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逆行斋主人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从个人亲身经历看文革时农村的穷、农民的苦
55553 次点击
584 个回复
逆行斋主人 于 2018/6/14 11:03:3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为了迎接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年份,中央已经决定要开展大张旗鼓的纪念活动。笔者也凑了个热闹,连续写了《改革开放40年—集体主义的衰落与个人主义的兴盛》、《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滚滚政治风雷(上、下)》等文章。      

    文章发出后,出乎笔者的意料,受到很多读者的关注。许多读者纷纷留言,或肯定,或反对,或商榷,令笔者受益匪浅。      

    也有一部分读者,因为立场观点不同,对笔者进行谩骂、人身攻击。有的读者猜测笔者的家庭出身、现在的职业,追问笔者为啥这么起劲地为改革开放叫好,肯定不是“富二代”、“官二代”,就是大款,富翁?    

    看到这种质疑,笔者也禁不住思考,是啊,我为啥这么起劲地为改革开放叫好?      

    一个人的出身、经历,接受的教育、知识结构,决定了一个人看问题的立场观点方法。笔者借此机会,把个人的心路历程梳理一下,算是对读者的一个答复,对自己的一个交代吧。      

    在正式写之前,把笔者写的自传发出来,游戏笔墨,供君一笑:      

    逆行斋主小传

    逆行斋主者,辽西人氏,生于偏远山村,长于海滨城市,耕读传家,礼义为本。自幼喜读诗书,最爱忠臣孝子。及成,于诸子百家、三教九流多有涉猎,专而不精,博而不广。所思皆拔于流俗,行事常出人意表;身居陋室而胸怀天下,手无一文却畅谈古今。三十未立,四十犹惑,五十不知天命。时人多侧目,冷眼嗤笑,仍不思悔改,愚鲁迟钝若此,故曰逆行。      

    闲话说完,现在言归正传。      

    笔者出身辽宁省朝阳市,当时叫朝阳地区,是辽宁西部一个贫困地区,曾是全国十大贫困地区之一,现在也不算富裕。据父母讲,祖上辈辈都是贫民,属于典型的“根红苗正”。    

    笔者出生于1966年,恰逢文革刚开始,所以可以说是“文革”的产物。等到有点懂事的时候,文革已经到中后期了,最激烈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那时还是人民公社,生产大队,生产小队。我们家所在的生产小队是二队,在大队八个小队中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大概在前三、四名的样子。      

    当时实行的公社社员工分制,一个劳动力到生产队出工一天记多少分。到了年底,把生产队一年的收入(主要是粮食,外加很少的副业收入)和一年全队所有劳力的工分总和进行相除,就算出一个劳动日值多少钱了。在我的印象里,我们队基本在一天值2角钱上下浮动,最好的一年一天4角,最差的一年一天2分。因为当时一盒火柴2分钱,所以大人们开玩笑说,干一天活,挣一盒火柴钱。有一年第一生产小队日值8角钱,可把我们二队人羡慕坏了。

    看到有的文章说,人民公社的时候,社员一年到头给队里干活,不仅挣不到钱,还得倒搭。这话不全面。当时农村采取的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核算方式。社员挣工分,队里按人口分口粮,也就是社员用自己的工分买口粮。如果一个家庭里面男劳力、好劳力多,小孩、老人少,那么这个家庭挣的工分就多,除了扣去口粮款外,还能分到一些钱。相反,如果一个家庭男劳力、好劳力少,小孩、老人多,那么这个家庭挣的工分就少。挣的工分不够口粮款,就得把差额的部分给队里补上,这就是所谓的“倒搭钱”。      

    当时我们那片,一般一个男劳力一天10分,女劳力8分,半大劳力5、6分。一个好劳力,一年能挣3000多分,妇女2500来分,半大孩子1600来分。一个好劳力一年挣的工分,大概可以抵得上2到2.5人的口粮款。也就是说,一个好劳力除了自己之外可以养活1到1.5个人。现在有网友说那个时候一个人可以养活七八口人,那是不了解情况。      

    所说的养活,也就是勉强能吃饱,吃好、吃的营养想都别想。辽西地区主产玉米、高粱,所以我们那里的主食一年到头就是玉米饼子、高粱米饭。也就是过年期间,生产队每人分2斤白面,1斤大米,年三十吃顿年夜饭,正月初一吃顿饺子,也就不剩啥了。笔者从小到大吃的够够的,就是到了现在,有时去饭店,朋友说,点点玉米饼子吧,刚下来的。笔者都说,你们吃玉米饼子吧,我吃够了,来盘饺子。      

    主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吃的没有油水。那时别说豆油、色拉油,就连猪大油都没多少。好的年景,过年时杀一口猪,猪肉大半卖了,少半腌制起来,可以吃到六七月份。把猪的生油熬制成熟油,放到罐子里,这就是一年全家人的食用油了。不好的年景,养不起猪,过年时到集上买几斤肉,不出两月就吃完了,只好一年到头不见荤腥。有一回,看到一个网友言辞振振地说,那个时候没有地沟油。笔者不禁哑然失笑,别说地沟油了,啥油都没有。要是有地沟油,老百姓抢都抢光了。

    在辽西农村,最难过的是春天三、四、五三个月。那时冬天储存的土豆、地瓜、白菜、萝卜基本都吃光了,新的蔬菜还没下来。每天就是咸菜条就玉米饼子,真是很难下咽。笔者谈恋爱的时候,女朋友问我,你小时候的理想是什么?我回答说,一天三顿饭,顿顿有菜吃。      

    那时生产队还有一项任务,交公粮。这个“交公粮”可不是现在网上流行的意思(坏笑),是把打下来的粮食交给国家,不少那个时候的小说、电影都有这方面的内容。那个时候的粮食政策是“统购统销”,每个生产队根据土地面积、肥沃程度,公社定一个指标,我们队基本是每年8万斤。  

    向国家交公粮本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有时执行起来操作不好,就容易出事。      

    当时是计划经济,每年初中央召开计划会,各省上报当年的主要经济指标,比如钢铁、煤炭、粮食、棉花等。当然这个指标也是由公社、县、地区层层报上来的。左倾思潮在中国一直很有市场,表现在经济工作上,就是各项指标都要逐年递增,谁增加的少了,谁就是“右倾”,那可是大问题了。记得一本小说,写一个省委书记,在计划会上,看别的省份各项经济指标都订的很高,他也不甘落后,不敢落后,一个晚上修改了五次。这就是历史的“大跃进”。      

    这股风,到现在也没完全刹住。君不见,各省的GDP加起来,比中央统计出来的总和高出一大块。现在好点,各省开始挤水分,下调GDP指标,辽宁更是一下子整到负数。    

    后来,周恩来、陈云等在经济工作一线的中央领导人觉得这样下去,中国的经济肯定受不了,决定把这些浮夸的指标往下调,力求符合实际一些。这就是历史上的“反冒进”。      

    后来的事,大家也都很清楚了,“反冒进”被批判,“反反冒进”。周恩来被批“离右倾只有50步远”,大会小会作检讨,陈云开始生病。    

    农业和工业、商业有很大不同的一点在于,农业就是靠天吃饭,偶然性很大。上一年大丰收,也许下一年就颗粒无收。不像工业,不管咋样还有基本规律可循。问题在于,指标都是年初参照上一年的数字订的,如果中间遇到旱涝灾害,到了秋天就有可能大幅度减产或颗粒无收。如果政治环境宽松,基层官员敢于反应实际情况,上面也会调整指标。问题在于在“反反冒进”、反“右倾”的大帽子下,没有几个公社书记、县委书记敢于如实报告,上面也不了解具体情况,仍按原计划征收公粮,这就造成了灾荒。所以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许多农民不得已外出逃荒,电影《焦裕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都有不小篇幅,描写当时的大队干部劝阻农民外出逃荒的事。    

    笔者出生的时候,文革的狂热已经基本过去,农业生产也开始恢复,所以在笔者身边没看到饿死人的事情发生。但在闲聊的时候,笔者的母亲说,她怀的前三胎都没保住,生下来就死了,当时也没条件请医生看,估计是大人营养不良,胎儿发育不好,抵抗力不行。      

    那时农村人最大的希望就是离开农村,变成城镇户口,吃商品粮,我们叫“吃大本”。路遥的电影《人生》对此有生动的描写。可当时高考还没恢复,你就是学习再好,高中9年级一毕业就得回到农村,唯一的出路就是当兵、提干。

    就这样,笔者一直农村待着,上小学,读初中,直到1976年粉粹“四人帮”,学校开始正规起来,笔者进了县城读高中。1983年(那时已经恢复高考了),笔者考进了大学,来到城里。

    中国农村是从1980年前后开始土地家庭承包制的,我们那里具体是哪年开始的笔者有点记不清了,也就是这一年的前后吧。前两年没感觉到什么变化,感到变化大的是1985年春节,笔者大二寒假放假回家串门,看到我们组(当时人民公社已经改为乡,生产大队改为村,生产小队改为村民小组)有的人家竟然有成袋的大米、白面,这在过去是不敢想的。      

    再后来,笔者大学毕业,留在城里,干过新闻记者,当过国企职员,民企打工仔,娶妻生子,买了房子。虽没大富大贵,倒也衣食无忧,一天三顿饭,顿顿有菜吃的理想自然实现了。      

    笔者每年都会回老家几趟,亲眼看到农村的变化。从开始的手表、收音机、自行车“老三样”,到彩电、冰箱、洗衣机“新三样”;从土屋、平房、瓦房到二层小楼;从摩托车到小汽车。现在,农村的年轻人在村里的基本不多了,很多都外出打工;不少年轻人在县城买房子,为了方便小孩在县城读书。      

    笔者毫不讳言自己是改革开放的得利者。没有改革开放,笔者可能一直在辽西贫困山区种地,接受不了高等教育,接触不到现代文明,享受不到现代都市生活。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和周边所见所闻,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改革开放40年,给中国农村乃至整个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笔者能生活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亲生经历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伟大变革,也算不枉此生了。    

    当然,也无需讳言,40年的改革开放到现在,也积累了不少问题,诸如贫富差距过大、环境污染、官员腐败等。相信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继续进行和不断深化,这些问题一定会逐渐得到解决。      

    为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点赞。

    个人微信公众号:逆行斋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0:59    跟帖回复:
       沙发
    dql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2:00    跟帖回复:
       第 3
        有道之国务在弱民。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2:17    跟帖回复:
       第 4
      在那个黑暗年代,持仗者,西餐(家乡纪念馆66道食谱)和中餐变着法吃,专列上海去跳舞;既得利益者也能分到剩菜殘骨。老百姓观音土都吃光了,绝望中想起成语典故:相儒以沫,相食保命。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4:39    跟帖回复:
       第 5



    城镇商品粮供应证,我们那里叫“吃大本”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4:47    跟帖回复:
    6


    城镇商品粮供应证,我们那里叫“吃da'ben”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5:21    跟帖回复:
    7



    记工本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7:14    跟帖回复:
    8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7:31    跟帖回复:
    9



    铁锅烙玉米饼子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8:21    跟帖回复:
    10



    熬炼猪大油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8:55    跟帖回复:
    11




    社员交公粮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19:27    跟帖回复:
    12


    农民外出逃荒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21:52    跟帖回复:
    13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23:23    引用回复:
    14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1:25:53    跟帖回复:
    15
        逆行斋主小传

        逆行斋主者,辽西人氏,生于偏远山村,长于海滨城市,耕读传家,礼义为本。自幼喜读诗书,最爱忠臣孝子。及成,于诸子百家、三教九流多有涉猎,专而不精,博而不广。所思皆拔于流俗,行事常出人意表;身居陋室而胸怀天下,手无一文却畅谈古今。三十未立,四十犹惑,五十不知天命。时人多侧目,冷眼嗤笑,仍不思悔改,愚鲁迟钝若此,故曰逆行。      
    | 举报
    55553 次点击,584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39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从个人亲身经历看文革时农村的穷、农民的苦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