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qwwl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李敖临终前: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
62832 次点击
288 个回复
qwwl 于 2018-03-22 10:07:0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李敖先生临终前,曾写下一封告别信——《致我的家人、友人、仇人》:

    你们好,我是李敖,今年83岁。年初,我被查出来罹患脑瘤,现在刚做完放射性治疗。现在每天要吃六粒类固醇,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就想和我的家人、友人、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你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会面,“再见李敖”及此之后,再无相见......

    在李敖先生看似简朴而又情真意切的临终告别里,您有没有一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震动、震撼或震惊?在被病魔折磨的临终者中,说自己很痛苦或表现出很痛苦的十之八、九,然而说“我很痛苦,好像地狱(或天堂)离我并不远了”的临终者有吗?

    好像一个都没有吧!既然连一个都没有,那么,我们用“天堂一路走好”或“天堂走好”“一路走好”来送别离世者,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让逝者相信他们都要上天堂,还是为了让生者相信他们没有人会下地狱?

    当然是为了生者,即“让生者相信他们没有人会下地狱”!这样,作为“生者”,他们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去坑蒙拐骗、贪污腐败、甚至杀人放火为所欲为了。不是吗?

    有谁会相信是为了逝者呢?有谁会认为自己的一句“天堂一路走好”或“天堂走好”“一路走好”,就能让包括李敖先生在内的离世者们不再感觉“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而是感觉“好像天堂离我并不远了”?有这样的人吗?

    既然李敖先生在临终告别信上说“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听闻者无一感到意外,好像这是我们每个人必然要面对的归宿,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用“天堂一路走好”或“天堂走好”“一路走好”来送别我们的亲朋好友以及认识的、不认识的离世者呢?

    如果说实事求是、求真务实是我们中国人的品质,如果说自欺欺人非中国人所好、而且是人所不屑的,那么,我们是否应该正视一下这个一向以敢作敢为、敢讲真话而闻名天下的李敖先生的“临终感言”呢?既然李敖先生的“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的【临终感言】,不但没让我们有一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震动、震撼或震惊,反倒让我们听起来感觉很自然、真实、合理,似乎本该如此,好像这本来就是我们每个人必然要面对的归宿,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用“天堂一路走好”或“天堂走好”“一路走好”来自欺欺“鬼”呢?

    虽然我们不可能用“地狱一路走好”或“地狱走好”来送别逝者,但是,我们也没必要用“天堂一路走好”或“天堂走好”来自欺欺“鬼”,好像离世者生前无论做了什么都不可能下地狱、而只可能去天堂。那样的话,我们怎么可能会“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呢?那样的话,我们岂不是也会认为自己无论多么无法无天也不可能下地狱、而只可能上天堂吗?那样的话,这个世界怎么可能还会有是非善恶之分或公平正义呢?

    故此,我在自己上个帖子《李敖为何不说天堂、而说“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的结尾处说:

    从李敖先生的告别信中,我虽然没有读出那个曾经放言“在暗室里,我要自造光芒”、并宣称“我要是想佩服谁,就去照照镜子”“如果我不是李敖,我愿是李敖第二”的狂傲之李敖,但是,我却读出了一个临终前敢说“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的、不允许人们用“天堂一路走好”的自欺欺“他”的话来送别他的、第一个离世时仍清醒的中国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许李敖先生的离世比其生前更有价值。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