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月淡风清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大雪讲故事]嘴炮
18901 次点击
40 个回复
月淡风清 于 2018/4/8 15:58:2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中国人讲究含蓄,高手跟人讲话的时候,往往不点透,说一半,留一半,言辞既婉转又隐晦,意思完全要靠对方去悟。《增广贤文》里面说过,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这一点,本山的小品中多有体现。比如《面子》:

    为什么不把话说全呢?大家都知道把话说透容易,但说透之后造成的后果却难以收拾。话只说半句,第一是投石问路,第二是怕得罪对方,第三是怕留有把柄。三项内容归纳到一起,就是“提防”。不是有人说么,中国人之间的关系是最复杂的,尤其中国古代多有因言获罪的传统,民间多有告私密,官家多有文字狱。信口开河不加提防,谁知道哪句话就把自己扔进去呢。

    民间有俗语说,宁说玄话,不讲闲话。何谓玄话,何谓闲话?你说鸡蛋树上长满了鸡蛋,没有事儿,虽然涉嫌造谣,但这是玄话;你若说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没穿衣服,那事儿就大了,这是闲话。

    但是有时候,有的人,憋不住,非得要说闲话,怎么办?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象本文开头讲的,只说半句,剩下半句打死我也不说。初中的时候学习《曹刿论战》,觉得曹刿这个同志说话有水平。后来长大了回味起来,感觉曹刿没啥水平。因为什么?因为他说话太直白了,直接就说肉食者鄙,直接就问鲁庄公你想怎么打,这你也不看看你是嘎哈的,算特么老几,运气好遇到了鲁庄公,要是运气不好遇到脾气大的隋炀帝,直接给你拉出去剁了。

    那么,只说半句,能达到目的吗?真正的高人,半句话说出来,甚至十分之一句说出来,就让对方心领神会。听则听,不听则不听;你能听懂是你的造化,你不能听懂那算你活该。

    《韩诗外传》里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客有见周公者。应之於门,曰:何以道旦也:客曰:在外即言外,在内即言内。入乎?将毋?周 公曰:请入。客曰:立即言义,坐即言仁。坐乎?将毋?周公曰:请坐。客曰:疾言则翕翕,徐言则不闻。言乎?将毋?周公唯唯,旦也逾(喻也)。 明日兴师而诛管蔡。故客善以不言之说,周公善听不言之说。若周公,可谓能听微言矣。 故君子之告人也微,其救人之急也婉。诗曰:岂敢惮行,畏不能趋

    我大概翻译一下。周公旦辅佐周成王的时候,他的弟弟管叔和蔡权想造反夺权,周公旦面对如此局势猜疑不定。这时候有个高人去劝说周公马上下决心发兵讨伐管蔡。但这事不太好说,人家是亲哥们儿,都是王室血脉,你一个外人跑去说三道四,周公会怎么想?整不好人家哥们儿通了气儿,自己的小命儿反而不保。这位高人说话比较策略,拜访周公的时候,关于如何应对的事一个字都没提,净唠些个没用的东西,唠了几句,周公就明白了,也不点破,就说“我明白了”完事了。第二天周公便发兵东征。

    他们之间的对话译成现代文是什么意思?

    高人还没迈进门,周公开门的时候就问:"您想跟我说啥呀?"高人回答:“我在门外就说门外的事,在门内就说门内的事,您看我是进门说门内的事呢,还是在门外说门外的事呢?”话外之音就是,我参和不参和你们的家事呢?周公聪明人,高智商,马上就明白啥意思了(大雪读了三遍才明白,书上网上都没有注解),说:“请进!”意思是欢迎你参和我家的事。

    待高人进了门,周公还没请客人落座,客人就又说了:“如果我站着说话,只能跟您讲关于“义”的道理,如果我若是坐下来就跟您说“仁”的道理,您看我是坐下来呢,还是不坐下呢?”仁义礼知信,都是儒家所推崇的,但这是有先后顺序的,仁当然是排在首位。仁者爱人,亲亲为大,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亲人之间的关系问题。高人暗示要给周公讲处理家里人之间关系的问题。周公立马明白(大雪读五遍才明白),说:“请坐”。

    坐下之后,高人还不好好说话:“领导,您看我是快点说好呢,还是慢点说好呢?说快了显得我没礼貌,说慢了怕您不爱听。”话说到这里,就不用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就是说您是快刀斩乱麻,早点处理了你家里的事呢,还是拖下去呢?这就等着周公回馈个信息就行,周公马上说“我明白了”。那么这场对话就可以结束了。就算周公急眼,说你挑拨我们家兄弟感情,他也抓不到高人什么把柄。高人呢,啥也没说,还把意思表达出来了,这才显得是高人嘛。

    文中最后评价说:高人善于说“不言之说”,周公善于听“不言之说”, "故君子之告人也微,其救人之急也婉"。这个“微”字,很玄妙,微言大义,这是儒家二千年来的必修课。大雪给这个微言大义取个名字,叫“嘴法”。

    东汉大儒棍董仲舒写过一本小册子,叫《春秋繁露》,就讲了孔子的嘴法。本来想引用一段,但内容解释起来实在比较复杂。董仲舒在这里解释为啥在《春秋》这本书里,有的地方看似没有褒贬,其实是包含着褒贬的,比如对人的称呼,对事件的描述等等。所以人们说孔子著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周公所处的封邦建国的社会状态,微言大义或许还有存在的道理。等1840年洋人打过来,再整这一套就不灵光了,洋大人真不惯你,你再微言大义也没用。尤其现代社会,利用嘴法旁敲侧击,不好好说话,你嘴法再高明,终究打嘴炮,糊弄家里人都不太灵光。

    话又说回来,如果能有好好说话的环境,谁又愿意非得当嘴炮,讲什么“不言之说”呢?
    

个人微公号R_flag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4/8 16:14:28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16:10:09    跟帖回复:
       沙发
    有点意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17:12:14    跟帖回复:
       第 3
        汉字的艺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17:20:47    跟帖回复:
       第 4
    不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19:20:26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20:06:09    android
    6
    比原子弹还厉害的就是中国嘴炮,比中国嘴炮还厉害的是朝鲜嘴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20:10:10    android
    7
    说二部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20:13:19    android
    8

    單誶12
    关注267 粉丝575
    @西單墨客,时评长微博。
    南水北调工程为啥不见庆功?


    單誶12
    04.02 20:19
    阅读 5966
    关注
    在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模式中,有一项特大型的世纪工程,现在搞得只有虎头,连蛇尾也不见了。这就是空前浩大、举世瞩目的中国南水北调工程。东线工程早已经在2013年底宣告通水,中线工程也在2014年汛后通过水了。按官方说辞,“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南水北调能大大缓解北方干渴之苦,理应全国会敲锣打鼓,大大庆贺一番才对。可是,二年都过去了,习惯于好大喜功、赞美声不断的官方媒体,却从来不对这么一项世界空前的伟大的建设工程,及时地跟踪报道,更无须谈及对该工程的决策者、指挥者、建设者表彰授功的新闻了。这实在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蹊跷得很。

    这里面是否有什么难隐之词,还是因为正在测试验收阶段,或没有达到预期的设计效果,或者更可怕的是,这是一项失败而丢脸的大工程?因为东线和中线一期,至今已经耗资达约2500亿人民币,加上后续工程和维修养护运行管理费用,总共将耗资约5000亿人民币。南水北调工程很可能打水漂了。那么南水北调工程怎样才算成功或者失败呢?

    任何工程都是以投入成本后,计算其所获得的社会经济效益,效益超过耗费,就算成功了;效益低于耗费,就算失败了。南水北调耗费约五千亿人民币巨款,其成功与否,要看能够调来多少水,值多少效益,和耗费相比合不合算。按照一般工程投资成本计算,全部投资额分摊到每年的成本耗费,大约应该乘以10%,也就是说一年消耗五百亿人民币。那么按照原工程设计指标,东线一年调水一百亿吨,中线也是一年一百亿吨。如果真的能达到设计的年输水量,每吨水的成本约不到3元人民币。那么不算环境破坏的代价,可以算是工程成功。反之,如果东线和中线调水远远达不到设计的指标,发挥不了效益,就算工程失败。

    如果再退一步以75%标准来计算,设计调水能力每条线能达到七十五亿吨,也算该工程基本成功了。根据报道,东线从2013年11月15日开始第一次正式通水,至12月10日通水结束,历时25天,共调3400万立方米的水。算起来水流量仅每秒15.75立方,一年四季365天连续输水,每天86400秒,算起来也达不到每年五亿吨的输水量,仅有设计指标每年一百亿吨水不到5%。这只能算是一项失败的工程。

    照理这样一个耗费天文数字建成的庞大工程,一旦建成,就应该昼夜二十四小时一秒钟也不停息地连续运行才对,以发挥其最大可能的经济效益,除非中间因为故障不得不停下来检修维护。可是我们看到的是,各种关于北调的南水价格太高,各地用不起,不愿用的报道。事实上12月10日通水结束后,水渠就关闭了,再也没有运行了。因为东线需要用强大的水泵提升水位,把水从低处逐级抬高,才能往北方流动。驱动水泵要耗费巨大的电力,谁来支付电费呢 不但没人肯支付电费,况且调来的水又太浑浊,污染太重,再加上水价太高,没人愿意购买。而水费是按照分摊成本除以输水量算出来的,输的水越少,除法算出来的每吨水费越高,越是没有人要,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因此,东线只能是建成之后随即搁置不用了。

    但是东线工程已经建成,一直晒太阳不用也不是一件事啊。因此当局硬着头皮下达了东线2014年的年度调水任务。根据报道,该次调水从5月7日至5月26日止,共20天,总共调了4550万吨水入骆马湖,“胜利完成”本年度调水计划。这么一个浩大的工程,建成后一年只打算调0.455亿吨的水,就算完成了年度任务,仅仅不到年调水量一百亿吨的0.5%的利用率,而其他时间就晒太阳搁置不用了,这不就等于几千亿的投资就这样打水漂了吗?

    我们再算算,花20天调水仅4550万吨,平均水流量仅有每秒26立方,如果一年连续运行,也只有每年八亿吨,离每年一百亿吨的设计输水量,差得远着呢。一年五百亿的成本,若是满打满算调八亿吨水,每吨的成本分摊是60多元人民币。可是现在下达的年度调水计划仅有0.455亿吨,摊到每吨水的成本高达1100元人民币,每升这样的污水摊到1.1元,这比瓶装饮用水还昂贵啊!

    再来看看中线工程。2014年中线基本建成,等待汛后的9月或10月正式通水。可水源地丹江口水库现在的水位仅有140米,离渠首147.33米的渠底还差好几米呢,连一滴水也流不进取水渠里,如何调水。如果老天爷不肯配合,再不好好下几场豪雨,把丹江口水库灌满,今年的中线调水计划就要落空了。

    更糟糕的是,长期看来也不妙。丹江口水库历年大约每年来水四百亿吨,若按照中线设计调走一百亿吨,就是25%的调水量,已经是勉为其难,捉襟见肘。可是根据水文资料,从2000年到2010年,十年间丹江口水库的每年来水减少80亿吨,现只有320亿吨了。这很可能是因为水土植被破坏造成的长期性变化,丹江口水库的水,将来只会更少,不会更多。这样的水源,不可能让水库蓄满,能够保持水库高水位,让水能够流得动,可以流进到水渠里。怎样保证一年流走一百亿吨的水,又要让汉江的下游有足够的水,这个问题无人能够解答。

    中线一年调水一百亿的设计指标,是按照一年四季不间断地输水算出来的。如果不是一年四季水一直可以流动,在枯水季节水库水位够不着取水渠底部,无水可调,只有在丰水季节,水库水位足够高,才有水可调,一年有那么两个月可以调水,其他时间得晒太阳,那么每年的调水量就要大打折扣,远远达不到设计指标的一百亿吨。这个还是假设工程的输水速率可以达到设计要求来算的。如果输水速率再打一个大折扣,实际可以实现的年输水量,还要更低得多。

    南水北调是个典型的先拍脑袋决策上马,再请专家论证其可行性的颠倒过来的决策过程,犯错误是必然的。任何重大工程,对中央和地方当权者来说,上马总是有利无弊,多多益善,上工程就有大笔的钱下来,无论对地方财政,各承包商,还是自己的腰包和加官进爵的门路,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反之若不上工程,所有的好处统统没有,上下埋怨,不但腰包瘪瘪,自己的官运也不会长久。因此而言,永远只可能听到一面倒赞成的声音,绝不可能有人反对。一旦领导层决策,再来请专家们论证一番。专家们能说什么,能说不好吗,能够反对吗?反对也无济于事,该上的还是要上。反而会堵住自己的学术之路,院士评不上,科研资金得不到,一切靠边站。因此专家也只能一致赞同,反对声音鸦雀无声。上三峡工程的时候还有专家大声反对。上南水北调时候,再也没有人出面反对了。可是科学规律毕竟是科学规律,不会因为没人反对,科学就能屈服于威权了。违背科学规律的工程,受到惩罚是必然不可避免的。

    再看南水北调工程的承包竞标模式,也是腐败无疑。重大工程要进行竞争竞标投资,这在西方是很正常的运行模式,这激励承包商们拿出最好的工程效率,以最低投资,达到最优的工程效益,通过竞争提高效率。可是这要有先决条件。先决条件是竞标必须透明公开,竞争要公平诚实,事后的施工建设必须有严格的监管核查。这些在南水北调中,因为牵涉到各方私利,均无法实现。承包商们使用各种不合法,不诚实的手段,先拿到竞标再说。一旦拿到工程,承包商要赚钱,他的工程造价就一步步加上去了。而在成本费用上就得拼命压缩,偷工减料,能不能达到设计的质量要求,就顾不上那么多了,监管也形同虚设。

    这就是为什么工程完工以后,肯定远远达不到设计指标。他承包商不可能达到指标,想达到指标,他的工程耗费就要比竞标价高好几倍,他就要亏得倾家荡产。可是如果当初竞标的时候老老实实地实算,他的要价就比别人高几倍,拿不到工程。所有必须先靠投机取巧拿到工程,再通过偷工减料拿到盈利,就是这么回事。全工程几千个承包商都这么干。

    偷工减料偷在哪里呢 具体点讲就要讲到曼宁公式和曼宁系数了。下面先简介一下有关输水渠道流量计算的曼宁公式和曼宁系数的基本原理。

    南水北调中线从丹江口水库约150米高程取水,经1300公里输水渠道送到约50米海拔的终点北京,纯靠一百多米的水落差驱动。水流坡降不到万分之一。这个坡降大约相当于三峡大坝之后的水位一直到长江入海口的平均坡降。水在渠道中靠天然坡降流动的水流速度,可以用曼宁公式计算。具体来说,水速正比于坡降的平方,水力半径的2/3次方,反比于渠道表面的曼宁糙率。渠道越光滑,摩擦力越小,水流得越快。反之,渠道越粗糙,摩擦力越大,水流越慢。和曼宁系数成反比关系。

    问题就出在用什么曼宁糙率数据来计算才合理。普通清洁的天然河道的曼宁系数约0.04,如果渠道中长上水草,糙率会更高,视河床状况而定。干净的打磨平滑光洁的混凝土表面,其曼宁系数是0.013。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所有设计施工,看来都采用0.013的曼宁系数,这对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理想条件下清洁而光滑的混凝土表面,曼宁系数才会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20:17:44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6楼第 6 楼 zhangzhuyan 2018/4/8 20:06:09  的原帖: 比原子弹还厉害的就是中国嘴炮,比中国嘴炮还厉害的是朝鲜嘴炮!原子弹不过是个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20:18:26    android
    10
    日本鬼子,,韩国棒子,美国大兵,越南猴子,印度阿三,菲律宾女佣,泰国人妖。。。。。最厉害的就是中国喷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20:57:01    iPhone客户端
    11
    嘴炮也分专业和业余,更有森严的级别之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21:14:59    iPhone客户端
    12
    真正的高人是只管喝酒、吹牛逼、看笑话,绝对是没有时间更没那闲心去洗裹脚布的,这点,老夫相信楼主你是能悟出来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21:23:37    android
    13
    12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21:23:45    跟帖回复:
    14
    我讲的跟楼上各位讲的不是一回事。我的意思是说,在古代,士人参政方式比较委婉,很多都是通过旁敲侧击来实现。比如早年中学课本中有一篇文章叫《触龙说赵太后》,赵太后说了谁再提让我儿子当人质的事,我就急眼。触龙就只好跟赵太后唠家常,转个大圈子才说动赵太后。如果单纯家事,这种方式很好,但如果是国事,这种方式就不好。国事就应该让士人或士大夫开诚布公,陈说利害,决策层取最优方式运行。至于楼上各位讲的嘴炮,那是纯嘴炮,没一句实的,那种嘴炮比之我讲的嘴炮,不知低下了多少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8 22:10:54    android
    15
    物贸
    18901 次点击,40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大雪讲故事]嘴炮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