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zmh1969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父亲的那些事儿】━━莘莘求知路
27244 次点击
13 个回复
zmh1969 于 2019/6/23 12:19:2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

    人如果从一生下来,就能够知悉了自己完整的一生,也就没有必要再以毕生的精力去努力、去奋斗了。可是,这世界从来就不是只有非黑即白这两种颜色。这个世界,是立体而多彩的世界。人之所以会拼了命的去努力、去奋斗,是因为人的一生,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以及对未来的绝对不可预知性。所以人的一生,绝不是民间口口相传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下来的儿子打地洞”。无命有运,乞丐也能金銮殿;有命无运,天子亦成阶下囚。命好者,不过是人生的起跑线站在了他人的前方,但若是不跑或者是跑不快,照样会被身后的追赶者超越,继而又被超越者远远的抛在身后。决定一个人一生终极命运的,是人的一生中,那些或必然,或偶然,又数之不清的机遇与机会。

    机遇和机会是偶然性质的,却又隐藏有必然性质的因素,但当机遇在降临的时候,其过程给人的感觉,就是意想不到的惊喜。一九五一年上半年的一天,一位名叫向裕泉的老师在回家的途中路经我家门口,这位向裕泉老师是祖母的娘家亲戚,他当时工作的学校是省立九中。看见了向裕泉老师的祖父和祖母,同时热情的招呼祖母的这位娘家亲戚,并留住这位娘家的亲戚到家里歇歇脚。在祖父和祖母陪同向裕泉老师聊天的过程中,向裕泉老师也顺便向祖父和祖母问到了一些父亲的情况,并且问父亲,愿不愿意到九中去读书?其年父亲只有十二岁,还在读小学五年级,离小学毕业都尚差一年。父亲虽然没有眼见过九中是什么模样,可却知道九中的名气相当的大,在一九五一年,整个黔阳地区十二个县,仅只有三所完全中学,省立九中就是其中之一所。在我们那里早就流传着这么一句谚语:要出风头,就读九中。父亲当然愿意去九中读书,省立九中,那不就是父亲早就梦寐以求的地方吗?就是因为经过了九中向裕泉老师的推荐,年仅十二岁的父亲在这一年的下半年,跳过了小学六年级,免试进入了省立九中,编入九中初中部一年级四个班中的27(丙)班。

    省立九中是一所很具有资历和传奇性的学校,创建于抗日战争时期的1938年,因为最初的创建地是在沅陵县,所以学校的初始名称就叫做省立沅陵中学。1939年,学校在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后,为保住省立沅陵中学避免被炮火的完全摧毁,遂迁入战略的死角地区━━溆浦。1941年,又因溆浦处于抗日战争第九战区的缘故,故再改名称为省立九中。

    这么一所具有资历,具有传奇性质的学校,为什么对于当时的父亲来说,就像是逛商场似的,想进去就进去了呢?这里面又留有着一个历史性的故事。在新中国建立之前,能够上得起学校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女,穷人的绝对文盲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新中国成立之后,穷人翻身做了主人,社会就出现了这么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地主、富农阶层被打倒,他们的子女上不了学。一种情况是:做了主人的穷人分得了田地,他们只想着把分得的田地经营好,有一口饭吃就心满意足了。他们的子女上不起学,也没有让子女去学校上学的传统和思维。于是学校就出现了招生荒,学生荒。针对这两种情况,新中国在1949年12月,就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劝学”运动,“劝学”的主要对象就是贫下中农的子弟。父亲能够免试进入省立九中,就是得益于当时的“劝学”运动。

    在父亲他们那一届的同学中,由于大多数是来源于“劝学”的运动,因此同学与同学之间的年龄就颇为悬殊。在父亲所处的初27(丙)班中,他的同学连结了婚的都有,十二岁的父亲是班级年龄最小的。十二岁的年龄,就是放在物质与精神生活都极为丰富的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小娃娃,更不用说在那个年代,个子又矮小,营养又不良的父亲了。父亲上九中读书,是父亲的人生第一次离开祖父祖母的身边,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独自一个人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初到九中的父亲,是真正的乡巴佬进城,什么都感到新奇,什么又都感到害怕。九中离县城也就一公里左右,可在最初去九中的一、两个星期,父亲还总是出错九中的“云山楼”和“乐山楼”,闹过好几次笑话。父亲找去“乐山楼”的教室,奇怪别人怎么坐在了他的座位。去到“乐山楼”的女生寝室,又奇怪女生怎么占住了他的床铺。就是逢到周末,也只敢在学校的校门口打望打望热闹的县城,不敢单独上县城去逛一逛,生怕会在路上迷路了找不回来。

    1954年,在九中读了三年初中的父亲初中毕业,此时的九中,已经不是省立的九中了。省立九中在1952年12月归属地方,由省立九中始定名为溆浦县第一中学,并沿袭至今。但是在1954年的时候,整个黔阳地区还依然只有那三所完全中学,因此溆浦县第一中学高中部的招生不仅仅只是面向黔阳地区的12个县,还面向接邻黔阳地区的今益阳地区(安化),今邵阳地区的(绥宁),今湘西土家族和苗族自治州的(凤凰)。原省立九中初中部27届的甲、乙、丙、丁四个班,高中的招生就压缩为高27一个班。虽然竞争激烈,但父亲还是很幸运,顺利的延上了高中。

    1957年,父亲高中毕业,结束了在省立九中一年多,溆浦县第一中学四年多,合计六年的初、高中学业生涯,参加了这一年的全国统一高中会考。但父亲的第一次高中会考,却临场发挥的不好,并没有收获自己的理想成绩,在第一次的高中会考中名落孙山。

    总结父亲的六年初、高中学业经历,其实就如同父亲人生中第一次的高中会考名落孙山一样,有勉强的支撑,有信念的坚持,也有对学业的左右摇摆和对现实的失望。如果是没有祖父和祖母对父亲学业的时刻鞭策,以及祖父和祖母家财散尽,也始终坚持不渝对父亲学业的态度,也许父亲就会在这六年之中的某一个时间阶段,会丢掉自己的信念,放弃自己的学业。

    父亲有一位叫张飞之的同学,在五十年以后还这样回忆父亲说:父亲年纪小,个子也小;家庭贫困,穿得特土气;经常穿得是一件毛蓝布罩衣,青纱麻布裤;热天打一双赤脚,冬天穿一双布鞋。

    这个回忆,回忆出的就是父亲在六年初、高中学业阶段时,面临的真实家庭窘境。在父亲六年的求学阶段中,祖母又先后为父亲生下了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六口之家的生活,不是祖父一个月二十九块半的工资能够养得活的。为了六口之家的生活,祖母继日继夜的织麻纺纱。父亲心痛祖母,有几次在祖父和祖母面前提出要休学回来,都被祖父和祖母以“我们还做得来,讨米也要让你读书”的铿锵态度给拦死。因为家庭的贫困,父亲在进入高中阶段之后,学校就给了父亲每个月六块钱的助学金补助。但即便如此,在父亲读高中三年级的最后一年,祖父和祖母还是撤掉了屋门前的过亭和屋后的拖檐,把撤下来的材料卖掉,才艰难的维持完父亲的初、高中学业。

    2

    我在十岁的那一年,右脚的大腿和小腿主关节连接部位长了一个暗“疱”。这个暗“疱”,由于是长在关节连接部位的里面,因此在外形上,这个部位没有凸显出任何的症状与异样。可那个疼,却是摧心折骨的。在痛疼还不甚严重的时候,大家都说我是装的,想藉此来作为逃课的理由。后来长在里面的那个暗“疱”化脓了,我痛疼的就走不了路了。恰在这个时候,父亲有一次周末回家,就把我背往二公里左右的一中医家看病。来来回回四公里,父亲背的是大汗淋漓,说是他这一生中最累最费力气的一件活。父亲用最累最费力气来归纳那一次的背我治病,固然有我的右脚疼得太甚,父亲的手沾都不能够沾到的原因,但也有父亲自己本来就体弱力小,缺乏体力劳动锤炼的原因。父亲虽然是出身在农村,可上大学之前的父亲,学习才是他的主要任务,从来就没有正儿八经的干过农活。就是在高考落榜后回到农村的那一整年,父亲也没有真正的从事过,是属于重体力劳动方面的劳动。

    1957年,在绝对文盲率仍然居高的农村,读到高中毕业的父亲就已经算是一个文化人了。在古时代,文化人的标签就是:手没有缚鸡的力气,脚没有推车的力量,整天捧着一本古书,念着个子乎者也。父亲这个新时代的文化人,虽然颠覆性质的有区别于古时代的文化人,但不能不承认,在个人的体力与耐力方面,父亲同那些整天在重事着重体力劳动的劳动人民相比较,逊的可不是一点两点,一处两处。农村早在1955年就已经人民公社化,成立了生产大队,生产小队。隶属于各个生产小队的村民,就依赖着出生产队的集体工,挣集体工的工分维持生计。但农村的天地广阔的很,如同一个大熔炉,能容装的下人世间的万事万物。各个生产大队除了有着大规模性质的农业生产队伍,还有着小类型的各种农业技术专业一类的队伍,父亲在高中毕业回到农村之后,从事的第一份农业生产工作,就是在生产大队的柑桔专业队。父亲在柑桔专业队所收获的工分,虽然不是满工分,但工作的性质,工作的任务量,以及工作的难易程度,都要比在农业生产第一线劳作的劳动者轻松多了。

    时间这个概念,从来就是有这般的稀奇古怪,同一样的时间,可对于每一个人的感受却截然不同。有的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有的人在一起多呆个一时半刻,就度时如年。一年的时间到底算不算是漫长?这对于父亲来说,可以说算是很漫长,也可以说算是很短暂。说算是很漫长,是因为在那一年的时间里,父亲在生产大队的柑桔专业队呆过,又被公社推荐去县里开办的牲畜防疫培训班学习,学会了给猪牛打防疫针,还在村里的小学代过一个学期的课。更利用其它的时间,帮祖母把织出来的土布背到山里面的集市换掉,替当地的供销合作社摆摊、挑货郎担。说算是很短暂,又是因为父亲在一年的时间里,就有着那么多的实践和经历。每一天的清晨睁开眼睛,看到的天空是不同的色彩,看到的世界是多姿的世界,那么在这一年里,对于父亲来说,岂不是丰满收获的很?

    货郎担。对于现代的年轻人来说,不要说是所见,所闻也是闻所未闻的,就是我也只是所闻从未所见。货郎担是五六十年代一道特有的风景。在五六十年代,道路、交通都极不发达,山里面的人出来一次极不方便,再加上那个时候人人都是村集体之中的一员,需要为村集体出集体工,也没有时间走出大山。货郎担就是为山里人服务的一种便利性服务模式,货郎担由供销合作社提供,货郎担里面装满着山里人必需的生活物资一类,由供销合作社提供的这一担担物资,被懂一点文化的人挑着一个个村的串行叫买。叫买货物的货郎担挑行者,就被货物的购买者定义为货郎,再加上一担担被他们挑着的物资,就有了挑货郎担的由来。

    古人们所道说,天上一颗一颗的星星,都对应着地上一个一个的人。在我们对科学与科技方面所认识到的今天,古人的这一句所道,已经不足以我们再道了。但是我相信,一个人的内心只要是燃烧着一团不灭的热火,一定会在某一处神秘的地方,为他高高点亮着一盏引路的明灯。

    父亲心中的理想与信念,始终未曾被第一次高考的失利所浇灭,即便是在第一次参加高考落榜后又回到了农村。在回到农村的这一年里,父亲白天参加各种劳动实践,不管白天的工作有多晚有多劳累,晚上在回到家里以后,也是必须要捧起书本学习的,这已经成为了父亲每天必修的功课。尤其是在58年临近高考的最后一个月,祖父几乎是时时刻刻的围绕着父亲服务。父亲在复习功课的时候,祖父就在父亲的身边,把父亲摇着扑扇驱赶作乱的蚊蝇。父亲在肚子饿了的时候,祖父又紧赶着把父亲做上父亲喜欢吃的食物。晚上担心父亲的睡眠质量不好,祖父又还陪着父亲一起睡觉,以驱赶父亲恐惧黑暗的心理。

    作为一个高考落榜者再次参加高考,需要战胜的东西,需要所克服的困难是相当大的。一个高考的落榜者战胜自我有多困难,我是有着很深刻的认识和理解的。在八十年代中后期,正值高考复读的最鼎盛时期,但凡成绩还过得去的,几乎都要回到学校复读。在我的印象中,至今还能够浮现出好几个清晰的面孔,他们原本是比我高出两届,后来又和我同学,再后来又成为了我的校弟。而他们根本就不同于父亲,父亲是在农村一边劳动一边复习。而他们,则是在学校接受了又一年的教育。

    但是父亲战胜了自我,克服了困难。釜不须破,舟不用沉,百二秦观亦属于楚。苍天不负有心的人,父亲是58年7月份参加的高考,第二个月8月份就收到了湖南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从父亲接到湖南师范学院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开始,父亲的这一生,就同教书育人结下了一辈子的情缘。

    3

    在现实中,我们时常会感叹:为什么子女出了一丁点儿的事情,所有做父母的,都忧愁担心的不得了?而要是做父母的出了一点儿问题,又为什么有的子女会无动于衷?其实,这就是应照了先人们常说的:父母的肚子里有儿女。而现实则就是这样的。所有的子女,都是从父母的肚子里生出来的。但所有子女的肚子里,都生不出来自己的父母。

    父亲能够考上了大学,祖父和祖母高兴与惊喜的心情,自然是无法引用几句简单的文字语言来体现。但祖父和祖母在高兴之余,也有着深深的担忧和失落。父亲的考上大学,既意味着父亲在今后的道路会前程万里,但也意味着父亲将要独自去面对未来,从此离开这个生他养育他的家乡,不会再时常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了。祖母对父亲那种依依难舍的心情,从祖母在送父亲第一次离开家乡去上大学的途中,就已经表露无遗。

    父亲在离开家乡启程去长沙的那一天,秋高气爽,睛空万里。祖父替父亲挑着行李的担子,祖母则跟在父亲的身边,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叮嘱。在走出了家两三百米之后,父亲就催着祖母回家去照顾在家里的弟弟妹妹,祖母的嘴上应承着父亲,可却并不停止自己的脚步。祖母一直把父亲送到距离我家四里开外的云坡柑桔厂,才停止自己的脚步,但祖母却不是从这里立马回转,而是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父亲的背影一点一点的慢慢变小。父亲走过一百米左右,往后面看一看,祖母的身影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父亲再走过一百米左右,再往后面看一看,祖母的身影还是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一直到父亲走着走着,一路走远,祖母才连同父亲背后的天际线一同消失。

    现在从我们家里去到长沙,坐高铁也就一个多小时,坐汽车也只须四个多小时。可那是1957年,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很普通很寻常的这些东西,在1957年,可都是神话故事中才具有的情节。1957年从我们家里去到长沙,没有铁路,也不通公路,最方便最快捷的方式就是走水路,乘小划舟。但是走水路,乘小划舟还得先走路去外县的安化烟溪。从我们家里到安化的烟溪,沿途共有七八十里路,这七八十里的路,那时候都是少有人烟的荒山小路,从我家一路走到安化的烟溪,一共需要耗时八个多小时。父亲同送陪自己的祖父,在走到祖师殿四门村这个地方,会合了一位家住在柳溪村,也是去长沙上学的同学父子。四人在烟溪的旅社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直到把父亲他们俩平安的送上小划舟,看到父亲他们俩所乘坐的小划舟安全的离开了码头之后,祖父才敢放心落一的往回家的方向赶路。

    就像雏鸟展翅欲飞,必然要承受风吹雨打。就如幼儿学会走路,必然会历经磕磕碰碰。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血肉,父母对子女的千叮咛,万嘱咐,也就是父母对子女的千般提醒,万般注意。但是初次离开家乡出远门的父亲,在祖父送别自己离开了自己的当天,就发生了一次相对于我们现在的认知能力来说,显得是那么幼稚的意外。从安化的烟溪乘坐小划舟,下一次转乘小划舟的渡口是安化的坪口。从安化的烟溪到安化的坪口,之间的距离有多远?我并不是熟悉。但是自从铁路通车之后,安化的烟溪和安化的坪口都处于铁路的沿途站,坐火车从安化的烟溪到达安化的坪口,时间也就半个小时左右。但是父亲当年乘坐的小划舟,早上从安化的烟溪上船,历经了九曲十八湾,在到达安化的坪口之后,就已经是夜幕降临了。那时候的小划舟,没有动力装置,完全是靠着小划舟的船夫双手开桨,载满着客人的小划舟,其在水上的运行速度,只怕不会大于寻常人在岸上的步行速度。

    坪口是地处于大山之中间的低洼镇,镇的四周一面临水,其它三面都是很高很高的高山。夜幕降临之下的坪口,在父亲和他的同学眼中,是那么的陌生,甚至还是那么恐怖。没有找到旅社食宿的父亲和他的同学,找到了一座在白天人来人往,晚上却荒芜寂凉的过亭栖身。在又是饥饿又是害怕的心理阴影下,有一个人首先被吓得哭出了声,于是两个人就你对着我,我对着你,越哭越是上劲。最后,他们俩的哭声惊起了附近一位好心的老婆婆,老婆婆在探悉了父亲他们哭泣的原委后,就把父亲和他的同学带至一家客人已经满员的旅社,在这家旅社一间闲置的杂物房里,打了一个地铺。

    不经历风雨,就不知道会有风雨。经历了风雨,就会知道怎么去应对风雨。有了在坪口这一晚上的经验与教训,父亲和他的同学,就已经具备了从容面对这种相似的情形。在离开坪口之后,父亲分别又在桃江、益阳、以及他已经忘记了名称的某两处地方分别住了一个晚上,转乘了四次渡船。四次的转乘,再无波澜出现。父亲在离开家乡后的第七天,终于到达了他心中早就期盼已久的圣地━━长沙。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3 12:31:09    跟帖回复:
       沙发
    我很用力ding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3 22:10:04    跟帖回复:
       第 3
    家里老屋的中堂壁有一副对联,老父写的《世间好事忠和孝,天下良谋读与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3 23:44:08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4 6:27:24    跟帖回复:
       第 5
    写得很真实。期望后续佳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4 9:09:30    跟帖回复:
    6
    好文! 读了两遍, 不少感叹! 谢谢作者! 期盼更多的原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4 9:13:45    跟帖回复:
    7
    “可是,这世界从来就不是只有非黑即白这两种颜色。这个世界,是立体而多彩的世界。人之所以会拼了命的去努力、去奋斗,是因为人的一生,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以及对未来的绝对不可预知性”
    说的太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4 10:14:59    跟帖回复:
    8
    感人,现在有多少子女能够如此怀念父母的经历。
    回帖人:
    六合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4 12:42:10    跟帖回复:
    9
    标题中“莘莘”这个词,不妥。
    回帖人:
    ddeq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4 12:58:37    跟帖回复:
    10
    不许弃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4 13:43:36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9楼第 9 楼 六合 2019/6/24 12:42:10  的原帖:标题中“莘莘”这个词,不妥。确实是不妥。
    谨记朋友的指点,我以后再改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4 13:46:12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ddeq 2019/6/24 12:58:37  的原帖:不许弃楼。已经写了五万多字了,都是单独成篇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4 13:49:09    跟帖回复:
    13
        农村早在1955年就已经人民公社化,成立了生产大队,生产小队。
    ==============================================

    农业合作化运动,早在五十年代初就开始了。开始是初级社,后来是高级社,各地建社时间并不一致,有先有后。但人民公社化,则是1958年的事情,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是河南省遂平县的嵖岈山卫星人民公社,大约成立于1958年7月,此后各地相继成立人民公社,在夏末到秋季形成“公社化”高潮。到1958年年底,除了极少数边远地区,全国农村已经完全公社化。1955年,楼主家乡可能已成立农业合作社,但不会是“人民公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24 13:57:59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野人山 2019/6/24 13:49:09  的原帖:    农村早在1955年就已经人民公社化,成立了生产大队,生产小队。
    ==============================================

    农业合作化运动,早在五十年代初就开始了。开始是初级社,后来是高级社,各地建社时间并不一致,有先有后。但人民公社化,则是1958年的事情,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是河南省遂平县的嵖岈山卫星人民公社,大约成立于1958年7月,此后各地相继成立人民公社,在夏末到秋季形成“公社化”高潮。到1958年年底,除了极少数边远地区,全国农村已经完全公社化。1955年,楼主家乡可能已成立农业合作社,但不会是“人民公社”。
    谢谢朋友!

    这个我可能臆断了。我瞅空再问问父亲,搞清楚那个阶段是属于“初级社阶段”还是属于“高级社阶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父亲的那些事儿】━━莘莘求知路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