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Deacon_0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人可貌相,水可斗量
16510 次点击
229 个回复
Deacon_01 于 2018/6/8 14:33:1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每当与朋友聚会,谈及风水面相,就被对方讽刺为封建迷信,江湖骗术。并且很多单位企业在用人方面也以貌取人,提倡古老风水、面相学的应用。也被这帮家伙诉为无稽之谈。

    我无法说服他们,这毕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我找不到科学的论证方法来说明。它传了5000年,没有创始人,只是老百姓的智慧结晶。可这里面就是蕴藏着某种因果关系。就象我们学的数学公式一样,你输进数字,它给出答案。

    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当场给这帮家伙指鼻画眼,从他们慢慢变得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看出,小子傻了。

    即使傻了,他们还会最后来一句:谁晓得你去哪里听说了的。

    我K,我发财又不靠你,我有那闲功夫去打听你那点屁事。

    有些东西你不服不行,那是5000年的沉积,历朝历代帝王将相好的就是这一口。不信你去看看现在的人民公僕。

    我其实也没去对这些“封建迷信”有专门研究,只是家族流传,男性成员均会一二,我只是耳闻目染而已。

    今天我就把我那点屁本事,拿出来与各位民间高人探讨一下,看看这些“封建迷信”的价值有几许。

    我想对各位说的就是:人是可以貌相的,海水绝对可以斗量。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34:58    跟帖回复:
       沙发
        其实这玩意,如果没有两把刷子,谁也不敢瞎扯。你要人家信,还要崇拜,那可要有真功夫。不过也有例外,那就属于歪打正着了。

        话说清朝末年,我家老老老爷子,年方16,在信宜的一家米铺当伙计。自幼读私塾,喜舞文弄墨。爱结交文人骚客,身上也带着那么一股酸劲。

        一日街上一地痞,把帮人写对联为生一老人的摊档打翻,墨汁撒满一地,糊口家什一片残迹。看着无助的老人,我家老老老爷子怒火中烧,但也只敢在米铺里远远骂道:这王八蛋不得好shi,总有一天要被雷劈死。

        我K,绝就绝在没几天这WBD果真在一场暴雨中被雷给劈死了。

        老老老爷子这下可不得了,被当家的供为上宾,立刻破格提升为“总经理的助理”了。街坊们也知道这米铺里出了个半仙。上门烧香送钱者开始踏破门坎。钱是自然不敢收,因为这就是前面所说的歪打正着,没有真功夫,最后人家会砍得你死无全shi。

        正常的生活被打乱,老老老爷子只得背井离乡,远走高飞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38:47    跟帖回复:
       第 3
        斗转星移,等老老老爷子再次回到信宜,已是一大家子,膝下两\女一男的中年男人了。这唯一男丁就是我的老老爷子。

        反正这些年,谁也不知老老老爷子是如何养家糊口的,给人感觉就是混得不错,有妻有妾,还带有家丁无数,丫环几人。给人高深莫测,很有些神秘感。

        我这老老爷子受其父亲老老老爷子的影响,从小饱读四书五经,写得一手好字,说话慢条斯理,给人感觉也是神-秘兮兮。就是看书读报,也是与常人不同,老头竟是唱报的。《人民日报》在他手中也是唱得胜过超女,那调很是古怪,听起来有种说不出的味道。W革其间,把mao主\蓆语-录和《人民日报》的社论给唱得别具一格。后被老老爷子的儿子老爷子诉之为封、资、修。就再也听不到老老爷子的歌声了,很是可惜。

        老老爷子后来告诉我,其实家乡有红-白-喜事,都是这么唱的。要是唱-死-人的,就把节拍拉长即可。

        我还小,闹着老老爷子拿《老三篇》唱一下哀-乐来听听,果真如此。天真的问老老爷子:你老竟敢拿我们伟大领-袖mao主\蓆的语-录来唱-哀-乐,你这个老反G命。

        老老爷子诉斥:你懂个P。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40:51    跟帖回复:
       第 4
        跑题了,再说回这老老老爷子和他那神秘的儿子。
        老老老爷子回来后在信宜置下家业,养鸟种花,再耕上几亩地。生活过得很是惬意。但从没见他做过什么生意,父子俩一天神秘稀稀。成天门庭若市,是高朋满座。
        转眼数十年过去,老老爷子也近中年,家中大小事务也交到他的肩上,更老的那个就退居到了二线。
        街市上一恶霸,欺行霸市,无恶不作。人们是敢怒不敢言。一次老老老爷子父子宴请乡绅的宴席上,谈及此事,儿子老老爷子断言:此人将不得好死,死了都不能躺着死。
        数月后的一天,小日本鬼子打到信宜,虽然进城未见战斗。鬼子们是迈着方阵走进信宜城。那恶霸站在骑楼的二楼看着热闹,身体靠在窗台上。谁知一流弹射来,正中丫的脑袋,丫当场弊命。晚上他老婆叫他吃饭时才发现丫站着死在窗台上。
        此时人们又想起清末年间的事,发现这父子俩真神得是不得了。结果就是:财源更是滚滚来。
        这让我想起W革年间的一件事。一日老老爷子神秘小声地跟我说:“林-副-主-蓆就要死了,而且是死于火厄。”
        我还是那句话:“你这个老反G命。”
        老老爷子也是那句:“你个细路仔懂个P咪。”
        我那时的年龄与我儿子现在相当,的确是懂个屁,谁知道什么叫做火厄。(面相学里火厄即是:被火烧伤,被水或油烫伤,车祸等)
        结果没过半个月,我们敬爱的林-副-主-蓆就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43:01    跟帖回复:
       第 5
        这里也来说说我自己的另一案例。两年多前,我公司一收银员张小姐,死缠烂打的要我帮她看相。我只抬头一眼,随口说道:你在15-16岁左右被火烧伤或被烫伤过。(面相学所说的年岁是指虚岁)

        小妮子一蹦三丈高:“哇噻,神了嘢。我15岁在我哥婚宴上被我妈一锅滚烫的油烫伤双臂。”

        我K,有什么好激动的,这些只是面相学的小儿科,最基本的功课而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46:12    跟帖回复:
    6
    又跑题了,再说回那两老头。
      解放前的事我就知道得太少,就知道老老爷子靠着这些神神秘秘,养起了一大家族。不仅有饭吃,在当地还是一名门,挺有江湖地位。听那里的老人们讲,老老爷子府前常常是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我小时候就很纳闷,那时的人可真好忽悠。
      老老老爷子是什么时候升天的我就搞不清楚了,长得什么样也不知,那时也没数码像机。从小在我脑海里的感觉,可能长得就象周扒皮或者胡汉三。就是长衫马褂瓜皮帽。大概是看多了革命电影的缘故。因为老老爷子一解放就是人民专政的对象,反正就是地、富、反、坏、右,我这红小兵只能把他们想象成南霸天摸样,难道还想象成高玉宝不成?
      听老老爷子的儿子老爷子说,解放前,老老爷子很是风光,很多达官贵人来巴结他,还常常被请到省城广州。小时候也认为老爷子在吹。心想你就吹吧,反正也不用打税。后来才知道,那可都是事实。
      老老爷子算是好命,活到80几几。以后再说,这是后话。
      老老爷子膝下有三子,也算老头有眼光,早早的把老三送到了革命的队伍里,扛枪打仗,保家卫国,雄赳赳气昂昂的跨过了鸭绿江。正因为这样,老头才在解放初的人民专政中保住了一条老命。不知这是不是老老爷子那些神秘玩意的验算结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51:50    跟帖回复:
    7
        小时候我问老爷子,你在上甘岭跟美国人民有没有肉搏过,就是那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老爷子没得好气的说:“老子是空军,机场都在后方。哪去过那猫儿洞。”我心想,老老爷子算得真准,叫儿子做空军,那会是在后方。

        小时候总希望自己这“最可爱的人”的父亲手上有那么一点战功吧,这是人之常情,这样就可以在小朋友面前NB一番了。继续追问:那你打下过几架联合国军的飞机啊?老爷子大声答到:“TMD,打个屁嘛。老子还没飞过三八线,他们就在下面签定了停战协定了。”小小时候又歪着想,老老爷子算的真准,儿子飞机发动机还没预热,下面已经握手言和。反正很小就把老老爷子当做神了。

        但也有感觉老老爷子有算得不准的时候。老爷子回来后也不早早退伍,还跑到什么空军学院做个鸟教官。这下可好。这鸟学院从政委、院长、系主任到教研室主任,清一色的两航起义人员。W革一来,呜呼哎哉,他们全部玩完。

        大字报,批斗会,高帽猪笼辣椒水,反正江姐玩过的他们全来一遍。最后还扫地出门,集体被赶到了江西奉新,做起了邓小評的邻居。

        这下可好,老老爷子没话可说了。成天闭目养神,口中念念有词。还带着一奇怪的阴笑脸。我可就得意了,老神仙,你也有算错的时候。老老爷子还是那句:“滚一边去,你个细路仔……………个P。”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4:57:15    跟帖回复:
    8
        老老爷子虽然成天拿我臭骂,其实我心里很清楚,老头在十来个孙辈里,最疼爱的还是我。老神仙这次又看走眼,这里面最没出息的也是我了。别的对老老爷子是毕恭毕敬,就我敢无厘头的顶撞老头子,为这,小时候少不了挨老爷子暴打。到头来还是老老爷子出面护着。

        老老爷子是饱读诗书之人,而我就一小混混,成天就知道斗蛐蛐或者斗人,在大院里是无恶不作。谁家煤球少了一定找我麻烦,谁家玻璃碎了不会想到别人。为此,老老爷子是常常把我锁在家,逼着我听他用哀乐唱着四大名著。这些古书我是一本没看过,可有很多章节我是倒背如流,就是听哀乐听的。

        小时候我也能唱唱那调,后来就给忘了。感觉老老爷子又看走眼,要是他好好教会我唱,到现在申请个什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也好对得起老头子了。

        在老老爷子的调教下,我是恶习不改。在他的歌声中,我开始慢慢的接触到老头子那些神秘莫测的东东了。

        刚开始听到时,我还以为是老老爷子在说胡话,唱哀乐唱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个字也听不懂。我就想,可能这就是天书吧。谁知老老爷子告诉我,就是天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5:04:07    跟帖回复:
    9
        大院里的机场跑道上,长年停着架老式的伊尔XX型号的飞机,就是周综理去参加万隆会议时的那种。也没见它飞过,估计就一堆废铁,可总见一小战士端着支枪站在那。老老爷子就喜欢牵着我的手,到那堆废铁旁散步。一见到这废铁,我必定在它身上撒泡尿。小战士也从来不管。我当时就纳闷,就这样你还守个屁嘛。

        这战士的样子,一看见,我就想起潘冬子,一副娃娃脸,感觉人都没枪高,可老老爷子就是喜欢跟他瞎侃。

        一日老少二人又到此一游,老老爷子又跟小战士拉家常,先问小子年龄,再问他眉脸上的两块疤是什么时候弄伤的。小战士答到,小时候爬树摔的。临走时,老老爷子跟小子说:“这两天你不要爬高,以免伤着左手左脚。”

        老老爷子前脚一走,我后脚就告诉小战士:你不要听他的,他是老反革命。

        谁知小战士晚上换岗,跟接岗的小子商量,爬到那堆废铁的雷达罩里掏鸟蛋,摔了下来,左侧触地,左边上下肢粉碎性骨折。

        几天后我问老老爷子: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老老爷子答到:都写在他脸上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5:16:08    跟帖回复:
    10
        从今往后,我对老老爷\子的敬仰,如涛涛江水,油然而生。就象某人说的流行词:“高山仰止。”

        我总得弄个明白,小战士脸上到底写着些什么啊。老头卖关子,死活不肯说。不说我就想办法给套出来。

        从老老爷子后来断断续续的聊天中,我听到了这些不连贯的东东。什么左眉断,左法令纹断,什么命门有恶痣恶癍,什么流年行运刚好到此,什么调皮捣蛋,什么抬头看鸟窝,什么又发黑发暗,反正我当时是一头雾水,心想你个老东西忽悠我。

        其实这些,拿到今天,也就是小儿科的东东。

        两年前,一次跟一朋友到“阿拉私房菜”吃饭,走到高尔夫酒店,问起朋友某只手是否伤过,得到肯定回答。其实就那么简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5:26:13    跟帖回复:
    11
        武斗开始,两派打得你死我活,那是轰轰烈烈,各个都号称自己是mao主\蓆的好战士。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两航起义的老G民黨,就搞了个有名的冲击首都机场事件。那可是被记载进了十年W革史。马路上到处都是沙袋和路障,好好的古建筑上也被挖了枪眼。高音喇叭是震耳欲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5:29:44    跟帖回复:
    12
        老老爷子一看这架式,乖乖,绝对超过上甘岭,就象《战上海》的情形一模一样。三十六计走为上,老老爷子带着我两兄弟,脚底抹油似的从北方飚回了广东农村老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5:34:20    跟帖回复:
    13
        到了农村,老老爷子的那些“封建mi信”可是如鱼得水。奇怪,农村的人就好这个。老老爷子那残败的巨型老屋,又开始了它的车水马龙。

        每天村里的老家伙们就聚集在这巨型鬼屋里“开会”,天南地北的瞎忽悠,很象洪七公的丐帮长老们。

        我是第一次来到农村,相当的兴奋,这里风平浪静,没有战争,听不到枪炮声。人们每天都懒洋洋的在墙根下晒着太阳。这里的男孩有个风俗,小时候只穿上衣,不穿裤子,光着个腚满村跑。我还没上小学,也还属于不知廉耻的年龄,所以就入乡随俗了。

        因为这些“封建迷信”在农村没人管,所以那些老家伙们就是大谈特谈。我的那些兄长们一个两个跟上课似的认认真真。就我一个人天天奔向大自然,享受着我天体运动的快乐。最主要,这里的蛐蛐大着呢。而且是满山遍野。

        慢慢的,兄长们也开始加入了老家伙们的长老会。能够对一些东西说三道四了,老老爷子也是有意放手让他们指手画脚。

        我曾经当着老家伙们的面,说老老爷子又在搞封、资、修。其结果是被兄长们暴打一顿,把我的蛐蛐罐给全摔了。

        我是暴跳如雷,象条疯狗,见人就咬。最后老反G命还是站在了我这边,把兄长们训斥一顿:“你们是读书人,怎么跟一个野孩子计较。”哈哈。

        有心栽花不如无心插柳,人算不如天算。老反G命想不到的是,辛辛苦苦教了那帮兄长们几十年,到头来,真正继承他衣钵的,只有我这个野孩子。这是后话,又跑题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5:40:20    跟帖回复:
    14
        老老爷子就是老思想,在那个火红的年代,大家都在进行着革命,唯有他要求着孙儿们好好读书。他的想法就是“遗金满盈,不如教子一经。”就是后来被我们打倒的“唯有读书高。”

        在这个老反G命封建思想的高压下,我开始了我的学前班。

        学前班学的东东无非就是《三字经》、《千字文》。再有就是那些不知所谓的古文。枯燥而无味。要我背三国背西游。我曾经抗议要背就背毛主蓆语录。老头也不好反对。但要古董背好了才能背语录。那不是折磨人嘛。当时我就有冲动要到“村革委”那揭发他的反动思想。

        每次背古董,老老爷子就躺在他的太师椅上,闭目养神,谁知睡着没睡着,我口中念念有词,耳朵听着我的蛐蛐叫,眼睛死死的盯住老头子手中的藤条。只要一背错,睡着了的老头手中的藤条就会迅速狠狠的抽在我的光腚上。眼泪只敢往肚里流,那个恨啊。心想,我不到“村革委”那弄你一家伙我就不是人。

        老老爷子还是天天的给那帮家伙上那不知所谓的课,我照样在一边乐在其中的玩着自己的蛐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8 15:44:02    跟帖回复:
    15
        既然他们是上课,就有一问一答,现场考试。老老爷子指着一孙儿的鼻子,问大家:他的鼻子现在看有什么。

        “破财!”我一旁一面玩着蛐蛐,一面高声抢答。老老爷子听到,只拿眼睛瞟了一眼。接着又问大家他的额头看有什么。我又抢答:头痛发烧要死啦。

        那个被说的兄长拿着老老爷子的水烟筒追着我满鬼屋跑。老头是只看不出声。NND,也不救我一下。

        当晚老老爷子叫大家摘来了新鲜的芋头叶,抓来几条活的小壁虎。谁知道老头又要搞什么东东了。

        谁知这位老兄第二天是高烧不退,发冷发热,哈哈,他得了“猪头肥”,就是我们常说的腮腺炎。

        众人压着他的头,用芋头叶包着活的小壁虎,硬从他的口中给塞了进去。三天没到,好啦。想不到老老爷子还有这绝招。

        我也不知道他们那帮家伙是怎么学的,经常就是一问三不知,给我的感觉就是浪费时间和精力,还不如跟我一起斗蛐蛐。但这里面也绝对有两个佼佼者。就是到今天,他们俩在我的心目中,是高人中的极品,就是一圣人。很遗憾,第一高人在44岁时英年早逝。
    16510 次点击,229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1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人可貌相,水可斗量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