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作家伊北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长篇年代小说:六姊妹
1388 次点击
8 个回复
作家伊北 于 2018/6/8 14:02:1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001 何家老大

    多年之后,何家丽才赫然发现原本不该她当何家老大。按照来到世间的顺序,不该她是老大。她上头还有一个姐姐,叫何家美。家字辈,单名叫美,是从母亲美心的名字里取出来的。据说家美是漂亮女孩,大眼睛,小嘴巴,小家碧玉的模子,一出生不哭反笑,人人喜欢。只可惜她福薄,长到一岁多跌进火盆里呛死了。死了就没了。待家丽出生,打开始便自自然然升一级,成为这个家的大姐和长女。不过算命先生说,何家的第二胎原本应是个男孩,是家丽抢着投胎,挤走了他。家丽命硬。

    更糟的是家丽不算美。一出生就暴哭,三天三夜不停,美心不太喜欢她,没满周岁就丢给婆婆何文氏,她跟着丈夫何常胜坐马车,转水路,一路向西北,从扬州江都老家到安徽淮南上这个刚成立的工业城市支援建设。

    淮南是个煤城,但因为是新建的城市,士农工商一应俱全。何常胜来了就落在“皮毛号”——一家专门做皮毛加工的公司,没几年,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公私合营,皮毛号和其他工商业公司都并了并,归外贸局管。刘美心跟着丈夫来,刚开始没工作,后被安排在“酱园厂”——负责生产酱油醋料酒咸菜的地方。

    父母在外工作,从1952年出生到1960年这八年间,家丽是跟着老太太在扬州江都度过的童年。爸妈偶尔来信,两年过年或者五月端午回去一趟,路远,偶尔又发大水,不方便。

    家丽对妈妈的印象不怎么样,她觉得她冷淡,还是乜斜眼评价人为:丫头片子。对爸爸印象却不错,高高大大, 总把她放到肩膀上玩开飞机的游戏。爸爸喜欢笑,但偶尔生起气来也不怒自威。爸爸总给她带糖吃。

    老太太不识字,每次爸来信,她都请村里的先生读给她们听。家丽记得,每次都会听到一句话叫: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三年自然灾害来了。到1960年,农村日子实在不好过,都有人吃树皮,老太太给儿子写信说明情况,常胜让妹妹在老家看田地,老太太便带着家丽走水路来到淮南。这八年间,美心又怀过一个,流了。此后许久怀不上。如今又怀上,何常胜很想要个男孩,日日在灶王像前祷告。美心说你跟灶王祷告有什么用,生下来无非又是个吃饭不干活的。常胜说,要是个男孩,吃饭干活我也认了。背井离乡,没有个男孩怎么顶门立户。常胜觉得这是实际问题。让老太太来,一则她年岁大了,第二也是能来照顾照顾家和美心。即便怀孕快到临产,美心还在坚持上班。城里粮食定量。美心肚子里有一个食量大,饿得脸都瘪瘪。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02:54    跟帖回复:
       沙发
        田家庵码头,何常胜站在河岸边,胳膊上挎着个布褡裢,里头藏着一小片馓子。船慢慢靠岸,搭了木板,客人鱼贯下船。看到老太太,牵着个瘦兮兮的小姑娘。常胜喊了声妈。家丽抬眼,哦,爸爸的样子好像变了些,更瘦了,但依旧伟岸。

        凑近了。“就这点行李?”常胜朝老太太肩上的包袱看,接过来。老太太目光朝下,家丽怀里也抱着个小包袱。

        “叫爸。”老太太说。

        “爸。”家丽机械地。

        “高了不少。”常胜对老太太笑。意思赞扬她带孩子带的好。

        “吃不上喝不上。”老太太说。又对家丽,“搁家里老说想爸爸想爸爸,怎么一见到真人哑巴了。”

        “没哑巴。”家丽大胆反驳,她从来天不怕地不怕,“就是饿了!”她说实话。常胜才想起来手上的馓子,“刚兑的,托一个朋友才买到,吃一半。”

        老太太说回去再吃。

        “就在这吃吧。”常胜坚持,“去那边,风小。”常胜指了指船塘子。到船塘子边,站定了。这是人工在河边挖出来的一小片内湖,停船用的。边沿靠着坝子,避风。淮河年年涨水,船塘子多少有点蓄洪功能。老太太掰一点慢慢吃,分给家丽一部分。家丽狼吞虎咽,她第一次吃这种油炸的零食。特别脆、香。

        老太太笑呵呵对儿子,“怎么,活抽抽了?给老娘和女儿吃点东西,还得避着老婆。”常胜为难,“不是避,是她现在饭量大,这又是带油的,见着了肯定不要命,我怕到时候你们摸不着。”

        “我又不是没生过,怎么她生个孩子,地位就这么高。”

        “胡瞎子说了,美心这回准生男孩。”

        “谁是胡瞎子?”老太太问。

        家丽插话,“就是姓胡的瞎子,奶奶你这都不懂。”老太太说吃你的,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家丽只好站到一边。继续吃。

        “就是坝上算命的,说以前给日本人和国民党都算过命,共产党来了,没人请他算命了,不过北头这些户都信。”田家庵码头在淮南的北面,码头沿岸的居民区统称北头。是淮南的发源地。

        “算得准不准?”老太太慢慢嚼馓子,努力嚼出滋味。金贵东西,她舍不得那么快吃完。“说是日本人国民党都说准,还给过他金条。”常胜道。

        “走江湖的,报喜不报忧,”老太太说,“如果他算得准又能破解,为什么日本人没留住,国民党也跑了?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们还是跟着毛主席走,不信什么胡瞎子,胡扯,胡来。”老太太不识字,但口才一流。常胜觉得老母亲说得有道理,无从反驳,一低头,布褡裢里的馓子只剩些沫沫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04:19   
       第 3
    老太太着急,“你这孩子嘴怎么这么快?!”作意要打,其实还是维护大孙女。家丽故作不知,“没注意,没守住嘴,爸,这点也太少了。”常胜怕跟美心无法交代,“都别说了,嘴擦干净,当没这事,回家不许再提不能让你妈知道。”
    家丽胡撸一下嘴。
    “擦干净点,嘴丫子,别沫沫渣渣的,不能有油。”常胜下命令。家丽抻袖子,嘴巴在上面镐了镐。“她又不是狗。”家丽小声嘀咕。还没到家,她就已经开始有点讨厌妈妈了。
    “说什么?”常胜不能容忍女儿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辞。
    “行了,常胜!”老太太阻拦。
    家丽站出来,大义凛然,“为什么我们就得偷偷地吃不能被人知道,为什么只有妈妈能吃我们就不能吃!”
    常胜着急,老太太拦住他,“这个死丫头!没你妈哪来的你!本末倒置反了教了!你妈能生弟弟你能吗?!”
    “常胜!”老太太喝道,“跟孩子说什么呢!”
    何常胜闭嘴。家丽瞪着两眼,在风中像一块木头疙瘩。
    “死丫头跟你爸道歉!”
    “我没错!我是人,我要吃饭!”家丽执拗。
    老太太急道:“你这脾气以后还得了,她是你爸,一家之主,没有他也没我们的好日子,主次你得分清楚了,小小年纪不明事理以后奶奶都不护着你!这是你家,你是女儿!就应该像个做女儿的样子!”
    家丽哭了,“在江都的时候都说我是孙女,现在突然又说我是女儿,我不会做女儿,我不做女儿。”
    家丽一哭,何文氏又心软了,声音柔和了些,“不会做可以慢慢学,他是你爸,一会见到的是你妈,我是你奶奶,这就是你的命,你得认,好了,先向你爸道歉。”
    常胜吓唬她,“还不做我女儿,怎么,想做河里水猴子的女儿?丢你下去。”咧嘴笑,露一口白牙。
    老太太劝儿子少说几句,又说见得少,感情要慢慢培养。“道个歉。”老太太对家丽说。
    “爸,对不起。”家丽立刻收了泪,跟个没事人似的。她向来能伸能屈。
    气消了,三个人沿着坝子朝家走。说是家,其实就是个土石灰围成的小院子。三间小瓦房,是常胜来了之后单位同事和街坊邻居帮忙一起建的。来晚了,地方选的不好,低洼,发大水总被淹。隔壁邻居刘姐站在院门口,伸着脖子,常胜三个走近了。
    刘姐朝院子里头喊了一声,“回来了回来了!”喜不自禁的样子。刘姐也是江都人,她跟刘美心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两家一个在河上头一个在河下头,从小就在一起玩,又同姓,连着宗,刚好刘姐嫁的生也来支援淮南建设。美心和她算是个知心人。
    刘美心扎着辫子,叉着腿在堂屋门口坐着,并没有显出高兴来。“常胜,回来了,文姑,路上累不累?”刘姐在门口问候。
    “妈。”家丽率先叫了一句。应付差事。
    常胜和老太太都一愣。刘姐先笑了。老太太道:“出笑话啦,连自己妈都不认识了。”又对家丽,“这是刘妈,上河缘刘爷爷家的女儿。”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6/8 14:06:10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05:18   
       第 4
        “刘妈好。”家丽知错就改。刘妈随即道:“行了,常胜,文姑,不耽误你们了,晚上还不知道吃什么呢。”老太太虚留了一下,刘妈执意要走,她便不留了。家丽随着爸爸走进院子。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阴沉沉的,不像老家农村的场院,宽宽大大,能晒到太阳。院子里一颗枣树,枝枝丫丫。建国初期的城市生活,跟农村生活的差距并没有那么大。如果说有,家丽的第一感觉惟有局促。美心坐在当门口。

        “妈。”美心叫了一声,屁股没抬起来。肚子圆滚滚的。像螳螂。

        “别起来了。”老太太说。顾全大局。

        家丽站着不动。老太太笑道:“在家里老念叨妈妈,见着真佛了,又不知道念经烧香了。”

        当然是谎话。家丽清楚,她看看奶奶。又看看爸爸。

        “叫人。”老太太下令。

        家丽服从命令。“妈。”清清脆脆叫一句。

        美心好像也没打算接,只说,都累了吧,路上吃东西了没有,常胜,看看米桶里还有没有米,把那半碗萝卜干拿出来。

        常胜抱怨,“哪还有什么米,只有一点黍黍面。”

        “妈来了,怎么能没吃的?”美心道,“去刘姐家借点白糖。”

        常胜服软,闷头真去借。 老太太见不得儿子受气,道:“别管了,我来吧,黍黍面有,盐总有吧。”

        常胜说那有。

        美心说油盐酱醋是齐的,酱园厂工作,这个不愁。

        “你们休息。”老太太放下东西,就朝外头走,家丽跟着。常胜说妈你去哪。老太太说不走远,就在坝子上转转。

        淮河土坝子,全市的重点工程。夏季雨多涨水,最怕溃堤,坝子上还有土方堆着。近秋,坝子上的草还没凋零,天有点热,但晚风一吹,倒还神清气爽。走在坝子上,抬眼望去,像走在一条土龙身上。老太太仔细看着,瞅准了才弯腰,一揪,攥在手里。家丽问是什么。老太太教她,这个叫大姑娘腿,那个叫灰菜,还有苦菜。难得有那么多漏网之鱼。她原本以为地都被吃出皮了。

        摘完到家,老太太就下厨,菜洗干净,拌上盐,抹一点点油星子。黍黍面和好,菜放进去,在炭糊子炉子上摊菜饼子。

        一会,做好了。一盘子菜饼。

        美心感慨,“妈来了就是不一样。这些日子,都不知道吃的是什么,总感觉没吃饱,我就说,别回头孩子生出来都是黄绿黄绿的。”老太太吩咐常胜,想办法再弄点吃的。

        常胜掐手脖子,“能弄的都弄了,省出来给功臣,你看我这,都是浮肿的。”

        家丽不多说话,一个劲吃。吃了两个。老太太把盘子往旁边端端,“行了,留点肚子。”

        家丽撇撇嘴,老太太让她去洗碗。家丽倒也没说什么,闷头去干。美心啧啧称奇,“都会洗碗了。”

        老太太道:“做饭洗碗打扫都会,咱们这种人家,出不了娇惯丫头。”美心说妈管人有一套。吃完饭,老太太从包袱里掏出一只银项圈,递给美心。

        给孙子的。美心为难,“还没生出来呢,谁知道是什么。”

        老太太说吉祥话,“不是胡瞎子都说了是男孩么,这个项圈戴正好。”常胜说妈,你不是说胡瞎子是胡说么。

        “有时候胡说,有时候也不胡说,自己要判断。”

        家丽从厨房出来,横夺项圈,“奶奶,这不是说好了是我的么。”

        “你不是有银镯子了?”

        “项圈比镯子好看!”家丽嚷嚷。

        “项圈是男孩子戴的。”美心解释。常胜耐不住,发火,“什么都要,放手!”老太太又好歹劝,说把包里的虎头鞋给她,家丽才罢手。寻常不到九点就睡觉。今天已经晚了些。要分住处。

        老太太故意说:“回到家了,跟你爸妈睡吧。”

        家丽死活不干。还是跟奶奶睡。老太太笑说奶奶也不能跟你一辈子。家丽说有一天是一天。进屋,躺简易木板床上,煤油灯一盏,昏沉沉的。“以后你不嫁人?”老太太嘟囔,“总得走的。”

        “哪都不去。”家丽倔强。

        常胜和美心也躺下了。煤油灯还没吹。美心说尿急,常胜扶着她到院子口上厕所。进门又感觉饿了。美心摸到厨房,看还有没有什么吃的。常胜跟在后头。美心说你妈真会做,野菜都能做出肉味。“哪来的肉味?”常胜不解。

        “猪油味,我闻出来了。”美心肯定地。

        “幻觉。”

        美心随手拿起布褡裢,又闻了闻,恍然大悟。她憋住不理论,回到屋里才说:“不是今天有片馓子要拿回来吗?”

        常胜一愣,说:“哦,没兑到。”

        美心不饶他,“哪儿去了?自己吃了?”

        “没有没有……”常胜支支吾吾。

        “家丽吃了?”美心猜。

        常胜还说没有,但底气明显不足。

        美心明白了,恨道:“你这个女儿,就是个活土匪!”

        常胜不理她,躺下,小声,“说的好像不是你女儿似的,还不是你生的。”

        美心躺下,又起来,“不行,肚子空,我吃口咸菜。”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6/8 14:06:55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07:42    跟帖回复:
       第 5
    提前先看版:

    《六姊妹》阅读地址:

        https://read.douban.com/column/736402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9 6:22:44    跟帖回复:
    6
        过了秋,美心上班不正常,此前流产两次,她必须小心。地保住,才能有庄稼。家里还是紧着她吃——趁家丽不在的时候。

        家丽已经开始上学,八岁,应该上三年级,但因为基础差,只好从二年级开始学起,好在学校教学谈不上严,就认认字,玩玩。她比班里的孩子都大。田家庵区一小离北菜市不远,一早常胜送她过去,跟年级组长打好招呼,老师领着过去,到二一班。家丽不怕生,老师领着她上讲台,家丽居高临下,目空一切的样子。

        “欢迎新同学。”老师说。

        同学们鼓掌。

        “新来的同学做个自我介绍。”

        家丽站起来,虎头虎脑,“我叫何家丽。”是江都口音。她还没掌握淮南方言。普通话也不太好。

        全班哄堂大笑。家丽拳头擂教案,“笑什么笑!”

        一锤定住音,霎那间安静。没人笑了。这人不好惹。

        “新同学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老师说。

        家丽点头微笑。收敛野性子。

        在全班的瞩目下,何家丽按照老师的指示走到最后一排,把书包一丢,凑个空位子打算坐下。

        两边的男孩故意持住劲,只留给她窄窄的一条小缝。何家丽见了,心里有数,脚先跨过板凳,再来个千斤坠,压!屁股下沉,生劈出一条活路来。坐稳了,两边咕拗,攻城略地,男孩们咬牙切齿憋足气守住,徒劳,城池尽失。家丽发育早,比他们都高,力气也大。何家丽得意地笑几声,坐好,上课了。

        下课十分钟。同桌的男孩不乐意,面子上挂不住——其实也不算同桌,桌子是长条木桌,后面摆长条凳,所以等于是五六个孩子一排,都算同桌,只不过这个男孩刚好在家丽旁边。

        “哪来的国民党特务?来我们这撒野!”

        “让开!”家丽一推,男孩打了个趔趄。

        “呦呵,怎么着,想练练?”几个男孩围着家丽。

        “我再说一遍,让开。”家丽不打算客气。她在江都老家跟同村的武进士学过几手,正愁“深藏不露”。

        男孩不让。

        “尊姓大名?”家丽按照江湖的规矩。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汤为民!”

        “行了,我知道了,汤为民,麻烦让开,别挡着路。”家丽依旧耐着性子。

        “这就想跑?门儿都没有!反动派就应该被打倒!”为首的男孩充满“革命”热情。


    提前先看版地址: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65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1 16:21:09    跟帖回复:
    7
        周围男孩们起哄说打倒打倒。

        “去厕所,要不要跟着?娘娘腔。”家丽先礼让三分。

        男孩被激怒了,叉着腰,“我不跟娘们动手,你给我道歉!”

        家丽一伸手,麻溜地,把他红色裤带解下来,一抽,跟抽了龙王三太子的龙筋似的。男孩大惊,连忙护住裆部,提溜着裤子。

        “这是哪个老奶奶的裹脚布,怎么还当上裤带了。”家丽藐视,冷笑。女孩们围过来笑。恶人自有恶人磨。

        “还给我!”男孩伸手要夺,家丽往后一闪,他捉住一点绳头,“你撒手!”男孩怒目。跟着要伸手扳家丽的肩。家丽一个反抓,脚下一踢,男孩没站稳,再来个背摔,男孩身子在空中划了个弧线,咚的摔在地上。所有人愣住。家丽得意。两三秒,男孩摸摸头,见有血,大叫了一声。教室里乱成一团,外面天空黑了,一会,盆倒般下雨。

        父亲常胜被老师教到学校之前,家丽已经到家了,没带伞,就顶着块油布。老太太道:“刘妈女儿没跟你一块回来,怎么这会就回来了?”老太太也跟着孩子们叫刘姐为刘妈。

        “没有,放学早,老师说雨大先回家吧。”家丽撒了个谎。

        院子里的水没过脚脖子。

        老太太在屋里收拾,把东西都放到高处,床上,柜子顶上,桌子腿系根绳,系到窗户栏杆上,厨房炉子也灭了。美心提着盏煤油灯。家丽问:“阿奶,去哪?”老太太把伞递给家丽,道:“扶着你妈,去刘妈家。”

        “去她那干吗?”家丽还问究竟。

        “让你去你就去,眼睛不看,要发大水了。”老太太没好气,十万火急,谁有工夫解释。

        发大水。这个在父母和奶奶口中提过无数次的词,如今到了眼前,家丽觉得不可思议。看样子,发大水是件坏事,可家丽却莫名兴奋。

        美心站在门口了。老太太继续指挥家丽,“你妈弯不下腰!裤腿给她卷卷!”

        家丽看看,不情愿,但还是照办。撑开伞,三个人趟着水,出了院门,先上坝子,绕过屋角,再往南走不了几步就是刘妈家。刚踏上土坝,家丽看呆了。眼前的淮河,在雨幕中像一条翻滚的黄龙,咆哮着在田家庵打了个转,又奔腾向东。

        “走啊,发什么愣!”老太太催促家丽,“注意脚下,扶着你妈!”美心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

        刘妈住这片少有的二层楼。

        雨还在下。天色比锅底还黑。三盏煤油灯点起来,亮堂堂的。老太太扶着美心坐下,刘妈拿块毛巾给她擦头发。家丽撑开伞要出门趟水。老太太喊:“回来!疯什么,老实坐着。”家丽只好坐稳了。

        美心对刘妈叹,“就是没女孩样。”

        刘妈笑道:“也好,女孩当男孩养,老大皮实点好。”美心又问刘妈她女儿秋芳回来没有。正说着,秋芳上来了,说了声雨真大,回旁边自己屋了。老太太也笑:“这才像个女儿家。”

        胡瞎子推门进来,“哎呀,真是水龙王发怒了,今年又是不得了。”美心笑道:“胡神仙,这风大雨大,你是怎么摸来的?”

        “秋芳扶我过来的。”胡瞎子说。众人又赞了秋芳一番。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多说点好话。

        又一会,邻居朱德启的老婆和大老汤的老婆都上来避洪。雨下得急,排涝系统负荷不了,一楼淹了,无一例外。

        几个人闲着没事,都说饿了,可到底变不出吃的。只好说闲话顶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1 16:22:28    跟帖回复: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长篇年代小说:六姊妹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