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月笼南窗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渐行渐远的年味
1594 次点击
1 个回复
月笼南窗 于 2018/2/14 20:02:3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又到年关,却没有过年的喜悦和喜庆之感,不知道是自己老了,还是年味变淡了?和二十年前相比,过年的味道越来越淡。

    记得小时候,从暑假就开始盼过年。那时候过年有很多祈盼,有新衣服穿,有零食吃,正月里还可以到亲戚家串门。和平常的贫乏生活相比,过年太丰富了。

    过年的准备工作从入冬就开始了。到了农历十一月,基本没什么农活,爸爸就开始上山找柴禾,找那种枯死的树兜,回家准备用来熬糖。妈妈天天在家纳鞋底,准备过年的新鞋子。

    到了腊月,就进入过年的筹备状态,在腊月上旬,照例是办喜事的日子,腊月初八是结婚首选之日,还有初六,初四。嫁女儿,娶媳妇都在这阶段。

    进入腊月中旬,就要开始准备过年了,我们家过年有三件大事:杀年猪、做豆腐、熬糖。

    杀年猪是全家上阵的大事,天没亮就要烧上一大锅热水,屠夫来了之后就开始杀猪,我们都是在猪凄厉的叫声中醒来的。

    杀完猪要忙两天,当天要将灌好的香肠在锅里用热水焯一下,再挂起来晾干。我们家的香肠是用猪大肠灌的,有手胳膊粗。妈妈要负责将猪油炼出来,还要煮猪血旺;爷爷负责腌腊肉,爸爸负责将猪肋条送给左邻右舍没养猪的人家。我和妹妹将在开水中焯过的猪大肠、小肠和猪肚拿到河里清洗,如果是大晴天也罢了,赶上雨雪天气,手都冻麻木了,一手油还不能揣口袋里。

    第二天,家里还要请人来“喝杀猪汤”,请的都是邻居,本家族的人,满满一桌菜,猪肉为主,炖的,煮的,炒的都有,还要配上蔬菜和鱼之类。爸爸和爷爷也会去人家“喝杀猪汤”,弟弟长大后,这样的饭局要办两次,一次是邻居和家族,属于“中老年版”,一次是弟弟的哥们,属于“青春版”。

    第二件大事是做豆腐,九十年代之前,我们这里还没有私人加工,都是自己加工,用石磨磨豆腐,豆腐一做就是六七座,每座需要八斤豆子,基本上是家里几口人就做几座,外加一座做腐乳。磨豆腐要一天的时间,我和妹妹也推过,推得晕头转向。

    做豆腐要很早起来,到中午完成,下午用菜籽油将豆腐泡成金黄色,放在瓮里,用盐腌上,这样能保持到来年农历二月。

    腐乳更麻烦,要将豆腐分成边长三厘米的正方体,放在纸箱里或者稻箩筐里,下面垫上稻草,让它发酵,半个月后长出青霉,再拌上辣椒粉、盐,放进罐子里,浇上酒密封几天才能吃。

    第三件事是熬糖,这是我们当地的特产,用糯米、大麦芽为原料,最后做成手指粗细,手指长短的灌馅糖,里面的馅是芝麻粉伴着桂花露。熬糖有专门的师傅来制作,这种人叫“糖师傅”,熬糖从早上四点开始煮饭,到晚上八点糖出来,对于我们来说,真是个漫长而痛苦的等待。

    除了灌馅糖,还有用灌馅糖糖汁伴着花生米做成的花生糖,和芝麻拌成的芝麻糖,和发米做成的发米糖。这种糖,都是将凝固的糖汁用文火化开,加上配料,然后在竹匾里将它们压成三厘米厚的正方形,再分成条状,切成边长三厘米的正方形薄片。做这些糖一般在腊月下旬。

    到了腊月二十左右,就开始进入清洁模式。首先是掸灰尘,我们家的房子是平房,但房间都有楼板,用来挡住灰尘和隔热的。掸灰尘要上楼,用竹桠子扎成的刷子将屋顶垂下的蜘蛛网和灰尘掸掉,再将灰尘清扫。还要掸去堂屋屋顶的灰尘,厨房屋顶的灰尘。厨房最麻烦,还要将碗柜,案板搬出来,掸好后,用洗衣粉清洁碗柜,再将碗柜晒干,还要擦洗案板。灶面要擦洗,木质锅盖也要擦得雪白再晒干。

    没有84消毒液的时候,要用炉灰将菜盘,饭碗擦洗干净,没有清洁球,就用稻草包着细沙,把筷子擦得雪白的晒干,这样的筷子手感非常光滑。窗户玻璃要擦,这些清洁工作需要两三天才能完成。

    到腊月二十四五,又要开始洗被子,蚊帐了,最怕没有太阳,那时候没脱水机,被子还没有备用的,一定得当天晒干才行。我们河边有块石头滩,我们在河里洗完,就将被子铺在石滩上,下午再去收回来。河滩上晒着几十床被套、床单,还有河边人家的棉絮,蔚为壮观。

    到了腊月二十七八,都是洗衣服了,过年之前,要将家里所有穿过的衣服都洗干净收起来,还有鞋子。以及过年之前洗澡换下的衣服。

    这几天,家里还要忙着做饼子,是糯米粉掺着粳米粉做成的,分为装馅饼和无馅饼两种,装馅饼糯米成分少一些,无馅饼糯米成分多一些。装馅饼用的馅分为甜的和咸的两种,甜的是芝麻粉拌糖,咸的是咸菜、胡萝卜的。

    过年还要做甜酒,将糯米饭蒸熟,加上酒麯拌匀,放上几天,米饭里就有酒味,用这种发酵过的糯米饭和无馅饼在一起煮着吃,也是一道美味。

    那时候家里有很多花生、南瓜子、葵花籽,在除夕之前都要炒熟,放在瓦罐里,家里放零食的瓦罐有一大排,除了瓜子花生,还有发米糖,花生糖。

    除夕那天,在河里洗的,大多是鱼和鸡了,为年夜饭准备的。女的准备年夜饭,男人准备贴对联。以前大年三十还要将烤火的房间用报纸将四壁和顶棚糊上,墙上贴上年画,整个房间焕然一新,充满喜气。下午三点开始就要祭祖,祭祖后就要吃年夜饭了。

    大年初一那一天,都是村里人互相拜年。招待客人的是花生瓜子,各种自制的糖,还有买来的糕点,甚至还有我们当地的腌生姜。

    初二是女婿一家前来给丈母娘拜年,初三,初四就要去亲戚家拜年。那时候交通不便,不知道家里谁会来,但一定会有人来的,有时候是多年没来的亲戚,那种惊喜无与伦比。来的亲戚都会住下,有时还会住上几天;有的还带着孩子,为亲戚准备床,准备洗脸水,洗脚水,一点不觉得累,而是充满喜悦,连熊孩子尿了床都不会生气。常常这个亲戚没走,又来亲戚了,晚上睡不下,家里人就去邻居家借宿。我们自己也会去亲戚家小住的。每天吃饭都是满满一桌子,这样的排场,中午都是用甜酒煮饼子,或者将装馅饼在炭火上烤热。不杀猪还真应付不了。就这样一直持续到正月中旬。

    在八十年代,正月里去乡里看电影也是春节项目之一,来去二十多里,我们竟然是步行,吃了早饭赶去,看下午场,看完又步行回家。有时连续好几天都在跑,那时的电影票才0.15元到0.3元一张。

    那几年,还有许多戏班子下乡唱戏,我妈她们还到处赶场子看戏。亲戚家有戏班子来,还会来接我妈去看戏,一去就是好几天。

    有电视的时候,看春晚也是甜蜜的等待,除夕之前总要告诫自己“早点睡,明晚要看春晚。”在黑白电视时代,我家电视经常坏,最可气的是有年除夕竟然坏了,那年的春晚都没认真看完,就是陈佩斯和朱时茂表演《主角和配角》那次。

    家里没有电视之前,好像电视更好看,春节期间,我们去金华伯伯家看电视,早早就跑去占座位,像看电影似的。

    年味变淡从九十年代开始,最早是不用磨豆腐,村里有人用电磨加工,豆腐也越做越少了。然后是熬糖,许多糖师傅自己在家加工灌馅糖,花生糖出售,大约在九十年代中旬,自己熬糖就越来越少了。生活富裕了,花生瓜子也不再是唯一的零食,自己不种,都买着吃;有了年糕机,就不做饼子了。电视的出现,使电影基本不再下乡,戏班子也不下乡了。

    杀年猪在我们这里是2006年后逐步消失的,退耕还林不用种田,养猪就显得困难。

    掸灰尘的活也渐渐绝迹,我们的房子变了,屋顶上是琉璃瓦,灰尘变少了,很多人家房子装修,吊顶后没什么灰尘。人少了,不用大锅大灶,擦洗锅盖和灶面变成擦洗液化气灶和抽烟机,碗柜也变成壁柜,擦洗方便多了。擦碗变成用84消毒液浸泡,擦筷子变成用清洁球了。

    有了手机之后,拜年不神秘了,人家事先打电话来,等待有目标了。更可气的是,私家车多了,亲戚拜年吃顿饭就走,不用常住。那种拜年的氛围没了。

    生活条件变好了,但年味却越来越淡,现在连春晚都懒得看了。原来是累,但很快乐;现在清闲了,快乐也少了。

    2018,2,14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20:18:44    跟帖回复:
       沙发
    有前排不占或者不灌水是会后悔的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渐行渐远的年味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