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唐都浪子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唐都浪子:《浪说红楼》连载(第五稿)
18008 次点击
42 个回复
唐都浪子 于 2018/4/17 18:30:2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第一篇《论巧姐儿》之:狠舅奸兄辨正

    一、狠舅奸兄说法种种
    刘姥姥,是《红楼梦》正式叙事开始,被作者锁定的第一个人物。由巧姐儿的判词推断,她与巧姐儿的命运有必然关联。贾氏败落后,“拐卖”巧姐儿的狠舅奸兄,是红学争论的一个主要话题。巧姐究竟是怎样进了妓院?因有高鹗后四十回先入为主的概念,读者现今几乎已成定论,她是被自己的“狠舅奸兄”拐卖了。狠舅奸兄是谁?在高鹗那里,狠舅奸兄定位在“凤姐之兄王仁”和贾家的贾环、贾芸等人身上。抠字眼儿来看,王仁和贾芸略能沾边;而贾环实在不靠谱。因为巧姐儿应该称呼贾环为叔叔才对。多数人对狠舅是王仁没有意见,对奸兄是谁多有争议。

    前十多年,有刘心武先生对狠舅奸兄的解说。刘心武认为,狠舅仍然是王仁;他的主要证据,是曹公双关谐音的笔法,王仁即“忘仁”。而对于奸兄,刘心武先生认为是贾兰。详细的论证过程就不提了。读罢秦学,能发现刘心武先生的思路主要有三个方面:
    1,是《红楼梦》中的政治素材和作者的政治观念。
    2,是对人物原形的分析和辨证。
    3,是他的有关文学创作的思辩。
    他以秦学牵扯的政变思路对狠舅奸兄做了解述,定位在王仁和贾兰的身上,基本可以自圆其说。秦学解释了《红楼梦》前半截的许多迷惑,对帮助读者理解《红楼梦》有指导作用。但有两点不敢苟同。刘心武对赵姨娘的偏见、即对残害林黛玉的原凶的解说令人惊恐,不知他如何来的那些概念。再就是他对狠舅奸兄的自圆其说。虽说有些新意,然而最多一笑而已,如何敢去苟同?理由如下:
    1,前八十回里,“凤姐之兄王仁”除了前面秦氏幸事之时和49回冷不丁的记下五六个字以外,谁还见过王仁是光脸麻子?他的品德又会如何?如果真是凤姐之兄即便多么不成器,岂会无薛大少之霸气?他与刑氏、宝琴等一穷亲戚偶然搭帮结伙、一起进京来荣府有何贵干?若有事,叫家奴跑一趟不就完了?所以,怎么看着都不像个凤姐之兄。49回有关“凤姐之兄王仁”的这两句话,与全篇很不相称,极有可能是高鹗等人为自圆后文而捣的鬼。因此,以“忘仁”而定“狠舅”之罪是文字狱的翻版,不亚于一桩冤狱。原本子虚乌有,如何服人?
    2,当贾氏败落,贾兰即使保住一命、或发达一些,但他依然没有能力来管巧姐儿之事。刘心武先生对奸兄的求证过程有蛇足之嫌。但他对奸兄之意义的解说却有价值。即是说,当时贾氏幸存各户都求自保,自然有人奸滑了些。刘先生此说,附合庸众世情的普遍现象和人情规律。
    狠舅奸兄所指,我自有看法。表明观点之前,先来分清巧姐儿、刘姥姥与王府、贾府之间对应的辈份关系。

    二、装糊涂不是老糊涂
    很早与凤姐的爷爷、即王夫人之父同朝为官的王京官,因贪金陵王家之势,便与凤姐的爷爷、即王夫人之父连宗。王京官,既然与王家连宗,认王夫人之父做了家叔——那么,他与王夫人应该同辈。不论有没有相同基因,王京官与王夫人,应该算同门堂兄妹。下面,就把与金陵王家连宗的这一支王氏各辈中的人物,对应在贾府、王府的辈份关系分步捋清。
    1,王京官、王夫人、王子腾、贾政,同为一辈。
    2,王京官之子王成、凤姐之兄王仁(假定有)、凤姐、贾琏、宝玉,同为一辈。这辈应该有刘姥姥。她是板儿的外婆,王狗儿的丈母娘,王成的亲家母,与王成同辈。
    3,王成之子王狗儿、贾氏草字辈、巧姐儿,同为一辈。书中王府此辈无人出现。
    4,王狗儿之子板儿、之女青儿,应比巧姐儿、贾氏第五辈草字辈低一辈。书中贾氏自草字辈终结,无记载。

    从王京官这一脉王氏来看,巧姐儿之舅,应当还有一个人,就是王京官之子王成。但王成早死,显然,他绝对不会是拐卖巧姐儿的狠舅或奸兄。若以在王家对应的辈份来说,巧姐儿该称呼刘姥姥为“姨”(笼统的称呼)才合适;或把刘姥姥视作舅家人称其为“妗子”即舅母,也勉强说得过去。
    刘姥姥,以其对应在贾氏的辈份来看——贾氏任何一个人,绝不会到了称其为姥姥的地步;因为与板儿青儿辈份对应的贾氏一代,书里根本没有。当然,民间把年纪较大的老太太笼统地称呼为姥姥也是有的。然而——刘姥姥的进荣府,目的就是为攀亲而来。她若不先把辈份搞清,还攀个毛线的亲?
    但荣府的人似乎稀里糊涂。不但玉字辈的姐妹和宝玉,都称呼刘氏为姥姥;而且,贾母还称呼刘氏为老亲家。虽说贾母有礼贤下士之风格,也给足了王夫人和凤姐的面子,但这个称呼,乱的就不至一两个辈份;全乱套了。贾母还没老糊涂吧?

    荣府人物对刘氏的称呼造成亲戚之间在辈份上的混乱,还是有个人大有意见。这个人,就是心胜比干又尖酸刻薄的林黛玉。其实,宝钗的心里也清楚,但她只是笑而不说出口。黛玉因此讥笑贾氏众姐妹及宝玉说:“不知她是你们家哪门子的姥姥?”黛玉说对了。宝玉、凤姐及贾氏诸艳,最多称呼刘氏个“老嫂子”了不得。可见,黛玉的话虽然刻薄,但心中的点子很清楚。
    更叫人不解的是,刘姥姥曾指着板儿向凤姐说过“你侄儿如何如何”的话。当时,就被周瑞家的斥责过。可见,周瑞家的,对这一脉王氏的辈份对应关系,也很清楚。但不知刘姥姥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我看她是装糊涂。

    进荣府求助,是刘姥姥自己的提议。女婿王狗儿开始虽不支持,当见丈母娘意志坚定,王狗儿还特别提醒她说:你去了,先找周瑞家的。因他爹王成,曾和周瑞有过私下置业的业务往来。显然,王狗儿做为生意人,他在人事关系问题上的攻略思路特别清晰。那么,刘姥姥怎可能把辈份都搞不清楚,就冒然出发呢?
    然而善于装糊涂,就是有好处;加之刘氏不乏良诚之意,第一次进荣府即筹银20两,一家得以添衣买炭过冬、并置办来年种子农需大计。第二次进荣府,刘氏带着新鲜瓜果疏菜等收获之物来进贡,又得银108两之多,得以买地、置产之大用。
    因此说,刘姥姥在荣府对应的辈份,倒也可以忽略,毕竟只是拉扯的亲戚。然于王家来讲,既然连了宗,就不可乱谱。何况刘姥姥的攀亲,原本是有备而来,焉得不知自己和板儿在王家对应的辈份?这是多大的事呢——没有王家之连宗,哪里来的贾氏这门亲戚?
    但王京官——于金陵王家之间的辈份关系,确实是一笔糊涂账;原本他们也并非同宗。

    三、我愿降一辈与你们论亲,好吗?
    现在,咱们重新换个思路再看。未连宗之前,王京官与凤姐的爷爷、即王夫人之父,不过就是官场哥们儿——可以以兄弟相称。但因王京官贪势,才认这个王家哥们儿做了家叔,成了两辈人。事实上,他们“叔侄俩”之所以连宗结党,还不是为了升官发财的那点“哥们事”么?
    那么,以这个“哥们关系”再来看王京官一脉对应在王府和荣府的辈份,是不是应该统统提升一辈呢?提升之后,刘姥姥与王夫人、贾政等人应当同辈。依此同理,王成、王狗儿、板儿等人在王府贾府对应的辈份,自应提升。
    这样,以王氏家族为基准而论,王狗儿,就是凤姐之兄;同时,也是巧姐儿之舅。顺理,板儿该呼凤姐为姑母,称王夫人为姑奶;板儿与巧姐儿,即是姑舅表兄妹。因此说,刘姥姥并不糊涂而是装糊涂;她拉着板儿喊凤姐为姑母,看来是很清楚王京官与金陵王家之前的来龙去脉。

    按理说,连了宗就不能乱谱。但巧姐儿判词前两句说得明明白白: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当初的王京官与凤姐的爷爷,原本不过就是官场的哥们,只因贪势才自降辈份,与金陵王氏连宗认了家叔。而现在既然势去家亡,就不要再来那样论亲。没有了王家之同宗,又何来的贾氏之亲戚呢?只因凤姐曾偶然助济了刘氏,凤姐自是刘氏的恩人。贾氏败落、巧姐儿落难,刘氏能救巧姐儿于水火之中,自然,刘氏反成了巧姐儿的恩人。
    当初,刘氏仅是抱着想去碰一碰的念头,她愣就成为荣府的座上客。可见,荣府确实是礼仪之家。刘姥姥也是一位知恩善报的老女人,当她得知贾氏遭难的讯息,应该前去探望了。当她发现老的都被正法或死掉,在心里最为恋念牵挂的,就是与王家、与自己有亲有缘的巧姐儿。当时的巧姐儿,应该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女孩子。刘氏很快打听到巧姐儿已经堕入烟花,于是就下决心要赎救巧姐儿。但刘氏本来是寄居在女婿王狗儿家的;并不是王家的主人。可想而知,王狗儿能同意么。

    四、坏事做多了,得抽空做点好事
    早先的王狗儿夫妇,在老岳母刘姥姥的经营理念指导下,凭借荣府两次资助的一百二十多两银子做为资本;加之王狗儿是个生意人,经过三五年的经营,应当相当富足而到达小康。但一个小康之家倘要从妓院赎回一个人,却难免卖地当产,又有受穷的可能。所以,以王狗儿的奸诈小气,定然不会同意赎人;最起码,他应当在两难之中;何况要赎的还是贾氏的罪家之女。
    这时的刘姥姥,一定会对女婿女儿进行说服工作;一定会翻出王京官一脉与王府、贾府之间亲戚关系的老账;一定会提及当初王家的凤姐、王夫人两次资助之恩。巧姐儿,既然是王家不折不扣的外甥女儿,那么对王京官一脉来说,王狗儿无论是舅(于巧姐而言)是兄(对凤姐而言),他们都应该相救。若念及当日凤姐两次资助的恩情,更应该相救。最后,王狗儿夫妇,应该被刘姥姥说服,他们变卖了一些田产赎出巧姐儿。但卖地当产而来的这点赎金,显然不够。诸位别忘了——宝玉曾把妙玉的一个宝贝茶器,送给了刘姥姥。当时的人们何曾想到,就是宝玉的这么一个善念义举,到关键之时竟派上了大用。
    赎金备齐,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赎救巧姐儿的理由?很有可能,王狗儿想到了板儿的婚事。他向刘姥姥提出了条件、或隐瞒了一些实情。若以连宗之后论谱,板、巧的辈份,并不合适结亲;这是宗法社会很严肃的事情。但这事儿别说是贾氏——就连王夫人和凤姐,也是略知一二。现在只要他们不说,世人谁也不知。王狗儿从此再不提连宗一事,重新论了辈份——自己就是凤姐之兄,巧姐儿之舅;板、巧的结合,也就没有了乱伦之嫌。因此说,还算是一个凄惨的团圆结局。红学的狠舅奸兄的问题,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如上所述,贾府王府既然已经灭亡,就不要再论什么连不连宗的亲戚关系。当初王京官,既然贪势能把辈份减下来;现在势去,就可加上去。当初,是金陵王家帮助了他们升官发财,后来贾氏之凤姐王夫人也救济了他们。现在,他们救赎的,是贾氏的一个骨肉、是王家的一个外甥女儿。天经地义。所以,全当这层因缘的发起人——王京官与凤姐的爷爷,就是哥们儿。若这样算起来,王狗儿就是凤姐之兄,是巧姐儿之舅。这就是作者在词曲里对“狠舅奸兄”的喻意。其实,狠舅与奸兄,是同一个人王狗儿。
    作者在巧姐判词和谶曲中的口气和喻意,是以凤姐和巧姐儿母女两人为本位而作。对巧姐儿来说,王狗儿是狠舅;对凤姐来说,王狗儿是奸兄。但不论这个舅有多么狠、兄有多么奸,总是因两个王家之间几个轮回的恩情而起。最终,这个狠舅奸兄,被刘姥姥这个恩人说服,巧姐被救了出来。
    至于巧姐儿堕入烟花一案,与王狗儿这个“狠舅奸兄”并无关系;而是官家对罪犯女性家属的一种处置方式。当王狗儿下定决心,他完全可以用板儿与巧姐儿早已定亲为由来赎回她。这个理由,是任何时候都能站得住脚。

    以上这些说法,都附合第五回巧姐判词及谶曲中的思想。人情社会中,所有恩怨情仇均出之有因。所谓“宿孽总因情”是也。恩怨情仇交织互动之下的因缘演化,也是《红楼梦》的主题线索之一。刘姥姥的出现、进入荣府的攀亲和以后赎救巧姐儿,原本出于一个恩字;这个恩字也离不开凤姐对王京官后人的资助。王家的凤姐是施恩者;贾家的姑娘、王家的外甥女巧姐儿,是受恩者。
    所谓人在做、天在看;或说人算不如天算——通过王氏两脉与贾氏之间这一番恩情的演化和轮回,上天计算出凤姐这个毒辣货,还是做过几桩好事;所以,就报答在她的女儿巧姐儿的身上。这种道家文化中的因果思想,是《易经坤卦》中所阐述的一个重要自然法则。即是作者在巧姐儿的谶曲《留余庆》里的感慨。而贫富、恩怨、情仇之间的交错互动对人物命运结局的影响,更是作者在《红楼梦》中要表达的重要思想。这种有关恩情与因缘之间互动演化的结果,正是自古以来中国人情社会的真实写照。

    本文选自唐都浪子《浪说红楼》之:论巧姐儿。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4/18 7:48:19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7 18:42:20    跟帖回复:
       沙发
    先码后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3:02:20    跟帖回复:
       第 3
    收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9:31:55    跟帖回复:
       第 4
    顶起
    回帖人:
    dbdtq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9:37:13    iPhone客户端
       第 5
    分析得很有道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11:49:47    跟帖回复:
    6
    刘氏是板儿的姥姥,王家人顺着孙子叫姥姥,是乡俗,贾母站在王家角度上称之为亲家,贾府阖府人称之为姥姥,是为尊称。没有乱套。如今这种俗称尊称在城市、农村随处可见。
    姥姥来贾府的目的是告贷,不是攀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12:38:20    跟帖回复:
    7
    奸兄是贾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13:38:02    跟帖回复:
    8
    差评!从刘姥姥要去贾府攀亲,王狗儿不愿意去,这一个细节可以断定,狗儿是个有骨气的!凡是有骨气的,一般不会有恩不报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13:43:12    跟帖回复:
    9
    差评!从刘姥姥要去贾府攀亲,王狗儿不愿意去,这一个细节可以断定,狗儿是个有骨气的!凡是有骨气的,一般不会有恩不报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16:12:49    跟帖回复:
    10
    有些牵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17:38:24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9楼第 9 楼 时光匆匆2018 2018/4/18 13:43:12  的原帖:差评!从刘姥姥要去贾府攀亲,王狗儿不愿意去,这一个细节可以断定,狗儿是个有骨气的!凡是有骨气的,一般不会有恩不报的。貌似你有理。陷入沉思。。。。
    与我的观点好像冲突不是很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17:39:28   
    12
       第一篇《论巧姐儿》之:究竟谁是母蝗虫

        被誉为中国社会百科全书的《红楼梦》,其主题故事由许多明暗线索交织而成。刘姥姥这条线,就是能够观照《红楼梦》故事全局的主题线索之一。
        元妃省亲后,红楼众钗及宝玉奉元妃懿旨入驻大观园。惜春又奉贾母之命,要为大观园做一幅画,引得红楼众钗均有一番高论。林黛玉笑着说:“别的草虫不画犹可。昨儿的母蝗虫若不画上,岂不缺了典?”林黛玉此话一语双关,也是作者借人物之口在提醒读者:大观园里不能没有刘姥姥这个人物,否则就缺了典,读起来就没有味道。
        从红楼故事叙述的开局一直到高峰(残失稿件中,应该还有结尾)来看,刘姥姥确实是红楼一典。林黛玉给刘姥姥起了一个母蝗虫的绰好,接着又笑着为惜春做的这幅大观园图画起了个名字,叫《携蝗大嚼图》;又引得红楼众美大笑不止。这个情节,引起了许多道德家对林黛玉的批判。他们说黛玉这是在取笑下层人物的寒酸之相;还升华说,这是人性的弱点。唉,又叫人从何说起呵!道德家的无聊,比流言家之滥杀无辜更甚、更糟糕。
        诸位试想:饱读诗书又气质高雅的林黛玉,怎能会这么无聊——轻易去取笑一个和自己处境相当的寄人篱下的乡下老妇人?再说,当林黛玉说出这个母蝗虫的笑话之后,宝钗还做了许多补充。还以道德家的判断准则为据——林黛玉的性情有可能取笑他人;但以宝姐内敛的性情,绝对不会在公众场合流露出这种无聊情感。宝钗做补充说:颦儿是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日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
        宝钗这段话,又是作者借人物之口在向读者传递一个信息:即春秋之法。所谓春秋之法,就是委婉的、影射式的艺术表达方式,即所谓曲笔;意在曲折地表达观点而并不是刻意隐瞒。那么,倘以春秋之法来理解“母蝗虫”和《携蝗大嚼图》,你还认为母蝗虫真的是刘姥姥吗?你让刘姥姥放开肚皮吃,她究竟能吃多少东西——至于让林黛玉为她起个母蝗虫的绰号、还让薛宝钗又做出许多专门的补充吗?实在是情理逻辑不通。

        所以,现在必须重新换个思路来理解母蝗虫的真实寓意。其实,不只是林黛玉和薛宝钗看不惯荣府在吃喝用度上的铺张浪费——事实正是如此:据红学考证派说,作者曹雪芹之家,就是因为讲究吃喝、广结名士、收藏珍奇导致公账亏空而获罪。作者在这里就是借黛玉之口、借刘姥姥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刘姥姥两次进入荣国府,总是被府中奢华的吃喝用度和非凡排场惊恐得目瞪口呆,足足念了几万声阿弥陀佛。
        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作者更是借机描写了那些玉食珍馐和富贵气派——据考证派说:这些情景,本来就是作者曹雪芹的祖辈和父辈们挥霍排场的实情。所以,他现在只好使用春秋笔法来表达不满和怨恨。毕竟,他的爷爷曹寅据说还是一位了不起的艺术家、还算一位修养很不错的文化大师。曹雪芹于私于公,自然要笔下留情。当然,以书中的人物关系和人情逻辑推断,林黛玉委婉地借刘姥姥来戏嘲荣府,也是对外祖母的口下留情。作者怕读者误解或者无视真旨,就让薛宝钗来强调、补充。
        然而,对于这样毫无节制的铺张浪费,不但贾府的主人盲目乐观、浑然不觉——在刘姥姥二进大观园、正是全书富贵气派的高潮之时,就连读者也全都沉浸在贾府富贵和谐的气氛当中。表面看来,黛玉所说的昨日那些热闹可笑的形景,无非是大家和刘姥姥的逗笑取乐。但是,对昨日这种表面上的富贵气派——作者在此使用春秋笔法,正是预言贾氏日后要出遭遇灾祸的根本原因——就是经济上的挥霍无度和管理不善。
        所以,与其说母蝗虫是刘姥姥,倒不如说母蝗虫就是贾母老太君。携蝗大嚼图,就是贾母带领着她的子孙们在大观园里大吃大喝的盛世浮华情景。蝗虫,在古中国是灾难的象征。因为旧时的科技,还不足以来对付虫灾,只能听天由命。所谓“民以食为天”;在吃喝用度上的铺张浪费,最终必然会引发出种种灾祸。现代经济也是同样,凡治国齐家之道,若在吃喝用度上(即民生领域)不能合理打算和计划,总会为将来种下祸根。
        刘姥姥两次来到荣府,所见到的荣府各色人等大大小小的饭局,就如同能够带来灾难的母蝗虫一样,是使贾氏最终在经济基础上崩溃的一个总祸根。这也正好应对了秦可卿临终之际对荣府当家人凤姐托梦所说的话——主要思想,就是要她量入而出。
        所以说,红楼四大家族的最终覆灭,除了刘心武先生在秦学中探佚的皇家政治嫡庶斗争那条暗线的因素之外;经济上的不善管理,也是导致其衰败灭亡的根本。据红学考证派说:曹李(贾史)两家,都是因为挥霍无度导致官账亏空而获罪。前面论柳五儿,我也已经探明:探钗改革之时,荣府底层人物在吃喝用度方面攀比、较真所产生的小危机演化而成的中上层大矛盾,终于在司棋大闹厨房之后激化、暴发。

        红楼故事中刘姥姥的这条主线,不只是作者在为贾府的兴衰寻找一个目击见证人;而更在于说明:刘姥姥所关联的物事渊源,都是贾氏等王公贵族覆灭的重要因素。诸如王京官与金陵王府的连宗结党;王京官后人王成父子与贾府产业管家周瑞之间暗中的置业交易;以及刘姥姥两次眼见荣府的奢华排场;还有她初进贾府的攀亲求助、以及妙玉身上关联的那些价值连城的宝物;等等等等。注:所谓置业,就是买房、圈地。如上这些行为或物事,都能关系到贾府等贵族阶级对下盘剥克扣、低进高出、虚炒浮华、贪脏枉法等等罪恶勾当。用当今的话说——这些行为,都是形成贫富差距巨大的根本缘由。
        但有一点却能肯定,刘姥姥两次来荣府求助而得到王夫人和凤姐的银两资助——用以帮助王狗儿一家置地添产、再通过劳动来致富的思想和行为(平儿劝诫之语),无疑又是积极正确的。所以,最终就报答在危难之时的巧姐儿身上,使这个小丫头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在刘姥姥与金陵王家和荣府之间、几代人恩怨情仇交织互动的作用之下,作者以一种偶然性的神秘力量来促成了巧姐儿较为团圆的结局;表面看来似乎在宣扬因果报应的迷信思想。但其实并没有这么简单。

        当提出母蝗虫的概念之后,林黛玉还有一番高论,她又笑着说:“论理,这园子盖才盖了一年。如今要画,自然得二年工夫呢。又要研墨,又要蘸笔,又要铺纸,又要着颜色,又要照着这样儿慢慢的画。”这其实还是作者借人物之口展露的春秋笔法。大观园,是一个能够体现财富为极权服务的样板工程。可想而知,在一年之内建成要埋掉多少财富;这些财富,总归都是下层大众血汗一点一滴的凝聚。所以,曹雪芹借“黛玉论画”之意,着重在于向读者强调:世上任何事情——尤其是刘姥姥身上所关联着的那些情景物事——即真正的经营大事;都要像画画那样一步一个脚印来进行,才有望圆满成功。
        作者恐怕读者跑神,又借宝钗之口提醒读者说:“照样儿慢慢的画。这落后一句最妙。你们细想颦儿这几句话,虽是淡的,回想却有滋味。”《红楼梦》中,作者如此的春秋笔法很多。总之,他是在反复提醒读者:荣府资助刘姥姥王狗儿一家置地添产、通过劳动来致富的这个行为——最终为巧姐儿带来较好的结局,不只是善良和恩情之间的报应;偶然之间,也有其必然性。试想,倘若没有刘姥姥和女婿王狗儿一家如“慢慢做画”那样、点点滴滴积累式地勤劳经营——荣府资助的一百二十两银子,即便放在家里丝毫未动,当时也不可能从妓院赎回巧姐儿。
        伟大的文学家曹雪芹,同时也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和社会经济学家。他通过巧姐儿和刘姥姥两个人物之间能够发生巧缘的偶然性和必然性,在向读者揭示贾氏诸族覆灭原因的同时,也合理地提出了自己治国齐家的政治经济思想。并且,他的这一务实的经营理念,既使在如今看来仍然具有其科学性、可行性和持久性。再从文学角度观照,《红楼梦》这部悲剧文化作品,却能因刘姥姥和巧姐儿这两个人物较为喜庆团圆的命运结局,而使读者的心灵永远闪耀着一线希望之光。

        本文选自唐都浪子《浪说红楼》之:论巧姐儿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4/18 17:53:38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8 19:12:17    跟帖回复:
    13
    长知识了,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9 9:07:19    跟帖回复:
    14
    先搞清楚“舅”是什么意思吧。“舅”是指妻的兄和弟,“舅父”才是指母亲的兄和弟。“狠舅奸兄”指的应该是“舅兄”,也就是现在俗称的“大舅哥”,老婆的哥哥,不是二个人,是一个人。
    汉字字义跟随时代变化很快,用今天的字义套古代的说法可能会出错。水浒中的潘金莲还称武松为“叔叔”呢,用今天的字义来理解岂不荒谬。
    舅、姨、伯、叔、爷、娘、哥、床这些日常用语,古代的意思和现代的意思根本不一样。
    “狠舅奸兄”,就是“又狠又奸”的“舅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9 10:03:14    android
    15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五袋石果 2018/4/19 9:07:19  的原帖:先搞清楚“舅”是什么意思吧。“舅”是指妻的兄和弟,“舅父”才是指母亲的兄和弟。“狠舅奸兄”指的应该是“舅兄”,也就是现在俗称的“大舅哥”,老婆的哥哥,不是二个人,是一个人。
    汉字字义跟随时代变化很快,用今天的字义套古代的说法可能会出错。水浒中的潘金莲还称武松为“叔叔”呢,用今天的字义来理解岂不荒谬。
    舅、姨、伯、叔、爷、娘、哥、床这些日常用语,古代的意思和现代的意思根本不一样。
    “狠舅奸兄”,就是“又狠又奸”的“舅兄”。
    有道理。
    那么,按照你的“正确”解释,判词中“狠舅奸兄”应该是谁的“舅兄”?
    这位“狠舅奸兄”又是谁呢?
    18008 次点击,42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唐都浪子:《浪说红楼》连载(第五稿)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