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塞外布衣人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随笔】 滴血教堂
1696 次点击
8 个回复
塞外布衣人 于 2018/6/11 11:50:0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随笔】 滴血教堂

    

    看这标题,又是“滴血”,又是“教堂”,似要讲一个什么恐怖悬疑的故事一样。其实不然,这就是一个教堂的名称;只不过冠之以“滴血”,却并非空穴来风,并非故作惊人之状,它与一个代的变故而带出的血雨腥风实实在在地有着密切的联系。

    

    

    6月4日,我与爱人一道,参观了圣.彼得堡涅瓦大街的滴血教堂。从涅瓦大街中段的格里愽耶多夫运河一道横桥向左转,约200米处,就耸立着外观金壁辉煌的滴血教堂。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我们所参观过的众多教堂中,仅以外观的辉煌耀眼而论,滴血教堂或许应该是首屈一指的。教堂上有五光十色的洋葱头顶,反映了俄国十六和十七世纪的典型的东正教教堂建筑风格。教堂轮廓华丽美艳,与古老俄罗斯式的建筑物形成鲜明对比。教堂高度约81米,采用了与莫斯科巴克洛夫教堂相同的构造格局,用丰富的彩色图案瓷砖、搪瓷青铜板装饰墙面。它迥异于圣彼得堡的其他建筑,既充分体现俄罗斯固有的教堂建筑风格,又在教堂外貌的艺术设计上有所创新,给人一种既纷繁又庄重且充满灵气的强烈印象。

    为何称为滴血教堂呢? 细究起来,主要关联着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以及尼古拉二世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

    1881年3月1日,亚历山大二世乘着马车准备去签署法令,宣布改组国家委员会,启动俄罗斯君主立宪的政改进程。当他的马车经过格里博耶多夫运河河堤时,遭“民意党”极端分子暗杀。刺客投掷的第一枚炸弹炸伤了亚历山大二世的卫兵和车夫;亚历山大二世不顾左右劝阻,执意下车察看卫兵伤势,结果刺客投掷的第二枚炸弹在他脚下爆炸,亚历山大二世双腿被炸断,护卫赶紧送他回到冬宫急救,因伤势太严重,几个小时后,亚历山大二世在冬宫死去。1883年,亚历山大二世之子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为了纪念父皇,在其父遇刺地点,也就是格里愽耶多夫运河的左岸边修建了这座教堂。这或许是取意“滴血”的主要意思。但是,若从更深层次关照,真正意上的“滴血”,则是关联到沙皇时代的终结,或者说关联到更为悲惨的命运。

    1917年3月8日, 革命的风暴席卷俄罗斯,尼古拉二世及其家属被逮捕,禁于皇村。当时,以克伦斯基为首的临时政府,曾准备把他们送到英国避难,却遭到英国的乔治五世国王拒绝,没有得逞。以后,尼古拉二世全家被转移到西伯利亚的托博尔斯克,十月革命后又被转移到叶卡捷琳堡,关押在商人伊帕季耶夫的寓所。 1918年7月16日深夜或7月17日凌晨,尼古拉二世家族包括和他们在一起的仆人近11人被看管他们的布尔什维克秘密警察赶到地下室,使用机关枪扫射集体处决(又有说是手枪)。他们的尸体被浇上硫酸和汽油销毁,残余骨渣被埋藏在叶卡捷琳堡地区的一个废弃洞穴中。那年,尼古拉二世50岁,他妻子46岁,大女儿奥尔加23岁,二女儿塔季娅娜21岁,三女儿玛利娅19岁,小女儿阿纳斯塔西娅17岁。儿子13岁。用中国传统的话说,就是满门抄斩,使沙俄帝国200多年来的“辉煌”大厦瞬间变成了通向地狱之门,成了挥之不去的恶梦。

    

    以上,虽然与滴血教堂似无直接关系,但从物极必反的角度关照,整个沙皇体制的最终命运,又必然与这样或那样的“滴血”联系在一起。在冬宫、夏宫、叶卡捷琳娜宫,我们无不为那巨大的豪华所震憾,而透过去,又无不为沙皇们无度的奢华所震惊。这种生活,必然是带有原罪的,也唯其原罪,就自然与教堂的救赎与忏悔联系在了一起。亚历山大三世为其亚历山大二世修建的滴血教堂,恰恰也为自己的儿子尼古拉二世,或者说整个沙皇一族预示出了某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宿命,让真正意义上的滴血为沙皇的专制统治落下了最后的帷幕。

    往事如烟,往事又并不如烟。多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儿童无罪》的文章,就是讲的这段历史;现在,观瞻过滴血教堂,这一往事又自然而然地浮现在眼前——

    【速写】 儿童无罪

    某日逛新华书店,选购了由中国著名草根学者林贤治选编的《历史镜像》和《社会小说》两本书。这是以文、史、哲、政为主的六卷本丛书中的两卷本。其中《历史镜像》一书,全是二十世纪重大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和见证者的著述,其案例具有特珠性和经典性。翻阅里面的文章,自觉或不自觉地仿佛置身其间,亲历着那些或触目惊心,或匪夷所思的各类场景,有些事件确有一种对现行思维定势的颠覆性,就是说,很难相信,但又不得不信,既成的事实就是历史留下来的不可更改的结论。

    其中有一篇文章,题目很长:《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皇族成员被处决》,时间定格为1918年7月16日。作者为梅杰维德夫,是当时苏维埃军队中的低级军官,本文是处决记录。为真实故,这里摘录其中关键的原文,可直接触及其处决过程——

    ……大约晚上10点,我去通知了卫队士兵,让他们听见枪声不必惊慌。到午夜时分,尤若夫斯基亲自去叫醒了沙皇的全家。他既没有让我也没有让多布里宁去叫醒他们,我也不知道他是否告诉了沙皇全家被叫醒的理由。一个小时之后,沙皇全家以及医生、女仆和男仆都起了床,穿好衣服并梳洗完毕了。就在尤若夫斯基去唤醒沙皇之前,苏维埃特别委员会的两名代表来到了伊巴迪夫寓所(沙皇全家就关押在该寓所的三楼)。凌晨2时刚过,沙皇、皇后以及他们的4个女儿都离开了他们各自的房间,其他人这时也已等在门外。沙皇手中抱着皇太子(大约只有5——6岁),他穿着士兵的外衣,还戴了帽子。沙皇走在最前面,其他人都跟在身后。尤若夫斯基和他的副官,还有上述那两个特别委员会的代表跟在所有人的后面。当时我也在场,但我没听见沙皇和他的家人提过任何问题,他们没有哭泣、没有叫喊,只是默默地走着。他们一直走到底楼,尤若夫斯基让他们走进一间和库房相连的空房间,然后下令让人把椅子搬来。副官拿来三把椅子,沙皇、皇后和皇太子都坐了下来。皇后靠墙坐在窗户边上,3个女儿站在她身旁(她们的脸我十分熟悉,因为每天在花园里散步都能看见,但我叫不出她们的名字)。沙皇和皇太子并排坐在屋子的中间。他们的医生波特金就站在皇太子身后。那个女仆,高大而壮实,站在通向库房门的旁边,她身边站着沙皇的第四个女儿。另外还有两个男仆则靠墙站长着。

    女仆手里拿着一只靠垫,沙皇的女儿们也都随身带着一只小小的靠垫。她们将其中的两只放在沙皇和皇太子的椅子里。我觉得他们完全清楚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但他们都沉默不语。这时走进来7名士兵,我不认识他们,大概是尤若夫斯基从附近兵营调来的。他们加上尤若夫斯基和副官、两名委员会代表还有我,正好是12个人。但尤诺夫斯基这时对我说道:“你去街道上看看是否有行人,并且注意一下是否能听见什么。”我走进花园,然后向篱笆门走去。就在我还没迈出大门之前,枪声便响了起来,于是我转身奔回房子,其间最多只过去了2分钟。当我走进那间房子时,看到的已是满地血污了——沙皇和他的家人每人身上都有好几个弹孔;医生和仆人们也都已死去;只有皇太子还在呻吟,尤若夫斯基走上前去,对着他的脑袋连发两枪,于是一切都结束了。

    

    这篇文录,没有用任何恐怖的修饰语,却达到了极其恐怖的效果。这或许就是最有力的写实文学。可见事实是最好的文笔,用事实说话的确可以胜过一大堆理论。这里没有任何夸张之词,只是平淡的叙述,连“尤若夫斯基走上去,对着他的脑袋连发两枪”也同样的平淡,一切也就这样的“结束”了。于是生命,包括儿童们的生命,也就由恐怖化成了平淡,其中“谁之罪”,或许只能留给《谁之罪》的作者赫尔岑来解答。

    

    当然,革命归根结底不是请客吃饭,批判的武器也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暴力革命免不了要杀人,就如法国的资产阶级大革命,每天也要把无数人送上断头台是同一个道理。但是,就以断头台为例,似乎还没有“断”下过任何一个儿童的“头”,因为儿童,尤其是几岁的儿童,他们绝对与政治无关,永远也不可能充满必遭屠杀的“罪恶”。诚然,沙皇作为腐朽农奴制的总代表,被革命消灭无可非议;沙俄农奴制的种种罪恶,在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契诃夫的作品中都得以深刻的揭露。但是,同样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就是这些消灭沙俄的无产阶级政要们,在革命成功后,也都纷纷住进了豪宅,这或许就是一种两难悖论:革命始于不平等,革命后又促成了新的不平等。不过这一切,无论其正反,都始终与儿童无关,儿童归根结底是儿童,尤其是才几岁的儿童。在这里,儿童正是需要人们保护呵护的时候,却被人“走上去”对着脑袋“连发两枪”,这凸显出来的究竟是鲜明的“阶级性”或是毫无“人性”,也必须留与后人评说。

    因参观滴血教堂而引出这些往事,无异于东拉西扯。但归根结底,这一切也仅是一种属于我个人性的联想,绝无半点强求一律之意。只是说,人的潜意识中贮存的种种物象,一经与外界的某种印象想连,就会自然而然地凸显出来,比如在俄罗斯观看沙皇亚历三大三世下令建造的滴血教堂,就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沙皇一族的前世今生,并由“滴血”想到种种正或反的腥风血雨,想到惊人的贫富悬殊带来的物极必反的因果效应等等、等等。再以此观照中国,贫富悬殊同样如是。作为人生的三棱镜,应该是不分国度的,任何时候都应该以镜正冠,警钟长鸣……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6/11 15:39:59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1 12:02:27    跟帖回复:
       沙发
    看了一遍原文,不懂;又看了一遍原文,还是不懂。再看了一遍原文,实在不懂。最后看了一遍回帖,懂了我为什么不懂……于是我懂了,人有时候要学会放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1 12:29:02    跟帖回复:
       第 3
        叶利钦在沙皇葬礼上的忏悔(转帖)(2012-11-04 21:26:13)转载▼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于圣彼得堡举行的沙皇葬礼上为暴力革命给前苏联人民带来的世纪伤痛公开忏悔。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对人类反思暴政极具借鉴意义,故一并引述:

        亲爱的公民们:这是历史性的一天,杀害俄罗斯帝国最后一位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家族的事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对这个极端残酷的犯罪,我们长期以来保持沉默,现在必须说出真相。

        叶卡捷林堡的屠杀,已成为我们历史上耻辱的一页。现在我们以安葬牺牲者的方式,为前人的过失赎罪,为无耻的犯罪忏悔,也为我们所有的人忏悔。因为不能为这样的犯罪辩护,再不能为政治目的与愚蠢的暴行开脱,我们再不能自我欺骗。处决罗曼诺夫皇族的事件,造成了俄国社会的分裂,后果留给今天。安葬叶卡捷林堡牺牲者的遗骸,是人类正义的审判,是民族团结的象征,也是为很多人共同参与暴行的赎罪,我们所有的人都要为民族的历史承担责任,这是我作为总统和个人今天必须 在这里的原因。我在被残酷杀害的牺牲者的灵前鞠躬致敬。

        建设新的俄国,我们必须依靠她的历史传统,俄国历史的许多辉煌篇章,与罗曼诺夫王朝密切相关,但是和尼古拉二世名字相联系的,也有惨痛的教训——企图仅仅依靠暴力和毁灭去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我们必须终结这个世纪,对俄罗斯来说,这是一个血腥的世纪,俄国失去和谐的世纪。伴随这个终结的是不分种族、宗教和政治信仰的忏悔,这是我们的历史机会。在这二十一世纪的前夜,必须为我们的后代着想。让我们悼念死于暴行和仇恨的无辜牺牲者,愿他们的灵魂安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1 12:29:15    跟帖回复:
       第 4
        叶利钦在沙皇葬礼上的忏悔(转帖)(2012-11-04 21:26:13)转载▼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于圣彼得堡举行的沙皇葬礼上为暴力革命给前苏联人民带来的世纪伤痛公开忏悔。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对人类反思暴政极具借鉴意义,故一并引述:

        亲爱的公民们:这是历史性的一天,杀害俄罗斯帝国最后一位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家族的事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对这个极端残酷的犯罪,我们长期以来保持沉默,现在必须说出真相。

        叶卡捷林堡的屠杀,已成为我们历史上耻辱的一页。现在我们以安葬牺牲者的方式,为前人的过失赎罪,为无耻的犯罪忏悔,也为我们所有的人忏悔。因为不能为这样的犯罪辩护,再不能为政治目的与愚蠢的暴行开脱,我们再不能自我欺骗。处决罗曼诺夫皇族的事件,造成了俄国社会的分裂,后果留给今天。安葬叶卡捷林堡牺牲者的遗骸,是人类正义的审判,是民族团结的象征,也是为很多人共同参与暴行的赎罪,我们所有的人都要为民族的历史承担责任,这是我作为总统和个人今天必须 在这里的原因。我在被残酷杀害的牺牲者的灵前鞠躬致敬。

        建设新的俄国,我们必须依靠她的历史传统,俄国历史的许多辉煌篇章,与罗曼诺夫王朝密切相关,但是和尼古拉二世名字相联系的,也有惨痛的教训——企图仅仅依靠暴力和毁灭去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我们必须终结这个世纪,对俄罗斯来说,这是一个血腥的世纪,俄国失去和谐的世纪。伴随这个终结的是不分种族、宗教和政治信仰的忏悔,这是我们的历史机会。在这二十一世纪的前夜,必须为我们的后代着想。让我们悼念死于暴行和仇恨的无辜牺牲者,愿他们的灵魂安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1 15:25:20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2 17:51:30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2楼第 2 楼 脸红脖子 2018/6/11 12:02:27  的原帖:看了一遍原文,不懂;又看了一遍原文,还是不懂。再看了一遍原文,实在不懂。最后看了一遍回帖,懂了我为什么不懂……于是我懂了,人有时候要学会放弃。谢谢点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3 7:07:01    跟帖回复:
    7
    昨天中午,泰山石翁邀请摇篮和我去他府上吃饭,期间不约而同地提到您,石翁和摇篮对您的文章由衷赞赏,尤其提到《五鸡台书声》的书评。并且说您在“诗与远方”水平最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3 9:10:20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7楼第 7 楼 悫悫小书斋 2018/6/13 7:07:01  的原帖:昨天中午,泰山石翁邀请摇篮和我去他府上吃饭,期间不约而同地提到您,石翁和摇篮对您的文章由衷赞赏,尤其提到《五鸡台书声》的书评。并且说您在“诗与远方”水平最高。谢谢小书斋君点赞!令人汗颜!向你们几位学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8:20:24    跟帖回复:
    9
    莫等望断南飞雁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随笔】 滴血教堂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