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路过东篱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像你一样的伟大坚强
41166 次点击
56 个回复
路过东篱 于 2019-05-19 23:24:4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黄河大合唱》创作之路寻访纪    

    周新京

    一、

    一九三九年四月十三日,《黄河大合唱》问世。八十年后,词作者光未然之子张安东,邀集抗敌演剧三队的后人和一些故友,打算沿当年的创作之路走一遭。从西安到延安,直线距离并不远。但在沟壑纵横的“塬”上,既要选择好走的地形,又要避开“日、伪、顽”的关卡,还要在河面较窄、水流不急的地段渡河,路线就复杂了。

    原以为,“寻访团”只是一边观光一边考察,像时下的“驴友”一样。临时建立的微信朋友圈,不过三四十人,与抗敌演剧三队差不多。集结到一起才发现,除了这拨人,还有来自澳洲的纳维塔黄河合唱团,来自上海、广州、深圳等地的合唱团,来自多国和国内多地的参演者、相关史料研究者和多家媒体等,竟有二百余人。

    初春时节,西北地区,早晚温差很大。几乎在艺术氛围里泡了一辈子的张安东,留着锃亮的光头,在人群中很好辨认。对现代艺术的流行概念,如“行为”、“波普”、“装置”等,他自然是熟知的。从整个活动的策划中,不难发现多种元素的混合运用,却未予挑明。那样的话,就与活动的主旨和当地的民风,不搭调了。

    作为活动的一部分,沿途各地的政府、文化促进会、侨联等,也参与进来。美国、英国、法国、南非等多地的华人合唱团,遥相呼应。此外,寻访团的二百余人,与西北民族大学合唱团的二百余人,定于四月十三日前,在延安“胜利会师”,也是盛举之一,就像当年一、四方面军会师一样。当然,这是戏言,不必当真的。

    第一站演出,在壶口瀑布,岸边早已建起一座固定的戏台。两侧本该写着“出将”、“入相”的“渡古门”,换成百姓人家的窑洞门。中国的观众,对那处景观,太熟悉了。报刊、影视、MTV、大型文艺活动的背景等,随处可见。但亲临现场,仍十分震撼。如果不是被腾起的水雾打湿,会觉得那简直就像奔涌的岩浆。

    第二站演出,在乾坤湾,据说是伏羲演八卦的地方,附近还有一个伏羲村。河道形成七个相连的S形,已被列为国家地质公园。最突出的特征,是一望无际的山峦,并非造山运动的产物。而是平坦的高原,被流水侵蚀和冲刷的结果。故而所有的山峦,几乎一般高。中心区域加外延部分,约占国土面积六分之一。

    别林斯基说,诗是大自然创造力的反射,很有道理。生命的激动,仅靠符号是很难唤起的。歌词中,“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浊流宛转,结成九曲连环”等,显然指的是乾坤湾一带的地貌。而“它呻吟着,震荡着,发出十万万匹马力,摇动了地壳,冲散了天上的乌云”,则是壶口瀑布气势的写照。

    黄昏时分,河水柔美地流过峡谷,与壶口那边的景观相映衬,活脱一幅至静至动的阴阳符。二0一八年,原中国作家协会秘书长金坚范,将自己收藏的光未然先生手书《黄河颂》,捐献给乾坤湾所在的永和县。该县遂将此手迹,镌刻在一块麒麟状的石碑上,置于“高山之巅”。为苍莽的天地,平添一缕人文的香气。

    《黄河大合唱》的问世,有很多偶然因素。抗战时期的宣传工作,由郭沫若领衔的第三厅负责,隶属陈诚和周恩来主持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先后组建了十个抗敌演剧队、五个社团,分别奔走于不同地区。光未然先生率领演剧三队,在山西一带鼓动群众、振奋士气,本无前往延安和创作大型作品的计划。

    但队伍行进中,他不慎坠马骨折,经请示,被中央组织部召去延安治疗。最后七百里地,是队友们用担架抬着走的。没有麻药,他只能忍着痛。仿佛宿命就是要让他发声,便将国家和民族的痛,转移到他身上一些,让他痛到骨子里。沿途被战火摧毁的村庄,百姓流离失所的惨状,以及壮阔的地貌等,都给予他极深的刺激。

    冼星海先生也是几经辗转才到达延安,两人此前就已结识,并有多次合作。光未然先生原想将沿途的感受,写成一首长诗。经众人提议,改为大合唱。以口授方式,五天便赶出歌词。冼先生兴奋地抢过手稿说,“我有把握把它谱好”!光未然先生却记得,那句话是“这是属于我的!”。也许是其它场合讲的,但他更认同这一句。

    那时生活物资紧缺,大家普遍营养不良。冼星海先生创作时,有吃糖的习惯。即使有点钱,也无处去买。友人们便各找门路,“借”来两斤白糖。有创作经验的人知道,如果身体状态和“脑状态”不佳,灵感的饱满、通透和明媚程度,差着不少呢。从作品的档次看,这点“物质基础”,还真是起到了提升的作用。

    冼星海先生仅用六天,就谱好《黄河大合唱》。除了天赋和学养,也因战局不等人,三队将在次月重返前线。合唱队缺人,特别是女声部,便从“孩子剧团”,找来一些未变声的大男孩充数。整个延安加起来,也没有几件西洋乐器。于是二胡、三弦,柴油桶、玻璃瓶、茶缸等都派上用场,也算是玩后现代的先驱了。

    这个过程,表明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手里抓的是什么牌,就尽量把这副牌打好。如果总嫌牌抓的不好,或者明明抓的是这手牌,却偏要按那手牌来打,就没有《黄河大合唱》了。正如歌词里唱的那样,即使“端起了土枪洋枪,挥动着大刀长矛”,也是要“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的。

    二、

    《黄河大合唱》在传唱中,形成多种版本。冼星海先生经手的,是“延安版”和“莫斯科版”。延安版是突击出来的,他对音乐部分不是很满意。在莫斯科养病期间,他对曲式做了些调整,变得更加繁复和精致。无奈赶上德军入侵,没有条件排演。他颠沛流离一段,就病逝了。其他人无缘接手,致使那个版本被束之高阁。

    后来,不同的指挥家,便有不同的版本。最有趣的,是刚粉碎四人帮时,李德伦先生指挥的那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