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管理办法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俄罗斯民调:三分之一民众认为俄军队世界最强
96508 次点击
637 个回复
管理办法 于 2018/2/22 11:25:5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俄罗斯民调:三分之一民众认为俄罗斯军队世界最强



人民网莫斯科2月21日电(记者 华迪) 俄新网今日援引全俄民意调查研究中心数据报道称,俄罗斯民众对本国军队战斗力的评价达到30年来最高。

全俄民意调查研究中心数据显示,近30年内俄罗斯对自身军队战斗力的信心始终呈上升趋势。1990年,相关战斗力指数为负23个点,今年这一指数达到史上最高——73个点。

此外,近三分之一的俄罗斯人认为本国军队是世界最强的,52%的人认为是世界最强的军队之一。现役军人中认为本国军队是世界最强的占31%,认为是世界最强的军队之一的占56%。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1:32:41    跟帖回复:
       沙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1:37:17    跟帖回复:
       第 3
    这消息太好了。纳粹德国和军国日本当年的民众也是这样认为的,俄罗斯军队载跟头的时候到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1:39:13   
       第 4
       哈哈哈哈   朝鲜  伊朗都比俄罗斯强大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2/22 11:40:45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1:42:42    跟帖回复:
       第 5
    怎么越来越象咱的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1:43:38    引用回复: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1:43:39    跟帖回复:
    7
    中国人民首先就不同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1:47:16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紫狼星主 2018/2/22 11:37:17  的原帖:这消息太好了。纳粹德国和军国日本当年的民众也是这样认为的,俄罗斯军队载跟头的时候到了转至第6楼第 6 楼 王克牛 2018/2/22 11:43:38  的原帖:台湾海峡也是俄国南下印度洋、太平洋的通道

    猜猜是你拿下台湾快,还是俄军抵达北京城快。 呵呵。
    立此为证,中国如果一出乱子趁火打劫最狠的一定是俄罗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1:51:26    跟帖回复:
    9
    我军经常把俄国美国日本等等吓尿,这些国家的专家看到我国军队,还经常不得不说实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1:56:59    跟帖回复:
    1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1:59:45    跟帖回复:
    11
    集权制度的拥护者比较常见的一个论点是:权力集中可以提高效率, 集中力量办大事,没有那么多叽叽喳喳的辩论和不同团体之间的牵制。这个观点不无道理,最直观的例子莫过于中国大跃进期间的“大炼钢铁”,短短几个月,上亿人给动员起来轰轰烈烈地炼钢。那个“效率”,令人瞠目结舌。

    然而,长远来看,集权制度真的促进效率吗? “高效”的炼钢运动生产出无数废铜烂铁导致资源的低效利用。 “高效”的人民公社化运动带来的是20年低效的农业生产。如果我们把非理性决策所带来的人力财力和资源浪费、机会成本、民众和政府之间的信任损失计算进来,集权制度还真的是最有效率的制度吗?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当权者都是非理性的,也并不是所有的民众都是理性的,但是,民主的意义恰恰在于:通过不同团体间的观念碰撞,使理性有更多的机会发出声音。

    ......

    不民主、不理性的 高效 决策,不过是通过把问题置后或者外部化来掩盖其社会成本而已,而社会成本在那里, “迟早都是要还的” 。


    节选自:刘瑜《民主的细节》——越民主,越低效?
    http://reading.caixin.com/100134/100243.html





    民主和民粹,具有高度重合性。它们都以“民意的合法性”为其话语核心,并以此反对缺乏民意基础的专制政治。问题在于,尽管高度重合,“民主”与“民粹”是否存在相异性?如果存在,如何界定?

    这个问题之所以难以回答,是因为人们对民主的理解不尽相同。简单来说,就民主的理论传统而言,存在着两种对民主的理解,一种是多元式民主,亦可被称为自由式民主;而另一种是一元式民主,亦可被称为不自由的民主。(记者Fareed Zakaria发明了“Illiberal democracy”一词,用以描述那些允许一定程度竞争性选举却大力限制政治自由的国家。)如果一个人对民主的理解是后者,那么,本质上“民主”必然走向“民粹”;而如果一个人对民主的理解是前者,或许我们能从中找到区分民主与民粹的钥匙。

    “多元式民主”相对“一元式民主”,这个分野从何说起?简言之,分野在于对“民意”的认识是多元的还是一元的——是存在着“一个”至高无上的整体性“人民意志”或“人民利益”,还是存在着“许多”不同的、甚至相互对立的“民意”?选举,作为一种民主技术,是用以发现“那个”人民意志并为其道德合法性进行论证,还仅仅是一种决策的效率装置、“多数民意”无论技术上或道德上都不应取代“多元民意”?

    本文不是一篇思想史论文,对此很难展开论述,只能简述。“多元式民主”秉承汉密尔顿—熊彼特—哈耶克的传统,认为“民意”是多元的,因而不同意见(尤其是少数意见)都应有表达渠道。他们恐惧“多数暴政”,认为应以自由制度安排(财产权、市场自由、言论自由、少数权利等)约束稀释多数偏好——事实上根据Riker这样的社会选择理论家,是否存在一个整体性并能通过选举发现的“多数意志”都大可质疑,遑论以其为决策的依据。

    而“一元式民主”则以卢梭—新左派为主线,倾向于将民意本身视为至高无上的合法性源泉,解除对这一意志的束缚。尽管卢梭的概念是“公意”而非“众意”,但是假定民意是一个单数形式(general will,而非general wills)并进而假定这个意志客观存在,本身就蕴含了极权政治的种子。

    体现在制度安排上,多元式民主注重权力制衡与分散——多数与少数、精英与大众、中央与地方、有产者与无产者之间相互制衡并共享权力。这种理念下,其民主制度设计必然为“多数意志”(如果存在这样一个意志的话)设定了“半径”——半径之外,通过选举发现的“多数意志”不能随意占领。权力分立、间接选举、非民选权力机构的存留、联邦制、游说组织、智库、市场的政治力量、财产保护等制度安排,便成为抵消“多数统治”的一些缓冲机制。

    相对而言,一元式民主倾向于一种可被称为“选举霸权”式的制度安排,选举产生行政部门,行政部门“收编”立法和司法部门,被“拧成一股绳”的权力又进一步吸纳公民社会、媒体、企业与市场,最终“多数民意”通过选举的胜利得以统领整个社会。

    很大程度上,当代查韦斯的委内瑞拉、普京的俄罗斯或者埃尔多安的土耳其,都是这种“一元式民主”的代表。与威权统治不同,这些国家存在着具有一定竞争性的选举,但是又与自由式民主不同,其当选政治家往往大幅剪除整个社会的多元性,试图将所有权力机构乃至公民社会“统一”到一种意志之下,而其胜选的事实亦使其“赢者通吃”的制度安排具有相当的道义合法性。

    对两种民主做出区分之后,民主和民粹之间的区分就相对清晰。简言之,如果一个人对民主的理解是“一元式”的,是“选举界定民意,民意统领一切”,那么民主和民粹就不存在清晰的界限。只有当一个人对民主的理解是自由式的、多元式的,我们才能找到民主政治和民粹政治之间的界限——这个界限就是民主的多元性程度。也就是说,当我们讨论民主和民粹的区分时,事实上我们是在讨论自由式民主与民粹主义的界限。

    一个自由、多元的社会天然导向社会分层。因此,区分(自由式)民主政治和民粹政治,一个标志是对精英主义的容纳程度。自由式民主容纳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依赖精英主义,而民粹主义反对精英主义。在此,精英主义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理解:经济的、政治的以及智识的。

    第一,经济上而言,(自由式)民主容纳相当程度的经济不平等,并认为财产所有权的安全是政治权利的基本保障;而在民粹政治中,经济自由常常屈从于其他政治价值——对于左翼民粹主义,“其他”价值往往与“平等”相联系,而对右翼民粹主义,“其他”价值则与“身份认同”相联系。

    第二,政治上而言,民主政治也比民粹政治更能包容政治精英主义。尽管自由式民主作为民主,必然要求政治权利的平等,但它并不保障、亦不追求政治影响力的平等。如果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乐于并善于运用组织、资源、话语权或话语能力去获得政治影响力(在最直观的情况下,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乐于投票),从而造成影响力的不均,那么这个局面并没有道德上的不义性,正如一场赛跑需要保障所有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但并不保障每个人的速度一样快。

    第三,智识上而言,自由式民主更强调通过理性论证来获得观念合法性,而不是仅仅以人数(“多数”)或者身份(“白人”“穷人”“We are 99%”)来自动获得合法性。比如,诸多调查显示,在一系列科学问题上(比如全球变暖、核能源、转基因),大众和科学家的观点常常存在落差。此外,在一系列经济问题上,经济学家和大众的态度也常常不同,这种情况下,一定程度的“精英主义”将容纳甚至要求放大“专家”的声音。当Gilens以“中上阶层对政治的影响力超过中下层”来批评美国民主时,很大程度上他是在以民粹式民主的尺度作出批评。

    当然自由式民主仍然是民主,因此与威权主义不同,它反对封闭式的精英主义,而要求一种开放式的精英主义——政治家需要通过选举上台、企业家需要通过创新来获得市场、专家需要通过理性论证来获得影响力。换言之,精英或许拥有更大的影响力,但是没有人有资格垄断精英位置。本质上,自由式民主依赖精英主义和平民主义之间的平衡,而民粹政治信奉平民主义对精英主义的压倒性胜利。

    一个反讽的局面是,虽然民粹主义敌视精英主义,但它却往往比自由式民主更容易走向“强人政治”甚至“独裁政治”。可以说,民粹民主有滑向民粹专制的天然倾向。

    这一点并不难理解。

    首先,民粹主义往往需要一种“人格化的力量”去唤起和表达。由于对“精英建制”(elite establishment)的敌视,民粹主义往往需要一个“孤胆英雄”式的人物去树立一个“反叛”的旗帜。无论是查韦斯、普京、埃尔多安、穆加贝,或美国的川普或桑德斯,都试图树立自己“孤胆英雄”的形象。

    因此,民粹主义的一个特点是其政治的“个人色彩”很强,这与民主政治的“机构色彩”形成鲜明对比。民主政治是冷静的、常规性的甚至乏味的,而民粹政治中充满了“孤胆英雄引领民众振臂高呼”的戏剧化场景。

    其次,由于民粹政治试图以民意为名将所有的政治力量“拧成一股绳”,将分散、多元的权力收拢为集中的、一元的权力,它倾向于借助“选举霸权”拆除政治制衡。因此查韦斯的国会数次“授权”总统绕开国会、实行“政令统治”,普京大大压缩地方政府的权力、加强中央权力,埃尔多安大力打击公民社会、压制不同声音……将选举发现的“一元意志”定义为全部民意,再将“民意”神圣化,又赋予自己“民意代言人”的身份,民粹主义就这样悄然实现了“民粹”与“强人”之间的过渡,实现了二者的两极相通。

    因此,民粹政治的现实展开形式,常常是政治强人利用底层民众联手夹击社会中间层,而自由式民主固然具有精英主义色彩,但由于精英本身的多元性与分散性,却更能抵御威权主义的侵蚀。

    就美国政治传统而言,长期以来美国的民主实践是多元自由式的,具有强烈的精英主义色彩。联邦党人对“多数暴政”的警惕,在美国宪法的设计当中留下了深刻烙印,各种制衡机制的设立即是平衡精英主义与平民主义的努力。

    事实上,尽管美国宪法开创了现代政治的第一个大规模民主实践,美国宪法里面根本没有“民主”两个字。在许多开国者看来,政治的多元性和制衡性,而非“民意”的所向披靡,才是自由的保障,而自由才是其追求的终极价值。当达尔将民主改写为“多元政体”(polyarchy)、并认为这比democracy更能反映现实中的竞争性政体时,他的表述或许更接近美国制宪者的本意。

    正因为美国的民主具有相当的精英主义成分,它的民粹主义传统并不显著。无论是对比法国左翼传统,或德国右翼历史,更不用说发展中国家的民粹政治,美国历史上的民粹主义色彩相对较淡。这是认识美国民粹主义的一个基点。也就是说,在切入美国的民粹主义传统之前,应从整个历史图景中获得认识它的比例感。尽管这一比例也始终处于流变之中,但失去它,谈论美国政治就可能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霍夫斯塔德曾在其名著《美国的政治传统》中指出,虽然美国的历史在每一个横切面中似乎都斗争激烈,但在激烈斗争的表面之下,大多数有影响力的美国政治家都是某种意义上的“辉格党人”(即古典的自由主义者),分享一些基本共识:反对激进的社会变革与阶级斗争;对有产阶层、企业家阶层大致抱有同情性立场;主张政治宽容与经济自由主义。也就是说,美国的政治传统是一种温和的中间派传统,缺乏极端主义的土壤。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理解美国政治历史的一把钥匙。

    体现在制度安排上,即美国的政治制度充满了制衡和否决机制,因而“多元民意”中的特定“一元”通常能在政治体系中找到一块属于自己的“地盘”,而不会因为它不合乎特定范围的主流民意而被碾压。无论是联邦制、司法审查制度,或是美联储的独立地位,国会与总统之间的复杂制衡关系,都是这种错综复杂的制衡机制的表现。其好处和坏处,是任何政策的演进和改革都比较缓慢。福山曾经哀叹美国的民主已经成为“否决制”,并认为这是美国今天政治僵局的一个源头。

    正因为美国政治的多元主义和精英主义成分,它也招致了许多人对美国“虚伪民主”的批评。达尔的《美国宪法有多民主》和列文森的《我们不民主的宪法》,都批评美国的宪法不够“民主”,而比尔德《美国宪法的经济起源》干脆将美国宪法看做一个有产者维护其权益的“反革命”文本。

    至于描述美国政治如何被精英和财团操控的著作,更是不胜枚举,从林德布罗姆的《政治与市场》到吉伦斯的《财富与影响》,或是巴特尔斯的《不平等的民主》,都批评经济不平等造成的政治影响力不平等。

    尽管在理据上变得越来越艰难,但也不乏为美国政治中精英主义辩护的声音。《民主的反讽》一书认为,精英主义是美国民主得以良好运行和延续的“秘密”,而这正是美国民主的反讽之处。

    作者指出,由于精英往往比大众在政治上更加宽容,如果美国的政治体制镜像式地反映最主流的民意,而不是“掺入”了很多精英的理念,那么自由式民主或许早就不复存在了。

    经济学家Caplan也指出,如果美国的底层民众投票率和中上层一样高(事实是前者低得多),那么美国的经济政策会“不理性得多”。甚至Gilens的研究也可以潜在地推出,如果美国的公共政策更贴近“底层民意”,它会比现在更排外、更不宽容。换言之,尽管自由式民主的实践放大了精英的影响力,但是它增加了美国政治的理性程度,而这种理性是美国政治得以健康运行的“秘密”。



    节选自:刘瑜《论美国政治中的民粹主义》探索与争鸣杂志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MjcxMDEwNQ==&mid=2686252468&idx=1&sn=6fb3b2e145e4d8ec000df00a6401796a&chksm=ba69ce828d1e47940f52ddce33eb85b570f0e2594d434b3b607ba9c5afaddb7676faaeda213e&mpshare=1&scene=2&srcid=1105KvgvggEJjMnjtftatjlf&from=timeline#wechat_redirect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2:01:49    android
    12
    饿诺斯的确打没了美国的isis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2:02:03    android
    13
    朝鲜民调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2:02:47   
    14
        清醒的品格在建立民主制度伊始尤为重要。最近之所以出现那么多失败的民主试验,原因之一就是过于看重选举,轻视了民主的其他必要因素。例如,国家的力量必须得到制衡,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必须得到保障。那些最成功的新兴民主国家,秘诀之一便是克服了多数主义(majoritarianism)的诱惑——赢得大选以后,多数派即可为所欲为。印度从1974年(除了实施紧急状态的那几年)、巴西自1980年代中期以来,两国都得以保持民主政体至今,原因都只有一个:限制政府权力,保障个人权利。

        强有力的政制不但能够促进长期稳定,还可以减少少数派篡权的机率。它还能够支持打击腐败——发展中国家的祸根。相反,新兴民主国家受挫的第一个信号就是民选领导人逾越权力——通常是以代表大多数人的名义。穆尔西想方设法要把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者塞进埃及上议院。亚努科维奇削弱了乌克兰议会的权力。普京以人民的民意践踏了俄罗斯的独立机构。若干非洲国家领导人正在实行残暴的多数主义——取消总统任期限制,或如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2月24日所做的,惩罚同性恋行为。

        这类反自由的行为发生时,即使受到该国国内大多数人支持,外国领导人也应当大声喝止。但是,最需要吸取教训的是新兴民主政体的设计者:他们应当看到,对于健康的民主政体而言,强有力的分权制衡的重要性不亚于选举权。甚至谋求独揽大权的政客也应当从埃及和乌克兰吸取教训:要不是穆尔西和亚努科维奇谋取权力,激怒同胞,前者就不会呆在监狱里,被送上法院的被告席,后者也就不会流亡海外。


    摘自:《经济学人》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2/22 13:17:41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2 12:07:20   
    15
    强,呵呵
    96508 次点击,637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43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俄罗斯民调:三分之一民众认为俄军队世界最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