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鱼制造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祢衡,是一个让我们惭愧的名字
49163 次点击
55 个回复
老鱼制造 于 2019/6/21 15:07:0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鹦鹉赋》:祢衡之死,不忍细看

    




    1

    公元198年,曹操灭掉吕布的那年,26岁的平原郡青年祢衡,也终于结束了他遭人嫌弃的一生。消息传来,据演义说,曹操说了一句:“腐儒舌剑,反自杀矣。”这很合乎曹操心理,大概是实情。

    其实曹操当年远不用那么麻烦,怕担了一个杀士的恶名,非要将祢衡转送出去,借他人之手出心中鸟气。祢衡既然自小就眼高于顶,口中无人,习惯性以下犯上、攻击他人,破坏等级秩序、安定团结,就如乌鸦一般,专发不祥之音,那他当然就是没朋友的,直接咔嚓掉,全世界都会高兴。

    不然,史书何以会说“衡以交绝于刘表,智穷于黄祖,身死名灭,为天下笑者,谮之者有形也。”?它这论调,可是绵延了二千多年,依旧不绝于耳的,就是今人也往往要拿着祢衡做反面教材,大谈什么相处之道。

    所以曹操这样一来,反倒露了马脚,祢衡很可能不但是不敢杀,不便杀的,也不该杀。杀祢衡,只能是脑子有水的大老粗干的事。这就是说,祢衡那些毛病,很可能是夸张了,或者合乎某种道义的,他不但不是没朋友,还可能很有朋友,足以形成挺大的舆论压力。

    祢衡来许都之后的好友杨修,早先不还曾担任掌管机要,总领府事的丞相主薄,并号称“总知内外,事皆称意”吗?那权势之大,可是魏太子曹丕以下无不争相结交。

    如此重任岂可轻易授予?如此权势岂可能一日而就?但是他一旦被杀,却立刻就浑身全是毛病了,就仿佛曹操那么些年都是眼瞎。

    曹操之前不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管他“负污辱之名,有见笑之耻”,“或不仁不孝”的,概不算事吗?但是他杀祢衡另一个好友孔融的时候,用的却是不孝的罪名。

    名不正言不顺,就靠性格、道德缺陷凑,以污其名,这自是那些杀人者惯用的伎俩,而祢衡后来在黄祖那里写《鹦鹉赋》,自比鹦鹉感慨身世的时候,恰也曾说过,他很怀念当初在家乡与朋友们相处游乐,亲如兄弟的时光,所以他那“人皆憎之”,并当不得真,大约也就是被他“狂妄”过,不幸又恰好掌握了书写权力的那部分人吧?

    祢衡在《鹦鹉赋》中怀念过去,怀念朋友,万分感慨之际,还曾问过,为什么如今你南我北,我们就像胡越一般隔绝?还曾说过,如今羽翼残毁,自忖奋力也难回故乡,只能躲在角落里怨恨哭泣——这越发引人遐思。

    如此情感的祢衡还是那个顶尖作爷吗?为什么呢?为什么会如此隔绝?为什么会走到这般田地?他为什么会无法离开,连故乡都回不得?

    历史真实,总在细节之间,重新打量间,我蓦然发现,祢衡之死,其实不忍细看。

    


(公众号:九鸦人物)

    2

    在荆州做难民的祢衡,来到许都的时间,大概在196年。这一年正是曹操迎来献帝,在许建都的一年,这位24岁的才子肯定是奔着这来的。

    于是他那成为千古笑柄的荒诞人生,也就由此并不隆重地开场。

    史书所载祢衡早年的狂傲,大致如此:目中无人,喜欢指摘时事,褒贬人物,每每过头。而他来到许都之后,则又加了一个见到不如自己的人,连话都不肯跟人说。

    傲气冲天,目空一切,动辄指点江山,激昂口舌,这是年轻人常有的毛病,现在也是。我们即便远远没有祢衡那样的才学,也每每过头,常看人不大顺眼,爱理不理。只不过我们现在把这,叫做个性而已。

    所以祢衡从初期来看,未必有大问题,更何况他来许都,是为求职。一段时间里,整天怀揣着一块刺字或写字的木板出没,以至于木板上的字,都磨得看不清了。

    这块木板,当然就是古人“刺纸”一类的东西,也就是名帖、名片的意思,写着籍贯、名字,或者还有简历。祢衡活动的时期,纸张、竹简并用,这很正常。

    一个人来许都求职,弄得名片上的字都几乎磨去,如果说不主动,不汲汲以求,这恐怕怎么都说不过去。一个如此汲汲以求的人,如果说求职时也会目空一切,跟人说你是杀猪卖肉之徒,我瞧不起你,不爱搭理你,这恐怕更说不过去。所以我倒觉得,祢衡的怪脾气只能是这以后见长的。

    祢衡从家乡到荆州,是为避难,以他的《鹦鹉赋》来看,他对这远离家乡,远离父母妻儿朋友的遭遇是非常痛恨、悲哀的。祢衡到许都求职,不只为施展抱负,还因为“怜悯家中群小不能独立生活”,也就是为自己,为家人生活计。你想他这么心高气傲的人,跑断腿,磨破嘴,模糊了名片上的字,却无一人赏识、留用,怎可能不因为怀才不遇,怨气冲天,愤世嫉俗,看谁都不顺眼呢?

    这一切构成的生活罗网已经令人窒息,而作为文化人的祢衡,却又是个性高傲张扬,没大没小,崇尚自由,有很高的生命意识和道德追求的,你想他在这种境遇下会是怎样一种心境?他会不会越发痛恨那个乱世,那些造成这种局面的军阀,那些掌握他命运,甚至衣食的贵人?

    他会不会为自己的奔走耻辱,为别人的轻视愤怒?会不会在高洁与卑贱的冲突、挤压下走向变形?

    竹林七贤之首,号称率性放浪鼻祖的阮籍,早年却是一位正经的儒生,他的青白眼是后来才翻起来的。阮籍的青白眼是思想、情感的青白眼,而祢衡的“见不如己者不与语”又何尝不是?

    我们这样说,当然是有证据的。

    




    3

    祢衡的《鹦鹉赋》,是中国文学史上顶级的名篇,无数名家都曾对它赞不绝口。刘勰等人不必多说,就连文采飞扬,气概非凡的李白,都曾钦慕不已,说祢衡是“落笔超群英”的。他也“千春伤我情”,万分怜惜。

    只可惜祢衡被杀,作品基本失落,他的全貌是再也无法看到了。

    祢衡在《鹦鹉赋》中曾运用多种手法,从多个侧面,刻画鹦鹉的明辉、鲜丽、灵慧,又说它“嬉游高峻,栖踌幽深。飞不妄集,翔必择林。”这当然是以鹦鹉自况,展示自己高卓的才华,高洁的志趣。

    没朋友的祢衡,据说在许都只有两个朋友,“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他后来再到荆州,却又看好了一个人,那就是敦厚好学刚直的赵戬。此人曾是反董卓的斗士,董卓明明能杀却不肯杀,祢衡赞美他是“剑则干将、莫邪,木则椅桐、梓漆,人则颜冉、仲躬”。

    干将、莫邪,天下最锋利的宝剑;椅桐,鸾凤栖息之地;梓漆,制作琴瑟之材;颜冉,颜回、冉耕,孔子最有德行的弟子;仲躬,陈寔,颍川四长之首,天下最高的道德典范,也就是被祢衡骂做杀猪卖肉之辈的陈群的爷爷——这一切自然都代表了祢衡的看重、追求。

    祢衡对看得上眼的人并不吝于赞美,他是宝剑之锋、鸾凤之华、琴瑟之乐、德行之美,都想要的,他既然在《鹦鹉赋》的忧愤悲鸣之中,还依然时刻向往那“昆山之高岳”、“邓林之扶疏”,想做自由之翱翔,那么他当年的表现,也就万分自然了。

    权贵严密控制的世界里,祢衡的不得赏识,不只因为家世、身份、名气不够,更不只因为他太过高傲,浑身是刺,还因为他“飞不妄集,翔必择林”。

    郭嘉当初择主,要一再观望、思量,绝不肯明珠暗投,祢衡其实也是这样。只不过郭嘉择主,看的是成事的可能,而祢衡看的则是道德、志趣。他是典型的文人性格。

    祢衡评说陈群等人那些话,恰恰在一顿忙活,无人收留,有人问他何不去投靠这些人之后,这足以说明他的话与遭遇是有关联的。但是陈群、司马朗是杀猪卖肉之辈,荀彧、赵融只可借脸去吊丧、用他管厨房,曹操以下,都是酒囊饭袋,一钱不值,这当然也不只是因为祢衡到处碰壁,心灰意冷,已经不抱希望,而怨气冲天。更不是要故意动人视听,自高声名,以求富贵。他是真看不好那些人,甚至鄙视!

    当时是什么情况?曹操迎来献帝,并不兴汉,而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以亲信充斥皇宫,专断朝政。百官诺诺,献帝备位而已,汉家天下有名无实。

    欺负人家孤儿寡母,这在祢衡这样的人眼中,便是不忠不孝不义,而陈群、司马朗等人,依附曹操,那自然就是帮凶,而曹操不在,便代替总理朝政的荀彧,那自然就是帮凶中的帮凶——这些人越厉害,越成害,越被祢衡痛恨、不齿,此所以,祢衡就要破口大骂,胡乱贬低,坚决不投了。

    祢衡,本来也可以、可能过好的,他之困境,其实是摇摇欲坠,还在论出身门第资格的汉官,和他不待见,人家也不待见他的新兴权贵共同造成,而他之死,则是犯了众怒、众忌。他若不死,很多人要觉得脸上无光,心中有刺。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道德是非,祢衡其实是承担了道德制约的那类狂生,也就是那时的“精神贵族”,如此,还有性灵超越的祢衡又怎能不成为天下第一“狂悖”之徒?《狂人日记》里的狂人,是必须变成疯子,才好吃掉的。

    




    4

    祢衡在《鹦鹉赋》中曾说,鹦鹉美名远播,贵人们都想得到,于是就到处张网。广大的罗网下,鹦鹉无处可逃,只能纷纷落网,也只能依然悠闲自得,选择顺从。

    因为离开伙伴,离开娇妻,离开故乡的鹦鹉,除了听天由命,去想女子出嫁总要依附他人,做臣子的总要献身侍奉,就是圣人患难,也不免要淹留而寄人篱下,自己这么小,这么瘦,肉味也不鲜美,总不至于被人宰杀吃掉,别无他法,它若拂逆了主人的意志,就难免会有伤亡。

    大乱之世,人如浮萍,重重罗网之下,人人身不由己,一再哀叹,一再追问命运的祢衡真不畏死吗?真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不知死吗?不知不畏,他何以要问:我为什么偏偏遭遇这个动荡的时代?我如此命苦,到底是因为言语不慎,还是办事不周?

    长安虽好,终非故乡,他在绵绵的思乡之情中,居然还曾惶恐自己才能不足,名不副实!他到底是狂,是怒,还是争?

    祢衡其实一切清楚,太清楚,而他的身形,也正因这清楚而陡然高大起来。

    祢衡的处境是艰难的,周围的罗网是密布的,但是当孔融以“淑质贞亮,英才卓荦……目所一见,辄诵于口,耳所暂闻,不忘于心。性与道合,思若有神……”一再将他举荐给曹操时,他却不去!

    不但不去,还一再痛诋,最后干脆说自己得了狂病。

    祢衡人生中遭受的第二个羞辱,大羞辱,正由此而来,这之后更滚滚不断,直到被杀。但是别人羞辱他,他也回以更激烈的反击,除了死,没人能够将他折服,即便死,最终也没人能够将他折服。

    众目睽睽之下,所有强权都与他为敌,转眼就可能血光四溅,横死当场,这世上还有谁能够像祢衡那样,神态自若,做鼓吏无妨,大庭广众,赤身裸体,款款更衣,一曲《渔阳参挝》慷慨悲壮,“音节殊妙”,震惊四座?

    裸身如在无人之境,藐视、反辱也,《渔阳参挝》,展其才,明其志,摧敌心,夺人魄也,所以曹操大笑:“本欲辱衡,衡反辱孤。”曹操之笑,真正奸雄之笑,意味万千。

    如果说祢衡第一次被强招还是意气用事的话,那他第二次就绝对是有意为之,不怕以微弱之躯与强权斗上一斗。

    士可杀不可辱,祢衡对曹操加于他的那场羞辱一定念念难忘,这已经是不要命的节奏。

    所以他就假意答应了孔融,在曹操信以为真,大喜过望,直等他等到晚上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营门外,以杖捶地,历数曹操之罪,连骂了好久。

    史书关于祢衡返回荆州之事,有二种记载,我喜欢的是第一种,而最相信的,却是第二种。

    第一种,祢衡在许都混不下去,自己走的,那些恨他入骨的名士们居然跑到大路上羞辱他:祢衡来了,大家都坐着不起,别理他,让他尝尝更多更大更重的蔑视,压死他!

    然而不料,人家祢衡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就是混不下去,你也伤不了他。他见了反而大哭,弄得大家没法不理,于是这些人随后就被祢衡的一句行走在尸体灵柩之间,怎能不悲,搞得灰头土脸。

    祢衡在曹操宴会上,大帐前都那么从容、嚣张,他们算啥?这些人在他眼中,还真可能如死人一般。天知道祢衡一人独行,哪来的这种大自信、大气魄、大肝胆。

    第二种,曹操听说祢衡在营外大骂,勃然大怒,告诉孔融,我杀祢衡,无疑如杀鸟雀、老鼠,但是此人素有虚名,远近所闻,杀之人们会说我不能容人,所以我要将他送给刘表!

    曹操遇到祢衡这样一个人,不可能有好脾气,以他的心机,想借刘表之手除去祢衡泄恨,也属正常,但是这其中有一个细节,却基本被所有人忽略,那就是,曹操是“令骑以衡置马上,两骑扶送”,把他押到的南阳。

    这样一种情况下的送,难道会是好好地送?祢衡在《鹦鹉赋》里恰恰曾借鹦鹉,再现过自己几经转送,任人摆布的情形。

    人被当做鸟雀猫狗一样送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被人“置”到马上,左右挟制的祢衡是否有过挣扎呼号?祢衡被人送来送去的过程中,原来隐藏着封建时代对文化人、对人格、对人心的一次又一次大羞辱、大践踏、大摧残。

    求贤若渴背后,无非是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文人们得其欢心,便是赏玩的鹦鹉,一言不合,就只有变成虫豸。就连劳苦功高的荀彧,最后不也得了一个空食盒?

    祢衡,大约就是因此返乡不得的。他逃难而来,已入罗网,已如罪人,性格与环境,共同促成了他人生的困境与悲情。这样的境遇下,他还能够桀骜,这真是奇迹。

    




    5

    祢衡的《鹦鹉赋》,作在他的终点站,黄祖那里。一次宴会上,有人送来鹦鹉庆贺,黄祖之子黄射命祢衡做赋以记,祢衡据说“笔不停缀,文不加点”,一挥而就。

    此时的祢衡几经“转送”,对权臣们迫害忠良,控制贤才,沽名钓誉的卑劣,和文人们尴尬、悲苦、无奈的处境已比谁都清楚,那自然就是“宁顺从以远害,不违忤以丧生”下的“逼之不惧,抚之不惊”了,大家其实都早已与鹦鹉无异。

    但是“痛母子之永隔,哀伉俪之生离”,这是无以摆脱的心境,那就如“严霜初降,凉风萧瑟”的情景。他们那“长吟远慕,哀鸣感类”,是“音声凄以激扬,容貌惨以憔悴”,足以令“闻之者悲伤,见之者陨泪”的,就是被遗弃的女子,都会为之抽泣。

    为什么还要活着?还要继续被人摆布下去,羞辱下去?因为还有牵挂,还有留恋,还有希望。祢衡那羽翼已被剪残,想振翅又能飞向何方,纵有回乡之心也难以实现,纵想回到自由翱翔之地全是梦想的哀叹,其实本就是牵挂、留恋,和希望。

    所以祢衡在那样一种难言的处境、心境下,也还是得承命做赋,在用他结构精巧,语言清丽,骈俪工致,情思微妙的文章咏物寄情的同时,兼顾宾客之乐,主人心情,献物者的期望。他一唱三叹三致意,统统兼顾,最后还笔锋收转,藏起自己的用心,表达了鹦鹉对主人的感恩报效之情,献物者对主人奉献的诚意。

    心思如此周到的祢衡真狂吗?文采泉涌,具有这般情思,心中还有绝妙音乐的祢衡真的狂悖吗?傲气中也有委曲求全,屈辱中也在力求苟活的祢衡,真的蛮横偏执吗?

    但他也真狂,真傲,真横,真偏执,他终究是一个情趣高洁,个性自由刚强,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他虽然身在“鸟笼”,也还是时而要张扬他的个性,做性灵的、思想的、情感的有限翱翔。

    祢衡在刘表、黄祖那里都有记载:二人最先折服于祢衡的才华,非常欣赏,都曾敬为座上宾,最后却又都因为祢衡太过高傲,言行无忌,像个刺猬,厌恶起来。

    但历史却又只有关于祢衡那点不堪的记载,没有因果,没有刘表、黄祖作为的记载。刘表、黄祖什么人?暗昧、骄横、残暴的军阀而已,祢衡不满的难道只是刘表公文的文字,而非内容?祢衡难道会无缘无故,仅因为自身狂悖就与黄祖斗起嘴来,骂黄祖昏聩老东西?他可是还曾寄希望于自己贱躯微小瘦弱,肉味也不鲜美,人家或不至于杀死吃掉的。

    然而,这世上总有不嫌他瘦的人,这种结局孔融、杨修、荀彧、崔琰等等,直到后来的嵇康都没法避免,人家并不管你狂悖不狂悖。

    “孔融死而士气灰,嵇康死而清议绝。”当时世道,一言可蔽,但祢衡可没这么怯懦,这么见机。

    




    6

    祢衡在黄祖那里,据说做的仍旧是文书工作,不但文才了得,还办事清楚干练,轻重缓急亲疏,一概恰当,以至于黄祖要拉着他的手说,先生,你太合我心意了,一切都跟我心里想的一样。这无疑说明,祢衡当真并非口舌之徒,徒有其表,他只是没有用武之地而已。

    然而这一切,却并没有改变祢衡的命运。

    祢衡之死,据史书说,是因为言语冲撞了黄祖,被人“捉头”而出,“拉而杀之”。那么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拉杀”了。

    “拉杀”一词,大概最早出现于《史记·齐太公世家》,以太史公那句“因拉杀鲁桓公”来看,这种杀法不但恐怖,而且微妙,是需要用心体会的那种。

    齐襄公当年杀鲁桓公,出发点非常龌龊,当然不能明杀,使用器械,所以他就需要大力士彭生出马,于车内扭断鲁桓公的脖子,摧折其躯干,来一个“摧枯拉朽”。因此这“拉杀”,决不是某词条上所说,是“杖杀”,它必然是有暧昧、淋漓两种味道的。也就是一旦不能光明正大地杀之,那就只有秘密进行,不留外伤,一旦恨之入骨,那就必得使用蛮力,催动快感,要个尖叫。

    “拉杀”的情状,未必一定“摧枯拉朽”,但拧断脖子,或摧折其胸,却基本已是公式,这自有历史上的一系列“拉杀”可以证明。而暧昧与淋漓,倒一般以后者为主,因为操生杀大权的那些人,大多数时候是只恨不怕的。

    不用说,黄祖杀祢衡,当然也不必怕,但是黄祖到底是为什么要尖叫呢?这事或许用他父子的一段对话来回答,更有意思些。

    黄祖之子黄射,大概算祢衡的粉丝吧?据说祢衡被杀时,黄射听说,曾赤脚飞奔去救,但已经晚了。于是黄射就大哭一场,埋怨他爹,这样一个曹操、刘表都不肯杀的奇才,你倒杀了!可是他爹却说,他敢骂我老东西,我为什么不能杀?

    我杀人可以,你骂人不行,我当你如猫狗可以,你骂我老东西不行,这就是握刀者的逻辑,那个强权世界的逻辑,所以黄射最后,也只好为祢衡修坟一座,葬在鹦鹉洲,并为他树一块墓碑了事。

    那墓碑上刻的,却是“汉处士祢衡墓”六个字。

    处士,原本指有德有才,而不愿做官的隐士,后来才专指没有官职的文化人,这就是说,祢衡这来那去,始终没有官职,他终其一生,都不过是一赏玩之物而已。

    狂人祢衡的一生,却就是如此寂寥,狂人祢衡最终,却就是这样被人像小鸡仔一样捉出,扭断脖子,可能也摧折身体,惨遭杀害的。这一场羞辱、残杀,怵目惊心,可是这之后,天下却笑之,从曹操到史官,从古代到现在,大家那意思当然就是:理所当然,咎由自取,死有余辜,活该!

    非常之世,非常言行,祢衡之死,自然有当然之理,但是祢衡真就只是因此而死吗?真就该死必死吗?一个曹操、刘表都不敢杀,不便杀的人,那么他当死不当死?杀他的黄祖,据说事后都非常后悔,那么他该杀不该杀?这一杀就连古人都会有所忌讳、惭愧,那么我们凭什么认为理所当然,凭什么就可以轻飘飘的拿一句性格决定命运,来教育人?荀彧的智也不够否?

    祢衡到底做了什么呢?以当时的记载来看,他似乎并没有说过什么忠君扶汉的话,那他所求的大概是事理本身。当时批评曹操,是一种风潮,他对曹操那么激烈,当然是因为曹操羞辱他在先,这说明他的尊卑、秩序观念的确不强,更看重的是个人尊严。祢衡怒骂曹操,没死,轻慢刘表没死,这二人既然都不愿担一个杀士的恶名,这就说明祢衡罪不至死,他最终是死于阴险的环境和人性。那个唯我独尊的专制世界,是不允许自由的生命,平等、张扬的个性存在的,甚至也不允许有不同的声音。

    那么既不曾参与政争,也没有杀人越货、贪污盗窃、伤风败俗,只是因为个性太强,做了“喷子”而遭人嫌弃,而惨遭横死的祢衡,当真是天地之大,无人同步,难见一人了。

    做“喷子”就该死吗?狂傲就该死吗?天地之大,能容得下祢衡的,居然只有一个比祢衡大了二十岁,还被呼为“大儿”的孔融,这惭不惭愧?今人生在如此之世,个性张扬,言论纷飞,左手民主,右手人权,还人云亦云,学着古人笑祢衡,说他活该,这惭不惭愧?

    有人说,历史对祢衡的评价,有关“现实关怀”与“终极关怀”,以及立场,这是不错的。前者很好理解,后者只要看看《资治通鉴》这个名字就行。“资治”,为谁?

    所以:

    祢衡,或许是一个令历史,令我们惭愧的名字。

    祢衡,就是一个令历史,令我们惭愧的名字。

    犯了众怒的祢衡,或许还是一个尤其了不起的人,哪怕他有再多的毛病。

    文 | 九鸦

    图 | 网络

更多文章,见公众号:九鸦人物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15:19:16    跟帖回复:
       沙发
    第一次抢到二楼,好紧张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18:12:37    跟帖回复:
       第 3
    楼主文字表达能力得好好练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18:47:16    跟帖回复:
       第 4
    “我有心举剑把贼讨,手中无有杀人的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18:55:14    跟帖回复:
       第 5
    拉倒吧,这种人从来都不缺,就是死士而已,无非是逼对方杀自己,达到损害对方的声誉的目的,就是今天,巴勒斯坦的那些妇女,儿童的示威,也是为了同样目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18:58:36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甘肃土豆2012 2019/6/21 18:12:37  的原帖:楼主文字表达能力得好好练练难道他花这么多脑细胞只值你这一句话??


    所以我还是不看下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19:02:12    跟帖回复:
    7
    现在毕业生出去应聘。

    像这种人,哪个老板会给他机会??


    12个灯,没一个会留给他!!
    回帖人:
    新思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19:18:02    跟帖回复:
    8
    曹公不希望祢衡死,所以送给比较厚道的刘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21:41:03    android
    9
    合则留,不合则去。有才而不甘埋没,古今书生又有几人能免。竹林七贤和渊明先生可谓表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22:15:31    跟帖回复:
    10
    又臭又长,文风不正。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22:18:24    跟帖回复:
    11
      果然惭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22:41:06    跟帖回复:
    12
        个性太强,做了“喷子”而遭人嫌弃,而惨遭横死的祢衡,当真是天地之大,无人同步,难见一人了。做“喷子”就该死吗?狂傲就该死吗?天地之大,能容得下祢衡的,居然只有一个比祢衡大了二十岁,还被呼为“大儿”的孔融,这惭不惭愧?
        今人,生在如此之世,个性张扬,言论纷飞,左手民主,右手人权,还人云亦云,学着古人笑祢衡,说他活该,这惭不惭愧?
    ————————————————————————————————
        哈哈,在集体主义社会中,个体主义者——强调个性,以自己的头脑思考生活,按自己的原则实践生活的人,就是该死,因为其不合群,不听领导的话,还敢于提不同的意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1 22:43:42    android
    13
    一丝巾掉在大便池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2 1:43:06    跟帖回复:
    14
    读完,文字可以再简练一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2 2:12:26    android
    15
    一般人被骂都会大怒,何况是手握重权的军阀
    49163 次点击,55 个回复  1 2 3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祢衡,是一个让我们惭愧的名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