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邯郸曹澍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读韩老《山西的文脉》之鄙见
1827 次点击
15 个回复
邯郸曹澍 于 2018/3/9 9:15:3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韩石山先生是老曹非常敬重的老作家,老曹很爱看他的文章,粉他有20多年了,比粉毛爷爷的时间都长。春节期间拜读今年一期《文学自由谈》韩老的雄文《山西的文脉》,喜欢之余,有几点不同看法或“敢想”,甲乙丙丁如下。

    甲、

    山药蛋派真的是一个鄙称吗?

    韩老在《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在自己糟蹋自己》一节中说:“我曾跟马烽、西戎诸前辈,认真地说过这个话题。我说,我是不赞成这个说法的。他们也说,山药蛋这个说辞,是五六十年代,文学界那些自以为洋派的人,说了奚落山西作家的,可说是个鄙称,相当于民间的起外号。”

    在数个版本的《当代文学史》中,几乎都是这样介绍山药蛋派:中国现代小说流派之一,形成于50年代至60年代中期。指以赵树理为代表的一个当代文学流派。主要作家还有马烽、西戎、李束为、孙谦、胡正等,他们都是山西农村土生土长的作家,有比较深厚的农村生活基础。他们的作品充满山西的乡音土调,被文艺界目为火花派或山西派,又谐谑呼之为山药蛋派(山西的文学刊物叫《火花》,故称之为火花派)。

    老曹觉得山药蛋派这个称呼,比什么火花派、山西派,诙谐形象神似,有意思,也好记。并没有奚落的意思,更不能说是鄙称。文学界给以赵树理为代表的山西作家这个“封号”,应该没有恶意。

    韩老说过,赵树理是周扬树立的一个样板,甚至上升到“赵树理方向”的高度,可见当年赵树理的影响有多大。周扬还称赵树理为“当代民族语言艺术大师”,谁敢讥讽“民族语言艺术大师”赵树理为代表的文学流派。因为那讥讽的不是赵树理等几个山西作家,而是挑战周扬在文坛这一亩三分地的至高无上权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正是周扬作为文艺沙皇最得势的时候,文学界哪敢拿周扬树立的样板大张旗鼓地开涮?周扬怎么能容忍他人说三道四?那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不是找抽吗?

    看看赵树理、马烽等作家,那些乡土气息的小说,说他们是山药蛋派,一点也不冤枉、也不夸张。其实,韩老起步也是写农村题材小说,只是后来韩老经过脱胎换骨地改变,华丽转身,脱下山药蛋派的“对襟棉袄”,换上“西服革履”。

    老曹以为,山药蛋派和荷花淀派,其实质一样,只是荷花淀派的称呼好听点而已,都是指不同风格的乡土文学,没有本质区别,要说是鄙称,都是鄙称。白洋淀多得是芦苇,而芦苇是用来编草席的,荷花淀派也可以叫“编草席派”。

    韩老在《周文和〈吕梁英雄传〉》一节最后说:“1987年,中国大众文学学会在北京成立,马烽出任会长,以倡导文学大众化的名义,写了纪念文章,深情怀念周文先生。”马烽能够出任大众文学学会会长,还不是因为他是山药蛋派的二把手,倘若赵树理活着,恐怕轮不上他。马烽也明白为何他能坐上这把交椅。马烽欣然出任会长,从一个侧面说明,他不反感,或者基本认同山药蛋派这种文学流派的划分。

    韩老的翻案文章,做的实在没有说服力。韩老的“奚落说”,没有事实根据。否则,山西作家早就不干了,哪会被人家讥讽几十年。“奚落说”大概是韩老一厢情愿的猜想罢了。

    乙、                                                                              

    韩老在《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可怜的老太太》一节说:“关于丁玲‘老左’的话题,我是有自己的看法的。1996年,我在《文学自由谈》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其中说:……粉碎‘四人帮’后,各行各业都是受迫害最深的人出来掌权,按文艺界的情况,理当是丁玲出来,倡导思想解放才是。事有不尽然者,一来是周扬等人仅是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迫害,本身又是政界人才,自然辩得风向,知道该何去何从;再则当时的中央对右派问题尚未全面平反,丁玲等人‘案情重大’,而平反大权操在周扬手里,实在不行了,也会拖一拖。丁玲所以会‘二次平反’,其源盖出于此。待到丁玲彻底平反出来,世事已大变,周扬已经坐稳‘思想解放领袖’的地位,两人既然势不两立,留给丁玲的是什么角色,就不言自明了。”

    真不好意思,为分析方便,老曹把韩老的话全引了。

    老曹先说丁玲是不是“老左”。看韩老的意思,既然“周扬已经坐稳‘思想解放领袖’的地位”,那么丁玲只好当“思想僵化的领袖”,因为两人“势不两立”呀。周扬说东,丁玲必然说西。凡是周扬提倡的,丁玲就反对;凡是周扬反对的,丁玲就提倡。两人继续唱对台戏。丁玲只能是“老左”的“角色”。

    这样的推论恐怕难以服众,难道丁玲的思想就不能比周扬的思想更解放一些?丁玲受迫害的时间几乎是周扬的两倍长,她比周扬拥有更多理由和资源解放思想。丁玲到底是不是“老左”,是自身思想认识问题,跟周扬比丁玲先出来占据“优势地位”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浏览,2017年1期《东吴学术》陈锦红的文章《丁玲平反的曲折历程》,看看丁玲是如何感恩这个、感恩那个的。一句话,丁玲当时对有些关键问题的认识,跟绝大多数老干部和人民群众是有差距的,是逆思想解放潮流而动。

    其次,韩老认为丁玲平反的大权操在周扬手里,丁玲之所以会有“二次平反”也是周扬作梗。韩老这样说,实在是太高抬周扬,周扬没有那么大本事。像丁玲这样在中央都挂了号的赫赫有名的大作家,又是行政级别七级的老副部级高干,更有其通天渠道,岂是周扬能压的住。周扬确实不愿意给丁玲平反,这不假。但是丁玲彻底平反的最大障碍是那个所谓的“叛徒”或者“变节”问题。

    韩老在《马烽和丁玲》一节也提到:“马烽绝不相信丁玲是叛徒。1952年夏天,他曾陪丁玲、陈明夫妇去南京参观访问。有一天,丁玲特意领上陈明和马烽,去南京郊区看了当年软禁她的那个地方。马烽的感觉是,革命队伍里,谁会拿上自己的污点给人夸耀?”马烽的判断有道理,韩老认同马烽的判断,老曹也严重同意。

    但是,判断归判断,做历史问题结论需要证据。丁玲当时就处在一个,既不能证明“是”,也不能证明“不是”的尴尬地步,只能先放着。这就有点像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连续剧《风筝》里的郑耀先,你说你是共产党,单线联系的陆汉卿死了,无人证明,你只能一边凉快去。

    丁玲比郑耀先幸运,党内高层有识之士为她仗义执言解了围。

    最后,丁玲到底是不是“老左”, 从丁玲彻底平反后,欺负比她更弱的沈从文,也能看出端倪。

    丙、

    韩老在《我是怎样掉进“山药蛋”堆子里的》一节说:“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丁玲主持中国作家协会工作时,办过个中央文学讲习所,招收解放区的年轻作家来进修。”一个普普通通的文学创作培训机构,前面居然挂着“中央”二字,可见当时来头有多大,上面多么重视。而且请读者注意,“招收解放区的年轻作家来进修”,不知国统区的年轻作家要不要。说到底,丁玲办中央文学讲习所,也是极左文艺路线的产物,培养出来的多数是高玉宝式的作家,老曹生活的城市就有一位,一辈子也没写出一篇像样小说。

    韩老在《马烽和丁玲》中说:“周扬对丁玲发起的第一次攻击,是1955年夏天,对《文艺报》办报方针的批判。批判的内容,很快就转到丁玲办文学讲习所,说是意在培植个人势力,搞独立王国。”马烽当场为丁玲辩护。

    丁玲是不是“培植个人势力”,韩老在《鲁迅——周文——丁玲——马烽》中,自己做了回答:“富有戏剧性的是,在延安办过鲁迅文学院,且以此拼凑了自己班底的周扬,胜利后一朝大权在握,忘了办学校的重要性,竟让丁玲棋先一着。未必是有意为之,起初或许仅是一种责任感,50年代初期,丁玲办了个‘中央文学讲习所’,到五七年反右前,接连四期,培养了一大批解放区出身的作家。这些人,有作家的一面,也有革命干部的一面,在中国的政治运动中是不易倒台的,后来大都成为各省区文艺界的铁腕人物。这样一来,当上面的丁玲一干人纷纷落马后,全国的文艺界便呈现了一种奇怪的格局,上面是周扬一派掌权,各地又多是丁玲的弟子掌权,如山西的马烽,安徽的陈登科等。”

    那么,老曹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周扬通过办鲁迅文学院,拉起了自己的杆子。丁玲通过办中央文学讲习所,有了自家的子弟兵——丁家军。而且丁玲更加“自觉”,她“有一种责任感”。这种“责任感”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新中国成立了,我们要培养自己的作家,国统区的作家不是我们的人,不能用。

    丁玲的“责任感”多么强烈,立场多么坚定,眼光多么远大。比周扬牛逼得太多……

    写到这里,老曹特别想请教韩老:在这个问题上,是丁玲思想有毛病,还是周扬思想有问题,老曹真的糊涂了。

    丁玲至死不悟,这是公认的。周扬痛彻反思,这也是公认的。韩老不能因为丁玲对马烽有恩,马烽对韩老有恩,韩老就扬丁抑周,脱离客观立场。

    这一点,韩老要向老曹学习。比如老曹特爱看韩老的文章,敬佩韩老的为人。但是老曹还是要说:韩老这辈子跟诺贝尔文学奖无缘了,韩老这辈子也当不上主管文化的副总理了。别看韩老曾经立下雄心壮志:退了休,先从厅长干起,一点一点往上拱……

    其实,像韩老这样难得的稀缺人才,不遇见马烽,遇见牛烽,也一样调到省城,收为心腹,委以重任。

    其实,韩老最应该感谢四人帮的大学生分配政策。当年要不是把你这样出身富农、脑有反骨的家伙,扔在那个兔子不拉屎的犄角旮旯“劳改”,让你自生自灭。你会下定决心,奋发图强,排除万难,写什么狗屁小说,甚至鼓捣出个电影文学剧本,居然令北影加以青眼。倘若你家八代贫农,把你照顾到太原城某重点中学哄孩子,你还不是跟老曹一样浑浑噩噩默默无闻,当一辈子教书匠,叫一辈子韩安远,和你绝大数大学同学一样平庸寒素。

    丁、

    反复学习《山西的文脉》,老曹还有一个感觉,不知当讲不当讲。仔细想想,韩老是个虚怀若谷的人,不讲对不起韩老,还是讲了吧。

    说一句可能最冒犯韩老的话:韩老文章的题目,远远大于韩老的文章。

    韩老在文章开篇就说:“这篇文章,叫《山西的文脉》,不是说古代的,也不是说近代的,是说现当代的,也就是新文化运动开始以后的。”

    何为“文脉”,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文明发展脉络,一种是文学发展脉络。

    读完《山西的文脉》,老曹既没有看见新文化运动以来,一条比较完整清晰的山西文明发展文脉;也没有看到新文化运动以来,一条比较完整清晰的山西文学发展文脉。只是看到韩老对山药蛋派这个称呼愤愤不平的说辞,看到韩老自己是怎样“混进”山药蛋派,看到韩老对“丁周之争”的一己之见。只是在《近代以来的山西文脉》一节,韩老把山西文明发展脉络和文学发展脉络煮成一锅,端给读者。

    当然,这些东西因为韩老的生花妙笔,读来饶有趣味,如和美女调情“鸡冻不已”,但是终究代替不了山西文明发展脉络或山西文学发展脉络。

    老曹以舌耕为业,涉猎不广,对文坛纠纷知之甚少,只是依据基本常识,谈点攻读韩老雄文的粗浅体会就教方家。冒犯韩老之处,望韩老别跟老曹一般见识。此致敬礼,不才老曹也。

    备注:韩老博客有《山西的文脉》一文,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韩老博客瞧瞧……

    2018-3-8晚上修改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9 9:27:24    跟帖回复:
       沙发
    楼猪你知道的太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9 17:23:20    跟帖回复:
       第 3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9 17:23:37    跟帖回复:
       第 4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0 8:12:41    跟帖回复:
       第 5
    曹老师所言极是,赞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0 8:13:00    跟帖回复:
    6
    曹老师所言极是,赞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0 8:45:51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6楼第 6 楼 岩波 2018/3/10 8:13:00  的原帖:曹老师所言极是,赞同!

        谢谢波兄的关注和表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0 8:49:24    跟帖回复:
    8
        其实,韩老最应该感谢四人帮的大学生分配政策。当年要不是把你这样出身富农、脑有反骨的家伙,扔在那个兔子不拉屎的犄角旮旯“劳改”,让你自生自灭。你会下定决心,奋发图强,排除万难,写什么狗屁小说,甚至鼓捣出个电影文学剧本,居然令北影加以青眼。倘若你家八代贫农,把你照顾到太原城某重点中学哄孩子,再找一根红苗正的女工人阶级结婚,柴米油盐生儿育女,齐了,还奋什么斗啊。你还不是跟老曹一样浑浑噩噩默默无闻,当一辈子教书匠,叫一辈子韩安远,和你绝大数大学同学一样平庸寒素。

        备注:做一点改动,用黑体字标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0 8:52:02    跟帖回复:
    9
        其实,韩老最应该感谢四人帮的大学生分配政策。当年要不是把你这样出身富农、脑有反骨的家伙,扔在那个兔子不拉屎的犄角旮旯“劳改”,让你自生自灭。你会下定决心,奋发图强,排除万难,写什么狗屁小说,甚至鼓捣出个电影文学剧本,居然令北影加以青眼。倘若你家八代贫农,把你照顾到太原城某重点中学哄孩子,再找一根红苗正的女工人阶级结婚,柴米油盐生儿育女,齐了,还奋什么斗啊。你还不是跟老曹一样浑浑噩噩默默无闻,当一辈子教书匠,叫一辈子韩安远,和你绝大数大学同学一样平庸寒素。

        备注:做了一点改动,用黑体字标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3 20:42:09    跟帖回复:
    10
        这一点,韩老要向老曹学习。比如老曹特爱看韩老的文章,敬佩韩老的为人,认为韩老是一位伟大作家。但是老曹还是要说:韩老这辈子跟诺贝尔文学奖无缘了,韩老这辈子也当不上主管文化教育卫生的副总理了。别看韩老曾经立下雄心壮志:退了休,先从厅长干起,一点一点往上拱……

       备注:做一点改动,用黑体字标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4 8:21:14    跟帖回复:
    11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4 8:21:26    跟帖回复:
    12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6 20:59:09    跟帖回复:
    13
        别不好意思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6 20:59:24    跟帖回复:
    14
        别不好意思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27 21:27:11    跟帖回复:
    15
    ^
    1827 次点击,15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读韩老《山西的文脉》之鄙见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