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这个世界属于在地球上行走的人员,而不是封建幽灵
11922 次点击
78 个回复
民治 于 2019/3/6 3:11:1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早在1788年开始,倡导革命的风气就弥漫整个法国,卢梭认为人民的民意就是上帝的声音在整个法国传导!这个有别于美国独立战争的公民权利优先于公意,也就是民意。尽管法国大革命中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是有别于卢梭的,赞同美国独立宣言中公民权利人权优先于公意和国家权力,但卢梭的倡导影响超过美国权利意识,导致了后来的法国大革命中的恐怖,这是美国革命所没有发生的事情。美国革命先贤享受着革命的荣耀,很多人登上总统国务卿等显要的民主社会宝座,但退休后并无任何优待,这也显示了民主革命是没有特权的。法国革命动摇了整个欧洲大陆的绝对君主制的根基,但革命成果延续近乎八十年才巩固为共和国制度。法国人民遭受的苦难也是美国民众所没有经历的,真正遭受血流成河的是解放奴隶的美国内战。

    在第三等级中产阶层的宣传下,大部分牧师倾向革命,倒向了第三等级。因为在农村的牧师和农民一样贫穷。早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法国自由贵族就参与了美国独立战争,倡导共和的理念,并接受了自由平等的民主主义思想,为法国革命提供了政治领导人和军事领导人,参加美国独立战争的坚持革命的贵族拉法耶特就在法国宣传革命:现在就发动起义,抵抗是神圣的使命。他还有以下理论“政治权力源于受统治的人民。权力应当取决于人民的意愿。凡非此构建的政府,都是不正当的,历史更多的是一种提示,而不是范本,这个世界属于在地球上行走的人员,而不属于那些已经在地下的人员”。这些都是两场革命的共同特征。

    法国人也一度欢呼信奉美国革命的信念:政府的目的就是自由,不是权力,个人不应当受到权威的压力:个人不应当根据他周围的影响,而应当按照自己内心的设想去安排自己的生活。早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法国自由贵族就参与了美国独立战争,倡导共和的理念,并接受了自由平等的民主主义思想,另一位影响深远的贵族就是塔列朗,成为法国大革命后外交行政权力显赫人物。他们于1789年6月20日在网球场上,贵族牧师中产阶级一致反对国王,在革命爆发的时候正是那些具有军事素质和倡导革命的军人组成国民卫队,攻下能炮轰整个巴黎城的巴士底狱,拉法耶特首先成为国民卫队的副官,进而成为总司令,这个巴士底狱并没有关多少人,巴士底狱臭名昭著的是它的恐怖,以及在巴士底狱周边的三千座坟墓。攻占巴士底过程中第三等级的民主先锋工人农民更是冲锋陷阵。守卫巴士底狱的几位军人率先打开监狱将自己亲手抓捕的囚犯从巴士底狱放出来,让这些囚犯重新回到家里,睡到自己家里的床上,但这几位军人被国王的军队抓获砍掉了头颅!各个城市纷纷仿效巴黎人民,武装起来夺取市政管理权,建立了国民自卫军。不久,由人民组织起来的制宪会议掌握了大权。法国大革命经济近乎八十年血雨腥风才真正使得共和国稳定下来,并实现了民选民治,保障了每个成年公民参与政治选举的权利!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6 10:58:58    跟帖回复:
       沙发
    ! 杜威认为,人民作为一个整体是有政治权利的,我们肯定这一点是为了反对所谓上帝或者自然将权力授予某一个阶层的说法。与此同时,对人性也会感兴趣,民主与人性有着广度和深度的联系,对此我们不能不深入到一个历史的反面背景之中,在这个反面背景中:社会安排和政治形式都被视为自然的表现而决不是与人性的有关的,,在理论方面这就包括着从亚里士多德和斯葛多时代到十六十七世纪现代法学的评述者们关于自然法则这个观念的一段悠久历史。
        关于这个历史和十八世纪从自然法则转到自然权利的故事是人类学术历史上与道德史上最重要的章节之一,如果深入下去,我们离当前的话题会太远:把人性当着政治协商的根源是在欧洲的历史上是比较晚近的事情! 自由,以及文化与人性,民主与人性都有着不可分的联系!
       民主的目的必须由民主的方法来实现
        杜威在民主与美国这个第七章节中指出:如果有一个结论是为经验毫不错误地指出来的话,那就是:民主的目的要求用民主的方法来实现它们。权威的方法是在以新的伪装来向我们推销。他们向我们宣称是为最后在一个没有阶级的社会中实现自由与平等的目的服务的。或者他们推荐要用一种极权制度来向极权主义进行战斗。不管他们是用什么样的形式自己提供出来的,它们之所以具有诱惑力乃是由于它们宣称是为理想的目的服务的。我们首先要维护一点就是要明确,只有在我们日常生活的每一个方面慢慢地,日复一日地采用那种与我们所要传播那种与我们所要达到的目的的相同的方法,才能做到为民主服务,而任何诉之于一元论的,笼统的,绝对主义的程序的办法,不管它表现的装束怎样,都背叛人类的自由的。只有在它自己生活行动中证明了是多元的,局部的,实验的方法具有获得与保持不断解放人性的效能,才能服务于人类。
    霍布斯认为人性生来就是反社会的,因此必须有法律的恐惧,即便这样,人性还是具有很大的破坏性,因此霍布斯得出了自由与法律完全相反的先后顺序,结果就是走向权威主义。英国因此崇尚法律至上,但是到了十九世纪中期以后,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认为自由是至高无上的法律,否定了霍布斯的理论:即自由是法律的沉默。当美国发展出地方州政府有不执行联邦中央政府的法律时,阿克顿认为这是自由真正的体现,美国的自由不仅仅是三权分立制衡的产物,也是地方州自治的权利的产物!杜威认为马克思主义往往忽略人性,自然科学无法和欧美民主国家竞争!没有人性自然就没有完整的科学技术!实质是无核心技术!
       .
           杜威:民主总和人道主义,人性的潜能紧密相联的
        杜威认为马克思主义将所有的道德,法律,政治,文化,科学都归结于经济基础上这一绝对主义的铁律上,必须压制一切保障经济上的平等,用一个先进的阶层统治社会,结果是这个阶级内部不断倾轧,都被这个阶级以反面人物予以清洗,无数人失去生命。而战后东西德的竞争,盟国对德国的改造使得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西德统一东德,证明马克思主义即便在其发祥地的竞争也是失败的,因为它压制人性,以及人道主义。当人性没有受到限制时,自然就会发展到民主,这是从心理学来阐释为何民主必然和人道主义和人性紧密相联系! 科学也与自由文化紧密相连!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7 20:54:49    跟帖回复:
       第 3
    !民主社会最基本的责任是参与而不是服从!   科恩认为二十世纪最痛心的教训之一是:专制者轻而易举的执掌政权,当公民教育已有精心安排,通过彻底与系统的思想灌输,公民对社会目标的选择以被操纵之时,便可以一帆风顺的为所欲为。美国因为民主体制中的自由普遍选举导致美国建国初白人的识字率1800年北方从75%提高到1840年的95%,南方从1800年的50%提高到1840年的80%。因为频繁的选举等于是频繁的平等机会,导致人积极要求进步,使自己变得更优秀!
        专制制度统治者只会让有利于自己的信息传播,而拥有各种政府权力的统治者毕竟是少数,这无疑会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和他们思考问题的能力。一个好的民主政府信息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基本都是公开透明的,以便于民众做出明智的决策。而在专制政府中,只有利于统治者利益的信息才公开,虽然专制者也强调教育,但这些技术教育都有利于统治者的财富聚集,但一旦导致公民不服从统治者的统治,比如公民才智发展到要求自己管理自己的行业,社会,那这种教育就会被遏制,所以专制社会教育门类会非常少!而且教育内容时常会被颠覆!
        科恩有个看法和中国儒家思想的一些看法是一致的,专制政府往往要求上智下愚。这种思维在专制国家的军队尤为突出,但美国建国初就做出了部队军官的去留由多数人表决决定去留,避免了这种上智下愚的思维,所以美军在一战二战的作战配合伤亡率是最低的。美军一般给予下级一个区域的任务,至于怎么完成,则由执行这个任务的官兵自己协调完成。专制政府往往要求统治者是智慧的,至于下级最好是识字只会服从的蠢货就是最佳的统治效果,科恩认为专制政府往往在教育中要求服从政府,如果政府制定的政策法律民众毫无参与权利,而且其内容也损害民众利益,会导致民众产生抵制情绪,直到最后反抗。
        而民主制度下,因为这些政策都是保障公民参与做的决策,所以民主体制下最基本的责任是充分参与而不是专制政府的服从,如果是你自己参与而且又是大多数人同意做出的决策,服从也是发自内心的。如果你后来不同意,可以再积极参与,如果大多数人同意你的意见,可以否决这个政策!
        所以发展公民善于思考,怀疑,推理及评价的能力是民主自然和一贯关心的问题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8 7:56:26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8 8:33:26    跟帖回复:
       第 5
        自由引导人民

        学习康熙绝对君主制的法国国王在法国大革命中被送上断头台! 1692年法国取消选举,民众福利也因此随之削减,学康熙的中央集权,封建帝王弱民,严酷法律奴役残害自己人民的统治在中西方帝王本质是一样的。当君主制迷惑了人们的心灵时,灾难就会降临在老百姓身上,绝对君主制的典型代表是法国大革命前的法兰西。黎世留认为如果让人民丰衣足食,就无法让他们俯首听命。大法官断言,若无任意逮捕和流放的权利,便不能统治法国。国家危难时,错杀百人也在所不惜,国王应当守信的要求被财政大臣斥为叛逆。

        一个衣食全靠和路易十四有私交的人说,对国王意志最轻易的不服从也是应当要被判处死刑的犯罪,路易充分利用了这一说教,他不受契约的约束,他对于臣民的财产享有任意剥夺的权利,在路易十四时代,当沃邦元帅为人民的悲惨境况所震惊,建议废除一切苛捐杂税时,只征收一种轻税时,国王路易十四采纳了他的建议,但是保留了所有的旧税,同时加新税,当时法国的人口大约只有两千多万左右,但路易十四却维持了45万的军队,这相当于拿破仑皇帝为征服德国而召集的军队的两倍。那时的人民吃糠咽菜,食不果腹。费奈隆说,法国简直是一个巨大的医院。

        法国的史学家确信,仅在一代之内,也就是路易十四的时代有大约六百万的法国人民死于饥寒,也许可以发现比路易十四更残忍,更邪恶,更狠毒的暴君,但没有人曾经用自己权力造成那么大的痛苦与不幸。路易十四令当时最杰出人的赞美,不过表明了专制主义的邪恶已经使欧洲的良知堕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法国大革命前的大拆大建与现在某国一样的, 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说到法国大革命前的土地所有制时,说到法国的土地所有制与中国帝王制度一样,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率土之臣莫非王臣。而且这些都是路易十四跟中国这种中央集权学的,.在法国大革命前,国王特别喜欢搞形象工程,道路要修的笔直,桥梁修的越多越好,而土地又是国王的,可以任意强征农民耕种的土地,流民越来越多,托克维尔还特别强调,这一点跟社会主义一样没有什么差别,因为在社会主义社会土地公有,领导者可以随意征收土地搞形象工程,并且可以发展经济,事实情况是失去土地的农民越来越多,流动的人口也就越来越多,其结果是到处出现社会不稳定的因素。

        托克维尔

        国王用的人士全部是经济学人,而且鼓励市场经济,鼓励开办私营企业,但是不允许谈及政治自由。胡言乱语的总是赞叹中国的科举制度,国王每年亲自耕种一次,却忘了市场经济的根本,财产权的保护,认为财产权必须剥夺。这意味着法国国民发展经济其财富却朝不保夕,中产阶级财富得不到保障,农民其实是农奴,三级会议从路易十四起就形同虚设,再加上贵族们彼此嫌恶高低贵贱,城市贵族嘲讽乡村贵族的低俗,世袭贵族嘲讽捐献赏赐头衔的贵族。原来国王被民众爱戴成为慈父,现在的国王在民众心中不过是一位好大喜功的烂人,整个法国人心思变!在路易十五统治法国的时候,路易十五还让三级会议召开,路易十五亲临会场鼓励:“我们宁愿向自由人而不是向农奴讲话。”路易十五还特地发一道敕令:我们统帅着一个自由慷慨的民族,无上光荣。但到路易十六时期,三级会议根本就不召开,路易十六整天卖官鬻爵,天天委任官员,而这些官员在民众面前又感觉到自己卑微的不行!贪腐腐败盛行

        《帝王春秋》

        所谓帝王之术,有个叫易白沙的写了本《帝王春秋》用孙文题签,十分醒目,并有章炳麟《易白沙传》和易培基的《亡弟易白沙传》,其思想之独立比之李宗吾的厚黑学更有学术味,他认为所谓忠就是闭塞人民之思想,忠乃吾人之精神生活之桎梏,全书以批评帝王专制为题,主要有人祭,杀殉,弱民,媚外,愚暗,虚伪,奢侈,多妻多夫(武则天慈禧)荒淫,严酷,奖奸,悖逆等等。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8 8:50:21    跟帖回复:
    6

        法兰西共和国歌:马赛进行曲,发抖吧!暴君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8 8:55:42    跟帖回复:
    7

        法兰西共和国国歌:发抖吧!暴君

        1、Allons enfants de la Patrie, 前进,祖国儿女,快奋起,

        Le jour de gloire est arrivé! 光荣一天等着你!

        Contre nous de la tyrannie, 你看暴君正对着我们

        L'étendard sanglant est levé 举起染满鲜血的旗,

        L'étendard sanglant est levé! 举起染满鲜血的旗!

        Entendez-vous dans les campagnes 听见没有?凶残的士兵

        Mugir ces féroces soldats? 嗥叫祖国土地,

        Ils viennent jusque dans vos bras 他冲到你的身边,

        Egorger vos fils,vos compagnes! 杀死你的儿女和妻。

        Aux armes, citoyens! 武装!起来同胞!

        Formez vos bataillons! 把队伍组织好!

        Marchons, marchons! 奋起!奋进!

        Qu'un sang impur 用肮脏的血

        Abreuve nos sillons! 做肥田的粪箕!

        2、Que veut cette horde d'esclaves 这帮国王和那卖国贼,

        De traîtres, de rois conjurés? 都怀着什么鬼胎?

        Pour qui ces ignobles entraves 试问这些该死的镣铐,

        Ces fers dès longtemps préparés 究竟准备给谁戴?

        Ces fers dès longtemps préparés? 究竟准备给谁戴?

        Français, pour nous, ah! quel outrage! 给我们,法兰西人戴啊!

        Quels transports il doit exciter? 奇耻大辱叫人愤慨!

        C'est nous qu'on ose méditer 是可忍孰不可忍,

        De rendre à l'antique esclavage! 要把人类推回奴隶时代!

        Aux armes, citoyens! 武装!起来同胞!

        Formez vos bataillons! 把队伍组织好!

        Marchons, marchons! 奋起!奋进!

        Qu'un sang impur 用肮脏的血

        Abreuve nos sillons! 做肥田的粪箕!

        3、Quoi ces cohortes étrangères! 看这一帮外国侵略者,

        Feraient la loi dans nos foyers! 在我国称王称霸!

        Quoi! ces phalanges mercenaires 什么!我们高贵的战士,

        Terrasseraient nos fils guerriers 竟被雇佣兵殴打!

        Terrasseraient nos fils guerriers! 竟被雇佣兵殴打!

        Grand Dieu! par des mains enchaînées 难道要我们缚住双手,

        Nos fronts sous le joug se ploieraient 屈服在其脚底下!

        De vils despotes deviendraient 难道我们的命运

        Les maîtres des destinées. 要由卑鄙的暴君来管辖?

        Aux armes, citoyens! 武装!起来同胞!

        Formez vos bataillons! 把队伍组织好!

        Marchons, marchons! 奋起!奋进!

        Qu'un sang impur 用肮脏的血

        Abreuve nos sillons! 做肥田的粪箕!

        4、Tremblez, tyrans et vous perfides 发抖吧!暴君,卖国奸人,

        L'opprobre de tous les partis 无耻的狗党狐群!

        Tremblez! vos projets parricides 发抖吧!卖国的阴谋,

        Vont enfin recevoir leurs prix 终究要得到报应!

        Vont enfin recevoir leurs prix! 终究要得到报应!

        Tout est soldat pour vous combattre 全车都是上阵的人,

        S'ils tombent, nos jeunes héros 少年前仆后继,

        La France en produit de nouveaux, 法兰西后继有人,

        Contre vous tout prêts à se battre 随时准备杀敌效命!

        Aux armes, citoyens! 武装!起来同胞!

        Formez vos bataillons! 把队伍组织好!

        Marchons, marchons! 奋起!奋进!

        Qu'un sang impur 用肮脏的血

        Abreuve nos sillons! 做肥田的粪箕!

        5、Français, en guerriers magnanimes 法兰西人,宽宏的战士,

        Portez ou retenez vos coups! 要懂得怎样斗争!

        Épargnez ces tristes victimes 宽恕可怜的牺牲品,

        A regret s'armant contre nous 他们后悔侵略我们,

        A regret s'armant contre nous 他们后悔侵略我们。

        Mais ces despotes sanguinaires, 可是那些嗜血的暴君

        Mais ces complices de Bouillé 和部耶的同党,

        Tous ces tigres qui, sans pitié 这一伙虎豹豺狼,

        Déchirent le sein de leur mère! 竟然撕裂母亲的胸膛!

        Aux armes, citoyens! 武装!起来同胞!

        Formez vos bataillons! 把队伍组织好!

        Marchons, marchons! 奋起!奋进!

        Qu'un sang impur 用肮脏的血

        Abreuve nos sillons! 做肥田的粪箕!

        6、Amour sacré de la Patrie, 祖国神圣的爱,

        Conduis, soutiens nos bras vengeurs 请领导我们复仇!

        Liberté, Liberté chérie, 自由,亲爱的自由,

        Combats avec tes défenseurs ,和保卫者同战斗

        Combats avec tes défenseurs! 和保卫者同战斗!

        Sous nos drapeaux que la victoire 但愿在雄伟歌声中,

        Accoure à tes mâles accents, 旗开得胜建功。

        Que tes ennemis expirants 让垂死的敌人观望:

        Voient ton triomphe et notre gloire! 你的胜利、我们的光荣!

        Aux armes, citoyens! 武装!起来同胞!

        Formez vos bataillons! 把队伍组织好!

        Marchons, marchons! 奋起!奋进!

        Qu'un sang impur 用肮脏的血

        Abreuve nos sillons! 做肥田的粪箕!

        7、(非原作者所写)Nous entrerons dans la carrière 当我们开始走进生活,

        Quand nos aînés n'y seront plus, 前辈们已经不在;

        Nous y trouverons leur poussière 我们去找他们的遗骸,

        Et la trace de leurs vertus 他们的英雄气概,

        Et la trace de leurs vertus! 他们的英雄气概。

        Bien moins jaloux de leur survivre 我们不羡慕侥幸偷生,

        Que de partager leur cercueil, 愿意分享棺材;

        Nous aurons le sublime orgueil 为他们报仇战死,

        De les venger ou de les suivre! 就是我们最大的光彩!

        Aux armes, citoyens! 武装!起来同胞!

        Formez vos bataillons! 把队伍组织好!

        Marchons, marchons! 奋起!奋进!

        Qu'un sang impur 用肮脏的血

        Abreuve nos sillons! 做肥田的粪箕!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9 15:43:30    跟帖回复:
    8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9 18:06:16    跟帖回复:
    9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9 18:07:48    跟帖回复:
    10
    !武昌首义中程正瀛开枪也比熊炳坤早,历史不能捏造,中共一大是在李书城家开的,李书城是监利人!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0 7:28:50   
    11
        凤凰历史在造谣:第一枪不是熊,一大在李书城家

        1911年10月9日夜逮捕彭刘杨是因为他们在扔炸弹,之前应当有人开枪,否则不会拿着鹅巡捕提交的革命者名册对这三人刑讯逼供革命者,程正瀛在熊秉坤之前就开枪了,不到几年被害死。xx一大是在监利人辛亥革命参加者李书城上海家开的,李书城建国后担任过农业部长!后怕巡捕房发现,转到嘉兴船上开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0 9:55:36    跟帖回复:
    12
    “法国大革命”的最大受害者是教会。
    教会的财富是不上税的,而且资产占GDP比重越来越多,引起法国统治阶层不满,以革命的名义大量吞没教会资产;最后玩大了...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0 11:19:15    跟帖回复:
    13
    !驻法西斯国家的大使馆往往成为法西斯的帮凶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中国单独抗战时期的日本,美国大量战略物质钢铁石油化工原料输往日本,驻日本大使馆的商务参赞就不得不协助双方的贸易!还有纳粹德国三十年代的排犹太人屠杀犹太人的事件! 法国大革命时期美国跟着英国反对法国革命!
    回帖人:
    民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0 18:46:17    跟帖回复:
    1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1 21:08:01    跟帖回复:
    15
        99年慈善演唱会的Dangerous




    11922 次点击,78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这个世界属于在地球上行走的人员,而不是封建幽灵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