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麻烦籽与麻子
29472 次点击
4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19/5/20 16:10:5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一

    不知为何,雁北把葵花叫做“麻烦饼子”,把葵花籽称为“麻烦籽”。是吃起来麻烦还是吃葵花籽能够解麻烦,无从考证。文革时,得胜堡有个后生,把“葵花朵朵向太阳”,故意念成“麻烦饼饼向阳婆”,因此被打成反革命,送到大同监狱里关了半年。北魏在大同建都,距今已一千四百多年,向日葵引入中国也有五百年了。“麻烦饼子”的称呼年深日久,把伟大领袖比成阳婆才有几年?

    得胜堡也种葵花,不过不成片地种,只在田头地尾栽种些,供人们消遣。儿时,我们不等葵花饼子成熟就开始吃上了;嫩葵花籽也很好吃,不用吐皮,嚼碎咽下去也很香。不过,千万别让大人遇上了,大人看见,我们就会被追着打,说我们是在作害庄稼。

    你别看美国人能造得了芯片、上得了月球,但对于区区葵花籽就无计可施。他们常常把瓜子咬碎,摊在手掌上,像修表似的,拣那微不足道的碎仁。然后郑重地塞进那口水黏糊糊的,阔大的嘴里,很有成就感地大嚼,笨得可笑。

    葵花籽在东北被叫作“毛嗑”,据说因为老毛子嗑葵花籽在中国人之先。但俄国人嗑瓜子可不像雁北人那么细致,一把葵花籽扔到嘴里,然后就是吐皮了。听说美国的棒球运动员,挺会嗑葵花籽。然而也是塞一大把到嘴里,含在一侧腮帮中,然后用舌头熟练地把葵花籽一颗一颗运到牙齿中间嗑。然后皮吐出来,仁吃下去。而中国人则不然,不但嗑得利索,连嗑瓜子的声音也是有性别的,男人嗑的声音是“咳、呸”;女人嗑的声音是“咳、咳”。

    原先生产队开会时,男人们抽旱烟、勤谨女人们纳鞋底子、懒女人们就嗑瓜子。队长讲话,下面瓜子皮满天飞。直到散会,地上、炕上的瓜子皮能扫出好几簸箕,倒进炉子里,火苗会喷涌而出。

    二

    雁北产麻子,也卖麻子。当地人把大麻简称为麻;把麻的雄株叫花麻,花麻只开花不结籽;雌株称“籽麻”,籽麻产的籽儿叫麻子。花麻成熟于仲秋,去叶泡沤、晾干剥麻,用于拧合各类绳索,供日常生产、生活所用;子麻成熟于季秋,出产的麻子榨油食用,是雁北的主要油料作物之一。

    嗑麻子属于技术活儿,雁北人都会嗑麻子。把比米粒稍大些的麻子噙入口中,用门齿嗑开、用舌尖剥出麻仁、麻子皮吹出口外,然后慢慢咀嚼、徐徐咽下。有的人嗑麻子的技艺堪称奇绝。手捏着麻子,向上一扔,嘴接个正着。抿了嘴,不知里边怎么鼓捣,眨眼间那麻子壳就出来了。出来的麻子壳粘在下唇上,密密麻麻一大堆。

    丰子恺说中国人嗑瓜子的水平在世界上能取得博士资格。其实,和嗑麻子相比,嗑瓜子算老几?瓜子那么大的块头,是麻子的好多倍,对付起来容易得多。嗑麻子那才叫绝活儿,不申请吉尼斯记录,是中国人的失误。

    麻子炒熟以后很香,虽然这东西没有多少仁儿,光嗑麻子,嗑着嗑着就会饿死。但嗑这种不停地嗑也会饿死的东西,自有它的趣味。我就不行,放在嘴里,对付半天,一咬下去就碎了,一碎了就没法收拾。有时碎不了,只能脱出半个仁,另一半嵌在壳里,软硬兼施就是不出来。顽固透了,只好连壳唾掉。我心里就琢磨,这活儿只有鸟的小尖嘴才能干得了,于是没了耐性,就抓半把麻子放在嘴里大嚼,这种粗野吃法,自然不是吃麻子的正道。

    因为嗑麻子食量不大、油水不多,久嗑也不会饱、多吃也不觉腻,所以人们闲暇时多用嗑麻子来消遣、打发光阴。那时得胜堡人走路、干活、开会,嘴里不离麻子。在田间地头,人多坐在一起时,谁的衣兜里有麻子,便分给众人一把,大家都嗑起来。一会儿地上就落下厚厚一层麻子壳。

    依稀记得,天气暖和的时候,太阳很慈祥。人们坐在日头的慈爱中,一边嗑麻子,一边放肆地说着荤话。越说越没深浅,话就全裸了,裸出一片野笑。我尽管有如此深的生活资历,但嗑麻子却始终不得要领。生活中的许多情趣,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到的。

    有一次我去浙江出差,带了点麻子。一天正在大堂里嗑,宾馆服务员问我:“你是什么鸟?吃的什么米米?”

    “我是呼市的鸟,吃的是麻子,你吃吗?”

    她回答说:“我们这里没有,也不会吃!”

    雁北有句歇后语:家雀嗑麻子糟踏那五谷杂粮。我虽然不是家雀,但也喜欢嗑麻子。

    嘿嘿,最近才听说,嗑麻子有抗癌的功效。每天嗑一把麻子,能够减少百分之二十患癌症的机会。尽管如此,我也嫌麻烦,没有这种耐心。不过上网、写博,桌面上除了香烟、茶杯之外,再加一小碗麻子。夜深人静,边写边嗑,倒是很有一番情趣。

    从我有记忆起,在呼市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有卖麻子的老头、老太婆。他们坐在不足一尺高的马扎上,面前摆上一盆灰蒙蒙的麻子,里面搁上一个小茶盅。只要你能搜罗出几个硬币,便可买到一茶盅颗粒饱满的麻子,足够过一把“麻子瘾”了。

    常见闲散的人们,一只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另一只手只用老大老二老三指头一抓,也就是抓起十五、六颗麻子。溜到手心摇一摇,用嘴一吹,然后轻轻地放进嘴里。经过舌尖与口腔牙齿的相互配合,不一会,仁、壳分离,且吸且嗑、且吃且谈、且谈且笑、从容自如。

    70年代中期,我在内蒙农大读书时,嗑麻子几乎风行校园。学生嗑、老师嗑、看书写字嗑,有时甚至上课听讲时也嗑。我的同桌就曾是一员嗑麻子嗑出“水平”的人物,他有过一天嗑30盅麻子的纪录。他的老家是巴盟五原的,家里种麻子,每次开学都要带半口袋麻子来。因为常给同学们发麻子,在班上人缘极好。

    那些年,每逢年节,许多人在购置糖、果、瓜子的同时,还要准备一些麻子。供饭后茶余、闲谈聊天时食用。只有嗑麻子,嘴里既能有东西吃,又不会过量伤胃。

    绝好的麻子产自雁北及内蒙古西部。一次,我和长辈们谈起现在不见卖麻子的人了,他们说:“现在人们油水多,口味高了,谁还嗑麻子?”这才使我恍然大悟。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零食,看来,这嗑麻子也真该画个句号了。



   后记:

    向日葵是原产美洲的农作物,与马铃薯、辣椒、番薯等其他美洲作物一样,是在哥伦布到达美洲之后才辗转传入中国的。目前所知最早记载向日葵的文献是明末学者赵崡所著《植品》,该书出版于1617年(万历四十五年),其中明确写道:“又有向日菊者,万历间西番僧携种入中国。干高七八尺至丈余,上作大花如盘,随日所向。花大开则盘重,不能复转。”

    稍晚成书的王象晋《群芳谱》也记载了向日葵:“丈菊,一名西番菊,一名迎阳花。茎长丈余,干坚粗如竹。叶类麻,复直生。虽有旁枝,只生一花;大如盘盏,单瓣色黄,心皆作窠如蜂房状。至秋已转紫黑而坚。取其子种之,甚易生。” 这段记载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它一气收录了向日葵的三个名字,而且都不同于《植品》所用的名字。事实上,向日葵是中文里别名最多的作物之一,以至于成了语言学上说明方言间同物异名现象的经典例子。

    尽管有这么多的别名,但最终是“向日葵”一名胜出,成为这种作物在整个中文世界中的普通名。最早提到这个名字的也是一本明末著作——文震亨《长物志》,此后清代陈淏子《花镜》等著作也用了这一名称。显然,“向日葵”是移用了古代植物名称“葵”新起的名字。

    向日葵种子的排列方式,就是一种典型的数学模式。科学家发现,植物的花瓣、萼片、果实的数目以及其他方面的特征都非常吻合于一个奇特的数列——著名的裴波那契数列:1、2、3、5、8、13、21、34、55、89……其中,从3开始,每一个数字都是前二项之和。仔细观察向日葵花盘,你会发现两组螺旋线,一组顺时针方向盘绕,另一组则逆时针方向盘绕,并且彼此相嵌。虽然不同的向日葵品种中,种子顺、逆时针方向和螺旋线的数量有所不同,但往往不会超出34和55、55和89或者89和144这三组数字,这每组数字就是裴波那契数列中相邻的两个数,前一个数字是顺时针盘绕的线数,后一个数字是逆时针盘绕的线数。

    世界上的许多植物,在生长的动态过程中,受到数学规律的严格约束。例如雏菊的花盘、菠萝果实上的菱形鳞片、挪威云杉的球果,都有类似的数学模式。为什么裴波那契数列会如此巧合?专家说这是植物在大自然中长期适应和进化的结果,但基督徒却认为这是上帝的作为。

    宋·沈括《梦溪笔谈·药议》:“大麻,一名火麻。雄者为枲,又曰牡麻;雌者为苴麻。”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谷一·大麻》:“雄者名枲麻,牡麻;雌者名苴麻,茡麻。”

    大麻为雌雄异株植物。雌雄株比率一般为1∶1。雄株茎秆细长,分枝少;雌株秆粗而分枝多。雄麻皮薄、光滑、柔韧,可搓成细麻绳,供躺鞋等用。雌麻皮厚、坚韧、产量高,用作粗麻绳,在工业上使用。

    “大麻”近些年来因为毒品“大麻烟”而恶名在外。一提到大麻,人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毒品,瘾君子等负面词汇,绝不会与什么好的词语联系起来。

    大麻的形象由伟光正堕落成黑三类,是有原因的。其实大麻分为两个亚种,即栽培大麻(火麻)和印度大麻。演艺圈明星用来寻求灵感,追求神清气爽的大麻烟是用印度大麻的叶子和嫩枝干燥后做成的。虽然栽培大麻中也含毒品成分四氢大麻酚,但含量极低。其实就是,家族中一个成员有恶行,整个家族都被其连累了,要为其背锅。就算栽培大麻心里一千个不愿意,又能怎么样。

    不过即使这样,并不能影响大麻在生活中的重要作用。时至今日,大麻仍是重要的植物纤维原料,麻布衣服一直广受欢迎。大麻的种子榨油,含油量30%,可供做油漆、涂料,也可食用,就是传说中的火麻油。

    在中国大西北,麻子是普通老百姓很喜欢的一种食材。经过炒熟后,在看电视,朋友间聊天,麻子都是很好的食物。当然对于无聊的人,麻子也是打发时间的好伴侣。籽粒同绿豆大小,外壳薄脆,内肉质香,但多食时头晕。

    早在2500多年前的中原黄河中下游地区的劳动人民就大量种植大麻,大麻已经成为了人民农业活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大麻与禾麦黍稷豆五谷并列,地位相等,可见一斑。况且吃麻与狗肉还成为月令祭祀中的组成部分。人们对于大麻绝对是崇敬与感激的。这时候的大麻主要充当人们衣料来源与食物用油的原料。

    雄麻麻秆在水塘里沤过后,茎皮极易剥下,是为白麻。白麻用来搓制粗粗细细的麻绳,我们父辈乃至祖辈脚下穿的鞋底,都是用白麻绳纳的。披麻戴孝的“麻”,就是从雄麻秆上剥下来的。包头市九原区有个麻池镇,东汉五原太守崔寔曾在此引进推广种植大麻,取其纤维用于纺织。2000年前的沤麻坑至今在这里随处可见。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5/20 20:06:31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20 21:41:37    跟帖回复:
       沙发
    沙发。
    回帖人:
    MSDG3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21 8:26:29    跟帖回复:
       第 3
    嘿嘿,最近才听说,嗑麻子有抗癌的功效。
    ————————————————————
    这东西,在俺地被禁种。前段时间看到个新闻,某个大学生种这东西获利数十万……
    回帖人:
    zhjij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21 12:00:41    跟帖回复:
       第 4
    顶帖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21 14:52:44    跟帖回复:
       第 5
    有一次在内蒙太仆寺旗长途车站买了一包麻子,尝尝确实很香,回家后后来听说有毒,扔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麻烦籽与麻子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