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正方王wzf2017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饥馑岁月的记忆
3826 次点击
23 个回复
正方王wzf2017 于 2018/6/12 0:29:2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饥馑岁月的记忆



    文/王正方

    此为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饥馑岁月,非同一般;此乃关乎时代的饥馑感受和记忆,我已然刻骨铭心。作为这段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尽管我一介草民无重大经历,尽管年轻人多不喜欢或不相信此类关涉饥馑的文字①,但我要是不在离世前记录下来,我内心不免会永久不安、内疚和痛苦……

    

1,旅途断炊



    1960年9月5日,我背负沉重的行李和携带三斤省粮票,欣然离家,赴成都上大学。    

    何以不带县粮票?因为我一旦出县,县粮票便不可用。

    经过半天跋涉,抵达县汽车站时,我已饥肠辘辘,再也迈不动脚步。驮着越来越重的行李寻到食店,我想买一碗面条充饥解乏,可卖餐券的服务员说,省粮票9月1号就作废了②!唉,我这几天没能看报,还真不知道啊!

    

    这突如其来的“作废”,使我惊愕不已:省粮食厅发行的省粮票,从来就没有过作废一说,怎么说作废就作废了呢?这可是政府按低标准发放给城镇居民的活命粮啊,怎么说作废就作废了呢?问路人何以作废,答,发现假票。问可否兑换新票,答,不可。我实在不解,何以不能像甄别真假币那样,让真票继续使用呢?但惊愕和不解只能是潜台词,我是绝对不可以说出来的。

    在饥馑年代,食店里匮乏得只有面条和米饭,无粮票我什么食物也休想买到。食店根本无肉类和蔬菜。今天我能吃到什么呢?难道我就这样饥肠辘辘地继续上路?若在平时,我可以躺在床上看书,只要有水喝,饿上一天,倒也不十分要紧;可今日,我是驮着沉重的行李奔赴成都啊!  

    我已经多少年没吃过饱饭了。这次回家,有邻居看见我瘦骨嶙峋,问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母亲说,哪有啥子病?还不是饿的!我身子本来已经虚弱,赶了半天路,又背负沉重行李跑车站寻食店,我确实又累又饿了!

    我乏力,心跳,出汗,眼花。

    我心慌意乱,忐忑不安……

    我实在忍不住了,大概是饿而后知勇吧,我厚着脸皮在餐桌上抓起一个别人用过的碗,冒充吃过面条的顾客,走到面锅前,正儿八经地向服务员要了一碗面汤,端过来,坐在餐桌前,假装顾客,貌似体面地享用起来。

    我一面享用这寡淡的面汤,一面琢磨对策。可惭愧得很,我一介书生,实在自救乏术。

    良久,我终于从外地旅客的对话中获悉,汽车站里面设有一个临时救济站,专门解决旅客路途充饥的粮票问题。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到了那里,我凭借翌日赴成都的汽车票和省粮票,顺利领到一斤救急的县内粮票。尽管不多给一两,但起码中午、晚上和明晨可以不再断炊了。

    次日,我抵达成都,进入四川师大,交上户口迁移证和粮食关系证明,终于在那里续上了我的粮食关系。——这粮食关系呀,生命之所系,可是比什么都重要啊!

    关于四川省粮票作废的事,人们一直讳莫如深,不愿说不削说或不敢说,因此我一直不知究竟。直到五十七年以后,我才在当事人的一些回忆录里逐步了解到事实真相。哪里是什么发现假票呢③?原来是四川领导人李井泉和中央领导人弄出的一桩极其糟糕的荒唐事。

    回首1958年,“共产风”和公共食堂运动席卷全国,国人“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农民交出家里所有粮食,在公共食堂吃饭不要钱,敞开肚子吃,过共产的幸福生活。短短几个月,便已坐吃山空。粮食本来就连年减产或者产量持平,而四川省领导人李井泉却大刮浮夸风,于是亩产万斤粮的“高产卫星”满天飞。成都郊区的崇义人民公社就放了一颗“亩产稻谷二万四千斤”的“高产卫星”,高产得吓死人!李井泉向中央虚报粮食连年高产和增产;而中央则根据虚报从四川连年外调大宗粮食。到了1960年夏季,京津沪辽等地城市居民粮食告急,中央领导人要李井泉紧急调拨粮食救急。你想啊,李井泉已经虚报连年高产,1958年还宣称粮食翻番,上面又下达了调粮命令,李井泉总不能就此自我揭露说,我是弄虚作假虚报产量吧,那就只有对不起你们四川老百姓了。于是,他便狠心搜罗全省城乡的现有粮食,紧急调运出川④。

    

    城镇居民粮食已经压缩到每月17斤,出现了饥饿所致的水肿病(浮肿病)。农村就更惨了。1958年公共食堂将农民的粮食归公,上面则按官员们定的指标统购和外运,致使公共食堂很快便已无法维系而不得不解散,而农民这时已家徒四壁,山穷水尽了;于是农村不断上演着饿死人的悲剧⑤……

    省粮票作废事件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出现的。

    李井泉宣布四川省粮票全部作废,并且不予兑换新票,使得城镇居民的4800万公斤粮票顷刻被全部夺走(说起来我还算是一个小小的例外,有幸从这4800万公斤粮票中返还给我1市斤的救济粮票)。可知道,这些粮票都是城镇居民从牙缝里省出来,准备出门上路吃饭用的啊!可知那时成都地区1市斤粮票在黑市上要卖5元钱呀!5元钱是什么概念呢?那时青年工人月工资才十六七块钱,中年工人二十几块钱。唉,难怪四川人那么怨恨李井泉……

    

2,饥饿的感觉



    到了川师大中文系,我们大学生的粮食定量为每月30斤,大致每天一斤。比之于居民每月17斤粮,我们已经是被特别优待了。早上能吃到三两米饭,中午4两米饭,晚餐3两米饭。开始一段时间,没有米饭,就以红苕或土豆为主食。至于副食嘛,有几个月少得几乎等于没有。间或见得到一点点小白菜秧或蕹菜节,而小白菜秧细得山羊胡须似的。有时有几颗泡萝卜粒,有时干脆就只用一点酱油和一点盐来佐饭。与居民一样,每月供应2两(旧制16两为1市斤)清油、半斤猪肉,此外,每月发给2两(16分之2市斤)糖票,可以凭票买1个小小的糖饼来解一下馋。此外,每月配给一两块豆腐。总之,副食少之又少。

    

    我知道,学校开出车队在全省乡下高价搜罗蔬菜等副食品,但往往只能运回一点小小的白萝卜、小白菜秧和少量蕹菜苗;总之,数量极少极少,很难解决这么多学生的燃眉之急。

    每餐进食,我们心里都很紧张,生怕自己少吃几颗米饭或少吃一片菜叶;但我们又死要面子,并不流露出来——这就叫外松内紧。其突出表现,就是接近千人的食堂里一片寂静,除了专注的咀嚼声,完全没有说话声。

    我们8人一席,每席一盆蒸米饭,由值日(轮流坐庄)分割成8块,菜则把细地分到每个人碗里。最要紧的是米饭切分均匀十分不易,有时一块米饭上面看起来大小无异,但下面可能被挖了墙角。要是自己分到这块被挖墙脚的米饭,尽管心里十分难受,但也只有自认倒霉了。在分饭菜的过程中,7个同学14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监视着值日的每一个动作,生怕给自己少分了一点。这时,全食堂近千人更是静得鸦雀无声了。

    一盆米饭切分好后,一般是各自取食向着自己的一块。但我也发现我的邻桌为了防止值日作弊(为自己多分),竟然发明一种类似钟表指针的可以旋转的竹片,让另一个同学随意转动竹片,待竹片自然停下,竹片尖端指向哪一块,就由值日首先下箸,挑出这一块,然后其他同桌依次取食面对自己的一块。不过,如此斤斤计较的同学倒并不太多。

    反正我每天总是饿。每餐饭后我总是依依不舍地不忍心离开食堂;有时一步三回头,好像总想在食堂里意外地发现点什么可吃的东西似的。

    我有两个止饿的好办法:一是缓慢进食,尽量地细嚼慢咽,尽量地减缓近进食速度;一是饭后喝一大搪瓷盅白开水。在读高中时,我们就这么办。那时我还在开水里加一点盐或酱油,以便喝起来口感好一点。到大学,我无钱买盐或酱油,开水还是照喝不误。饭后一大盅开水下肚,饥饿感便顿时缓解。我细嚼慢咽和饭后喝水的习惯就是这样养成的,直到中老年后,要是饭后无水可喝,我会感到长时间地难受。

    长期饥饿的一个严重后果是得浮肿病(我们叫它水肿病)。其实这是饥饿病,算不上普通意义上病,在医学书上是根本查不到的。长期饥饿长期营养不良和全身自我消耗严重以后,皮肤无血色,发黄,浑身乏力;以后肤色由微黄到黄再到蜡黄,随之全身浮肿,尤以下肢脚肚子最为突出。若你轻轻往下一压,立即出现一个深深的窝,很久恢复不过来。到了晚期,便奄奄一息,皮肤开始流黄水,腥臭难闻。要是得不到挽救,将很快成为饿殍。

    我们班就有得浮肿病的同学。他们被校医院确诊以后,可以每天服用一粒“康乐丸”。所谓康乐丸,不过是用米糠、麦麸、微量黄豆粉蒸制而成的一种熟食品而已,其营养含量比之如今的猪饲料,简直差到哪里去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巴不得能吃到这种营养品呢。于是,过几天我们就要在腿肚子上用手指按一按,看自己是否有浮肿病的症状。

    这时系里为了减少学生体力活动,压缩了课业负担,并且不要求同学们都去上课。如果你感到你有浮肿病的迹象,你也可以像得浮肿病的同学那样不去上课,卧床休息便是。

    如今的年轻人中年人或许会感到不解:我们每顿饭吃1-2两米饭足矣,你们每天吃一斤大米,还感到饥饿?——嗨呀,我跟你说哈,你哪里知道,我们从少年时代起就长期饥饿或半饥饿,少粮食,少副食,少油分,涝肠寡肚,长期营养不良,还要长身体。专家说,饥饿有两种:食欲饥饿和营养饥饿。我们既忍受着长期的食欲饥饿,更遭受着长期的营养饥饿。你们现在根本不存在营养饥饿,所以食欲饥饿是很容易缓解的。而我们那个时期,即使是一餐吃几倍的饭菜,食欲饥饿和营养饥饿也是不可能消解的。有一个同学把星期日返家同学的两份饭食与他自己的一份饭食(1斤多大米的蒸饭呀),同时吃下,他还说,我还想吃,可惜没有了!我曾经十分羡慕这位同窗,因为我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的饱餐。

    也有不愿意忍受饥饿的人。我的一个同学身体好,食欲旺,他实在忍受不了,一个学期没学完,便出逃,一去不回,大约是另谋生路去了。后来,我再次见到他时,他已做官了——那是几十年后的事了,这是后话。

    尽管人人饥饿,但人人都不说破,好像没这回事似的。——这是那个时代政治气候使然⑥  。但也有委婉表达此种饥饿感的。

    早晨,一位同学在高声地练习普通话朗诵:

    “我是一条天狗,

    我把月来吞了,

    我把日来吞了,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

    我把全宇宙吞了……”

    (郭沫若《天狗》)

    我隐约听出来了,他是在用这首诗含蓄地形容自己饥饿的强烈感觉。

    我何尝没有这种感觉呢?我的胃就是一个无底洞啊!我还不是巴不得把碗给吞了,把勺子给吞了,把盘子给吞了……但我无法也不能表露出来。我惊叹这位同窗的高明,他不过是在练习普通话朗诵嘛,你能说他什么呢?

    

3,饭食劫贼何其多



    一天下午,中文系与政教系联合召开批判大会,批判一个政教系的学兄偷窃食堂馒头的罪行。

    我看见这个未来的政治教师站在众同学面前,像“文革”中被批斗的“牛鬼蛇神”那样,低低地埋着头,灰头土脸,面目呆滞,他接受着大会的批判。

    这位学兄也真是想得出做得出:他发明了一种作案工具,就是在竹竿的顶端插上一根粗壮的铁丝(尖端磨利),竹竿从厨房窗户伸进去,对准蒸笼里的馒头穿过去,再穿一个,又穿一个,三四个四五个馒头,便轻而易举地到手。于是,他饱餐一顿。

    那个饥馑年代的大学里,似乎有点休养生息的意思,批判会开得还算是有几分文明:由年级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宣布其罪状,并作一些思想批判便很快散会了。虽然批判没有“四清”和“文革”那样的火药味和残酷性,但一旦记到个人档案里,这位学兄在分配工作时绝对受到歧视,“四清”和“文革”中被抓出来重新批斗和定罪,是绝对难免的。

    不是说“非礼勿动”吗?在那个饥馑年代,我亲眼看到有的堂堂的知识分子饿极了,他身上的动物性便立即活跃起来,顷刻间就变成了饭食的盗窃犯,这很出乎我的意料。

    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我读中学时总务处的那位何其群主任。何主任穿一件黑尼长大衣,走进学校厨房借检查工作之便,将大米装进他的大衣口袋里,偷回家中。他又用类似的方法,偷走厨房里的一碗烧白和一罐蒸米饭(1959年)。学校也是召开全校批判大会,予以揭露和批判,然后这位总务主任就在学校里消失了。前几年我听母校三台中学前团委书记李唐煜老师对我说,当年何其群被判了3年,被送进监狱了。以后的下落,不得而知。这批判大会我是亲临现场的。何其群主任被当众批判时,我就在下面想,真不理解啊,为什么堂堂的三台中学总务主任竟然为了一把大米、一罐米饭和一碗烧白而自陷囹圄呢?

    还有一位母校的年轻语文老师PXY和一位年轻的外语老师LHS也曾偷食食堂饭食,遭到严厉批判和处分,以后的遭遇也很不妙。

    我大学毕业到了秦地某中学任教,我听说那里一位年轻体育教师也做出同样的苟且之事而弄得身败名裂。

    唉,那个饥馑岁月,真是饭食窃贼何其多啊!想起这些,我总是很心酸……

    

4,红苕西施



    在川师大的几个学生食堂前的阶沿边或马路边,我偶尔会看到一两个附近的农民在偷偷地卖蒸红薯。蒸红薯才出锅,热热的,装在一个提篼里,用一张干净毛巾严实地盖着。个别较为有钱的学生有时会悄悄地买上一根,偷偷地自己享用。

    我这里用了两个“偷偷地”,为什么呀?这是有来头的呢。

    粮食一律统购统销,农民除了分配的微量口粮,其余粮食全部卖给国家。你家还有红薯出卖,这不是说明你家的粮食(红苕4斤抵1斤粮)分配多了吗?这将是什么后果呢?其实,他家可能人人都还在饿肚子,只是为了换点油盐钱或看病钱,才从牙缝里挤出那么一点粮食偷偷拿出来换点现钱。再说了,农民向别人出售农副产品,哪怕是一点点,也是资本主义尾巴,也必须坚决割掉(取缔、批判和斗争)。那么学生为什么也要“偷偷地”买红薯呢?你可知,这红薯是何等地金贵呀?一元钱一斤啊!一元钱就是青年工人月工资的16分之1啊!同学看见你在买蒸红薯,你怎么好意思不与同学分享呢?若是就此办招待的话,有几人破费得起呢?

    我看着那蒸红薯,热腾腾,香喷喷,好诱人呀!但我家太穷,没那福分。不仅我,可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同学,也是买不起的。

    话说有一位年轻姑娘往往在晚饭前后出现在食堂外面的马路边上,默默地卖着她的蒸红薯。由于她的姿色较为出众,大学生们私下里便叫她“红苕西施”。

    有一位学兄大约家里钞票稍微富裕一些,便可以不时光顾这位红苕西施。

    这位学兄是哪个系的,姓甚名谁,我至今也不知道。据说他有几分帅气,也有点阔气,我姑且就称他为阔帅哥吧。

    红苕西施只要看见阔帅哥光顾,总是卖给他最好的红薯,斤两总是给得足足的。于是,阔帅哥就专在红苕西施那儿买蒸红薯了。      

    有时,红苕西施还故意给他多称斤两;后来,阔帅哥就是赊账也能吃到蒸红薯了;再后来,红苕西施便时常馈赠阔帅哥以红薯。馈之以红薯,报之以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再后来,便有了眉来眼去地暗送秋波……

    以后的故事我们只有靠自己的想象了。总之,他们后来走到了一起,结婚了。

    几年前,我对川师大同窗何思成谈起,当年阔帅哥为了解决饥饿,偶遇红苕西施,食色皆得以暂时满足,于是心血来潮,与之结为伉俪。这确属川师大的一段佳话。但就是不知他们的婚姻生活怎么样,婚姻是否幸福。何同学说,他们后来是留在成都还是去了哪里,不得而知;婚姻是否幸福,也不得而知。我说,但愿他们温饱以后不会劳燕分飞,但愿他们的婚姻会长久幸福。

    美女帅哥的这段佳话,在川师大当年的同学中,至今还广泛地流传着……

    【注释】

    ①对上世纪50年代末期至60年代初期的大饥馑史实,官方民间基本集体失忆,尤其是年轻一代。一家NGD组织曾经对100名1975年后出生的青年人做了一次随机调查,结果显示,知道者仅为37%,了解死亡人数者仅10%,而以为灾难原因是自然灾害者,占到95%。(苏小和《我们怎样阅读中国》北京航空航天出版社2009年9月第1版P015)

    ②9月1日,省粮食厅突然在《四川日报》上发布《关于发行新粮票,作废旧粮票的通告》,正式宣布“从发布通告之日起,全省启用新的四川省粮票和料票,旧的省粮票、料票和专用粮票同时作废。”(“料票”即饲料票。)《当代四川要事实录》记载:“四川省粮食厅公告发行新版地方粮票,旧票一律作废,共4800万公斤粮票”(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第1辑,p65注)。有文章说,共计4800万斤粮票作废,这是传抄的笔误,应是“公斤”。

    ③时任四川省计委主任的何郝炬口述《我所知道的四川调粮》记载:据算账,“市场上流通的几千万斤粮票未收回,都要买粮就成了问题”。于是宣布省粮票作废。他说,这件事“做得太糟,失信于民,群众反应强烈,怨声载道。”(载《当代四川要事实录》,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第1辑p65)何郝炬口述证实,发现假票只是一个托词,真实原因是粮食已被调空,这4800万公斤省粮票无粮可供。

    ④何郝炬口述《我所知道的四川调粮》记载:“那几年粮食产量都是省里定的,1958年定的比1957年翻了一番,大约800多亿斤,1959年920亿斤,后说是高了,调来调去,调到六七百亿斤,仍然是虚报。1962年核实,1958年实际产量与1957年相当,大约是420亿斤。”他说:“中央调粮是根据四川的报表要求的。”1960年3月,中央军委再次抽调军车520辆入川调粮。6月,四川省组织突击运粮,省委每天督促检查。7月,鉴于京、津、沪、辽的粮食供应“面临脱销危险”,“现在已经到了不可终日的地步”。中央下达了四川等省必须按期突击运粮的死命令。11月29日,中央粮食部要求四川12月上旬发粮6000万公斤,保持每天发600万公斤。对此,本来已经缺粮的四川,继续通过“高征购压农村留粮、压国家粮库的周转库存、压城市的口粮和市场用粮”等办法,挤出粮食继续外调。这时,城镇居民粮食降到了每月17市斤。

    ⑤《杨继绳接受史迪格-拉森奖书面答谢词》:“按当年官方统计,中国农民平均口粮定量为每天0.35斤大米(没有油,没有肉等副食品)”。(王按:“大米”一词,我估计应是“粮食”的笔误,包括高比例的粗粮。此为全国平均数,四川农民口粮应属更低,所以死人最多。)时任四川省计委主任的何郝炬说:“四川死人多的因素还有一个,就是农村办公共食堂,既掩盖了高征购的致命影响,又真正把群众生活逼到了绝路上去了。”(《当代四川要事实录》p66)在该书中,原四川省政协主席廖伯康写道:“1960年底的四川人口总数是6236万,而另一个材料《户籍年报》上1957年的四川人口是7215.7万,两数相减正好约为1000万。我又说,这只是从文件上推算出的数字,实际上不止这个数字。杨尚昆问为什么,我说从1957年到1960年有个自然增长数;同时1961-1962年上半年全国都好转了,但四川还在饿死人。”(同上书,P155)他又写道:“我说,四川死人最严重的地方,一个是雅安地区的荥经县,一个是涪陵地区的丰都县。讲了这几个典型后,我对杨尚昆同志说,根据这些情况估计,四川死人还应加上250万,有文件可查的是1000万,加上250万。我说,我认为这个数字是比较合乎实际的,但我正式反映只说了1000万。杨尚昆同志听到这里一拍大腿说:‘就是这个数字!’并立即吩咐秘书将书记处小会议室的一个保密柜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旧式折叠账本式的本子,打开看了之后说:‘就是这个数字!’”(同上书,p156)

    我的祖母和幺叔以及街坊中我熟悉的五个中年人(我家右侧街坊蒋某、后侧邻居唐某、对门街坊农民吹鼓手冒某、左侧街坊酒馆老板龚某、背后小街的农民吹鼓手冒某),就是1960-1961年间因饥饿而先后死去的。

    ⑥1957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划分右派分子标准的通知》,规定“右派分子的标准是:

    (1)反对社会主义制度……”而粮食统购统销被视为其重要制度之一。那时我初中毕业,年龄虽小,但我已经知道一些人涉及粮食统购统销言论或情绪流露而被划为右派分子。                                                                                                                                                                             2018-05-05于锦里西宅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2 0:41:13    跟帖回复:
       沙发
    学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2 0:48:03   
       第 3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6/12 0:52:33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2 1:18:47    跟帖回复:
       第 4
        【网友评论与交流选录】

        李世华(2018-05-10 09:36):

        珍贵的记忆!

        王正方(2018-05-10 23:02):

        这些记忆对我们同辈人不算什么,但对于年轻人应该是有一定价值的。我不愿意看到年轻人对那段历

        史一无所知、知之甚少或者只有曲解和误解。

        天山脚下人(2018-05-11 10:34):

        饥馑年代,饥馑岁月,我们这一代人的专利记忆。东西南北,天各一方,演绎着不同的故事,但主题一

        样一一饥饿!为什么年逾古稀的我们在食品如此丰富的年代还那么珍惜?只要不变质的剩饭剩菜从不舍得

        丢弃?为什么吃酥皮脆饼总要用双手捧着?一切皆源于那个刻骨铭心饥馑岁月的记忆。

        王正方(2018-05-12 00:43):

        谢谢天山脚下人朋友与我交流!我们经历的饥饿,中年人青年人,包括我们子女,他们已经不大能了解

        和理解了。比如,我儿子说,那时农民房前屋后应该还有果树吧?我说,即使有,饥民们饥不择食,哪里等

        得到果实成熟和比较成熟呢,早就被一扫而光了。

        罗桥础(2018-05-10 23:56):

        饥馑岁月,包含了多少恐惧阴影。这荒唐的现实为现代青年难以理解,因为真相被谎信掩盖,历史被任

        意篡改。唯有良知尚存者能道出实情,正直的史学家能揭示真相。

        王正方(2018-05-12 1:16):

        如今真正知道了解和理解那段历史的中青年人简直是凤毛麟角。对于中青年人的不了解和不理解那段历

        史,我感到十分遗憾和痛心。故意被掩盖和被遗忘的那段历史,真的就被掩盖和被遗忘了。今天社会还算

        是较为开明了,但官方人士和多数百姓只要提起那段历史,还是说“三年自然灾害”……

        金朝嵩(2018-05-11 15:49):

        你的回忆真实生动,当会记入史册。补充几点:一,1960年9月1日我和表哥及他的同学三人(均为川

        大数学系学生),为用掉被李井泉废了的四川粮票,几乎跑遍了成都皇城周围的所有餐馆,但以失望告终,

        饥饿疲惫,至今记忆犹新。二,当时粮食每月定量,我记得大学生是27斤,居民是19斤。三,到六一年

        秋,我挍水肿病全面爆发,都是给饿的。四,不许叫饿,不许说吃不饱,否则严厉批判。我同系的三台藉

        某同学,就有此遭遇。

        王正方(2018-05-11 21:52):

        朝嵩兄的补充,勾起我的多少记忆。我的原稿有误:原稿说大学生每月的粮食定量为每月30斤;还是

        您的记忆准确,实际是每月27斤。我记得这个定量标准大约持续了两年,1962年底或1963年初,情况有

        所好转,大学生粮食定量才增加到每月30斤。1959年三台县干部和城镇居民的粮食定量是每月19斤,1960

        年城镇居民降至每月17斤,干部仍然19斤。据说城镇居民降为17斤是省委某领导的授意。

        没想到川大当年还公开批判说饿的同学。在川师大中文系,我们似乎都知道是不能说饿的,也确实没人

        说,因此我也没见到批判说饿的同学。这还算是幸运的。其他系我就不知道了。

        彭时定(2018-05-10 23:23):

        正方《饥馑岁月的记忆》为岁月留痕,为历史存档,好!好!!好!!!

        涨潮(2018-05-10:34):

        令人心酸而又......的记忆,无法忘记!

        山人(2018-05-11 15:40):

        我们都是同龄人,有相同的遭遇。1960年,我到遂宁绵阳专科学校去读书。我先在家里吃了几天饭,

        然后把在学校结余的粮食换成省粮票,没想到粮票刚刚拿到手,就作废了……

        王瑞琪(2018-05-10 23:12):

        王老师,你的博文真实生动地再现了那不堪回首的苦难岁月,我们同时代的人读后真是感慨万千,不胜

        唏嘘啊!感谢你用你的心血揭示了被掩盖的历史真相!让历史这面无情的镜子警示后人吧!

        沈培英(2018-05-11 08:34):

        文章真实、准确、生动。想起掙扎在飢锇线上的日子,我哭了!

        王正方(2018-05-11 23:11):

        哦,没想到得到您的强烈共鸣!因为我们是同龄人啊,所以都有着相同的经历。现在温饱了,也相对安

        定了,我们彼此珍重来之不易的平安晚年吧!

        王文清(2018-05-11 22:49):

        您用沉痛的心情揭示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我們眼前展示的是,饥餓的威胁,生存的恐懼,人性被扭

        曲,官吏的丑恶……我們是受害者,我們是見证人。讓世人都看看,历史還能重演嗎!

        王正方(2018-05-11 22:58):

        我还是比较自信,这样的历史应该不会重演了。

        庸叟(2018-05-12 06:45):

        感同身受。饥寒交迫的年代,我们却想到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们还在受苦受难,我们有责任去解救

        他们。现在想起来是何等的荒唐可笑。不过又庆幸能从那个年月挺过来,而今还活着。还有心思回忆一下

        那段苦难深重的岁月。好好活着,也是高兴的事。

        王正方(2018-05-12 22:56):

        庸叟兄说的没错。就是在饿殍遍地的情况下,政府也没有停止过外援。我阅读《四川要事实录》的笔记:

        在1959年粮食减产3000万吨的严重情况下,政府决定出口415万吨粮食。1958-1962年中国政府对外援助

        高达23亿6千万元以上;其中援助阿尔巴尼亚、朝鲜、越南、古巴、蒙古等国18亿7千万元,援助亚非

        国家近5亿元。(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第一辑p351)

        黄老必死(2018-05-10-08:23):

        历史的借鉴。否定这段时间的错误,就是十足的混蛋!校友文章必转。

        王正方(2018-05-14-22:57):

        谢谢黄老必死校友的评论和转载!历史就是已经定格在那个时空的客观存在,并已有文字记载,不是

        想要否定就可以否定得了的。而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对于现在和将来都是只有好处而绝无害处的。

        王韵(208-05-13 00:10):

        疯狂的年代,生活很不容易。值得纪念,值得反思。

        王正方(2018-05-16 01:10):

        谢谢王韵的阅读和交流!“疯狂的年代”应该是指1958年。这一年举国掀起“共产风”,要快步进入共

        产主义;再是举国掀起“大跃进”生产运动,到处放出粮食亩产万斤数万斤甚至十几万斤的“高产卫星”。而饥馑年代是1958年底到1959年初以后开始的,一直持续到1962年以后的很长时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2 1:21:58    跟帖回复:
       第 5
        【网友评论与交流选录】

        李世华(2018-05-10 09:36):

        珍贵的记忆!

        王正方(2018-05-10 23:02):

        这些记忆对我们同辈人不算什么,但对于年轻人应该是有一定价值的。我不愿意看到年轻人对那段历

        史一无所知、知之甚少或者只有曲解和误解。

        天山脚下人(2018-05-11 10:34):

        饥馑年代,饥馑岁月,我们这一代人的专利记忆。东西南北,天各一方,演绎着不同的故事,但主题一

        样一一饥饿!为什么年逾古稀的我们在食品如此丰富的年代还那么珍惜?只要不变质的剩饭剩菜从不舍得

        丢弃?为什么吃酥皮脆饼总要用双手捧着?一切皆源于那个刻骨铭心饥馑岁月的记忆。

        王正方(2018-05-12 00:43):

        谢谢天山脚下人朋友与我交流!我们经历的饥饿,中年人青年人,包括我们子女,他们已经不大能了解

        和理解了。比如,我儿子说,那时农民房前屋后应该还有果树吧?我说,即使有,饥民们饥不择食,哪里等

        得到果实成熟和比较成熟呢,早就被一扫而光了。

        罗桥础(2018-05-10 23:56):

        饥馑岁月,包含了多少恐惧阴影。这荒唐的现实为现代青年难以理解,因为真相被谎信掩盖,历史被任

        意篡改。唯有良知尚存者能道出实情,正直的史学家能揭示真相。

        王正方(2018-05-12 1:16):

        如今真正知道了解和理解那段历史的中青年人简直是凤毛麟角。对于中青年人的不了解和不理解那段历

        史,我感到十分遗憾和痛心。故意被掩盖和被遗忘的那段历史,真的就被掩盖和被遗忘了。今天社会还算

        是较为开明了,但官方人士和多数百姓只要提起那段历史,还是说“三年自然灾害”……

        金朝嵩(2018-05-11 15:49):

        你的回忆真实生动,当会记入史册。补充几点:一,1960年9月1日我和表哥及他的同学三人(均为川

        大数学系学生),为用掉被李井泉废了的四川粮票,几乎跑遍了成都皇城周围的所有餐馆,但以失望告终,

        饥饿疲惫,至今记忆犹新。二,当时粮食每月定量,我记得大学生是27斤,居民是19斤。三,到六一年

        秋,我挍水肿病全面爆发,都是给饿的。四,不许叫饿,不许说吃不饱,否则严厉批判。我同系的三台藉

        某同学,就有此遭遇。

        王正方(2018-05-11 21:52):

        朝嵩兄的补充,勾起我的多少记忆。我的原稿有误:原稿说大学生每月的粮食定量为每月30斤;还是

        您的记忆准确,实际是每月27斤。我记得这个定量标准大约持续了两年,1962年底或1963年初,情况有

        所好转,大学生粮食定量才增加到每月30斤。1959年三台县干部和城镇居民的粮食定量是每月19斤,1960

        年城镇居民降至每月17斤,干部仍然19斤。据说城镇居民降为17斤是省委某领导的授意。

        没想到川大当年还公开批判说饿的同学。在川师大中文系,我们似乎都知道是不能说饿的,也确实没人

        说,因此我也没见到批判说饿的同学。这还算是幸运的。其他系我就不知道了。

        彭时定(2018-05-10 23:23):

        正方《饥馑岁月的记忆》为岁月留痕,为历史存档,好!好!!好!!!

        涨潮(2018-05-10:34):

        令人心酸而又......的记忆,无法忘记!

        山人(2018-05-11 15:40):

        我们都是同龄人,有相同的遭遇。1960年,我到遂宁绵阳专科学校去读书。我先在家里吃了几天饭,

        然后把在学校结余的粮食换成省粮票,没想到粮票刚刚拿到手,就作废了……

        王瑞琪(2018-05-10 23:12):

        王老师,你的博文真实生动地再现了那不堪回首的苦难岁月,我们同时代的人读后真是感慨万千,不胜

        唏嘘啊!感谢你用你的心血揭示了被掩盖的历史真相!让历史这面无情的镜子警示后人吧!

        沈培英(2018-05-11 08:34):

        文章真实、准确、生动。想起掙扎在飢锇线上的日子,我哭了!

        王正方(2018-05-11 23:11):

        哦,没想到得到您的强烈共鸣!因为我们是同龄人啊,所以都有着相同的经历。现在温饱了,也相对安

        定了,我们彼此珍重来之不易的平安晚年吧!

        王文清(2018-05-11 22:49):

        您用沉痛的心情揭示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我們眼前展示的是,饥餓的威胁,生存的恐懼,人性被扭

        曲,官吏的丑恶……我們是受害者,我們是見证人。讓世人都看看,历史還能重演嗎!

        王正方(2018-05-11 22:58):

        我还是比较自信,这样的历史应该不会重演了。

        庸叟(2018-05-12 06:45):

        感同身受。饥寒交迫的年代,我们却想到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们还在受苦受难,我们有责任去解救

        他们。现在想起来是何等的荒唐可笑。不过又庆幸能从那个年月挺过来,而今还活着。还有心思回忆一下

        那段苦难深重的岁月。好好活着,也是高兴的事。

        王正方(2018-05-12 22:56):

        庸叟兄说的没错。就是在饿殍遍地的情况下,政府也没有停止过外援。我阅读《四川要事实录》的笔记:

        在1959年粮食减产3000万吨的严重情况下,政府决定出口415万吨粮食。1958-1962年中国政府对外援助

        高达23亿6千万元以上;其中援助阿尔巴尼亚、朝鲜、越南、古巴、蒙古等国18亿7千万元,援助亚非

        国家近5亿元。(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第一辑p351)

        黄老必死(2018-05-10-08:23):

        历史的借鉴。否定这段时间的错误,就是十足的混蛋!校友文章必转。

        王正方(2018-05-14-22:57):

        谢谢黄老必死校友的评论和转载!历史就是已经定格在那个时空的客观存在,并已有文字记载,不是

        想要否定就可以否定得了的。而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对于现在和将来都是只有好处而绝无害处的。

        王韵(208-05-13 00:10):

        疯狂的年代,生活很不容易。值得纪念,值得反思。

        王正方(2018-05-16 01:10):

        谢谢王韵的阅读和交流!“疯狂的年代”应该是指1958年。这一年举国掀起“共产风”,要快步进入共

        产主义;再是举国掀起“大跃进”生产运动,到处放出粮食亩产万斤数万斤甚至十几万斤的“高产卫星”。而饥馑年代是1958年底到1959年初以后开始的,一直持续到1962年以后的很长时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9:28:41    android
    6
    值得收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0:31:53    android
    7
    必须把这段历史告诉子孙后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0:37:09    跟帖回复:
    8
    吃少了会饿死人,吃多了就血脂高,血糖高,血压高,三高!

    所以人有时候也挺难伺候的!

    这里关键是选择。

    饥馑和饱暖,有时候根本不由人民选择!所以,我的意见就是,老老实实安于现状。饿了就饿着,有的吃就多吃点儿。

    废那么多话干啥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0:49:35    跟帖回复:
    9
    楼主在胡说八道,历史上大饥荒有过多次。
    60年代的饥荒,在江西根本没有,在沪郊也根本没有。
    60年时我沪郊青浦亲戚家,每天吃四餐,下午2点一餐叫做点心。
    70年我去江西靖安插队,问那里的农民,他们说60年代根本没有大饥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0:50:12    跟帖回复:
    10
    楼主在胡说八道,历史上大饥荒有过多次。
    60年代的饥荒,在江西根本没有,在沪郊也根本没有。
    60年时我沪郊青浦亲戚家,每天吃四餐,下午2点一餐叫做点心。
    70年我去江西靖安插队,问那里的农民,他们说60年代根本没有大饥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03:21   
    11
    我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我也是1960年考上大学,我是工科,本科5年。
    我毕业后分到成都,待了20年,经历了四川武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08:02    跟帖回复:
    12
    把所有的人纳入体制,每个人离开户口本,粮票布票各种券无法生存!为了家庭及其亲属只得低头!国人的脊梁逐渐地弯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5:37:36    跟帖回复:
    13
        在1959年粮食减产3000万吨的严重情况下,政府决定出口415万吨粮食。1958-1962年中国政府对外援助

        高达23亿6千万元以上;其中援助阿尔巴尼亚、朝鲜、越南、古巴、蒙古等国18亿7千万元,援助亚非

        国家近5亿元。(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第一辑p351)============饥饿年代,难以忘却的日子。我们浙江比四川要好一些,但是也是非常艰难的啊!   上面有一条马屁鬼说,沪郊青浦农民一日四餐,真是放屁!可能是因为来了客,不是正餐的时候给他上了一道点心,就乱吠说是一日四餐/我到过上海郊区好几个县,那里的农民在当时也是非常和艰难。在凯迪乱吠,马上穿绑!    我到四川好几个县,知道那里的农民直到一九七0年,粮食仍未完全过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5:38:46    跟帖回复:
    14
        在1959年粮食减产3000万吨的严重情况下,政府决定出口415万吨粮食。1958-1962年中国政府对外援助

        高达23亿6千万元以上;其中援助阿尔巴尼亚、朝鲜、越南、古巴、蒙古等国18亿7千万元,援助亚非

        国家近5亿元。(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第一辑p351)============饥饿年代,难以忘却的日子。我们浙江比四川要好一些,但是也是非常艰难的啊!   上面有一条马屁鬼说,沪郊青浦农民一日四餐,真是放屁!可能是因为来了客,不是正餐的时候给他上了一道点心,就乱吠说是一日四餐/我到过上海郊区好几个县,那里的农民在当时也是非常和艰难。在凯迪乱吠,马上穿绑!    我到四川好几个县,知道那里的农民直到一九七0年,粮食仍未完全过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23:29:50    回复 14 楼:
    15
    LINLINGMO先生说得很对说得好啊——“饥饿年代,难以忘却的日子。我们浙江比四川要好一些,但是也是非常艰难的啊!   上面有一条马屁鬼说,沪郊青浦农民一日四餐,真是放屁!可能是因为来了客,不是正餐的时候给他上了一道点心,就乱吠说是一日四餐/我到过上海郊区好几个县,那里的农民在当时也是非常和艰难。在凯迪乱吠,马上穿绑!    我到四川好几个县,知道那里的农民直到一九七0年,粮食仍未完全过关。 ”
    3826 次点击,23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饥馑岁月的记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