中情人了。

        45岁的她胖到连礼服都穿不下,同台主持的周涛、董卿、曹颖风华正茂,倪萍感到自己已经可有可无。她提前看到了未来,“可以自己走,绝不让人扶。”

        10年后,她再次回到央视,主持了一档名为《等着我》的节目。尽管已经衰老发福,一双大眼睛也不复当年清亮,但节目全国收视率仅次于《奔跑吧兄弟》。

        据说节目主要收视群体,集中于“二三线城市和农村”的“一边看电视一边抹眼泪的大&们”。那是倪萍的绝对领域。

        2004年,同倪萍一起离开的,还有白云十分想见的赵忠祥。

        赵忠祥温和的声音,贯穿了15届春晚,从未出错。然而2004年,在春晚舞台之外,外出觅食的北极熊掉入冰窟。

        那年卓伟还小,不然天知道都能爆出什么。

        2007年,当了3年副县长后,牛群从蒙城县灰头土脸地归来了。他追在冯巩后面,一路请客买单,但终究旧梦难圆。

        众人之中,唯赵本山还念九十年代旧情,伸手拉了一把,将牛群拉成了牛策划,策划公鸡中的战斗机,欧耶。

        小品火了,但牛群仍在失落的暗影内。

        赵本山自己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两年前,高秀敏意外离世,范伟远走高飞,何庆魁伤心过度,透支了一生的才情和悲伤。

        连宋丹丹也拒绝再上春晚后,东北王真的成了寡人。

        2009年,赵本山在上海脑溢血住院,死里逃生后,他突然明白,相识满天下,到头来靠得住的还是自家人。

        他开始运作自己的徒弟上春晚,后来发展成帝王选秀般“本山带谁上春晚”。

        师傅垂青谁,就是改谁的命。

        只可惜,带上台这些徒弟,脑袋一个比一个大,脖子一个比一个粗,但却如木偶般,无命可改。

        新世纪第二个十年,春晚的魔力似乎在渐渐消散。

        2011年,一个名叫任月丽的女孩成为最后一批魔力受益者,她更广为人知的名字叫西单女孩。

        春晚没有给西单女孩插上《天使的翅膀》,她和别人成立了家牙膏公司,她主要工作是在各种商演中宣传自家牙膏。

        和任月丽一起登上那年春晚的,还有王旭和刘刚。不过人们记住的只有旭日阳刚,哪怕两人早已不再合唱。

        曾经光着膀子高唱《春天里》的打工两兄弟,年轻的刘刚已泯然众人,有限的新闻说他膨胀了,开豪车,小区鸣笛,暴打老太。

        年长的王旭,则忙于赶场各家公司年会。依旧还是那首《春天里》。

        2011年,赵本山带着徒弟们表演小品《同桌的你》。节目中有个梗:以下省略多少多少字。

        小品王始料未及的是,他和他的徒弟们,将被省略多少多少年。

        赵本山离开时,最欣喜的应该是黄宏,陪榜二十年的他,终于看到了拿个一等奖的可能。

        赵本山离开后的第一年,黄宏演出小品《荆轲刺秦》。

        这是个注定失败的故事。

        那一年,连续举办了20年的“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评选正式取消,黄宏却登上了不少“最不想看到的春晚面孔”榜单。

        2013年,黄宏从春晚下岗,专职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身体力行自己的台词:我不下岗谁下岗?

        没有了陈小二,没有了赵老蔫,没有了牛群冯巩,没有了倪萍赵忠祥,时间洪流太急,我们被冲得太远,回望已一片模糊。

        去年,姜昆和戴志诚说了一段相声,名叫《新虎口遐想》。

        假装掉到老虎洞里的他,再也没有得到热心群众的帮助,他们都在忙着拍照,发微博,发朋友圈。

        相声不好笑。姜昆们费力地想赶上这个时代,却不知道人们只是想念记忆中的他们。

        两个多月前,一个深夜,赵本山悄悄发了一条微博:大家有想念我的小品么?

        第二天上午,微博删掉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同为低俗同曾拜赵本山门下,大鹏与天佑命运为何不同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